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51集 2014-10-20 23:00:0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转过头去,看见棚子边上站着一个美女,没有打伞,望着外面的大雨显得很着急。

  这人就在我身后两步远的地方,我怎么一点儿也没感觉到。我瞄了一眼手机,现在差不多接近两点。这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

  我收起手机,对那女孩子礼貌地笑笑,搭讪道:“这雨好大啊,美女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家?”

  那女孩子拢了一把长发,展颜一笑:“加班下班晚了,刚好赶上大雨,又没带伞,就说等雨停了再走吧,谁知道刚走到你们这儿又下大了。”

Offline

第52集 2014-10-20 23:00:1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让那女孩子往里走了走,在棚子中间找个凳子坐下。我们这棚子里,只有一张破桌子和几把破椅子烂凳子,都是拆房前面人家扔在楼下不要的。

  张四广看看我又看一眼那女孩子,也不招呼一声,又低头玩他的手机。

  我对那女孩子说:“这么晚了你怎么不打个车回去,走路得走多久啊这黑天半夜的又下着雨。”

  那女孩子站在凳子边并没有坐下来,她轻轻地说:“其实,我就快到家了。离的很近,值不当打车。你们的伞,能不能借给我用一下?”

  张四广看了一眼桌子边上挂着的伞,说:“等一下我们到外面巡逻,也得用伞。这伞是公司的,我们也不好借给你。”

Offline

第53集 2014-10-20 23:00:16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那女孩子不自然地笑了笑,显得很着急。我看不下去,拿过伞对那女孩子说:“我送你回家吧。”

  那女孩子没有拒绝。

  张四广你你叫了两声说:“这儿就剩我一个人值班啊?”

  “谁说你一个人值班,我去巡逻。”说着和那女孩子走出了棚子。

Offline

第54集 2014-10-20 23:00:2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一路上我俩靠的很近,偶尔碰到她的手,很凉。下雨天凉些也正常,我不疑有它。闻着她头发上的芳香,心里莫名地兴奋。她告诉我她叫风轻扬,在前面一栋大厦里上班。公司不提供住宿,她就在这附近租了一间公寓。

  出了我们的拆迁工地,沿外围的路绕过拆了一半的楼房,穿过一条不大的马路走进一条巷子,过了三栋楼,风轻扬说到了。

  我感觉怪怪的,这栋楼二楼以上全是黑的,没有一户窗子里透出灯光。

Offline

第55集 2014-10-20 23:00:3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这一带连个亮着的路灯也没有。风轻扬住的这个公寓,一楼是文体办公用品批发市场。二楼是网吧桌球KTV之类的。公寓总共只有七楼高,这里离我们那拆迁工地不远,估计也应该快拆迁了。这里整个一大片区都会改造。

  一楼楼梯口没有门,是在楼房外面的,上面有遮雨棚。进到二楼以后才转到楼里面去。我撑着伞,把风轻扬送到楼梯口,说道:“你上去吧,我看着你上去再走。”

  风轻扬走上楼梯两步,对我招招手,嫣然一笑:“下这么大雨,不上去坐坐吗?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狡黠地笑笑,说我叫嗷嗷。

Offline

第56集 2014-10-20 23:00:4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风轻扬走下来拉我:“走,上去坐坐,你报的是网名吧?”

  我随着她上楼,说彼此彼此,你不也一样?

  风轻扬笑而不语。

  开始我还担心,我们会摸黑行走。过了二楼以后发觉,楼道里的灯都亮着。可我总感觉这楼里,缺少生气。有一股灰尘的味道。楼梯口的白色大垃圾桶,都是空的。里面连垃圾袋都没有套。

  我心生怯意,想着在这雨夜,风轻扬又是这么大胆的一个妹子,该不会是个鬼吧。俗话说贪小便宜吃大亏,不管她是人是鬼,我还是先撤了比较安全。于是找借口说道:“美女,这大半夜的,就你一个人,我就不上去了。我还得回去值班。”

  风轻扬往我身边靠了靠,站那儿一挺胸取笑我:“哎呦嘿,还怕我吃了你?这就到了,我住四楼。”

  风轻扬站那儿不动。面对这个美女我也不好意思硬说走。便装作不在乎地一笑,先她一步朝楼道里走去。风轻扬快走两步追上我拉了我一下,掏出钥匙打开了右边一个房间的门。

Offline

第57集 2014-10-20 23:01:27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门一打开,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风轻扬顺手开了屋里的灯,灯光不是很亮。屋里也没什么东西,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柜子。床上铺着一张席,枕头就随意地扔在席上,连一张被单也没有。桌面上也是空的。椅子离桌子很远,被拉到了柜子那儿。总之感觉很乱。

  这好像很久没住人的样子,加上那很冲的霉味儿,我心里疑惑得很。我站在门外打量着风轻扬,她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孩子,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白洁干净的瓜子脸,一头秀发随意地披到肩上,上身白衬衣,下身牛仔短裤,整个人干净利落,与这屋子显得格格不入。

  风轻扬对我笑了笑,说:“见笑了,我一个人住,太随意了些。”

  说着取下身上背的小包往桌子上一扔,很快收拾一下,才请我进去坐下。她拉开抽屉,拿出一个杯子,到厨房去给我倒了杯水。我接过来放在桌上,水是凉的,我喝了一小口,好像有些雨水的味道。

  我俩聊得甚欢,但我没忘我还在上班,坐了半个小时就提出要回了。听外头的雨声,下得也小多了。

  风轻扬问我住哪里,说我们交个朋友。我告诉她我住的离这也不远,我可以明天来找她。

  我问风轻扬要手机号码,她愣了一下,伸手从桌子上拿起小包翻了翻,找出一个手机来,问我的电话号码多少。我说了号码,她拨了一遍,等我手机响一声后挂掉,说妥妥的。

Offline

第58集 2014-10-20 23:01:3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出风轻扬的房间,我特意看了一下她的房间号,414。一个很不吉利的数字。我对她摆摆手,下楼了。

  走到楼下,我再次望向整栋楼。二楼以上,黑漆漆一片。就算风轻扬关灯了,楼道里的灯不会灭这么快吧。我又往楼上走了一次,到二楼就发现三楼的楼道灯亮着。然后下楼回工地了。

  我回到拆迁工地上,发现张四广不在。我以为这家伙也开溜了,按道理不会,虽然这边上班不怎么严格,但总归不能几个人全跑光的。我想着他可能是去巡逻了,开始也没在意。

  半个小时以后雨已经停了。张四广还没回来,我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里竟然说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我有些坐不住了,在工地上转一圈儿也没见到张四广的影子,赶忙给老油条打电话。老油条喝得醉醺醺的,大着舌头说:“什什么事儿?我,我不给你说了吗,晚一会就,就回去。”

  我说少废话,你赶紧回来。

  老油条听我语气很急,舌头也不大了,很担心地问我:“出事儿了?”

Offline

第59集 2014-10-20 23:01:4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说张四广不见了,你赶紧回来,我得打电话给猪头。

  老油条叫我晚打十分钟,他得赶到猪头前面过来。

  这十分钟里,我又给张四广打了好几个电话,仍旧是暂时无法接通。然后就把电话打给了猪头。猪头叫我等着,说他马上就到,又问我那个老油条呢。我说在周围找张四广呢。

  猪头说扯淡,他娘的又溜号了。

  老油条前脚赶回来,猪头后脚就到了。他也不问老油条,直接问我怎么回事儿。我没说我去做护花使者的光荣事迹,就说我去巡逻了一下,回来张四广就不见了。这都过去半个小时了,我看不像溜号的样子,手机一直无法接通。

  猪头打开抽屉,我们每人拿了一把手电。这家伙煞有介事地给我和老油条一人一张黄纸符,他自己也肯定也有。

  我不解地望着他,问他这东西是从哪儿弄的。

  猪头说找摆摊算-命的人求的。

Offline

第60集 2014-10-20 23:01:5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靠,这也行,顶多是个心理安慰罢了。猪头一发这东西,我就知道去的地方不寻常,他好像知道张四广去了哪里。果不其然,猪头带着我们踩着一地的建筑垃圾,朝着拆得半半拉拉的楼房走去。

  有的地方只剩下框架,楼梯都在外露着。我们先在一楼搜寻。一进到楼里,手电光突然就暗了,根本照不了多远。也许是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楼里很冷,让人从心底里发寒,感觉凉嗖嗖的。突然听见里面有小孩子的哭声,声音凄惨哀怨,悠悠长长。一发而不可收,一声接一声响起。

  我心里先是一惊,随即想到很可能是猫。猪头和老油条站住不走,我提醒了他们一声,说可能是猫。

  猪头不说话,领着我们往外退。退到烂楼以外,那声音嘎一下就没了。猪头看了看我。

  我不信邪,就看着他们俩往里走了几步,走进烂楼的暗外,就要看不见他两个人的时候,小孩子的哭声又响了起来。因为我这个位置他们两人也能看见我。所以我慢慢退出来。直到退出烂楼,那哭声又突然一下子消失了。

  傻子也看出事情不对劲了。而猪头和老油条,好像早知道这里头有事儿。这楼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对这种事儿,谁心里都打鼓。

Offline

第61集 2014-10-20 23:02:08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猪头一挥手,嘿了一声说:“里面可能有咱们的同事是不是?咱们可不能不管是不是?对了啊,咱们每个人都戴着护身符的是不是,没事儿的,一起进去看看。”

  我们往里迈了两步,老油条小声对猪头说:“队长,张四广也戴着护身符是不是?”

  猪头嗯了一声,站住脚说道:“张四广是一个人,咱们是三个人,能一样吗是不是?”

  老油条不肯走前面,我自然也不肯,反正我是新来的,你说进咱就进,你说走咱马上就走。明知道里面不干净,谁乐意冒这个险。不是说不救张四广,而是张四广在不在里面根本就不一定。

  猪头没办法,一拉我和老油条。我俩一左一右紧挨着猪头,三个人共进退,谁也不能落后半步。往里走不远,等外头的灯光照不进来了,小孩子的哭声又响起来。

  我们打着手电往里走,这里面大空间套着小空间,中间有很多没搬走的杂物。我们小心翼翼地往前搜索。一会儿里面乱起来,那小孩子的哭声倒是弱了一些,但是又传出了大人的吵架声,老头的咳嗽声,甚至有买卖东西的讨价声。

Offline

第62集 2014-10-20 23:02:1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惊异地停下来。问猪头:“队,队长,你听到了吗?”

  猪头和老油条异口同声地问我,什么?

  这俩货竟然没听见。我说这里怎么像是一个菜市场,热闹的很,就是看不见人。

  这俩人撒脚丫子就往外跑。我慢了他们一步,吃惊地往外追。一直追到外面,喘着气问猪头:“干,干什么?”

  老油条后怕地叫道:“我日你二大爷,鬼市啊。”

  我一听鬼市这个词儿也吃了一惊,浑身起鸡皮疙瘩。鬼的集市,那肯定是鬼山鬼海啊。一个鬼都能把人吓个半死,那么多鬼一起出来那人进去小命还能保吗?

  这次无论说什么,我和老油条都不愿意再进去。猪头他自己也不想去,只不过他是队长,现在张四广没了影子,他再不管那谁还管啊。猪头千方百计拉我俩下水,他义正辞严地说:“我们的队友在里面是不是?我们决不能不管是不是?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是你们两个中的一个在那里面,我和其他人不管能行吗是不是?”

Offline

第63集 2014-10-20 23:02:2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老油条望望黑洞洞的烂楼,劝猪头:“我们并不能确定张四广就在那里面,不如到别处看看。假设张四广百分百在里面,那我第一个往里冲。”

  他话说的很大,声音越往后面越小。

  我们正站在外面犹豫不决,忽然听见一个脚步声咚咚地响起来,好像一个人从烂楼里朝我们这边跑来。我们三个人身子都是一抖,把手电朝那声音传来的地方照过去。

  那脚步声转了个弯,朝着露在外面的楼梯奔去。很快我们看到一个身影,沿着楼梯朝上爬去。在工地上的灯光照射下,那人赫然是张四广。

  站住!危险!我们三个边喊边朝那人影追过去。

Offline

第64集 2014-10-20 23:02:3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张四广根本不理会我们的喊叫,像着了魔了一样朝着楼上疯跑。楼梯上的扶手早已经拆的七零八落,而且这楼梯直接通向天台,天台上的门也早没了踪影,天台上也被小挖掘机挖得千疮百孔了。张四广在这种情形下往上跑,危险大大地。

  因为楼梯暴露在外面,自然不像进入楼里那么让人恐惧。还有现在张四广情形危急,所以我们三个人立即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大声喊他。

  张四广似乎魔怔了,根本听不见我们的叫喊一样,自顾自地朝上猛蹿。我们一直追到七楼楼顶的天台上。天台上的水池还有通风设备什么的被拆得东倒西歪,乱七八糟。一时不见张四广的身影。

  那么大一个人,在天台上应该藏不住。

  猪头浑身一颤,害怕地说:“该不会掉下去了吧。”

  老油条四处望着,说掉下去不可怕,顶多掉到七楼,就怕从外面跳下去,直接到一楼了。

Offline

第65集 2014-10-20 23:02:4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一边说着话,我们一边小心地看着脚下往前走,天台上毫无规律地分布着大小不一的洞。正走着听见一个声音叫救我。

  我们朝着声音走过去,倒掉的通风设备后面,张四广只剩下头和两条胳膊搭在天台的地面上。看见我们过来,张四广叫道,地下面有东西拉我,地下面有东西拉我。

  张四广整个漏在了一个洞里,那洞刚好卡住的他的胳膊下面,所以只在天台上露着头和手。我们三个人连忙把他拉起来。我和队长一人架住他一条胳膊。老油条那货一看没地方下手,竟然拔起张四广的头来。张四广叫了一声。老油条松开手,等我们把张四广架出来一半时,他去抱张四广的腰,总算把张四广弄了出来。

  张四广从那洞里刚一出来,发力又要想跑,被我们拉住。张四广只顾大喊大叫着说,走!走!

  他语气很是急切。我们三个人前呼后拥着他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跌跌撞撞下了楼梯,又磕磕绊绊地走过一地建筑垃圾,回到棚子里才把张四广放开,叫他坐在中间一把椅子上。我们三个人则围坐在他周围,怕他受惊再突然往外跑。

Offline

第66集 2014-10-20 23:02:5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张四广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一时半会难以平静下来。只不过因为人多,倒不像刚才那么惊慌失措。他看了看我们几个人,然后把对讲机从腰上摘下来,递给猪头。

  猪头没接,问张四广出了什么事情。

  张四广把对讲机放在破桌子上,轻轻地说:“我下班了,明天也不来了。”

  张四广说完起身就走。老油条追上去拦住张四广,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儿。张四广立马情绪激动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猪头见状把老油条拉到一边,对我使了个眼色,叫我跟着张四广送他回家。

  张四广在前面走,我就在他斜后面一点儿跟着。一路上他不说话,我也不打搅他。其实我见到假曾小飞后,也和张四广现在的情况差不多。

  张四广的住处离这边也不远。我把张四广送到门口,看着他打开了门,对他说:“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回去了。”

  张四广两眼盯着我,语气坚决地劝我:“你也别在那里上班了。”

Offline

第67集 2014-10-20 23:03:0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苦笑了一下,心说谁都能走我现在也不能走。嘎子正准备过来上班拿高工资呢。我心里也非常好奇张四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怕刺激到他,终于忍住没问。我对张四广摇摇头,说我暂时还不打算走。

  张四广叹了口气,我正要离开时他叫住了我:“陪我喝杯酒吧。”

  我知道有戏,酒是话头,张四广可能想要对我说点儿什么了。我连忙答应。我们进了客厅,张四广关上门,拿过来两只杯子,从桌子下面拿出一瓶酒来,北京二锅头。这家伙喝白酒。

  我暗暗叫苦,我喝白酒过了三两就会出酒。

  张四广一小杯一小杯的喝,我陪不住他,就一小口一小口地抿。张四广连喝了三小杯之后,打开了话匣子。不用我问,他自己就叨叨个不停。越是看起来不大爱说话的人,两杯酒下肚话就越稠。

  “咱们那个工地,真的不能呆。那地方闹鬼,不是一般的闹鬼,是会要命的。我说你信不信?我知道你不信,不是自己亲身经历,光听别人说,都不怎么信的。你得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必要骗你,我骗你干吗?”

Offline

第68集 2014-10-20 23:03:1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张四广酒后话稠,说起来也絮叨,来回重复。根据他讲的,我走之后,他就埋头在那儿玩手机。雨小的那阵子,感觉憋尿了。离开棚子几步去撒尿,再是下雨天,也不能尿在棚子边上。往前走了几步,看到没拆完的楼房边上有人。假如有人跑进工地来撒泡尿,张四广是懒得去管的。关键是那些人身上背着东西,往楼房里走去了。

  这情况张四广就不得不管,我们在这儿守着,其中一条就是防止有人到楼房里面去。里面拆得乱七八糟的,怕出什么事情。说不好听点儿,万一有人死在里面,那就麻烦大了。

  张四广一边喊着哎哎一边朝那人走过去。那人也不理他,甚至都没回头看他一眼,直接往楼里面去了。张四广有点儿火起,一边堆着拦工地剩下的钢管,张四广操起一根钢管就朝楼里追去。

  张四广一边追还用对讲机叫了我。我根本没听见对讲机响。

  那人背上背着一袋东西,走的慢。张四广很快追近了。张四广想到一个问题,头发一下子就支愣起来了。那就是张四广没有拿手电。

Offline

第69集 2014-10-20 23:03:2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没有拿手电进了半拆的楼不说乌七麻黑,总是不可能看的这么清楚。现在前面这老头弓着腰背个麻袋往前迈步的样子,他看的清清楚楚。两边都是楼房,四周也没有路灯,当然天上也不可能有太阳。雾蒙蒙一片。

  张四广吓得要死,连忙提着钢管往回走。没走多远听见哗啷啷响声,从一边路上拐过来三个人。张四广一看差一点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两个高大的家伙用粗铁链牵着一个眼露凶光的中年男人过来了。那两个绑人的人,一个长着牛头,一个长着马脸,可就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吗?

  我听到这儿当时就质疑张四广:“你真的看见牛头马面了?”

  张四广见我不信,当时就急了,跟我发毒誓,谁要骗你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我心说这不可能,身上却开始寒气直涌,起鸡皮疙瘩了。

  牛头马面,那可是传说中的人物。要是张四广说鬼上身,或者鬼打墙什么的,有他当时在工地上那个表现,我肯定信。可这见到牛头马面,总是觉得太离谱了。牛头马面是那么容易见的吗?

Offline

第70集 2014-10-20 23:03:3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张四广说他本来想闪到一边胡同里。谁知道闪得急咣当一声把一个碗踢了大远,啪嗒一声烂了。一个穿着破衣服头发脏乱的小孩子立马拉住了他,脆声喊叫着非要张四广赔他的碗。

  牛头马面已朝张四广这边望过来,并且押着那中年人朝他逼近。张四广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票子也不管是多少就往小孩子手里塞。那小孩子喜滋滋地去接钱,哇地大叫一声把钱给扔了。

  紧接着小孩子就喊:“他的钱烫手!他是生人!”

  阳间的钱,经过许多人的手,阳气挚热,阴间的鬼碰不得。牛头马面就飞奔过来。张四广见势不妙一把甩了小孩子撒腿就跑。牛头马面一追,他们绑的那个家伙戴着铁链子转身就逃。马面只得牵了铁链子看住那家伙。牛头一个人追过来。

  张四广肯定害怕牛头的啊。牛头一边追一边喊人。张四广跑出胡同口的时候,看见两个戴着高高尖帽子的家伙正从另一边路上朝他截过来。这两个家伙一个一身黑,一个一身白,不用说就是黑白无常了。

  这几个家伙一边围追堵截一边喊着:“站住!我们得把你收容谴送。”

  张四广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他们喊的意思,当时哪管他们喊什么啊。只顾没命地跑。这被抓着可就真的再回不去了,还没个说理的地方。

Offline

第71集 2014-10-20 23:03:38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张四广绕过一条路,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他竟然看见一开始进来时看见的那个弓着腰背着麻袋的老头。那老头听见身后有动静,再一看张四广提着个铁棍在跑,后面牛头和黑白无常在追。老头一慌在前面跑起来。

  张四广跟在老头后面跑。再后面黑白无常和牛头嗷嗷直叫:“你们两个,站住,给我站住!那个老头,你不许跑!”

  张四广跟着那老头没命地跑,眼前一暗竟然跑出来了。再一看那老头儿不见了。他不敢停着,慌不择路地沿着楼梯就跑上了天台。然后被卡在了洞里。

  张四广后怕地说,万幸被卡住了。真要稀里糊涂地从天台上掉下去,那才真没了命。

  要按着张四广说的,阴间的这四大名捕也太弱了,弱爆了有木有?

  但就像张四广说的,他没必要编一个故事来骗我。我沉默着。

Offline

第72集 2014-10-20 23:03:46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张四广又喝了两杯酒,迟疑着对我说:“其实,今天,你送的那个女的,也可能有,有问题。”

  他说的是风轻扬,风轻扬住的地方,确实有些异常。可那也不像是张四广经历的那种地方。风轻扬本人,我觉得没什么问题,正常的很。

  张四广见我不信,仍旧迟疑着说道:“闪电的时候,那女的就站在你身后,我看见她脸色苍白,脸上有血。头发是蓬乱的。只不过一眨眼工夫就恢复了正常。我不可能看花眼的。”

  风轻扬是披肩长发,很飘柔地那种。我想张四广喝醉了。

Offline

第73集 2014-10-20 23:03:5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尽管我不完全相信张四广的话,但张四广的事儿对我的影响也不小。正如他所说,他没有必要骗我。风轻扬有可能是个鬼吗?我苦笑着摇摇头,没办法想像风轻扬会嗖地一下来个大变脸。

  我回到工地上的时候,猪头还没有走。他要走了老油条肯定不会一个人呆在工地上。猪头问我,张四广说了怎么回事没有。我把张四广遇到的情形给猪头讲了一遍。

  猪头问我和老油条,有没有老乡或者朋友愿意来上班的。老油条摇摇头。我说我有个兄弟想换个地方工作,不过要晚几天才能上班。

  猪头说行,晚几天你叫他过来。都是自家兄弟,好说。

  老油条说现在夜班少了一个人怎么办?这里本来就闹腾得厉害,人少了更糁得慌。

  猪头说从早班调个人过来。他叫老油条不要动不动就溜号,真出了死人的事儿你也脱不了责任。

Offline

第74集 2014-10-20 23:04:0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老油条说是是是。

  猪头走后,我和老油条老老实实坐在棚子里玩了一夜手机,困了就坐在椅子上打盹。

  一夜无事,下班在路上买了油条豆浆,边吃边往回走。回到住处刷牙洗澡,上了一会儿网,十点钟左右准备上床睡觉。嘎子来了个电话,说昨夜已经跟着吴有财找到他的住处,吴有财出门摆摊了,要不进他屋里看看。

  私闯民宅可是犯法的,怎么着也有进屋盗窃的嫌疑。我现在是怀疑吴有财参与了那个关于我的阴谋之中,但我压根不知道那阴谋是什么,不知道我能从吴有财那里找到什么证据。很多阴谋,没实施出来根本就是没有证据的。

  想到这儿我对嘎子说,这不大好吧。

  嘎子说没事儿,哥,这事儿你看我的,保证给你办得嘎嘣脆。

Offline

第75集 2014-10-20 23:04:0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说成,你看着办,对了,你看过之后要没什么明天就过来上夜班吧。

  嘎子嘿嘿笑了笑说,好,我听你的,上了班我找人再盯那王八蛋两天。

  挂了电话,我爬到床上,困意袭上来。正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又响起来,一看是嘎子打来的。他刚打过电话不久,这会儿又打过来,应该是有情况。

  我接通电话,问嘎子可是发现了什么。

  嘎子说房间里很正常,什么都没发现。

  我有些失望,不过嘎子接着说道:“哥,我可能也被人跟踪了,我进屋和出去时,楼道里都有人经过,两次都是同一个人。我从那王八蛋的房间里出来,到胡同口没见他摆摊。估计是出去做事了。”

  我之前忽略了,如果吴有财参与了假曾小飞这个阴谋中来,他要对付的是我,见我一面之后怎么可能不派人跟踪我。我在洗手间看到的窗外的人脸,就证明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掌握之中了。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