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76集 2015-01-02 01:20:0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疼痛与眩晕之中,我肃清最后一丝神智,离开了录井房门口的窗台。

  我的步子沉缓,走得很慢。叶煕阳的脚步跟上,却没有说话。

  我把心绪压抑、再压抑,可是听到叶煕阳慌乱跟着我的脚步声,压抑渐渐衍生成了烦躁。我不自觉加快步子,想要甩开身后的叶煕阳,却怎么也甩不掉。我把步子频率逐渐提高,到再也无法加快的时候,脑中一股热气冒出,忍不住逮住此时此刻的愤怒,想要狠狠发泄一通。

  我猛地转过身,音量陡然增高,不顾一切地对叶煕阳吼道:“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烦!”

  这一声吼完,叶煕阳愣在原地,连我自己也愣住了。

  楼主那时候,其实吼完就后悔了。他并没有犯错,我却把他当做发泄的工具,现如今,辜负了他的一番关切。

  我垂下头,咬咬牙,并没有道歉。现如今,我需要一个地方自己静一静。脑中的线乱成一团,无法从其中理出清晰的逻辑。

  叶煕阳的声音飘在耳边:“雨澄,你回去好好休息吧,今晚的工作我来帮你。”

  我有些哽咽,既感动又难受,只闷哼出一声:“嗯。”


  后来,事实说明,让他帮我上班,完全是个错误……因为这个行动,导致后来发生的重大事件……

Offline

第77集 2015-01-02 01:20:16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叶煕阳说要帮我执勤以后,两个人都没有再出声,半饷,我吸吸鼻子,把打转的泪水框在眼里,扭头跑回住处,没有再回头看。

  跑进住的集装箱里,我猛地把门一关,也不开灯,浑身疲软地瘫倒在床上。一扇小窗透进一丝丝的暗沉的夕阳,成为这屋内唯一的光源。

  我觉得我好像把自己锁在了牢房里,拼尽力气陪望舒来到这荒野之地,却要一个人度过这铁匣子中的漫漫长夜。

  我盯着这唯一的光源,顺着它投射的方向看去。这光亮照到集装箱的角落,我看见一堆明晃晃的东西,闪着玻璃的光泽。

  我趔趄着爬下床去看,竟是一袋子啤酒。

  我想起来,那是国庆节的晚上。我帮叶煕阳把这袋啤酒抱回寝室,本想那天晚上来个一晌贪欢的。

  现如今,余我一人在这日光渐逝的冷夜,唯有一醉方休。




在不能喝酒的地方喝酒,自然是会喝出事情来的。。。。

Offline

第78集 2015-01-02 01:20:2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在袋子里找到开瓶器,正准备打开瓶盖时,听到了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

  是周娅楠。

  昏暗的光线下,我看不清她的五官,只觉得一股沉重而悲伤的气息向我弥漫过来,让我晃然以为是错觉。

  必然是错觉吧。她和望舒唇舌缠绵的画面再次跌入我的脑海,那是我用四年也不曾触碰过的幸福,她只用四天就得到了。

  我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也不管她看不看得到,强装着欢快的声音:“娅楠,桃花运不浅哟,瞒了这么久都没告诉我,搞得我今天才听别人说起,恭喜恭喜!”

  她浑身的气压很低,我感到她正在看我,那模糊不清的轮廓中有一种悲伤的压迫。她深吸一口气,冷冷地说:“雨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爱错人了。”

Offline

第79集 2015-01-02 01:20:4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怔在原地,她知道!她竟早就看穿了我的心思,却故意瞒着不告诉我!我还一直对她心有歉疚,以为自己扰了她的姻缘。真是可笑啊!

  我本以为她是仗义洒脱、直朗不讳之人,却不想她竟忌讳我这样深。可是,我又何尝不是呢?从知道她喜欢望舒那一刻起,我就努力想要阻挠她。先是骗她望舒有女朋友,再是将她推给叶煕阳,却不想弄巧成拙,反倒让她有了接近望舒的契机。

  可是,周娅楠,你既然已经得到了他,又何必来嘲讽我的伤心?

  我站起身,与她对峙:“我爱没爱错人,不需要你来告诉我。”

  说罢,拎起一袋子啤酒,错开她堵在门口的身影,兀自走入黯淡的夜色中。

  隐约的,我听见她在我身后喃喃吟语:“雨澄,我是说真的……”

  这吟语细微惆怅,很快飘散在风中,再也听不见。

Offline

第80集 2015-01-02 01:20:5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拎着啤酒,飘荡在这荒芜的郊野,不知自己该去哪里。

  我的身心摇摇晃晃,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间,已来到了山脚之下。

  还记得来井队的第一天,我与望舒、叶煕阳来这里转山,那是来井队以后我们最长的一次相处了。那时我满怀着希冀,期待能在这里打开望舒心中的窗。

  一晃眼,两个多月过去了,此时的心境,已与当初千差万别。

  我打开袋子找开瓶器,却怎么也找不到,这才想起刚才周娅楠进屋时,我不小心把开瓶器落在了屋里,便只得用牙去咬。

  “砰——”泡沫冲口而出,瓶盖撬破了我的嘴皮,牙龈肿得发疼,丝丝的血腥味混着酒精猛往我的喉咙里灌,心也好像渗着血。

  我输了,输在太过自信笃定。

  上大学时,工科大学男多女少,我知道自己生得文静秀丽,追求者众,笃信望舒心中有我,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Offline

第81集 2015-01-02 01:20:5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工作以后,井队女子不过两人,我又笃信他与我四年情谊,只能选择我。因此当罗队长安排轮班制时,即使知道我会和望舒日夜相隔,也并未放在心上。

  只有当我自己值过夜班以后,才知在这样宁谧的氛围下有多容易产生邈远而亲切的情愫。许望舒与周娅楠,一定便是在那一夜一夜的相对中将彼此视为知己。

  一切,都怪楼主从最开始!什么都没意识到!

  痴傻之人啊……觉得自己好可悲……

  我错得荒唐,却只能责怪自己失了最好的机缘,怪自己过于相信细水长流与顺其自然的力量,远比不上周娅楠的直言不讳、干柴烈火。

  我举起酒瓶,自己敬自己一杯。一个人的荒野,我终于毫无忌惮地放肆大哭。

  此夜,唯有星光与我作伴,月亮已不在。

Offline

第82集 2015-01-02 01:21:1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酒一瓶一瓶地下肚,我的牙齿被啤酒盖撬得越来越疼,酒精麻痹着痛楚,混着泪水、血液,一股脑流入我的喉咙。

  哭着哭着,我累了,含着几声抽泣,无力地看着这一片寂静荒原,思绪纷至沓来。

  一阵风吹过,我听见有人正向这边走来。

  我揉揉发胀的眼睛,神思清明了几分。进入警惕状态!

  毕竟,楼主在荒郊野外的,一个女生,还是非常不安全的!

  脚步渐近,我终于看清了来者,居然是罗毅。

  我警惕地盯着他,见他若无其事地扫扫我身边的尘土,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边。

  酒精令我神思昏沉,但还是条件反射地往边上挪了挪,警觉地问他:“罗队长,你来干什么?”

  ……猜猜来干什么啦~

Offline

第83集 2015-01-02 01:21:3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酒精令我神思昏沉,但还是条件反射地往边上挪了挪,警觉地问他:“罗队长,你来干什么?”

  他不答话,只从袋子里拿出一瓶酒,轻松地用牙齿撬开,咕噜咕噜便是灌完了一瓶,擦擦嘴角,这才说话:“我还没问你呢,你一个姑娘家,大半夜不上班跑到这里,又是干什么?”

  “我……”我支吾不出,只得寻个借口:“叶煕阳说今晚会帮我上班的……”

  罗毅好像没听到我说的,又开了一瓶酒,兀自灌着,沉默不语。

  “罗队长……”我心里发虚,小小翼翼地叫着他。

  他又灌下一瓶,然后把空空的玻璃杯往地上使劲一扔。破碎的玻璃声在夜里格外刺耳。

  我被这玻璃声惊得又清醒了几分,他这才看着我,责问道:“心情不好就自己跑这儿来喝酒,酒有那么好喝吗?”

  我垂着头不说话。

Offline

第84集 2015-01-02 01:21:4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罗毅语重心长:“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有什么过不去的呢?你躲在这儿来喝酒,能醉一阵子,能醉一辈子吗?还不是要回归现实。别用酒精麻痹自己,大哭一场以后,这一页就翻篇了,还有新的生活等着你。”

  我惊讶他居然会和我说这些,觉得鼻子又有点发酸,问他:“你刚才看着我哭的?”

  罗毅大概没想要我会问这个,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觉得有些难堪,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只默然坐在原处,低头看着手中的酒瓶。

  他见我不说话,便又拿起一瓶啤酒,开了盖,对着嘴灌了起来。

  我有些急了,这样一口气连灌三瓶,人怎么可能受得了,便着急地站起身去抢他的酒瓶。

  他猛灌的动作被我猝然制止,一下子呛住,辛辣的酒卡在喉咙间,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Offline

第85集 2015-01-02 01:21:5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帮忙捶着他的背,平息他急促的咳嗽声。好一会儿,他才恢复过来。用手撑着地面,看着前方的茫茫黑夜,一双眼变得空洞无神。

  严肃认真、沉稳大气的罗队长,此时我竟在他的轮廓里看到了衰老和沧桑。他叹了一口气,神情模糊:“我年轻的时候,也像你这样,爱上不该爱的人,以为一醉方休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为此伤害了很多人,也包括我自己。”

  “罗队长……”我心里一惊,想起了出门之前周娅楠说我爱错了人,问他:“周娅楠告诉你的?”

  “嗯。”他给了肯定的回答。

  “那你是专门来找我的,还是偶然遇到?”

  “专门找你的。”

  我皱眉,很是不满:“为什么?”

  “怕你一个姑娘家有危险,我要对员工的安全负责。而且……”他闭上眼,停顿了一会儿,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而且,娅楠是我的女儿。”

Offline

第86集 2015-01-02 01:22:0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娅楠是我的女儿。”

  “啊?!”这句话如同惊雷,将我的昏沉一扫而光,怪不得他如此关心娅楠,时常在我面前曲折委婉地向我打探她的消息。接着,我又想起来一个关键的问题:“你说她是你女儿,可是,你姓罗,她却姓周……”

  罗毅点点头:“她母亲姓周。”

  我还是困惑:“为什么不跟着你姓?”

  罗毅苦笑:“我们早就离婚了,她母亲不许她跟着我姓。”

  “那既然如此,她母亲怎么会准她来井队?”

  “她母亲也不情愿她来,是娅楠自己要来的,说是受不了都市里的勾心斗角,被逼得紧了,觉得荒野的人心更干净。既然一定要去野外,有我照顾,总比让她一个人好,她母亲这才不情不愿地放她过来。我也不知道这说法是不是真的,娅楠不会和我说心里话,成年以后再没叫过我爸爸。她在人前,都装作不认识我。”

  “怪不得我从来没有见你们说过话,像是刻意在回避。”我回忆和娅楠住在一起的这两个多月,的确从没听她提过父母,也不见她讲从前的事。“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这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原因,我爱错了人。”

Offline

第87集 2015-01-02 01:22:16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娅楠因为你爱错了人,就不认你了?”

  “一部分的原因吧,主要还是因为她母亲恨我,所以娅楠也不待见我。”

  说完,罗毅拿起手中的酒,又灌了一大口,刚灌完,又自嘲笑道:“我刚刚还劝你不要喝酒,现在提起往事,居然连自己也忍不住了。往事如烟,总会过去,现在我也不再会有什么大动干戈的情绪,只是心里还留了这么一个坎,难免会有一点怅惘。”

  罗毅把一只胳膊撑在地上,神情里有一些我看不明白的东西。我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从车上走下来,一看便知道他是阅历丰富、已历跌宕的中年人。那时我不明白是什么使得他具有这样的气质,现在我似乎理解了一些。这个男人的眉间心中,藏有无限的往事,他曾为之赴汤蹈火,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两个人就这样静坐着。我因为得知了他的深邃,而渐渐放下了戒心,觉得更加亲近和安慰。此时此刻,他不再是严肃谨慎的队长,我也不再是浅不知世的员工,我们只是两个在黑夜中饮酒互扶的可怜人而已。

  他拍拍我的肩:“雨澄,你要放宽心,一切都会好的。”

Offline

第88集 2015-01-02 01:22:28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明白……”提起自己的事,我又变得很失落,垂下头,声音细若游丝:“我只是,有些不甘心……”

  他那双经历了半生跌宕的眼睛看着我:“雨澄,甘心与不甘心,最后都会随着时光远去,我们别无选择。”

  罗毅举起酒瓶,与我手中的酒瓶碰杯:“就这最后一瓶酒,敬你和娅楠都失去了的爱情。”

  我手一抖,忍不住纠正他:“失去爱情的只是我而已,娅楠已经得到了。”

  罗毅脸色一沉,陷入思考之中。他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她还是没有告诉你啊……”

  “告诉我什么?”我听得云里雾里。

  “好吧。”罗毅放下酒瓶,喉咙有些哽咽:“娅楠以为不告诉你,只要沉默着,这一切就能过去,但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真相。”

Offline

第89集 2015-01-02 01:22:4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点点头,无比郑重地跪坐在地,屏着呼吸听他开口。

  “其实……”

  “砰!——”罗毅开口刚说两个字,就听得一声巨响迸天而出,河岸上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井场上顿时人声喧哗:“快跑呀,井喷了!快跑呀,井喷了!”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在黑夜中格外清晰、格外刺耳。

  剧情的一个小高潮就要到来!吼吼~想看更多的朋友可以百度“磨铁 触井伤情”,在磨铁网上看,那里更新得更快的。

“出大事了!”罗毅神色迅速收紧,扔下酒瓶,径直向井场冲去。我已被巨大的一声震得完全清醒,赶忙紧跟罗毅,狂奔而去。

  还未跑进井场,就见一大群人鱼贯而出,看见我和罗毅,立马大吼:“快撤离!井喷了!”

  罗毅大声问:“住宿区的员工都撤离没?”

  “都敲门吼过了!能撤的都先撤,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Offline

第90集 2015-01-02 01:22:5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心里担心望舒,焦急地到处寻找他的身影,四周混乱之际,我感到一只有力的臂膀拉住了我,转头一看,是叶煕阳焦急担心的脸。

  “你居然在这里,我敲你寝室的门没人应,还以为你出事了。”叶煕阳拿出一张蓝色的湿毛巾递给我:“快,先离开这里,你用湿毛巾掩好口鼻,可能有硫化氢气体泄漏。”

  正欲走,罗毅一把拽住叶煕阳:“你说娅楠的寝室没人答应?”

  叶煕阳还没回答,罗毅已抢了他正准备递给我的湿毛巾,冲开混乱的人群,近乎疯狂地向住宿区跑去。

  “别去那边!危险!”叶煕阳急忙大喊,但是罗毅根本不打算回头,很快消失在混沌的黑夜中。

Offline

第91集 2015-01-02 01:22:56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算了,顾不上他了,我们快跑。”叶煕阳咬咬牙,把我连拉带拽地向前拖去,他紧紧握着我的手,带我在人潮中狂奔。

  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不忘喘着粗气问他:“望舒呢?”

  他没有做半点停顿,语气恨铁不成钢:“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他,他发现井喷最早,肯定没事,先跑再说!”

  听他这样说,我放下心来,努力跟上他的步子。一路上,遇到了几个不知发生什么事的村民,便拉着村民一块跑。见到农舍就跑过去不停地敲门,叫农户赶快撤离。

Offline

第92集 2015-01-02 01:23:09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残留的酒劲令人浑噩,我狂奔着,脑袋里却空空荡荡。无数颗柏树从我眼前晃过,脚下暗流涌动,浊水注的哗哗声灌满了我的耳朵。一只手拉着我向前飞奔,穿过混乱的黑夜,穿过苍凉的醉意,穿过清亮的梦境。

  狂奔,狂奔,我的双腿已经麻木,胸口像是淤塞着一团泥,难受得喘不过气,不知跑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转移到了一处安全的小屋,人们陆陆续续也都到了这里。我抚着胸口大口喘气,整日的郁结,都被这粗重的喘气声稀释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安的惶恐。

  周围人声愈加喧嚣,人们交头接耳,烦躁不堪。

  “怎么就井喷了啊?”

  “不知道啊,现在一部分人正在抢险呢,希望一切顺利!”

  “天啊,那有没有硫化氢气体泄露?那可是个要命的玩意儿!03年开县的硫化氢泄露,死了两百多人呢!”

  “现在还不清楚情况。万一真有硫化氢泄露,闹出事故来,咱们队上好多人都脱不了干系!搞不好还要坐牢的!”

  “那可千万别出什么大事。人是不是都撤过来了?”

  “撤出来的人应该都在这儿了,一会儿等罗队长来了清人。村民就说不准了,不过我们一路挨家挨户叫着,大部分村民肯定都跟上了。”

  听到这儿,我无心再理会他人的交谈,拨开人群四下寻找,越来越深的恐惧扼住了我。

Offline

第93集 2015-01-02 01:23:1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这时候,有几个昏迷的村民陆陆续续被人抬过来,脸色异常苍白。也有肌肉僵硬无法再行动的人,被硬生生地扛到了这里。

  抢救人员上前进行了检查,其中有一个老工人我记得,大家都叫他陈师傅,是队上德高望重的老员工,懂点医学,在队上也算个业余的医生。

  “硫化氢中毒!”他宣布了结果:“这些人逃出来时都没有保护措施,而且在浓度比较高的区域待得太久了。”

  又对着一旁的一个稍微年轻的员工说:“打电话给总部,联系医院和安全指导。我们现在没法回井场去取车,只能先让他们过来,等硫化氢处理好,我们再开车去半路与他们对接。”

  他又指挥其他抢救人员把伤者转移到空气新鲜的空旷处,松开衣领,保持呼吸通畅;呼吸困难的,马上进行吸氧;失去意识的,立刻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术。

  村民中,一个中年妇人抹着眼泪,抽抽搭搭地问:“我儿子会出事吗?”

  陈师傅答道:“现在送来的这批人,都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如果再晚一些送来的,没有保护措施的话,就说不准了。”

  我颤颤巍巍地抓住叶煕阳的衣袖:“望舒和娅楠都还没过来!”

Offline

第94集 2015-01-02 01:23:22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听了我的话,他也蹙上眉头,在混乱的人群中穿梭寻找,一面还安慰着我:“别担心,他们可能已经跑到别的安全地点或者正在抢险,说不定他们两个人就在一起的。”

  我仍是着急:“他们两个如果在一起,那罗队长怎么办?”

  我话音刚落,就听得人群中有人惊声叫道:“许望舒,你没事吧?”

  我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看见望舒浑身疲软地瘫倒在地,眼皮低垂着,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干,脸上还有一大块淤青,以及,一个明显的巴掌印。

  我毫不迟疑地立马跑过去,扶起他,轻声唤他:“望舒……”

  他有气无力地抬了一下眼皮,然后再也支持不住,整个人绵软如泥,头重重地栽倒在我的肩上。

Offline

第95集 2015-01-02 01:23:28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望舒!”我惊叫,一瞬间感到心被抽空的无助,泪水倏地落了下来,浸湿了我的衣衫、皮肤、骨骼和心脏。

  望舒,我宁愿不要你的爱,也不愿看见你有丝毫损伤。

  “先别急,让我看看。”陈师傅走过来,蹲下身,几个抢救人员也围了过来。

  我侧身为他腾出地方,看他查看望舒的鼻息、瞳仁、舌苔,得到一个放心的答案:“硫化氢中毒,不过并不严重,晕过去了而已。”他又叫一旁的抢救人员搬来一桶清水,对我说:“他眼中有异物感,你翻起他的眼皮,用大量清水给他清洗眼睛,至少要清洗一刻钟,明白了吗?”

  我点点头,向陈师傅道了谢,立马卷起袖子动手操作起来。

Offline

第96集 2015-01-02 01:23:4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一勺又一勺的清水,划过望舒充血的眼睛。我撑着他的眼皮,耐心、细致、不知疲倦地清洗着,好像这是一件伟大异常、圣洁异常的事。他的嘴唇干裂,脸上的淤青和掌印格外醒目,苍白的脸色使得他的轮廓愈加分明。我突然觉得这一刻格外美好,在这硝烟四起的夜,我陪伴在受伤的他身边,没有言语,宁静如蜜。

  他已有了心中人,这份不倦的清洗和凝望,大概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的事了。

  我专心致志地清洗着,心无旁骛。一只手覆上我的肩,惊得我身形一颤,这才渐渐缓过来。

  叶煕阳没好气地嘟囔:“你痴傻啦?”

  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干笑了两声。他却突然静默下来,神情低沉:“雨澄,刚才我一直在想,如果今天是我中毒了,你会不会也这样为我一遍一遍地清洗眼睛。用我中毒的晕厥,换你珍惜的凝视,我多心甘情愿。

  这下,我连干笑都笑不出来了。这番深情的剖白,就像蛊惑的经幡,晃花了我的眼,听得袅袅不绝的风响。

  气氛一下子又陷入了尴尬,我的手仍舀着一勺一勺的清水,犹犹豫豫地问他:“你不是说望舒最早发现井喷的吗?怎么他现在才过来,还中毒了。”

Offline

第97集 2015-01-02 01:23:47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他的确很早就发现了,当时我和他都在录井房,听到巨响,我们都跑了出去。当时我跑去了住宿区找你,他却是去了相反方向。”

  “相反方向?”我不解:“那不是顺风方向吗?逃生都应该逆风跑啊,他要干什么?”

  “不知道。”叶煕阳沉思道:“我看屋里没人,以为他是去找娅楠了,现在看来不是的。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过去呢?呵,猜不到,等他醒来再问吧。”

  我点点头,这才发现,我一直光顾着照看望舒,竟是差点忘了娅楠和罗毅。

  这一想,我的神思又开始慌乱,突然想起今天娅楠回屋时那一身悲伤苍凉的气息,不禁打了一个寒掺:“娅楠不是和望舒都下班了吗,你当时怎么会和望舒在录井房?”

  他吞了吞口水,才说道:“你走了以后,我又回录井房了。”

Offline

第98集 2015-01-02 01:24:0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想到房内的唇瓣馨香,有点涩涩的:“你回去干什么,打搅别人的浓情蜜意?”

  说完我就后悔了,觉得自己不该如此刻薄。他们你情我愿,哪容得我置喙。

  “那个时候,差不多该换班了。”

  听到这话我才想起来,自己光顾着悲痛饮酒去了,把所有的工作都扔给了叶煕阳。我有一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然后猛地一道精光闪过,忙靠拢叶煕阳,悄声问:“井喷这么大的事,你既然在录井房,怎么没发现数据出了问题?”

  “我……”他充满歉意,压低了声音:“我光顾着和许望舒打架,打完了也没心思去分析数据……”

  “啊?”我怀疑自己听错了,苦着脸重复问:“打架?”

  如果这次井喷的后果严重,我这个本应该值班的必定要承担责任。叶煕阳本来就是和我同一时段的技术员岗位,根本没有理由一人任两岗,更谈不上代班一说,再且,这代班并没有罗队长的批准,如果他被人看到在录井房执勤或者打架,肯定也脱不了干系。

Offline

第99集 2015-01-02 01:24:13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赶忙问他:“有人看到你在录井房没?”

  “有,朱小二和杨坚路过的时候进了录井房,跟我和望舒闲聊了几句。”

  我咬着手指思索着,给望舒清洗眼睛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这下,把望舒也给扯了进来,事情越来越复杂,如果上头追究下来,该怎么办才能不牵累到更多人呢?

  他碰碰我的胳膊,无所谓地问了我一句:“很严重吗?”

  我听得近乎晕厥,他竟然完全没把这当做一回事。想到这事本就有我玩忽职守的错误,便耐心解释:“可能严重,也可能不严重,看事故造成的后果。”

  果然在井队上不能喝酒,一喝酒就喝出事故来了。罗毅作为队长,还在事故夜喝了酒,肯定也免不了责罚,再轻,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

Offline

第100集 2015-01-02 01:24:28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作为石油井队上唯二的稀有女人,八一八我在野外男人堆里的傻逼情事

我一阵一阵地自责。如果不是我,叶煕阳就不会回去和望舒打架,录井数据就不会没人看守,娅楠就不会让罗队长来找我,罗毅就不会因为喝酒罔顾工作。如果不是因为我,那么今天的种种事件,就很可能不会发生。

  蝴蝶风暴,牵一发而动全身,大概就是今日这般。

  我拉了拉叶煕阳的衣袖,压低声音却无比坚定地说:“上头如果来查,你就咬定了说是我渎职,无论如何,录井房这份罪责,肯定要人来承担,与其连累你们,不如让我一个人来。反正我当时没在录井房,执勤表上也是我的名字,你只是过来检查一下,望舒也只是路过时和你闲聊而已。”

  “不行!”叶煕阳斩钉截铁地反对。

  “不然呢?不这样,我们三个都会遭殃。”

  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无奈地摇了摇头:“雨澄,这样行不通,朱小二和杨坚来录井房的时候,我和望舒刚打完架,为了装作平淡无事,两个人都假装忙里忙外地分析数据。我当时还跟他们说你身体不舒服,所以今晚不能上班……”

  我愣怔在原地,如遭惊雷。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