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26集 2014-10-20 22:51:1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然后挺身而出。派出所离这儿很近,警察很快就能赶到。我不能让好人心寒,这年让好人心寒的事儿多了去了。

  几个混混见我回来,兴奋地哟喝哟喝地叫,直叫我大哥,夸我真是艺高人胆大,一边夸一边朝我围过来。他们撇开了老头儿,老头儿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一个离老头儿近的家伙劈手夺过老头的手机装进了自己兜里。

  杂毛喝令那个混混把手机关机还给老头儿,叫他少干那种没脑子的人才干的事儿。

  那混混把手机关机后讪讪地塞回老头手里。因为担心老头儿再挨揍,所以这次我不能跑。硬拼我肯定拼不过他们人多。我得想办法拖延时间。我很淡定地说:“承蒙兄弟们夸奖,我刚刚跑着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老头是我女朋友的邻家爷爷,我得指着他给我老丈人一家帮好言呢,不回来不得啊。”

  后面一个吸烟的女孩子闻言叫道:“杂毛,学着点儿,看看人家。”

  杂毛听得那女孩子叫唤,对我撒气骂道:“我学你妈逼!”

Offline

第27集 2014-10-20 22:51:2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他一扬拳就朝我脸上砸来。我刚砸过他一拳,当然小心着他这一招。一伸胳膊挡开他一拳,抬腿朝他裆里踢去。我叫你妈逼,老子让你断子绝孙。

  杂毛看起来也有一手,我下面腿一动作他就有所觉察,往上一蹦双腿随之叉开。

  我就这两招,上面一拳,下面一脚。两招发挥完,我就被他们一轰而上干翻在地。你妈蛋的,有人压我的脚,有人用脚踢我,杂毛那王八蛋纯粹是报复,拳头雨点般朝我脸上招呼。

  溜狗的老头儿在那儿摇着手大叫:“别打了,要死人的,别打了,要死人的。”

  老头的哈叭狗在一边汪汪叫着附和着老头。这时候就看出来,养个小哈叭狗是没什么用的,假如是一只藏獒,早在老头挨揍时就得把这几个混蛋咬半死。

Offline

第28集 2014-10-20 22:51:3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好在警车一路拉着警笛冲过来了。等警车到跟前杂毛几个浑蛋早跑没人影了。跟他们一起的那两个女的,脱了高跟鞋撒开脚丫子跑得也不比他们慢。

  老头看见警察下车,问我怎么不抓一个留下来给警察盘问。我郁闷死。

  两个警察下车向我们了解了情况,作了笔录,然后问我伤势要不要紧。老头抱着他的小哈叭狗对警察说:“你看他那脸都成猪头了能不要紧吗?”

  警察问我要不要送我去医院,我看他们那样也不想麻烦。就说不用了,我回头找个小诊所上点儿药就行。

  老头临走时非要塞我几百块钱,说我逃走后能返身回来救他,够意思。然后问我,我女朋友叫什么名字,是他家左边的邻居还是右边的邻居。

  我又郁闷了一回。我那不是为了救急随口那么一说嘛。没曾想这老头后来真成了我女朋友的爷爷。

Offline

第29集 2014-10-20 22:51:3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从诊所回住处时路上人已经很少,我总感觉有人在跟踪我。一路走一路回头很小心地回到住处,我连灯也没开,直接摸黑躺下和衣而睡。今天的事儿,太过离谱,我见到那个启事时,是万没想到真有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的。

  明天,还要再去那个山上看看,既然假曾小飞住在那儿,多少应该有些线索。报警就不指望了,弄不好再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我一个人去肯定不行,万一有点儿什么事情发生,连个照应都没有。

  想来想去,我想到了嘎子。就是在电子厂里值夜班被砸了玻璃门的那个保安马二嘎。

  还有一件事需要搞清楚,打电话给我爸问问,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兄弟在小时候送人了。从看过的很多电视或者小说来看,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Offline

第30集 2014-10-20 22:51:4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躺了很长时间没睡着觉,尿意倒浓起来,于是起床小解。我走进卫生间的时候,看见玻璃窗外,贴着一张脸。我没开灯,里面比外面光线暗。模糊觉得,那张脸和我很像。我的寒毛直竖。我住在六楼,卫生间外就是陡直的外墙。

Offline

第31集 2014-10-20 22:51:5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猛地拉开玻璃窗。我租的房子,卫生间和厨房连到一块儿,窗子很大,玻璃窗的挂钩早坏了。虽然关着,随时都能拉开。但是外面,什么也没有,我甚致没有看见,那张脸是怎么消失的。

  我打假曾小飞的电话,看看会不会突然有手机铃声响起来。打了几次都没人接听。我也没听见手机铃声。

  我摇摇头,暗笑自己疑神疑鬼。

  因为心里有事儿,睡觉也不踏实,天一亮我就醒了来。刷牙洗脸时,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窗台,我的窗台外面不是很干净。窗台上赫然有几道印痕,像是手指头扒出来的。

  昨夜,确实有人扒在窗外朝里面望!来人肯定不熟悉这里房子的结构,以为这么大的窗子一定是房间里面的。什么人能够扒在六楼的窗台上,又悄无声息极快地消失?

Offline

第32集 2014-10-20 22:52:0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浑身寒毛直竖,一层小鸡皮疙瘩从手臂上开始曼延。

  我把头伸出窗外瞅了瞅。瞅见了窗户一边的一根塑胶的下水管道。我仍然觉得,正常人是不可能沿着这个PVC管上下的。如果是那个假曾小飞,他身子轻飘飘的,到底是不是个真人?

  我洗涮完毕,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问我爸我是不是还有个双胞胎的兄弟。

  我爸那头愣了一下,有些来气的反问我:“瞎说个啥,有没有你还不知道?”

  我声音弱了下来,嗫嚅道:“要是万一小时候送人了呢。”

  我爸觉察出事情不对头,问我出了什么事儿,然后斩钉截铁地告诉我,没有,绝对没有。

  我怕老爸担心,只说碰巧一个同事和我长的好像,我还以为是我亲兄弟呢。

  老爸沉默了片刻,说苦了你了,在外面多加小心。

Offline

第33集 2014-10-20 22:52:1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说知道了,先挂了,得准备去上班了。

  实际上我今天转夜班,白天没有班上。新队长那个猪头特意关照,今天转夜班早一会儿去,他要开个小会。我心说开你妈逼,就这几个鸟人,我还不知道,上着班说溜就溜了。因为是拆迁工地,所以基本没什么严格要求。真他娘的不知道这个保安公司是不是傻蛋开的,就这破工地屌事没有,几个烂人还开那么高工资。上了几天夜班后我就渐渐明白了。

  挂了我爸的电话,我打电话给嘎子。嘎子今年二十三岁,长得虎头虎脑,看起来很憨厚,有点儿一根筋,人可不笨。他挺佩服我,因为我懂得多。比如嘎子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他说有姐弟俩都成了家,姐夫得了不治之症,姐姐倾家荡产也治不好,但又不肯放弃,你说弟弟应该倾其所有去帮姐姐吗?

  我说看情况,弟弟的钱够多吗?够多就往里砸,反正治不好,砸个人情呗。

Offline

第34集 2014-10-20 22:52:2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嘎子进一步说,姐弟俩都没多少钱。

  我直截了当地说,那得帮点钱意思一下。反正人治不好,没有钱还往上砸个啥。姐姐要治,那是没办法。弟弟若也倾其所有,那就等于拖垮了两个家庭。弟弟的老婆孩子怎么办?

  就这,类似这样的问题,我回答得令嘎子相当满意,所以他对我相当信服。私下里对我说,哥,你是许士林,我就是戚宝山。有什么事儿对兄弟说一声,我保着你。

  我笑着问嘎子,你会武功吗?

  嘎子咧嘴嘿嘿一笑,模样特像成人版的小兵张嘎:“没看出来吧,真人不露相,我在少林寺呆过三年。”

  因为我俩关系不是一般地好,我叫他嘎子。嘎子还很高兴,说他家里人也这么叫他。别人叫不行,他会拧着脖子纠正别人说他叫马二嘎。

Offline

第35集 2014-10-20 22:52:2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说嘎子,上什么班啊。

  嘎子说上中班,这么早打电话,有事吗哥?

  我说有事儿,我想叫你陪我去个地方,这地方可能有危险,看看你有空没有?

  嘎子很干脆地说,哥,你说,在什么地方找你。

  我也不跟他客气,叫嘎子坐地铁到龙宝站D出口等我。然后我就从灵芝站坐地铁出发,出发前又拨了一次假曾小飞的电话,没人接听。

  龙宝地铁站D出口,我比嘎子先到。嘎子赶到时,我就把事情对嘎子说了一遍。嘎子惊讶的不得了,半信半疑地问我:“哥,真的假的?两个你,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我苦笑着说,要是假的就好了,我感觉这事儿,肯定没完,这里面肯定有阴谋,只是现在知道的太少,根本猜不透。

Offline

第36集 2014-10-20 22:52:38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们沿路往靠山村的方向走,嘎子边走边说,猜不透就别猜,坐着地铁看手机,走着瞧。对了哥,你住那儿,安全不安全,不行我搬过去保护你。

  我说应该没事儿。然后想起来个问题,说你可以到我们那儿上班,工资高很多。

  嘎子一听说那么高工资,问我会不会有其他什么事儿,工作量那么小工资那么高,老板是夯货啊。

  我说我也不清楚,必须上够一个月,就是至少轮过一回夜班才能拿五千,做不到一个月是不按高工资开的。

  嘎子说行,夜班怕个球,我辞了工过你那边去。

  走到拐弯处,我两个沿小路上山。这边山头不高,也没人爬这边山上玩。这山势往前走,到靠山村尽头和那里高点儿的山头合到一处。有人爬山玩儿,也是从靠山村的最上端那儿上山。

Offline

第37集 2014-10-20 22:52:4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一边走一边来左右不停地看,嘎子说哥不用这么紧张吧,这大白天的,大声喊一下,路上的人都能听的见。

  往上走到没有路了,也没有见到昨晚上塌下来的简易房子。我在没路的地方仔细检查了一遍,这里有一块地方没有长草,但面积很小,只有一张床那么大,这里不可能是那个简易房子的所在地,那房子里至少能放下两张床,两张床中间还能放下一张桌子。

  嘎子粗中有细,站在那儿只扫了一眼就说:“别看了,不可能是这儿,那房子倒下来,这周围草得砸折一片,就算有人想恢复到原样都不可能。”

  我昨天虽然被打昏了不知道怎么上来的,但肯定是从这条路下去的。并且站在房子跟前还听见了下面汽车卖力爬坡时的轰鸣声。想到这儿我对嘎子说,在附近找找。

  昨夜我离开倒塌的简易房时,好像一路都是朝下跑的,叫住准备往低处去的嘎子,我俩一块儿往高处找去。
gh

Offline

第38集 2014-10-20 22:53:07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果然在无路的草丛树木间走了二三十米,就看到了倒塌下来的简易房。嘎子先四下里看看,确定这地方没有别的人,我俩把倒掉的简易房扒开,里面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两张床中间的那张桌子,还是好好的。桌子是被砸灭的半截蜡烛,嘎子拉开抽屉,抽屉也是空的。他正要一脚踹出去关上,我叫他等等。

  抽屉里面,有半根断下来的香。我拿出来看看,把它丢在桌上。神色凝重起来。

  嘎子担心地问我:“哥,有什么不对吗?”

  我点点头,说,可能我撞上不干净的东西了。你想想,谁会在这山上烧香,拜什么?

  嘎子嘿嘿一笑:“你想多了吧哥,这破地方根本没住人,也就是勾你来临时借用了一下。”

Offline

第39集 2014-10-20 22:53:1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觉得嘎子说的有理,忽然想到一件事儿,就是我昨晚跑下去,也应该有踩过的痕迹。仔细找了找痕迹,发现我是从这边直接斜着下去,插到一开始上来的那个小路上的。此外没有别的痕迹,看起来假曾小飞也应该是从那儿上下的。

  这趟来没什么发现,假曾小飞成了我的一块儿心病。到龙宝站我和嘎子搭不同线路的地铁。他说哥别当回事儿,谁要找你麻烦得先过嘎子这一关,回头辞了工就到我那边去上班。

  坐在地铁上我还在想,贴那个启事的人,明显就是想找到我。不管是什么阴谋,他肯定还会再露面。和我接头的那个吴有财,在这中间扮演的什么角色,现在还说不准。我最耿耿于怀的,是那个假曾小飞是怎么来的?不可能凭空多出一个我吧。

  快到住处的时候,我接了一个电话。我一看不是存在我手机上的联系人,就喂了一声,等着对方先说话。

  电话那头冷冷地说道:“我是吴有财,你他玛的敢阴老子!”

Offline

第40集 2014-10-20 22:53:2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一听是吴有财,打了个激灵,也不和他起急,很淡定很淡定地说:“吴有财,你昨天把我打晕的事儿,咱先不说,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假曾小飞是怎么来的?你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图财吧我没有钱,图命吧,我也活不多久,我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那头好一会儿没有声音,然后吴有财怀疑地问:“什么乱七八糟的,昨夜不是你把我打晕的?”

  什么?吴有财也被打晕了?这家伙怀疑是我干的。我摇摇头,才想起这是在打电话,吴有财看不见。我对他说:“我当时在你偏前面的位置,不可能从你后面下手,我问你,你被打晕后被带到了什么地方?”

  吴有财显得很气愤:“还能什么地方,一个没有门的破垃圾站里面。”

Offline

第41集 2014-10-20 22:53:4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问吴有财,我们能见个面不?
吴有财说不见不见,你已经害老子小死一回了。拜拜,不再见。

  我听他意思就要挂电话,忙说等等,假曾小飞怎么找到你的?

  吴有财耐着性子告诉我,他就是个在靠山村街头摆摊算-命的,有人出五百块钱叫他按照片接个人到山上破房子里。他就答应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吴有财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想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吴有财在撒谎,如果像他说的那样,他没必要节外生枝请我去吃一顿饭。街头摆摊算-命的,来钱不易,为一个陌生人结账时不该像捡个爹似的那么开心。

  我再一次拨打假曾小飞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吴有财这条线,不能再断了。

Offline

第42集 2014-10-20 22:53:5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吴有财说他是在靠山村摆摊算-命的,那要找到他并不难。我得先暗中观察他一番。我没回出租屋,直接又坐地铁往龙宝地铁站进发。车子启动,我才想到一点,吴有才这个人本来就可疑,他未必真会在靠山村摆摊算-命,就算去了也不一定能找到他。

  果然,我在靠山村转了一大圈,也没找到吴有财。

  午饭时间已过了点儿,我还没吃饭,就到上次和吴有财一起吃饭的那地方要了份过桥米线。也没要菜,我只想吃了饭赶紧回去好好睡一觉。晚上还要上夜班。

  有些事情没有办法的时候等就是最好的办法。如果一切真是针对我的一个阴谋,那他们必定还会来找我。

  吃了饭出来,在一个胡同口,我看见了吴有财。心里一阵激动。这一个胡同里算-命的半仙儿很多,每个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从这头摆到那头。

Offline

第43集 2014-10-20 22:54:0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没有惊动吴有财,从另一个胡同绕过去,摸到一个和吴有财中间还隔着一个半仙的人跟前,我蹲在算-命半仙的一边,以免吴有财看到我。

  我递给半仙儿二十块钱,可能先付钱后算-命的人不多,他殷勤地问我算什么,前程还是婚姻还是财气。

  我说都不算,我悄悄指着吴有财,问这个仙儿认识他不?

  这仙儿摇摇头,说不认识,新来的吧,一看就是骗人的。

  我起身离开,然后打电话给嘎子。嘎子一接电话就问我,哥,什么情况,是不是找到要害你的王八蛋了。

  我说不知道是不是王八蛋,我找到吴有财了。嘎子你有没有可靠的人用?

Offline

第44集 2014-10-20 22:58:4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嘎子怪我,说什么呢哥,我不就是可靠的人吗。

  我说你下午不得上班吗?我想暗暗跟踪他,可能要几天时间。吴有财认识我,所以我自己不方便跟踪他。

  嘎子说没事儿,我来。我辞个急工,就说爷爷病重可能要驾鹤西游,反正过两天到你那边挣大钱去。

  这嘎子,他爷爷都死十多年了还要再死一次,真不容易。嘎子为了我的事儿把他爷爷都从地下搬出来了,也不容易。我对嘎子说行,你赶紧过来靠山村这边。

  嘎子答应一声得哩,就挂了电话。

Offline

第45集 2014-10-20 22:58:5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嘎子离这边也不近,一个多小时后才到。我为了不引起吴有财的注意,到靠山村前面一些的地方去接嘎子。见着嘎子,这家伙还戴了个墨镜,有点黑社会老大的潜质。我挺感动,这年头可以放下自己的工作为你的事儿奔忙的人不多。

  我问嘎子吃饭没有。嘎子说吃过了。

  我把吴有财指认给嘎子看,叫嘎子只管暗暗盯着他,看他是不是按部就班地摆摊算-命,如果找不出他做的其他事儿,也只得做罢。

  嘎子叫放心回去,他嘿嘿笑着,要是这几天看不出来什么,我就暴揍他一顿,直接问他,能问出来也说不定。

  我拿给嘎子二百块钱,身上就带这些了,对嘎子说回头再拿给他一些。

Offline

第46集 2014-10-20 22:59:08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嘎子也不客气地接过钱,说为了让你心安理得,我就心安理得地收着了。

  我叫嘎子把墨镜拿下来。嘎子嘿嘿笑着说跟踪人不都是这范儿吗?得小心被别人看出来。

  我说吴有财又不认识你,你愿意戴着就戴着。

  从靠山村回来,我躺在床上睡了个觉,因为从昨晚上就开始不停地折腾,我睡得挺死。到后来做了个梦,梦见窗户上有一张模糊的假曾小飞的脸。那张脸和窗玻璃融在一起,就那么盯着我。我躺在床上恐慌的要死却一动也动不了。

  最后硬是紧张醒了。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我下楼到外面吃了饭,又回来上了一会儿网。给嘎子打了个电话,问清暂时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又拨了假曾小飞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这个人见我一面后就这么消失了。在这么大的城市,一个人若安心不想见你,就算在你附近你也见不着。

Offline

第47集 2014-10-20 22:59:1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不管发生多大事儿,只要还活着,生活就得继续。就像我们那旮旯属龙的人,身上背着活不过26岁的诅咒,但每个人,还都得尽力活着。

  夜里十一点半,我来到了上班的地方。这工地上已拆了大概几十亩地的面积,地上全是砖头水泥块儿这些东西。没拆掉的还很多,正在拆的地方露着钢筋混凝土的框架,显得破败不堪。

  拆迁工地周围简单地围了起来,挡不住人。主要是也没人闲着没事儿到这乱七八糟的地方来溜达。

  我们上班巡逻的地方,就是这一大片拆迁进行中的工地。平常我们就坐在离路边不远,搭在工地中的一个棚子里。

Offline

第48集 2014-10-20 22:59:28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地上的砖头水泥块都还没运走,挖掘机直接就把这些垃圾平摊在地面上。我踩着砖头水泥块走过去,下班的同事还没有走,上夜班的也都来了。我们每班三个人。

  队长姓朱,叫朱透。三十岁出头,人长得黑黑胖胖,鼻子下边留着小胡子。颇有日本猪头小队长的味道。我们背后都叫他猪头。这货做事儿是连哄带蒙,我们队员间熟识了一交流,同一件事儿猪头对每个人说的都能不一样。

  见夜班的人到齐,猪头叫中班的人先走。然后大马金刀地往那一站,挥着手比划着对我们讲道:“在我们这儿做保安,也没什么事儿,工地上这些烂东西,一般也没人来拿。但是,我们这是拆迁工地啊,一定得有人守着。万一有人进来在我们这地盘上出了事怎么办?是不是?还有那些搭围棚的钢管,真没人看着真得有人偷是不是?”

Offline

第49集 2014-10-20 22:59:5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我们这夜班啊,要注意的就是别管那么多闲事儿,我是不是说过了,工地上烂东西也没人拿。所以,我们只是在这守着,有人守着就行,只要没有人抱着钢管跑,我们就在这棚子里坐着就行,偶然巡逻的时候围着外围的路转一圈就行,黑灯瞎火的,没必要钻到拆一半的楼里面去,明白了吗?”

  我们三个人有气无力地说明白。

  猪头说明白个屁,总之就是不要多事,外面的灯光照不到烂楼里,里面影影绰绰的东西不用管他。

  猪头说完后头这话就走了。我们三个人里两个新人一个老油条。我和张四广两个新人就望向那个老油条:“猪头后面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Offline

第50集 2014-10-20 22:59:5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夜半别乱逛,我曾经误入鬼市

老油条神秘地笑了笑,说管他呢,就是叫我们可以不用太过认真。你两个在这守着,我出去和朋友吃火锅去,可能回来晚些。

  你妈蛋的,这里面上班的情形我们都清楚,上早班时就知道夜班的人不着调,说开溜就开溜。这货说回来晚些有可能是明早下班时间才回来。到哪都这球样,总有些老油条占新人的便宜。

  老油条走了一个小时后,天上下雨了,有越下越大的意思。张四广不大爱说话,我俩各看着各的手机,偶然抬头看一下外面的雷雨闪电。我说今夜这雨好大啊。张四广附和一声说是啊,雨好大。然后我俩又低头各玩各的手机。

  大雨持续了半个小时,下得小了一些,十来分钟后突然又起来。张四广难得地主动和我说话,他先哎了一声。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指着我身后的方向。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