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101集 2017-05-19 10:03:1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会议最后一天的下午,有一个被资助国家代表发言环节。菲律宾的冗长而根本听不清,印度的专业性太强,越南的结结巴巴感谢再感谢。该我了。

我其实并不知道下午要发言——他们大概玩得太high忘了告诉我。但我一直是比赛型选手。

而且这天下午,泰国姑娘也在会场。溜进来的。我的英语再怎么也比东南亚的强多了,而且一紧张说慢了会变成英国口音。

我站起来环视全场。适当的沉默能让我和听众都准备好。然后一个笑话开头,适度回顾前面各位的发言,再从老外的角度讲点中国的干货。

听众疯了。原本抬头看我的点头,原本低头睡觉的抬头。当然,中国人和东南亚人怎么也不能一个水平。泰国姑娘傻了。

也许是因为这个下午的我和之前几天的我反差很大,那天晚上散步的时候,她拉了我的手。

Offline

第102集 2017-05-19 10:03:4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拉,就是她在沙滩上绊了一下,伸手扶住我的胳膊,然后就向下拉了。当然这种情况下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我们就拉着手,吹着海风。我能感觉到她出于矜持不想表现得太倾心,但是她的道行还差的远。最后我送她回房间。

站在她门口,她说“你明天就要走了”,我说“嗯,是啊”。然后她还在努力找话说,我忍着笑,有问必答。可是当她终于邀请我进屋坐坐的时候,我却傻逼了。

我也算曾身经百战,虽然此时已多年不练,也隐隐约约知道路会往哪走,我并没有什么急切的期待,只是好整以暇地好奇她到底会怎么选择。毕竟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年轻人心里的险滩巨浪,中年人看来只是轻车熟路。

然后她说“进来坐会儿吧”。我突然有点感动。我说不了,太晚了,我明天早班飞机。离开她门口回房间的时候,我恍惚听见姑娘们的冤魂在耳边咆哮。

Offline

第103集 2017-05-19 10:04:3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第二天,我回国了,她还呆两天也回去了。我们一直保持联系。

有一次我出长差,晚上没事,和她多聊了几句。她说我声音好听,让我唱歌哄她睡觉。我就用语音一句一句发给她,都是些老狼陈升之类的歌,还有一首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晚八点“小喇叭”的片尾曲,李健的,好像是叫“小鸟睡在我身旁”还是什么。

我唱一首,就问她一句“困了吗?”她说“没有”一直唱到最后一首,我问她“困了吗?”她说“湿了”。然后我就没敢再唱。从此她管我叫“唱湿班”。

这其实算是稳定生活里的一点小情趣,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撩我,我反正知道自己肯定不会越线,也就随她。

还有一次,她躺在床上发清凉照给我。我开玩笑说你再这样我要举报你啦。没想到她大怒,打电话来把我臭骂一顿,好久愤愤不平。

后来,她结婚了,很快当了妈妈,于是我们的话题转向了育儿,再不涉其他。

Offline

第104集 2017-05-19 10:07:2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我有两个中学同学,一个是某航的职员,另一个是投行男。他们俩的职业,周围都很多莺莺燕燕。我作为一个死工程师,本来和他们不是一个圈子的,举个例子,我周围的女同事就从来没有化妆的。但是很偶然的有一段时间,我和他们俩个经常混在一起,也因此听说和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事。

航空公司的同学身体壮实,有一双马一样无辜的眼睛,说话的时候经常紧张地攥住手,有时会突然发出淘气的笑声。上学的时候他很不幸地和另外几个男生一起暗恋我们班的团支书。不过后来有一天我发现支书暗恋我。

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羞涩而安静,只是给我讲他的男同事如何在飞了国际航班之后带着机组姑娘们跑去当地酒吧通宵,之后回来继续撞床头到天亮,然后接着飞,因此被称为“活驴”。至于我比较好奇的空姐,他摆摆手不评价。

投行同学完全是另一个风格,高,帅,笑容邪恶而眼神温暖,有时候聚会赶上他刚开完会,我们是t恤大裤衩而他是厚衬衫扣子系到最上面一颗还带着袖扣。

但是他谈的就完全是买的了,什么夜场洗浴什么的。他指着航空公司的同学对我说“你别看他这样,去了比谁都玩得开”。他们谈论哪个城市比较好玩的时候,我还兴冲冲地凑上去说啊我也去过,那个什么什么景点不错。然后他们俩幽怨地看着我。

没错,穿过重重事故居家多年的我此时站在真正的浪荡子面前,已经全然成了一个傻白甜。他们决定带我去接受再教育。

Offline

第105集 2017-05-19 10:08:01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我们来到了南城一座破破烂烂的楼房,周围还挺繁华,一楼是饭馆,门脸侧面是一个楼道,进去有居民楼那种绿色的旧电梯。我跟着他们上楼,一路进去,里面居然是个ktv。

这里和钱柜和麦乐迪差不多,也是一个一个的包间,服务员上了酒水和小吃,只不过坐定以后,一群黑衣姑娘鱼贯而入,这是我没见过的。当然没见过的还在后面。投行同学替我选了姑娘,又在领班耳边私语了几句,于是对我的再教育工作开始了。

我不太想详细描述再教育的过程,因为着实有些令人作呕,简言之就是许多女人走到面前张开双腿,旁边有人讲解不同的形状和类别。我坐在那一动不敢动,脑门冒汗,心里厌恶之极

我并不是假道学,其实我倒并非道德感很强的人,只不过这个晚上我真的觉得好像到了肉铺,因为毫无廉耻,所以毫无美感

不过我倒并未因此埋怨我的两个同学,他们都自自然然地各忙各的,没人盯着我看。我想寻欢这种事当真是因人而异,纵然我有我的坚持,又何必扫人的兴。

Offline

第106集 2017-05-19 10:08:3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走的时候领班递给我一张名片,写着ktv的地址电话什么的,我又一次暴露了我傻白甜的本质,把名片放在兜里以示尊重。等我们出了门,投行同学从我兜里把名片拿出来扔了。我报以疑惑的眼神。难道你还想带回去给老婆看吗?他说。也对。真是。

说起来我对欢场女子倒并无歧视。后来工作的一些商务应酬场合,同来的人都搂着姑娘唱歌,而我从来正襟危坐,并且让我旁边的姑娘喝饮料。以至于有的活泼点的姑娘会拉我跳舞或者在我身上乱摸,结果变成我却于情面礼貌地应酬对方。我理解人们一晌贪欢的需求,我只是受不了那种想象——和你亲密的女子可能同时正在鄙视你。

到了夏天,他们约我去夜店。忘了是babyface还是mix,总之是我第一次去三里屯。

到得门口,粗壮的保安在我手上盖个戳,我就随着人流被挤进去了。找到他们,只见卡座之上端坐三位美女。哟,这是3v3的架势啊。

三位姑娘都是空姐。一个热情而性感,一个冷艳时时睥睨,另一个看着很文静不太说话。

Offline

第107集 2017-05-19 10:09:2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我连亲都没相过,哪经历过这种场面,可是又不想表现得像个菜鸟——上次他们已经笑话我半天了。好在姑娘们并没有逼迫我,于是我揣着一肚子情怀,开始玩最下里巴人的游戏——摇骰子喝酒。结果自然是我喝,我的酒量简而言之就是没有酒量,喝了一会就喝不动了,这里并不是我擅长的场合。也许是我笨拙的样子激起了姑娘的保护欲,热情姑娘开始替我喝。她倒是挺能喝的。

此时场子里人头攒动,中央的领舞随着音乐在台上弹来弹去,裸露的肌肤被灯光晃成蓝色或红色。我酒意未醒,靠在椅背上目光涣散,不知哪来的音乐震得我心脏像要跳出来。我发现热情姑娘百忙间不时抬头看我,心里一动。

空姐。为了当一个正人君子,我总是告诉自己她们只是服务员而已。然而反反复复,我还是无法否认她们神奇的吸引力。

酒过三巡她拉我跳舞,我不会跳,只是起来在桌边笨拙地摇摆。她却不以为意,开始是和我对晃,到乐声激烈了,她转到我身后,和我一起看着领舞。

她在我背后离得很近,我能感觉到她摇摆着一下一下地碰到我。我不敢转身,也不敢大动。过了一会,她的手从我肩上穿过来,搂着我的脖子跟着音乐跳。

我全身都僵硬了。她的胳膊和身体都热乎乎的,气息喷在我脖侧耳边,带着酒气和香气。还有她的胸。我已多年没和哪个姑娘如此亲密,想不到竟然是此情此景。有那么一会儿,我在犹豫要不要反手搂住她,不然她要把我颠散了。

Offline

第108集 2017-05-19 10:10:0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我的两位同学当然也没闲着。到最后出门的时候,冷艳的那个要自己走,投行同学送文静的那个,让我送“我那个”回家。

她笑吟吟地看着我。我费了好大劲才挪开眼睛,一拍航空公司同学的肩膀,“太晚了,我也回不去家了,就在你那忍一晚吧。”

故事的结局是,我真的在航空公司同学家忍了一晚,好在他家是复式,有我一间客房。

投行同学和文静空姐天雷地火,纠缠良久大伤元气。他有家室。

航空公司同学常在河边走,最近也有情况。别人的故事我就不细说了。

Offline

第109集 2017-05-19 10:10:2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我那个”也没怎么样。后来有一次我参加聚会,冰红茶兑人头马,我是头一次喝那么醉,再怎么努力都睁不开眼,感觉要吐,一路摸索着往厕所走。

到厕所已然找不到地方吐,眼睛睁不开怎么找?蹲在地上心想这回丢脸丢大发了。
我就感觉有人把我转了一个圈,我从努力撑开的眼皮缝里看见了蹲坑,终于放心大吐。
一只手在我背上轻拍,又给我递纸。

等我终于吐完,眼睛也能睁开了,擦干抹净,回头一看,原来是她。
那我还能说什么呢?估计是像书上说的“笑得比哭还难看”地咧开嘴,谢谢她。
出了厕所回头一看,发现是女厕。

Offline

第110集 2017-05-19 10:11:3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我第一次在qq上遇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中学生,我在读研。那时的qq并不是yp神器,天南海北的人遇到了,一通神聊,有的留下,有的渐渐消失。

她给我讲她那个我听上去不太靠谱的大学生男朋友。我忘了我跟她说什么了,不过总归是长者风度。

于是她就管我叫叔,当然也有开玩笑的意思。后来我工作了,她上了长沙的大专。有一次我带着专家组去全国巡回,其中一站是湘潭,出了长沙机场的车上,我给她发短信说我路过了。然后她居然跑来湘潭看我。

学生没钱,我颇感盛情,却也猝不及防。只好厚着脸皮让接待方再开一个房间。等她到了,我一看,嚯。

我们之前视频聊过,她的脸我是认得的,我只是没想到她穿条短裤。夏天归夏天,那一双大白腿,好刺眼睛。专家们跟我都混熟了,开始起哄。我灰溜溜地带着她去了她的房间安顿,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她腻着我跟专家们言笑晏晏,我半身僵硬,老大的不自在。

第二天我们去工作,她就留在房间里玩,到晚上她带我们去湘潭大学她的研究生朋友开的小饭馆,那人也很牛,家庭困难的学霸开饭馆也毫不含糊。吃完饭她就住女生宿舍,我们几个坐在回宾馆的出租车上,后排的专家意味深长地说,原来你是个好同志啊。

我心想废话,我又不是淫棍。现在想想,其实是我不懂,那时初入社会,而专家们都是老狐狸了,他们知道常态是什么样。第三天我们要去下一个城市,她来送我,我给她二百块钱。说到专家,有个不相干的趣事。

Offline

第111集 2017-05-19 10:12:2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后来有一次我又和一个专家组去阿姆斯特丹。组长内蒙人,业内资深专家,头发地方支援中央。我们是从伦敦飞过去的,在伦敦的几天大家都混熟了。到阿姆斯特丹照例有地接,组长把地接小伙子揪过来问,晚上有什么活动?

地接小伙子说,刚才给大家发的自费项目单里写了啊,游船什么的。组长气愤地把项目单往桌上一扔说,我不看那个节目单,你就告诉我晚上有什么活动!

小伙子明白了。我也明白了,毕竟阿姆斯特丹名声在外。我跟组长说家里不好交代我就不去了,组长一瞪眼,”都去都去,我请客。“

晚上我们去了那个著名的区域,先是在剧院里看循环表演,大约十几个节目,愿意的话可以在里面呆一天。有的节目其实气氛不错,跟联欢似的,会邀请观众上台,世界各地的游客看见上台的美国土妞站在壮老黑演员跟前傻笑,都乐不可支。

也有很坏的节目。良心大大的坏了。

在一些欢乐而不下流的互动之后,下一个节目开始,一位穿皮衣戴警帽的姑娘执鞭上台。熟悉日本文化的我们立刻猜到要sm了。

Offline

第112集 2017-05-19 10:15:3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姑娘在台中央站定,追光掠过她,在观众席上四处逡巡。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心里有共同的疑问,是哪个家伙这么倒霉?

场间两道追光,一道笼住演员姑娘,一道笼住我,两道光柱逐渐汇拢,演员姑娘一手把住我的椅背,一手拉住我的领带,任凭我摇头摆手,在全场如潮的掌声中把我渐渐拉离座位。

我环顾四周,眼前灯光刺眼而周围一片漆黑,掌声和笑声都隐藏在模糊的面目里,包括我的那些专家。事已至此,再扭捏未免丢人扫兴,我心一横就往台上走。演员姑娘一把拉住我的手,不知道是不是怕我跑了。

站在台上,我终于放弃了看清台下众多大笑面目的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我面前这个穿着皮衣的姑娘身上。她探出皮鞭挑起我的下巴,让我突然有种穿越到古装剧里的错觉。其实舞台我是熟悉的,一样的看不清台下,一样的烤人的灯光,只不过这一次我还没表演台下就已然掌声如雷。

接下来的表演出乎意料地温和,除了姑娘在我身上摸了好几把以外,配合起来毫不费力。只是到了最后,真正为难的事出现了。一个壮汉走上台来,递给姑娘一个dildo。姑娘把家伙塞到我手里,坐在桌上,分开双腿向我示意。

我站在那想了一会,觉得这事有点压迫底线,回去不好交代,只好摆手拒绝。姑娘并不以为忤,从桌上下来,把家伙拿在手里摆弄一番,我才看清原来这东西是有系带的。她拉我凑近她,把dildo像戴头饰一样系在我头上,然后又坐回桌上向我示意。

Offline

第113集 2017-05-19 10:16:0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此时姑娘坐着,我站着,你们可以想象台下有多热闹。其实我确实可以拒绝配合,但这样一来各国使臣晚上回去都会和人说起,“我今天晚上看到一个傻逼如何如何”。于是我将心一横,双手扶住姑娘两膝便向前顶去。

当然,受党教育多年,就算傻站在台上不行,我总可以不那么准吧。我东倒西歪,尽数顶在姑娘肚子上。我是醉和金甲舞,台下是雷鼓动山川。现在轮到姑娘发愁了。

要说这姑娘也当真急智过人。她起身走向后台,片刻笑吟吟地回来,手里拿着一副眼镜。我不禁绝倒。她轻柔地拉我近前,给我戴上眼镜,又让我再来。台下笑得打跌,掌声创新高。这时我确实没招了,只好摆手抱歉。姑娘嫣然一笑说没关系,拉着我一起谢幕。

看完表演,专家们兴致勃勃又奔赴性博物馆。或许是剧场里空气不好,也可能台上受了惊吓,再有就是博物馆藏品过于丰富,我在博物馆里一阵恶心,奔去垃圾桶呕吐不止。从此他们都叫我清纯小伙。

插曲结束。

Offline

第114集 2017-05-19 10:16:5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后来她毕业了,到上海做一份很普通的工作。有一次我去上海,她又到酒店来看我。

现在想来,似乎我们每一次见面我都很忙。我在房间里准备了给上海朋友的结婚红包,写了份文档,又打了几个电话。她就安安静静在旁边坐着。

其时距上一次见面已过去了几年,她不再飞扬跳脱,穿着家常,神情疲惫,可以看出已经过不少磨练。一起吃饭的时候,她给我讲她的工作,同事,房东,遇到的各种事情。这我倒是能给她不少建议,反而是她上学的时候,我的经验并没有什么用处——不同的学校相差太远。

吃晚饭回房间的时候,她拉了我一下,说“我好久没这么放松了”。这时候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不着调的想法。

我的房间是标准间,有两张床。我对她说,你回家远,上班离这里近,今晚就住这吧。

她点头说好。我对她的淡定有一点点意外,但又觉得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Offline

第115集 2017-05-19 10:17:5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我们在屋里吃零食看电视,然后她先去洗澡。她出来的时候穿着浴袍,光着脚踩在酒店的拖鞋里,浴袍带子系得很整齐,衣襟交叉处露出脖颈和锁骨的一小片白,头发湿漉漉的垂在肩上。

我心里咯噔一下。让她住下的时候我没想这么多。

我一边洗澡一边让自己淡定下来。等我出来以后,我们就躺在各自的床上,钻在各自的被窝里,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后来,我们就关灯睡了。

我保留了我裸睡的习惯,黑暗里也听见她窸窸窣窣脱内衣的声音,感觉这是近年来最为香艳的一刻。我裹紧被子,和她说了几句话,然后庞大的睡意击中了我。昏过去前我心想,她应该不会跑过来吧。

其实并没有一觉到天亮。睡到半夜我想上厕所。

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把裤子穿上了。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经过她的床走到卫生间门口,开门,开灯,关门,方便,冲水,再开门,关灯,又走回来钻进被窝里。

钻进我自己的被窝里。

Offline

第116集 2017-05-19 10:18:4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我想她应该睡得很熟,在黑暗里屏息用耳朵寻找她的呼吸声。然而她一掀被子起来了。

我听见她轻轻伸脚尖挑起拖鞋,慢慢走到卫生间,打开门进去。“咔哒”一声,她把门锁了,我心里还真有些失落。

一夜无话。早晨起来,她还在睡。我轻手轻脚穿戴整齐,坐在她床头。她的内衣放在枕头的另一侧,黑色长发披散在白色的枕头上,睡梦中眉头微蹙。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她迷茫地醒来,赤裸的肩头从被子上面露出来。

我把门卡留给她,给她留了二百块钱打车,告诉她早餐的地点,然后下楼,上街去吃早饭。等我回到酒店的时候,她已经打车去上班了。她给我发的短信上说“谢谢叔”。我回的短信上说“不要太苛待自己,不行回家去发展”

后来她真的回家去了,又去珠海工作,嫁到澳门,生了个儿子。我们仍然保持联系,她还是叫我叔,告诉我生活和工作,总归很多烦恼。再美满的也一样。

我现在当然算是个中年人了。回想起这一段,总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各类事故结束之后,我不再迷惑于初见的欢欣,而随着年齿渐长,一提及美好的姑娘,我先想到的总是深交之后她的生活是否会成为我难以满足的需求和难以承受的负担。就我个人而言,这和已婚未婚没多大关系,而是我很难再有精力和欲望去投入一个年轻姑娘的生活,陪她一起面对人生必然会遇到的种种困难。毕竟美好的姑娘们值得拥有这些,不值得跟我混在一起,只负责提供令我目眩神迷的欢愉。

Offline

第117集 2017-05-19 10:22:11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工作的人总会有一些出差的机会。有的工作会让你飞出各航白金卡,拿遍酒店集团VIP。有的工作会让你陷在鸟不生蛋的地方的某个小旅馆,各种粗糙面食让你一到饭点就犯恶心。

我换过不少次工作。党中央的八项规定管不到的工作,就是前者;管得到的工作,那就不用说了。今天我要讲的,是一个小旅馆里发生的小故事。

当时我在一个国企工作。国企有时候会有一些在国家部委借调的任务,所谓借调,就是企业或者事业单位出人和发工资,供忙不过来的部委免费使用。因为借调工作接近权力、关系和信息中枢,很多单位会非常乐意安插一个自己的人,往往派的是勤勉得力的人去借调。

其时我刚结束了一年的借调回到企业,而企业派去接替我的是一个年轻姑娘。姑娘戴副眼镜。老实说就我个人的偏好而言,对眼镜娘无感,但这姑娘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眼镜娘。文文静静的,梳个马尾,皮肤白得透明,说话轻声细语。

我是年龄比较大的技术派,姑娘是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之前我们并不熟悉。但是认识了之后,我发现她有一点和别人不太一样。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在老派的国企呆过,就是里面有很多本地人的那种。在这种企业里,一般为了表示亲近,对年长的同事的称呼会是姓+哥或者姓+姐。我是不太习惯这种太亲热的叫法,总觉得像房屋中介。

这个姑娘叫我是用名字+哥。按理来说应该更肉麻才对,但是她自自然然地说出来,偏偏就没有一点违和感。我心想,她是个聪明的姑娘。

Offline

第118集 2017-05-19 10:22:54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后来我的看法得到了印证。她去借调之后,有一次我陪老总去部委办事,发现她上手很快,态度亲和自然,衙门不耐烦的风气没有感染她。而且最难得的是,以我过来人的眼光看,对原单位的领导很周到,又不是巴结那种周到。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需要我们两个一起出差去一个北方小城。小城没有机场,我坐火车先去,她要和部委请了假,交代首尾后再过来。

深冬的小城零下十几度,一出火车站我就感觉好像被打了一拳。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和穿着毛裤的两条腿,我打了个车,来到地方公司给订的旅馆。

一下车我就骂了一声。如家级破旅馆。本着职业操守,我拖着箱子在一人窄的前台办了入住,绕过影壁前的关二哥,上三楼找到了我的房间。

好在房间里暖气很足,足以穿着秋裤晃荡。全部安顿完毕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十一点多,姑娘到了。

我穿戴整齐下楼去接她。只见一个毛球拖着箱子滚了进来。

Offline

第119集 2017-05-19 10:23:3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解开绕住脑袋的围巾,她的鼻子还是冻得通红,眼睛里波光粼粼像是要冻哭了。我看着好笑,”眼镜呢?把身份证给我。“

”眼镜看不见了。“她递给我身份证,”我不戴也可以的。“

办完了入住,我拖起她的箱子往电梯走,她要接过来未遂,只好跟在我后面。走廊的日光灯发出滋滋的声响,沉默着走路气氛有点尴尬,我转头说”地方公司在这里没有驻点,只好订了这个旅馆。”还得替他们解释。“明天不用早起,等我消息出发。”

她的房间在我隔壁。我把箱子放在她门口,交代几句就回屋了。回到屋里,我把茶几旁的靠背椅拎出一把,又搬了桌前的方凳放脚,瘫在椅子里看电视。旅馆虽破,但出人意料的有速溶咖啡。从文明世界一下给扔到这里,咖啡算是一种犒劳吧。

我的睡眠很好,从不受咖啡影响。有时候它能把我拉回伦敦巴黎墨尔本,有时候只是一杯甜汤。这是我无数出差日夜的一个普通夜晚,直到她来敲门。

当然,虽然当时我没想到,但如果她不敲门我现在就不写了。

我打开门,她端着一杯咖啡站在门口,兴高采烈。

Offline

第120集 2017-05-19 10:24:3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看样子是活过来了。由于只穿着秋裤,我半个身子躲在门后。但是她要进来跟我聊天,现在去穿裤子未免太矫情了。

于是不知怎么回事,我们就一人端着一杯咖啡瘫在椅子里聊天。午夜的电视节目都是些垃圾节目,只能当作背景音,然而没有人想去关掉它,因为没有背景音的房间有些危险。

我们聊了部委的人际关系,食堂口味,各种琐碎的心得和无奈,她讲她在这边那边遇到的各种若有若无的骚扰和烦恼。一开始她端正地在另一把靠背椅上坐着,后来渐渐地也瘫下来,把双脚放在我的凳子上。

放松下来以后,我应该还算是一个令人愉快的谈话对手。在大笑的间隙,我注意到她穿了一双少女风的棉袜子,脚趾向内勾起,像是不胜寒冷。“你脚冷啊?””嗯,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然后我脑抽了。

我多少算是个暖男。或者说烂好人,于是有时候会分不清事情的边界。比如此时此刻,我伸手抓住她的双脚,把它们放在自己肚子上,用手心焐住她的脚趾,期待着她暖和起来。

等等,这件事还有一种解读。如同把姑娘留宿而什么都不做一样,我会以一种放诞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坦然。我不介意和你很亲密,因为我对你很欣赏,但这不代表我想像色鬼一样爬到你身上去。

我想不起来当时具体是哪一种解读比较切合实情,或许脑抽这种简单粗暴的解释更适合当时的情况。

我记得她明显犹豫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反对,只是把腿伸长了一些,在我肚子上放得更舒服。她的脚在我手心里还是冰冰的,袜子微微有些潮湿,也许是温度低的错觉。

Offline

第121集 2017-05-19 10:25:4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1,112

Re: 讲讲我的事故

我一年四季手脚都是热乎的。我要做的就是用我热乎的手找到她脚上每一个有点凉的地方,把它们变得和我的手一样热乎。好在她的脚不臭。

短暂的沉默之后,我们谈笑如常。我开始讲我在这个企业之前去过的地方,遇到的人,说到高兴处,她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外面北风呼啸,屋里温暖如春,咖啡早喝完了,电视仍然聒噪,秋裤男和袜子女浑然不觉已经一点多了。

她的脚暖和了,挪动了一下。

我抬头看她。淡黄的灯光下,她轻咬嘴唇,眯着眼睛,白皙的脸庞挂着一抹红晕。电视的光照在她一侧脸上,不停变幻。

我住了嘴,突然间没话可说。

她的脚掌在轻轻摩挲。动作不大,但随着秋裤上显露的形状渐渐明确,她的定位也越来越准。从摩挲到合拢,还有轻踩。

我发现这时候有电视的声音还不如没有,这声音遮住了她惊心动魄的选择,也遮住了我心惊肉跳的沉溺。于是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一切静悄悄地继续。

她脸红红的玩了一会,我脸红红的被玩了一会,然后我端起她的脚,把她轰回自己屋睡觉去了。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