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0
 手机版   第1集
2015-07-07 22:40:3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真正的养蛊人

很多人都看过关于苗疆的电影或者小说,其中关于养蛊的事情,最普遍的介绍是说:
  把各种毒虫放在一个罐子里互相噬咬,最后一个活着爬出来的,就是蛊。
  这种说法,我曾经跟我姥爷说过。姥爷养了一辈子蛊,他就回我一句话:把一百个人放在一个屋子里,最后一个活着出来的就不是人了?
  所以,一个罐子里,你放一千万只虫子进去,最后一个爬出来的,还是虫子,算不得蛊。
  当然了,如果真是很多毒虫一起咬来咬去,最后活着的那只,毒性会很大。很多人认为,毒性大的,就是蛊。
  我想说,毒,是蛊的一种特性,但毒,不代表就是蛊。

有稍微了解蛊的人会说,百科上还介绍有什么泥鳅蛊,石头蛊的呢。
  什么是泥鳅蛊?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就是人吃进去,不多大会,你就能感觉身体里有泥鳅在游动。从你喉咙游到肚子,游到肛门,到处乱窜。有可能你吃进去一只,就会在你肚子里生出来一堆。
  这样的蛊,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头皮发麻?菊花一紧?
  不过我想说的是,这也不是真正的蛊,而是巫蛊。
  什么是巫蛊?
  巫蛊就是把巫术和蛊术结合起来。


转播来自豆瓣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77088959/

Offline

第2集 2015-07-07 22:40:5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例如上面提到的泥鳅蛊,泥鳅不是蛊,而是真正可以吃的东西,这点大家都明白。有些人把它称作泥鳅蛊,是因为这种巫术,带有蛊的特性。
  不懂行的人,把这东西混淆,去掉了巫,就变成了蛊,这其实是不对的。
  不过,真正纯粹的蛊,现在很少。大部分都是利用毒虫或者生活所用的物品,夹带着巫术施蛊。
  在这里提醒大家一句,不要认为只有苗疆才有蛊,生活中,凡是太鲜亮或者太普通,没有主人的东西尽量少碰。别走大街上见什么捡什么,手欠有时候会送命。
  为什么要这样提醒大家呢?

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我之前经历过这样一件事,在这里简单的和各位说下,做个警示。
  我有个朋友,男的,五大三粗,身体好的吓人,曾经是省一级运动员。他知道我跟着家里人,懂蛊,所以平时也喜欢问些这些东西。
  有一天,他跟我说,最近觉得很不舒服。
  我就问怎么不舒服,他说去酒吧喝酒的时候,跟人打了一架。

Offline

第3集 2015-07-07 22:41:0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酒吧打架是常有的事,谁也不会放在心上。而事发三天后,他又去了,碰上个美女,见面就请他喝酒。
  一杯过后,美女把钱包放桌子上,说,你帮我看下,我去趟卫生间。
  说到这,是个人都明白,这里面有猫腻。哪个二愣子会把钱包给陌生人看管?
  我那朋友仗着身体好,也不怕人玩仙人跳什么的,就答应了。
  美女走过以后,他等了会,没见人来。就瞅着那钱包,瞅着瞅着,顺手就拿过来看了一眼。

钱包是很普通的蛇皮,算不上多名贵,但材质还不错。不过我朋友说,他当时拿钱包的时候,就感觉像被针扎了一下,手抬起来,却没看见血。加上当时喝了几杯酒,有点大意,就没当回事。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那美女回来,拿走钱包,对他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朋友说他当时很郁闷,好不容易碰上个美女,还以为晚上能发展下,怎么来了就走了。
  晚上他自己在酒吧喝了半天,晕晕乎乎回去了。第二天起来,就感觉肚子很不舒服,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像放屁憋着放不出来一样。

Offline

第4集 2015-07-07 22:41:2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第一天他没当回事,结果第二天,第三天,这种感觉越来越重。
  他跟我说这事的时候,说感觉肚子里就像有气要炸开一样,现在拍肚子鼓鼓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胀气了。
  其实,我在听到那个钱包,扎手等字眼的时候,心里就犯嘀咕了,就跟他说:“你拿个脸盆,放半盆水,半瓶醋,把血滴进去,看看什么颜色告诉我。”
  朋友照做,没几分钟,就给我打电话,问:“这什么原理,怎么人血滴进去变成绿色了?”

我立刻就告诉他:“这没原理,只说明一件事,你中蛊了。”
  “中蛊了?”他有点慌,因为我平时把蛊说的太吓人,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早就吓晕过去了。
  我问他:“你看见的绿色,是青绿还是深绿?还是有点发黑的绿?”
  他不确定,回去看了一眼才告诉我:“是深绿。”
  我说:“你别急,去喝两瓶醋,然后在肛门塞三个鸡蛋。把鸡蛋拉出来,你就好了。

Offline

第5集 2015-07-07 22:41:3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他当时就炸了,说鸡蛋那么大怎么塞进去。
  我说:“你不塞,你就死了。”
  他还算比较相信我,下楼买了两瓶醋,喝的脸都青了。醋这东西,一般人喝半碗都受不了,更何况两瓶?当然了,脸色是他事后告诉我的,我可不是神仙。
  然后,我也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把鸡蛋塞进去的。
  过了很长时间,他慌慌张张给我打电话,问:“你他吗知道我刚才拉出来什么了吗?”
  我说:“知道……”

两个字刚说出来,他就跟点了炮一样,大喊:“我他吗拉出来一窝小蛇!我艹他吗,低头看一眼的时候,我脑子都快蹦出来了!我艹他吗!”
  他当时情绪比较激动,骂了半天。其实不是真的骂人,只是在宣泄自己心里不安,紧张的情绪。
  我告诉他:“你这是中了蛇蛊,不过下蛊的人手法不重,而且你打电话比较及时。如果再拖两天,那些小蛇长大,在你肚子里乱窜,能把你吃空,然后从你嘴里,眼里,肛门里钻出来。”
  他吓的半天都不吭声,很久以后才说:“我亲哥,你可别再说了,我现在都不能看马桶,满脑子都是那蛇。”

Offline

第6集 2015-07-07 22:41:4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我知道一般人遇到这种事,反应都和他差不多,就笑笑,说:“你现在已经没事了,放水冲走,眼不见为净。不过以后得记住教训,人家明摆着来算计你,你还敢乱摸东西。”
  他说:“我哪知道这狗曰的地方还有人会下蛊,以后打死我也不敢乱碰人家的东西了。”
  这事其实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不过我那朋友脾气太坏。蛇蛊的事情刚了,

他就带人满世界找前些天打架的那小子。因为在他看来,自己中蛊,肯定和那人有关。
  这事他没跟我说,否则我一定会劝阻。因为如果中蛊真和那人有关,说明人家身边有养蛊人。你一个普通人,就算身体再强壮,也不可能在养蛊人面前占什么便宜。把人惹急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后来没过几天,我又接到朋友的电话,那已经是深夜,我正摆弄着刚刚培育出来的几只小东西,然后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朋友惊慌失措的声音:“杨哥!快来救我!我……他吗的好多……”
  话没说完,我就听见那边传来一声大叫,然后砰一声,电话挂断了。

Offline

第7集 2015-07-07 22:41:58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肯定出事了。
  虽然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但一个可以同时面对三五人面不改色的壮汉,在半夜给我打这种电话,事情肯定很严重。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回屋拿了些东西带在身上。

东西并不多,一根三寸长针,几个不同颜色的小布袋,想了想,我又从供桌上取下一个拳头大的陶罐塞进包里。
  这几样东西,都是养蛊人常备的。
  那几个布袋里,装的是配好的蛊毒,各有不同效果。不过我没打算见面就杀人,所以袋子里的蛊毒不算太恶毒,顶多让人浑身发软,口鼻流血,大病一场。

Offline

第8集 2015-07-07 22:42:0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不过那三寸长针就不一样了,很多人都知道,现代针灸所用的,就是这么长的细针。
  这种针可以刺入人体穴道,而针内藏有蛊毒,一旦入体,见血封喉。谁胳膊腿被刺一下,一个小时内截肢还能活下来。
  长针的杀伤力有些大,一般情况下我不用,因为养蛊人和普通人之间界限分明,就像警察不能随便对老百姓动枪一样。
  而最后那个陶罐,就是因为我考虑到朋友之前经历的事情才会带上。

这陶罐是培养蛊毒所用的皿,也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养蛊罐。把许多毒虫放在这里面,让它们自相残杀,最后活着的,就是蛊毒的载体。通过特殊手法把毒性抽出来,或者干脆将整只毒虫都磨成粉,晒成干,再配上其它的东西,就可以做成蛊毒。
  根据毒虫的特性,蛊毒分了很多种,最简单的区分是三种,致死,致残,致病。
  给人下蛊毒,比下蛊容易的多,随便往饭菜里撒点就行了。古文中说,有蛊毒的饭菜,风味百倍增,这是真的。就像毒蘑菇,一般都很好看。
  既然说了这么多题外话,自然就多说一句,想辨认自己是否中蛊毒,方法很多。最简单的,就是吃大蒜。

Offline

第9集 2015-07-07 22:42:2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这在很多地方都有介绍,非常有效果。因为蛊毒从医学角度来说,其实就是另类的病毒。大蒜本身可以去风邪,杀毒气。如果饭前吃口大蒜立刻就恶心的吐出来,基本就是中蛊毒了。
  陶罐用来培养蛊毒,就好比杀猪刀对猪的威慑力。这陶罐从姥爷的爷爷辈就传了下来,算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之一,一般的蛊虫别说靠近了,拿出来晃一晃,它们都会四散逃窜。带着这东西,主要是为了防身,世界之大,奇人异士多不胜数,小心点总是好的。
  一切准备齐全后,我才出门往朋友那去。

朋友所在的城市与我相隔甚远,一路开车,顾不得什么交通规则,上了高速直接彪到近两百,紧赶慢赶,也在五六个小时后才到地方。
  进小区,上电梯,敲门。
  半天也没人应,我趴在门上听了会,没听到什么动静。正琢磨着,该怎么打开这扇高级防盗门,忽然腰间系着的陶罐晃了晃。
  我低头一看,心里猛地一惊,一条条黑气从门板下面窜出来,像毒蛇一样,几乎就要缠到脚上。

Offline

第10集 2015-07-07 22:42:3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我连忙后退几步,把陶罐从腰间解下,对着黑气窜出来的地方晃了几下。那些黑气立刻像闻到香味的蜜蜂,纷纷涌过来。
  眼见黑气入了陶罐,我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警惕了。
  因为这些黑气,寻常人是看不到的。它们并不是气,而是介于蛊与毒之间的东西。说简单点,就是蛊虫离开后,残余的毒性气息。气息中有毒的蛊虫,一般都很凶狠,大部分都会杀人。
  我谨慎又愤怒的看着那扇防盗门,有多大的仇,要用这么狠的蛊虫来对付一个普通人?

没多久,蛊虫留下的气息全部被陶罐吸走。我拿在手里看了眼,罐体的底部,有浅浅的一层液体,黑乎乎的,像墨水一样。
  说到这,不得不再提一句,世间万物,都分为五行。那么蛊虫,也是一样。
  如最广为人知的金蚕蛊,可以借金铁施蛊,又可盗人金银财宝,它的属性就是金。
  而之前曾提到过的泥鳅蛊,属水。

Offline

第11集 2015-07-07 22:42:47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不过,并不是说一种蛊虫,就一定是某种属性。因为一些东西被炼成蛊之后,本身的属性会有所改变。例如正常来说,蛇属火,可变成蛇蛊后,就只有水土两种属性。
  陶罐中,气息凝结成黑水,说明屋子里的蛊虫属水。
  水属性的蛊虫很多,我仔细端详那层浅浅的黑液,琢磨半天,才判断出,这很可能是蟾蛊。不过,具体如何,还得亲自到屋子里看了才知道。

防盗门很结实,又无法轻易撞开,我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找了个开锁的来。不过现在开锁的师父都很有道德,不能证明自己是房子主人的话,给再多钱他们也不接活。
  我当然证明不了这一点,又不能说自己是来救人的,只好给他撒了点蛊毒。那师父迷迷糊糊的把锁给弄开,又迷迷糊糊的回去了。等他醒来,肯定记不住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
  闲话不多说,房门打开后,我手持陶罐,慢慢的走进去。刚进屋,就听见脚下啪嗒一声。低头看,地上一滩水。

Offline

第12集 2015-07-07 22:42:5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不,应该说,整个屋子的地面,都有水迹存在。
  看到这些水,我心里已经有些想法,在屋子里大声喊了几句,却没听到朋友的回应。不过,手中的陶罐却晃动几下。一条常人无法看见的黑线,从陶罐中伸出,直奔某个房间。
  我顺着黑线走过去,同时把三寸长针夹在手里。对方下蛊的手法有些狠辣,不得不防。
  走到那房间时,我看到房门没有关,一个人仰面躺在地上,浑身都在抽搐。我又惊又喜,惊的是,朋友中了蛊,喜的是,他还活着!

此时天已亮,不过房间没有开窗帘,乌黑一片。我把灯打开,立刻就听见朋友那传来一声极其古怪的声音。像是惨叫,又像发不出声音的咕噜声。
  这让我立刻就确定了蛊虫的事情,随手将灯关上后,我向朋友走去。每走一步,脚下都传来鞋底与水迹碰撞的啪嗒声。
  朋友仰面躺在那,刚才的灯光,给他体内的蛊虫极大的刺激。我蹲下来,借着窗帘外微弱的光亮仔细看着。

Offline

第13集 2015-07-07 22:43:1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朋友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人样,他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长满了疙疙瘩瘩的东西,像一个个瘤子挂在那。我伸手按了一下,感觉皮肤紧绷又粗糙,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龟裂。不过幸好没有见血,否则就算我在这,他也死定了。
  朋友体内的蛊虫,是水属性,所以不管我要做什么,首先自己绝对不能沾水。四处看了看,我从床上把干燥的被罩拿下来裹在手上,然后用力将他翻过身去。
  这身子一翻,立刻就能看到朋友的背部鼓起一大块,把衣服都撑的要裂开。我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又在房间里找到一把剪刀,把他的衣服剪开。

衣服本就撑到了极限,刚剪出个口子,就自动碎裂。而眼前所见一幕,让人看的头皮发麻。
  朋友的背部,被无数的疙瘩瘤子挤满。这些肉瘤不过手指头大小,一个挨一个,密密麻麻的,在他背部堆的满满的。就算我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此刻也不禁觉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他的样子实在太吓人了,简直把癞蛤蟆皮缝到自己身上。我伸手在他背部高高隆起的无数疙瘩上按了几下,

Offline

第14集 2015-07-07 22:43:3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感觉有软有硬,这说明里面的东西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
  先前说过,通过陶罐中的蛊虫气息,我判断这可能是一种蟾蛊。不过在真正进屋后,看到地上的水,以及朋友的样子后,我得到了更精准的答案。
  这确实是蟾蛊,不过,并非真正的蟾蛊。
  下蛊人的能力不足,无法直接施展蟾蛊,所以他先让朋友家布满水迹,然后借水施蛊。并且,这蛊虫也并非蟾蜍,而是幼体蝌蚪。

朋友先前在电话里大叫很多,我以为,是在说蛊虫很多。但现在看来,他说的应该是自己身上长满了这种东西。
  我站起来,在卫生间,厨房以及房外的总阀等各处看了看。陶罐对这几处地方都有所感应,说明我的判断没错。对方是借着水管来下蛊。

Offline

第15集 2015-07-07 22:43:5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让水充满房间,然后把蟾蛊的幼体送进来。
  正常人见房间有水,肯定下意识会先找漏水的地方,或者想办法把水弄干净。而无论怎么做,只要沾水,对方的目的就达到了。
  虽然我来的还算及时,但朋友目前中蛊已深,普通的法子已经帮不了他。我仔细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以毒攻毒,以水治水!
  从厨房找了个大盆,接满水后,

我打开身上的几个小布袋。把里面的蛊毒调配了一下,撒了一些到盆里。
  盆里的水立刻变成黑色,像未经处理的污水,不断散发着难闻的腥臭味。几分钟后,我用筷子在盆里搅动几下,并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只好失望的倒掉。
  然后,再接一盆水,如法炮制。
  连续几次后,盆里终于被我用筷子挑到几条细小的虫子。

Offline

第16集 2015-07-07 22:44:0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我松了一口气,幸亏出来了,否则带的那点东西,根本不够用。
  这虫子细的像针头,一寸多长,通体黑红交错。眼见盆里的水在几只细虫出现后,渐渐化黑为白,我将陶罐掉过头来抖了几下。罐体底部的黑液立刻落入水中,那几只细虫纷纷游过来,钻进黑液里。
  我有些紧张的看着那团黑液,心里不断祈祷满天神佛,让我一次就成功吧!
  没多久,那团粘稠的黑液动了起来,我喜出望外,看到几只比刚才更粗一些更长一些的虫子从中冒出头来。
  成了!

这种细长虫,可能大家会好奇是什么。
  其实它很常见,正是大家平时都恨之入骨的蚊子幼虫。
  在看到对方需要借水施蛊的时候,我就在想,他既然不能直接施蛊,那就必须要一个诱饵。没有诱饵吸引蟾蛊来,就算把屋子里放满水也没有。蟾蛊的幼体,自然不能用成虫来引,想来想去,对方能用的诱饵也就那几种。
  所以,我放了几盆水来试,果不其然。

Offline

第17集 2015-07-07 22:44:2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那位养蛊人太过粗心,又或者说太过自信,他得手后,并没有清理水管,而是任由这些幼虫继续存在。我调配的蛊毒让这几只幼虫产生了变异,它们长的很大,比刚出生还要大数十倍。但是,却没有变成蚊子,而是一直维持初始的状态。
  那团黑液倒进去,就是为了试验这种变异的细虫是否能够吞噬的了蟾蛊。
  值得庆幸的是,它们做到了!
  我如获至宝,在蟾蛊气息形成的黑液,被这几只细虫全部吞噬后,才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捞起来,放在盘子中端到屋里。
  然后,我拿出三寸长针,却没有立刻下手。因为以毒制毒,

以水治水的法子非常危险,过程也会让中蛊人非常痛苦。如果他承受不住,肯定会当场毙命。
  但是,不能再拖了,继续拖下去,蟾蛊也会要了他的命!
  我心里一狠,将长针顺着朋友疙疙瘩瘩的背部插了下去,然后迅速拔起来,将那几只细虫从盘子里扫落。虫子落在我长针插过的地方,如闻到腥味的蚂蚁,摇头摆尾,立刻钻了进去。
  朋友的身子猛地一颤,然后剧烈抽搐起来,他嘴里不断发出古怪的声音

Offline

第18集 2015-07-07 22:44:3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那其实是惨叫。我完全能想象到,他此刻在经受什么样的痛苦。
  蚊子幼虫,本是给蟾蛊做引。但如今,我以蛊毒把幼虫变得能够吞噬蟾蛊,双方的地位,立刻变得平等了。蟾蛊能吞吃幼虫,幼虫也可以吞吃蟾蛊。
  大部分的蛊虫,都可以自我生长,这是它们的固有特性,也是一种本能。就像人体内的细菌,数量越多,越不容易被各种抗性击败。所以,我那一阵刺下去的地方,是几个并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蟾蛊所在。
  变异幼虫钻进去后,会吞掉蟾蛊,让自己成长,然后分成更多只。这

是唯一能击败蟾蛊的方法,毕竟我这次来,所带的东西并不齐全。谁也想不到,朋友会中这么狠毒的蛊。
  看着一个原本该精神抖擞的汉子,现在却如此凄惨的模样,我心里的怒火,不禁烧的更旺。如果朋友能活下来,我会让养蛊人付出一定的代价。如果朋友死了,那我也一定要对方给他陪葬!
  我这人向来没什么大脾气,但如果事情触及底线,就没得商量了。从某种角度来说,我是个很容易走极端的人。

Offline

第19集 2015-07-07 22:44:48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几条黑红色的长虫在已经萎缩的疙瘩中探出头来,它们如春蚕吐丝,一条又一条细虫从口中钻出。我再次拿起长针扎了几个洞,让这些新生的幼虫能够更方便的钻入蟾蛊中。
  然而,就在事情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时,朋友的身体忽然猛地一曲,一折。他的肚腹像要折断一样,以极其诡异的姿势向内部凹陷。背部的大量疙瘩鼓动起来,如活物一般陷下去。
  我一愣,立刻脸色大变,愤怒的骂了一声:“别让我找到你!

对方下蛊的手法虽然不行,但心肠很是恶毒。我的变异蚊虫确实可以破解蟾蛊,但那人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件事,因此给蟾蛊留下了另一条路。
  当有外蛊入侵时,蟾蛊就会窜入宿主的五脏六腑。这就好比癌细胞扩散一样,如果让蟾蛊把脏器全部占据,那就算蚊虫解了蛊,朋友也会被吃成只剩一张人皮。可如果不让变异蚊虫跟着进去,蟾蛊也会要了他的命。
  这个两难之选,而这种恶毒的手法,除非有不共戴天之仇

Offline

第20集 2015-07-07 22:45:06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否则没人会轻易施展。我来不及想朋友究竟做了什么,让对方发疯,立刻将几个布袋打开,重新调配蛊毒,然后撒在朋友身上。
  蛊毒沾染的地方,所有皮肤血肉都腐烂化开,隐约可见白森森的骨头。这种堪比千刀万剐的痛苦,让朋友开始翻白眼。
  他快撑不住了!
  但我不能停手,用长针将那几只变异蚊虫挑起来塞进伤口中,然后再用培育它们的蛊毒盖住伤口。

做完这一切后,我也只能听天由命。
  现在所做的事情,都是在争取时间。蟾蛊彻底侵入朋友脏器前,如果能被变异蚊虫吞掉,那还有救。如果不能……
  结果不言而喻!
  那个养蛊人的手段太狠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还会留下对付我的方法。

Offline

第21集 2015-07-07 22:45:2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此刻变异蚊虫和蟾蛊以朋友的身体为战场,争夺最后的胜利,无疑是对他更加致命的伤害。一个不小心,性命就没了。
  而且,无论蟾蛊还是变异蚊虫,本身都带有一定的毒性。它们在骨头和脏器外,以血肉经脉为主场争斗时,就算有蛊毒释放出来,也顶多让皮肤溃烂,以后出门多穿点衣服掩盖就是了。
  可蛊毒深入体内,这就不仅仅是掉几块肉的事情了。

就算朋友这次能活下来,下半辈子也要成为废人。能多走几步路,就算天大的幸运了。
  坐在床上,看着朋友的身体以各种古怪姿势翻滚,身上的血肉在地板上不断摩擦,一块块掉落。地上的血和腐烂的碎肉,让房间里显得极为血腥,浓重的腥臭味,使人头脑发晕,恶心的想吐。
  而我心里的怒火,简直能烧穿一栋房子!

Offline

第22集 2015-07-07 22:45:5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
  对普通人施以恶蛊的养蛊人,就像电影里的邪魔妖道,人人都要将他们杀之而后快!
  不过,朋友现在这幅样子,想从他嘴里弄出对方的消息,肯定是不可能了。我有些后悔出来的如此匆忙?

以至于很多东西都没带上。倘若把培育出来的那几只蛊虫带来,应该会方便很多。
  朋友体内的蟾蛊和变异蚊虫,仍然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一时半会结束不了。我知道自己站在那看并不能起到什么效果,便在屋子里四处走动,仔细探查起来。
 

之前已经确定,对方是借水管施蟾蛊,那么唯一的线索,就只能是水。因为他没有进来,更没有和朋友打过照面。我不清楚,施蛊的人是不是上次给朋友下蛇蛊的那个女人,想来应该不是。
  一个女人,就算帮人报仇,也不至于下这么恶毒的蛊。
  我在屋子里的几处水管查看很久,对方的心思很是缜密

Offline

第23集 2015-07-07 22:46:07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虽然留下一些线索,但都在总阀处断掉。这样的话,想找到他远不是那么容易。
  站在楼下的总阀处,看着那有被扳动痕迹的阀门,我想了一会,决定还是用一些较为激烈的方法来找人。
  水阀所在,是楼梯口的外侧,这里并没有什么防护,所以每个人都能碰触到。

我拿出三寸长针,将总阀被扳动的地方挑起几块锈迹,然后在最靠近水阀的地方,用布袋装起三根杂草,四块碎石,三撮湿土。
  水阀旁边,有几处脚印,虽然模糊,但仍能分辨出属于同一个人。为了保险起见,我出去买了把扁铲,把这脚印完整的铲起来放进五金店老板送的盒子里。
  然后,我再次上楼,进入房间。
  朋友身体上的疙瘩大部分都瘪了下去,现在他的身体,就像有无数个凹陷的孔洞,

Offline

第24集 2015-07-07 22:46:2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每一个地方都有腥臭难闻的血水和黄脓流出来。
  这让我心里的火更胜,便蹲下来,拿出长针,将几个还没瘪下去的蟾蛊挑起来。这恶毒的蛊虫在疙瘩中蠕动,倘若让它们长成型,便会化作真正的毒蟾蛊。想像一下,有大量的蟾蜍在你肚子里蹦达,撕扯你的肠子和脏器,从你的鼻子,嘴巴,耳朵,肛门等等地方用力扒拉钻出来,它们甚至可以拱破人的皮肉,并把自己的卵藏在血肉皮骨之中等待下一次的孵化。
  那是怎样的恐怖感受?
  即便我是一个养蛊人,但仍不希望自己有一天会经历这样的事情。

那几只幼体蟾蛊被我挑进盒子里,落在脚印上面。随后,我用床单裹起自己的手,将从水阀处捡来的三撮湿土按在一起,成了一个圆形。接着把三颗碎石两上一下嵌在里面,最后把三根杂草插在最上方。
  如此,粗略一看,这就好似一张人脸。
  有眼,有鼻,有嘴,还有头发。
  将这有些抽象的“人脸”小心翼翼送入木盒,盖在脚印上面

Offline

第25集 2015-07-07 22:46:3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我才开始最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调配蛊毒,让这盒子里的东西,变成我想要的事物。
  可能有些人知道,蛊虫之中,有一种叫石蛊。摆在路边,谁碰到了,先期会恶心,中期会呕吐,后期会四肢溃烂僵硬。
  像这样以土石为基的蛊,都属于土行蛊。土行蛊是最容易培育的,但也是效果最差的,很少有能立刻置人于死地的蛊。

而我如今要做的,正是将木盒里的东西,培育成蛊。
  不过,我不是用它来害人,而是用来寻人。
  不管从水阀放蟾蛊进来的,是不是养蛊者本人,但只要他留下了痕迹,我就有办法找到他。
  有人说,这只是脚印,碎石,杂草,你怎么找?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