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0
 手机版   第1集
2016-03-05 11:13:1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标题是看过一个曾经做过小姐的女人博客说的一句话。
大早晨写这种帖子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分分钟被删掉。
算是写个回忆录吧,文化不高,尽量白话一点,大家热闹乐呵一下就好,请勿做批判,道德绑架等行为。
请勿转载,请勿转载,请勿转载。
重要的事情写三遍。
本故事纯属个人经历,如有雷同,你来打我呀!

2009年,是我走投无路的一年,所谓的走投无路,你们肯定联想到一些悲情玛丽苏的剧情,什么家破人亡之类的。
我只是被一个老男人甩了,当时状态也不好,还失业了。
那时候我也才刚步入社会一年,中专毕业就到一家公司做前台行政,跟公司的一个客户纠缠不清,就是把我甩了的老男人。他已婚,我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后来他老婆找上门来,我才知道了。我以为他老婆会揍我一顿,哭天喊地的在公司闹一次。
剧情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老婆只是来我们公司掷地有声的表明她是XX的老婆,然后约我喝了个茶。
那时候的她一副老练的样子我到现在都没忘掉。
后来,我离开了公司,他老婆依然是他老婆,公司的合作也没有因为我而停止。


转播来自豆瓣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84168202

Last edited by 直播叔 (2016-04-03 10:45:20)

Offline

第2集 2016-03-05 11:13:2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我没有了经济来源,在小小的房子里浑浑噩噩的过活着找工作。
后来去一家影视公司应聘,第二天我就被录取了,进去之后才知道是一家皮包公司,挂羊头卖狗肉,找一些漂亮女孩拉点投资吃吃喝喝玩玩闹闹。
那时候我还也还没做小姐,做小姐是这家公司倒闭了之后的事。
那时候我们公司来了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是公司在房地产公司售楼那里挖来的,个子不高,但是胸很大,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爱笑,还很虚荣。
叫她W吧,当时W跟了俩金主,后来这公司倒闭了之后,W跟我说另外一个金主要带她去北京。后来就没见过她了。

再见到W的时候,是在三个月之后了,我属于那种很懒的人,又是大冬天,跑跑兼职吃饱喝足就足矣。
那天晚上貌似是一个朋友过生日,在ktv门口,我看到了依旧花枝招展的W,很冷的天,她裹了一件大毛的披肩,里面穿了一条半露胸的连衣裙,我问她冷吗?
她说,生意不好做,没办法。
后来我才知道她在站街。
我给她点了支烟,她抽完碾碎了烟头,今晚不做了,姐姐带你喝酒去。
我跟着她回去换了衣服,在冬日的大排档里,她一边喝酒一边骂着当时带她走却又抛弃她的金主,后来她喝的烂醉,我就把她带回去了。

Offline

第3集 2016-03-05 11:13:3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后来我跟W同居了,不要污,我们不百合。
只是为了省房租而已,很简单的想法,却又很现实。
我每次都自嘲她,我们这也许是臭味相投吧。
我还是每天跑兼职,W每天的作息都很乱。快到年底的时候,W乐呵呵的跟我说,有家新开的夜总会要一批姑娘,她已经去了两天了,要带我去玩玩。
我跟她去玩的时候,她带我见了夜总会的几个老板,私底下问我,你做不做。
我说回去再想想吧,她那晚把我灌醉了都给了一个小老板。
在这里我要说一句,无论喝多少酒,你都是有意识的,无论男女。别跟我说什么喝多了做错事啦。纯属给自己找安慰。我当时半推半就,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那个老板还在睡,口干舌燥的我起来喝水把他吵醒了,他有起床气,然后把我抓过去又嘿嘿嘿了一顿。起床穿衣服走了,我喝完水躺在床上,翻身摸枕头下面有一沓子钱,我没数过,一直到花完我也没数过。摸了一会,我擦了擦眼泪。继续睡了。

Offline

第4集 2016-03-05 11:13:4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当年的夜总会就是个块煮烂的腊肉,火了不到半年,就生意平平,那时候的我跟W都年轻,她比我大一岁,做事不计后果,敢做也敢当。不像我,拖拖拉拉,没主见。
跟你们举个例子吧,后来的生意不好,W拉着我出去站街,说来也好笑,我倒像个雏一样畏畏缩缩的就跟木头一样杵在街边抽烟。W不一样,她地点都随意换的,KTV门口,宾馆门口,洗浴中心,她都去。而且辨人识人也很厉害。
有一次我们在酒店门口站着抽烟,她腕上有条红绳,来往了三个男人,一个比较年轻的夹着公文包,一个筋疲力尽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拉着行李箱,手里拿着地图的人。
你们猜,W选了谁?

给大家留了悬念,猜对有奖。下次再跟你们解释这个事。先说说别的吧。W跟我认识了7年,她从来没提过家里人,我也没有,大概彼此心照不宣吧。2015年她结婚的时候,我给她支付宝里存了一点钱,我没去参加她的婚礼,因为不敢去,怕面对,也害怕。
我很讨厌闺蜜这个词,但是W我觉得她像我师父,抛开我们的职业不说,我曾想过如果她活在旧时代一定会被打死,活在古代那一定是个英雄。

Offline

第5集 2016-03-05 11:13:5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不过当年我无知的嘲笑W怎么会选择一个旅人。好歹那个中年男人看着也蛮有钱的啊。
当时站街的价格还蛮透明的,相信大家不少都看过韩寒的《后会无期》吧。
王珞丹跟陈柏霖说:开门见山吧,568包钟,868包夜。
当时的站街价格还蛮透明的,不像现在人们生活条件都很好,300~500一次,800包夜。
W跟我说,那个拿公文包的人匆匆忙忙,他不会包夜的,那个中年男人无名指的戒指,他很累,解决放松完了要马上回家的。
而这个旅人是来出差的,他比起前两个人,我有99%的把握他会包夜。
当时的站街女,还是蛮希望包夜的,这工作不是流水线,不是量产你就挣得多,她们希望少找一个男人做一次得病的机会就少一次,而且她们需要适当的休息调整。

Offline

第6集 2016-03-05 11:14:0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这件事一直影响到我现在看人识人。
那时候我真的很崇拜W,她很聪明。
2010年的日子我们都过的很顺风顺水,W做了夜总会的领班,带着一批女孩子,我报了夜大,只是为了拿张文凭,W还嘲笑我野鸡也想做凤凰。
我很诚实的跟她说,我想去更大的圈子里卖。
我不想做什么领班,也不想在这个圈子里狭隘的活着,当时的我自恃清高,W也不说什么,但是我知道她是支持我的。
现在不是很流行一个段子吗。我一直幻想着我的闺蜜被有钱了包养我,然而她也是这样想的。
我跟W当时的心态就是这样,被钱,被有钱的生活蒙蔽着,去商场买衣服,听着pos机刷刷的声音,那种满足感和虚荣心就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我们去想破了脑袋去挣钱

Offline

第7集 2016-03-05 11:14:06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2010年,当地改朝换代,新的大马上任,迎来了一次彻底的清场。夜总会被彻底洗牌,进去了几个大 boss。
W怀孕了,孩子是蹲号子里的一个boss的,那人不错,进去了还惦记着W,转辗找人给了W一笔钱,让W好好考虑,要么打掉,俩人以后形同陌路。要么生下来等他,这笔钱足够了。
生活不是琼瑶剧,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爱恨情仇,有句话怎么说的很贴切,婊子无义,W打了孩子带着我去了太原。
当时的W手里有了一些人脉和资源。我们到了太原之后,不像刚入行的稚嫩和无知。W做完手术后,人也变的更精敏和干练。
我去太原的第一印象,就是尘土飞扬,(太原朋友不要打我)我不大喜欢这个城市,W跟我说不要跟钱过不去。

我写的跟流水账一样,也没有小H文,所以是不是看的很无聊。
那我慢慢更,我要出门了,路上有网就更,没网就下午来更。

Last edited by 直播叔 (2016-03-05 11:14:16)

Offline

第8集 2016-03-05 11:14:2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W在太原的朋友介绍我们去了一家夜场,太原的朋友想知道是哪个的,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哈哈哈。
我跟W没做过夜场,W的朋友说做这个不出台也来钱,但就是劳心劳力。给了W几个只坐台不出台的小女孩,以前叫公主,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叫小蜜蜂了。
城里人太会玩了。
说实话,我来太原有抵触情绪,这个城市我没任何施展的地方,没有我理想的圈子,而W是既来之则安之,她也看得出来我的情绪。
在一个酒局里,W介绍了一个蛮精致的男人给我,这个男人属于那种钻石王老五,未婚,有钱,有权。
W让我顺竿爬,我却停在了杆上。叫他Y吧,他对我很好,他对所有的女人都很好。逢场作戏他玩的风生水起。他身边的女人都是他能利用的,而我,他是拿来享受的。

Offline

第9集 2016-03-05 11:14:2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有一次我在包厢里碰见Y跟一个女人脱光了衣服在接吻,我当时借着酒劲推开了门,Y扭头二话不说直接上来给了我一巴掌,让我滚出去。
我灰溜溜的在厕所里补妆,然后跟W要了个单子,随便找了个男人出台。那个男人在酒店里讪讪的问了我一句,你一个月多少钱?
我盯着他发福的小肚腩,摇了摇头,他笑了说要找W要我。
第二天Y开车来找我,买了很多我爱吃的东西来哄我,他说他昨晚亲的那个女人捏着他的一个工程。
我欣然接受了他的歉意。我跟他都很假,心里都彼此瞧不起对方。
但是心却不一样了,既然你要做杆,那我就顺势借用了。

Offline

第10集 2016-03-05 11:15:3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后来我我通过Y认识了一个有钱的地产商就把Y给踹了。虽然偶尔会看到他来场子里,也是避而不见。见了也是逢场作戏喝个酒,渐渐的,磨灭了那种年轻的冲动。
W说做这一行谁也不要得罪,每个人都是笑面虎,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我跟W相依为命。
在太原的日子并不好过,每天都睡到下午起床,洗澡化妆,磨蹭到傍晚就要到场子里做安排。酒吧营销一个个装模作样的请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来喝酒撑场子,厕所里男男女女,又或是男人与男人的雾漫升腾。这是一个纸醉金迷的世界,外面的人很羡慕跃跃而试想跳进来,而里面的人或甘愿烂在里面,或急着想跳出去。

老板不知道听了谁的建议,在楼上开了鸭场。刚开的时候生意异常火爆。
我能理解那些贵妇常年得不到X生活来这里消遣。
但是我作为一个直女真的不懂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博弈。
后来地产商跟我说,你不懂的,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女人大把大把的玩,玩腻了就想起换换口味。
当时心里还真的有点反胃,接受不了他玩过菊花后来再来玩我的那种感觉。

Offline

第11集 2016-03-05 11:15:47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我们经常去楼上串门,他们都普遍年轻,好看,漂亮,妖娆,反正各有千秋。他们遇到那种不理性的少妇或者中年妇女都是大把的砸钱,小嘴巴甜的跟抹了蜜似的。怪不得都说女人的钱最好骗。
有个比我小三岁的男孩,每次做完都会去喝酒,喝多了就来包房找我睡觉,是睡觉,你们懂吗。
就是把头枕在我的腿上,抱着我的胳膊,腿蜷起来。
一种独孤感吧,可怜的人都喜欢互相取暖。

那个小男孩子其实蛮惨的,被人给打了,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就销声匿迹了。
我跟W都蛮喜欢他的,因为他腼腆还很害羞,很多客人都喜欢这种类型的,但是因此得罪了几个同行,在背地里搞鬼,最后挑拨的被人打得很惨,那人还要他一条腿,我跟W跑前跑后,最后他拿了一部分钱跑了。
这行水很深,人情世故做不到八面玲珑就要低调做人。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小男孩叫什么,也是,做我们这行的,就算认识很久很久也不知道对方真实姓名。也有的人似乎都已经把自己的姓名早就选择了忘记。

Offline

第12集 2016-03-05 11:15:5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后来W母亲去世了,她回老家处理丧事,我问她,你还会回来吗?
W说,会啊,不然我吃什么喝什么,家里那么多人都长着嘴等着吃饭呢。
我当时以为她在调侃自己,调侃我们做这一行的都会编一个很凄凉的故事去博同情。
我没有故事,W也不会博同情。
在这里,没人会逼着你去做,就好比一些新闻里,有些人穷志坚,有梦想,活的阳光,社会主义,人生也跟我们不一样。
但像我们这种被糊了眼的怪胎,却拉动了国家一部分的GDP。
很可笑,也很悲哀。

Offline

第13集 2016-03-05 11:16:1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W走后,我每天上班的动力大大的削减,地产商瞄上了新来的小雏,让我想办法悄悄的给他弄手里,他要养起来。
可是那小雏跟的领班跟W有过节,我寻了几个朋友帮忙打听了一下,准备送点礼物请顿饭什么的。那领班知道了嘲讽着我说,W不在连个会说话的人都没了。
我因为这个跟她大打出手,被老板训了一顿,她对我们更苦大仇深,地产商要小雏要紧,我偷偷的找小雏把她带给了地产商。
那领班知道了,扬言要找人做了我,后来W知道了立刻赶了回来,W告诉我她跟一个股东腿了好久了,而且跟一个官上的大马也腿着。

接着更。
那领班在场子里各种挤兑我,抢我们的客人。但她不敢怎么样,她知道我把小雏给的是地产商。地产商给场子里赞助了一些娱乐性的活动,老板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有天晚上我没什么事做,身上来了例事,在包厢里喝了个半醉就脱身回去了。
到了小区楼下就被三个男人拖到一个旧车库里打了一顿,我当时痉挛的厉害,加上他们拳打脚踢打的我喘不上气来,那一刻脑海里空白,捂着脑袋开始大哭。
有个男的拽着我的头发左右开弓开始扇巴掌,脸上从一开始火辣辣的疼到最后都麻了,他说,在这条道上混,给自己多准备两条命。

Offline

第14集 2016-03-05 11:16:2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有个男的脱了我的内裤,然后吐了口吐沫,又给了我一巴掌跟带头的那个男的说,操,这女的来事了!真特么晦气!
那个男的没说什么,我抓着他的裤腿说,哥,X姐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5倍。
那带头的看了我两眼笑了,然后摸了摸我的脸说,拿出手机拍了照,然后把内裤给我穿上了。
从我包里拿了手机拨了他的电话说,小妞,X姐的事我给她办妥了。至于你想怎么做,订金明天给我,告诉我,事成之后再结款。
然后带着人就走了。
等他走了我在地上躺着不能动弹,打开手机准备给W打电话,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我嘴巴疼的说话都很艰难,问他是谁。

Offline

第15集 2016-03-05 11:16:3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之前要去W要我的那个男人,不知道的翻之前的看吧。
他来的时候被着实的吓了一跳,他把我抱起来,我抓着他的胳膊说,别去医院,把我送回去就行。
他没听我的话,把我放在他车里,我自己打开车门一崴一崴的往回走。
他又把我抱起来瞪了我一眼说你也太倔了吧。
回去了之后,他找了个医生朋友过来给我检查,上药。他就在一边坐着看着我,擦脸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
弄完之后那个医生就走了,我问他来做什么。他没说话,问我是谁做的。
我也没回答他,俩人就都不说话,僵持着了一会,W就回来了。

Offline

第16集 2016-03-05 11:16:37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W跟他在客厅聊了一会,我就躺下睡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W在化妆,W说给我找了个小保姆伺候我。
我打趣她,贱人公主命是吗?
W说她把她妹妹叫过来了,来伺候我一阵子。化完妆就去车站接她。
然后她就跟我谈那个领班X姐的事,我说你别管了,这事我自己解决。你先借我一笔钱。
W给了我银行卡,密码我知道是她母亲的生日,她几乎所有的密码都是她母亲的生日,手机,银行卡,电脑等等等。
我跟W的关系就像,并蒂莲。感觉很矫情,但又很贴切。

Offline

第17集 2016-03-05 11:16:5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W妹妹比W要高很多,清清瘦瘦的,像W一样做事的干净利落。在老家那边读重点高中,据她说家里还有个弟弟在读初中,成绩也很好。
除了给我做饭上药收拾房间就埋头学习,她说她知道她姐姐在做什么,但是家里人就她一个人知道。她跟我说,这个世界上她最尊敬的人就是她姐姐,她姐姐在别人眼里是沙,在她眼里是钻。
说真的,在这方面我真的很羡慕W,好吧,写着写着感觉像在洗白小姐这个职业。呵呵呵呵。
我给那个黑哥打了订金,告诉他,等我伤好了,我会找你的。
说真的,这次的事纯粹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我也不知道怎么报复,我也不知道报复的意义在哪里。我又不是在演古惑仔。


这期间那个男人来找过我,给我送了点补品一类的东西,我问他要包我的话,你能给我什么,给我多少钱。
他说条件你开好,最好自我接受的范围里。
W跟我说,他是去年调来的一个大马,家里是红了几代,他也在部队了呆了几年退伍回来就调进了进来。
这段时间是我有生以来最努力的一段时间,努力恢复,锻炼身体。因为我知道我有很多事要做。
脸上恢复差不多的时候我跟W请黑哥吃了个饭,黑哥给我倒了一杯酒说,酒桌上,不谈任何交易。你的事,你想什么时候做,随时通知我。
请他来是W卖了不少力气,找黑哥倒不主要是为了做X姐,能利用的人,为何不趁机会结交一下。
W说我长大了。

Offline

第18集 2016-03-05 11:17:0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那段时间我像所有后宫剧情里面的女主角一样,从单纯天真到最后黑化算计。
想了想算了吧,我也就是一野鸡,跟灰姑娘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我身体彻底好了之后,我跟W送她妹妹送走了。
我回场子里上班,X姐看到我,满眼里都是挑衅的笑意。
我们的客人被她们拉走了很多,我让W不要生气,也别挑事,由着她闹,狐狸永远是骚的。
那个男人来找我,我推了所有的客人去包厢找他,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唱歌,我去的时候他正在唱刘德华的来生缘。
我坐在一边喝酒,他唱歌不好听,却很走心。
唱完之后他拉着我的手离开了场子,带我去了一家火锅店。

Offline

第19集 2016-03-05 11:17:07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他狼吞虎咽的吃,我坐在对面开始抽烟,火锅店吵吵闹闹,他问我,你不饿吗?
我摇摇头,他说他处理完工作就来找我,还没吃饭。
问我,感动吗?
我扑哧笑了,给他倒了杯酒,他说,他想找个人吃饭,想找个女人一起吃顿饭。
等他酒饱饭足以后他驱车带我去了他家,我以为他会带我去酒店,然而这也是第一个带我回家的客人。
他家里布置很简单,客厅里挂着他和他妻子儿子的合照。
照片应该是几年前的,照片里面的他显得比现在年轻,但是他老婆却感觉很亲切的感觉。
我问他,你不怕被你老婆发现吗?
他很淡定的说,他们在美国,我们去年离婚后,这里就很少来了,我一般住在我父母那。
他给我倒了杯水说,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就拿下来。

Offline

第20集 2016-03-05 11:17:1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我连忙摆摆手,不用了,挂在这挺好看的,而且你年轻的时候还蛮帅的。
他就很得意地笑了,脱了外套递给我说,一身的火锅味,我去洗澡了,你随便坐。
我去了他的卧室,大抵是没有女主人的原因,整个房间显得单调乏味。
床头上有几本小说,里面还有他做的记号,随手拿了本小说来看,他在背后抱着我,干净清香的洗露水味道环绕着我,我翻身勾着他的脖子说,陪我再洗一次吧。
洗完澡后他把我从浴室里抱出来放在床上,在浴室的时候我已经给他口过了,前戏做的两个人欲火焚身,在床上直接进入主题。
原谅我不大会写小黄文,但是我喜欢他舒服时候的呻吟声。
完事之后,他抱着我去浴室冲洗,洗完之后让我裹好浴巾给我吹头发。
我头发很长,他在我身后很有耐心的打理这些。像对待女儿一样,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Offline

第21集 2016-03-05 11:17:2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他喜欢从背后环抱我,亲吻我的背部。然后絮絮叨叨开始说话,我在他怀里静静的听他说。
他说,你跟我前妻长得蛮像的,尤其是眼睛。
我问他为什么离婚了,他很从容的说,结婚了那么多年,新鲜感,激情已经褪去完了,她喜欢上一个比她小两岁的男人,就去了美国。
然后又开始絮絮叨叨的开始讲一些我没有听过的事情,说着说着他居然埋在我头发里睡着了。
等他熟睡之后,我悄悄的起身穿衣服走人。
我们这种人,晚上是睡不着的,我回场子里去等W回家,W正在训一个新来的小姑娘,是个蛮泼辣的川妹子,因为刚做这一行,不喜欢吃亏,顶撞了客人,被客人好一顿辱骂还被泼了酒被赶出来了。

Offline

第22集 2016-03-05 11:17:4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那天晚上W训完那个川妹子,X姐过来冷嘲热讽W不会带人,还问我前几天是不是生病了一直没来上班。
W没理她直接去忙了,我凑到她身边说,X姐,谢谢你关心了。以后还要多多照顾。
6点多的时候,那个男人电话打了过来,埋怨我为何一声不吭走了,像孩子一样说,他饿了,想吃早饭。
我没跟W回家,买了早点去他家里,我一直在深秋的天气里穿着一条薄纱的黑裙子,早晨的天气凉到不能呼吸,他打开门就把我裹在睡袍里给我搓手。
后来我们晨练了一次,他洗完澡吃了早饭就去上班了,他让我在家好好休息等他下班。

他带我去过了一个酒局,别人都叫他老九,有一个公安局的副局是他的老战友,跟他关系最为亲密。
副局带了一个姑娘,身材和脸蛋儿都是出挑的漂亮。
酒局完事后,他们约了打麻将,我跟那姑娘在一边聊天,这姑娘跟所有的人都很熟,就已主人自居带我去认识那些人。别人都喊她小果,小果说,我带你去做指甲吧。看这帮子大男人搓麻也好没意思。
老九就打趣她,你别可把CC弄丢了,她才来太原不久的。
后来小果带我去做指甲,做完了之后带我去蒸桑拿,我问她多大,她说19,还在读大学,跟副局好了一年了,副局老婆知道,他老婆跟老九是一个单位的,不过俩人分局了,就是不离婚。
然后问我跟老九的事,我就如实的告诉她我只是个坐台小姐。老九是我客人。

Offline

第23集 2016-03-05 11:17:56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小果还蛮惊讶的,她告诉我从来没见过老九带女孩来凑局,顶多也是他们晚上去夜总会玩的时候找个。
小果说,她以为我是老九包的小蜜。
我问她,你跟我在一起不尴尬吗?小果很无奈的笑了笑说,其实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俩回去的时候他们快结束了,晚上提议去我场子里玩,一共6个男人,我全给了W接待。
W笑的合不拢腿,一个劲儿的招呼,叫了几个小姑娘来陪酒。W给找了个私密的包,小果玩疯了都,喝的已醉情迷的开始跳脱衣舞,几个小姑娘被一群大老爷们唬的也开始脱衣服。
W偷偷的把我拽出去说,那姑娘被下丸儿了,你小心点。
W知道我是不沾这个的。

Offline

第24集 2016-03-05 11:18:1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等我回包厢的时候,我就有点点被吓到,有几对都做起了活塞运动,整个包房里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老九把我拉到身边,我陪他喝了两杯他抱着我亲了一会,我说你不加入吗?
他摇摇头表示不喜欢群P。我觉得老九骨子里有浪漫情怀。
老九一直紧紧的把我抱在怀里,强烈的占有欲让我突然有心安的感觉。
但他们玩的太疯了,W进来把音乐声开到最大,然后找我说,差不多得了,别被太多人发现就不好了。
我跟老九说了,老九说没事,他们有分寸的。然后我把小果嗑药的事告诉他了。

老九也跟他们说克制点,别玩出火了。
完事之后他们开始喝酒,老九让我安排出台的事,把卡给我让我去划卡,是我们当时给一些经常来的客人提供的贵宾卡,也就是存钱存酒的那种会员卡。
W找了几个出台的来,继续喝了一会就各自散了。
最后留下我跟老九还有副局和小果,小果喝的烂醉在沙发上睡着,老九跟副局说,看着点,别让她再嗑了,省的给你找麻烦。
副局跟我碰了一杯水,上次听老九说你遇到了点麻烦。
我笑了笑说,是啊,不过,这是小事,陪好你们才是大事。
副局喝的微醺问我,黑子那帮孙子下的手?
我没说话看了看老九,点了点头,把给他打钱那事也告诉了副局,副局想了会说,这样吧,你给我个电话,明天我让那孙子一分不少的给你拿回来。

Offline

第25集 2016-03-05 11:18:3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直播,我曾做过一只快乐的野鸡

我拿了三个酒杯,全倒满了,一口气干完,这三杯酒算是我谢您的诚意,改天您有时间请您吃饭,有空赏脸来玩全算我的。
那副局拍了拍腿哈哈的笑,你把我这榆木哥们伺候好了就行。
我们把副局和小果送走了,我在门口给老九点了支烟说,谢谢。
老九说他明天要陪父母和儿子出去玩,今天就回他父母那了,临走的时候把家里的钥匙给了我,然后就走了。
第二天我跟W来场子上班的时候,黑哥说要请我们吃饭,我去的时候,黑哥拿了一个袋子,袋子里全是钱,他见了我很尴尬说,姑奶奶,你数数看吧。少一分钱我就得少根手指头。
我没忍住笑了,他一看我笑了就赶紧说,你放心,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我从袋子里拿了两摞推了过去,他赶紧摆手,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倒了两杯酒递给他说,黑哥,这钱你收下,我们就交了这个朋友,之前的事不打不相识。我们姐妹刚来这混,不懂规矩,以后还要多靠您照顾。
然后我就干了那一大杯白酒,W赶紧站起来说,黑子,你不知道吧,我妹妹平时不轻易跟人碰白酒的。
那黑哥感觉看古惑仔一样感动的不得了,豪情壮志的说,CC,你这妹子我认下了,以后谁敢动你,得先问问我。
酒也喝了,豪言也放了,我就跟黑哥打听他带不带货的事。
黑哥说,妹子你沾那东西?
我没回答,但是我问他是不是跟X姐带过。
黑哥说,他有个小弟倒是倒腾这个,跟X姐很熟。做我那事还是X姐找那个小弟再找上了他。不过他敢肯定的是,X姐肯定沾这个。
吃完之后,我跟W拿着钱就走了,给副局发了短信,这事解决了。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