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51集 2014-11-09 13:25:4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可能因为土质问题,尸体保存的还算完好,已经变成一具干尸,身上的衣服也烂的差不多了,看不出什么样式,整个身体呈紫黑色,咋一看,就像风干的腊肉差不多,干瘪瘪的一副皮囊包裹着一具骨头架子,四肢骨、肋骨等,一根根一条条清晰可见。

  在尸体小腹位置,干瘪的肉皮上有个拳头大小的口子,从外面隐约看到里面有少量植物根茎之类的残留物,不过早已经枯萎,可能之前那朵野花就是从这里长出来的。

  整个男尸最恐怖的是那颗脑袋,一层干皮紧贴着一个骷髅头,鼻子已经没了,剩两个黄豆大的小黑点,嘴唇只剩两张黑皮,里面的牙齿白森森支楞着,眼球已经塌陷,眼皮紧贴紧眼眶里,就像吃完紫葡萄吐出的那层皮,整个头部看上去既恶心又恐怖。

  其中一个童子看到尸体这副尊荣,“啊”地一声,转身就跑。恐惧就像瘟疫,是可以传染的,其他几个童子见状也都扔下手里家伙没命地跑开了。

  不过他们都没跑多远,站在远处探头缩脑驻足观望,一是人类的好奇心驱使,二是跑了就没银子可拿了。

  王守道举起灯笼朝几个人站定的位置照了照,摇了摇头,然后示意我高祖父把尸体从墓坑里抱出来,用那块七尺长四尺宽的黑布把尸体包严实。

  尸体上裹黑布其实没啥实质性意义,完全出于对死者的一种尊重,不至于让死者尸体直接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像现在用白布遮住死者遗体一个性质。

  我高祖父这时对包尸体这种事已经没啥感觉了,一是过去练过胆,二是这么多年来他和王守道也做过不少类似这样的事,早就免疫了。

Offline

第52集 2014-11-09 13:25:4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尸体包好以后,王守道招呼远处那几个童子过来,要他们把尸体抬到山下马车上。几个人一开始不大乐意,王守道又糊弄了他们几句,说这尸体生前是财神爷赵公明的转世,挖出来是为了给他换个好穴地,抬尸体等于在帮财神爷,将来会发大财的。几个人听王守道这么说,将信将疑,最后壮着胆子把尸体抬下了山。

  闲话不再多说,他们带着尸体回到蔡府以后,王守道吩咐拉着尸体的那辆马车远远停在蔡府门外一个十字路口上,让我高祖父到府里招呼管家,让他找人把那口棺木抬到十字路口,同时把之前准备好的那两套新郎衣拿出一套,给尸体穿上。

  给尸体穿新郎官衣服的事儿,还是由我高祖父一个人动手干的,其他人只敢远远看着。

  穿好衣服以后,我高祖父抱着尸体放进了棺材里,棺材盖并没有盖上,在棺材旁边放着。这时候,围观的那些人谁都看不明白王守道和我高祖父这是要做什么,只是觉得有惊奇又诡异。

  做好以上这些以后,王守道带着我高祖父以及那五个童子进入蔡府,来到前院大厅。

  这时候蔡府全家上下都在大厅里候着,包括蔡文烨那两个儿子,他们得到信儿从外面连夜赶了回来,只是,他二儿子还带来几个如狼似虎的衙役,脸色不善,俨然一副打假的架势。

Offline

第53集 2014-11-09 13:25:54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进了大厅以后,王守道目光一扫众人,特别在那几个衙役身上停留了片刻,嘴角露出笑意,一脸泰然自若,然后跟蔡文烨寒暄几句。蔡文烨忙把自己的两个儿子向王守道和我高祖父做了介绍。

  之后,王守道让管家把之前扎好的那个女纸人取出来,又吩咐我高祖父用银针在蔡小姐小拇指上扎一针,扎出血,主要是用她的指血。

  这时候蔡清君端坐在在大厅最里面,由母亲李氏陪着,前后站着几个丫鬟围着。

  我高祖父一手拿着银针,一手拿着一方砚台,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蔡小姐跟前。这时候蔡清君母亲李氏看着我高祖父手里的银针皱了皱眉头,显然心疼她女儿。

  我高祖父虽然老实,但是他也不傻,见李氏皱眉,赶忙憨憨一笑说:“蔡夫人、蔡小姐,么事儿,俺手底下有招呼儿,扎勒一点儿都不疼,放心好咧。”

  我高祖父话音刚落,蔡清君竟然出人意料的把头抬了起来,问我高祖父,“刘先生,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Offline

第54集 2014-11-09 13:26:05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我高祖父顿时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位漂亮的富家千金小姐会跟他说话,感觉真就跟祖坟上冒青烟了差不多。

  我高祖父傻傻一笑说:“这个……俺、俺说出来,恐怕你听不懂,俺师傅可有学问咧,给这个方法儿取了个可好听勒名字。”

  “什么名字?”蔡清君又问一句,可能这时的蔡小姐觉得我高祖父傻不拉几的挺好玩儿吧。

  我高祖父并没有觉得什么,依旧傻傻笑着,回答说:“这名儿叫个,李代桃僵……”

  我高祖父话音刚落,蔡清君“噗哧”一声笑了。这让蔡府上下在场的人都感到很意外,因为蔡清君自从四年前大病一场以后,四年来从没笑过。

  随后蔡清君对我高祖父说:“这名字只怕不是你师傅取的,这是《三十六计》中的第十一计、敌战计中的第五计,李代桃僵,势必有损,损阴以益阳……”

  我高祖父听蔡清君说出那些文绉绉的话,不但没听明白,还有点傻眼,嘴里自言自语说了句,“俺就知道三十六计走为上,咋还有李代桃僵咧?”

  我高祖父这句话一出口,虽然不是个笑话,但是这时候从他嘴里说出来,连旁边的丫鬟都笑了,同时导致大厅里一半儿人忍俊不禁。

  这时候王守道脸上挂不住了,“根儿根儿”干咳两声,徒弟丢人,师傅当然跟着也没面子。

  我高祖父赶忙回神,对蔡清君说道:“蔡小姐,把手伸出来吧,俺保证一点儿都不疼。”

  蔡清君点了点头,很顺从地把右手伸了出来。

Offline

第55集 2014-11-09 13:26:1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我高祖父赶忙把手里的砚台交给旁边一个丫鬟,自己伸手捏住蔡清君的小拇指,示意丫鬟把砚台托在手指下面,然后用银针在蔡清君指头肚上浅浅扎了一下。

  殷红的血液缓缓涌了出来,我高祖父又顺势轻轻挤捏几下,几滴比花儿还鲜艳的鲜血滴进了盛着少量墨汁的砚台里。

  我高祖父随后放开蔡清君的手指,冲她点了下头,转身接过丫鬟手里的砚台,返回王守道身边。

  王守道没好气地看了我高祖父一眼,用另一只崭新的毛笔把鲜血和墨汁搅匀,然后将毛笔蘸饱墨汁,在女纸人胸口写上了“蔡清君”三个字。等墨迹干了以后,又给纸人穿上大红嫁衣,由两个丫鬟左右搀扶着,脸朝外站在大厅门口。

  之后,王守道又让蔡清君坐在大厅中央,吩咐我高祖父带着那五个童子,呈六角形背对着蔡清君站在离她三尺开外的地方。

  接下来,王守道让所有女眷离开大厅回避,然后双眼不错神地看着蔡清君那张脸。

  这个时候,大厅里静了下来,静的针落可闻,除了我高祖父和那五个童子背对着蔡清君之外,其他人都像王守道这样看着蔡清君,跟相面似的,搞的蔡清君很不好意思,羞涩地低下了头。

  约莫过了能有一袋烟的功夫,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Offline

第56集 2014-11-09 13:26:21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就见蔡清君原本阴暗苍白的脸颊上渐渐有了红晕,整个人的气色肉眼可见的、一点点好了起来,眉目间看上去不再像之前那么萎靡困顿,就像吃了灵丹妙药似的。

  这时候,大厅里的人全都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显得很惊讶,就连看向王守道和我高祖父的眼神都变了,特别是蔡文烨的二儿子,一扫之前那种兴师问罪的架势,阴沉的脸色缓和了好多。

  王守道在这时候点了点,自言自语说了句,“差不多咧。”

  蔡清君属于“护花鬼”缠身,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被滋扰,虽然对她伤害不大,但是护花鬼所带的阴气对她会有一定影响。

  蔡清君四年前那场大病,就是猝不及防被阴气所侵造成的,我估计大夫给她看过病之后,一定在药方里添加了补阳气的药物,比如人参、茯苓、黄芪等。但凡身边常有怪事发生的人,比如夜里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出门遇到鬼打墙等等,服用以上这些药物,可以增加自身阳气,不敢说让你完全看不到这些东西,至少可以减少看到的几率。

  王守道这时候让六个贴了六甲阳神符的童子站在蔡清君身边,正是为了给她增加阳气。蔡清君周身阳气瞬间大胜,护花鬼当然受不了,就会远远躲开。

  王守道之前让大厅里所有女眷回避,那是因为女子本身带有阴气,要是留在大厅里,就会抵消六甲童子一部分阳气,导致六甲童子的阳气不能发挥出最大效果。

Offline

第57集 2014-11-09 13:26:2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见蔡清君气色好转,王守道赶忙吩咐管家,把之前准备的那块五尺长三尺宽的青布拿出来,其他童子站在原位不动,让我高祖父用青布把蔡小姐从头到脚裹起来,一个头发丝儿都不能露在外面。

  青布裹身,怎么说呢,用现在的说法儿,就是一种隐匿气息的手段,没有特定的名称,我们就叫它“匿身术”吧。我们家传的这些,基本上都没有特定的名称,也没有什么文字记载,全是口头传述,并且每个人的使用方法也不尽相同。就像中医开方子,两个老中医开出的方子不可能一模一样,但是他们治的却是同一种病。用我们这里流传的一句俗话说就是,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儿。

  用青布把蔡清君从头到脚裹起来以后,护花鬼就再也找不到她了,这时候,护花鬼就会去骚扰那个用蔡清君指血写了名字的纸人傀儡,这跟送童子很近似,但是又似是而非,也没有特定的名称,我们就叫它“转嫁术”吧,也就是所谓的“李代桃僵”。其实用黄布裹身效果最佳,但是当时那时候民间不能用,只好退而求其次。裹的时候有一点要注意,别太紧,别闷着里面的人。

  言归正传。在当时那个年月儿,讲究个男女授受不亲,我高祖父给蔡清君裹青布时,免不了磕磕碰碰有一定肢体接触,不过蔡清君也没说啥,很顺从。这个时候她家里人也只能在一旁眼睁睁看着,当事人不说啥,他们就更说不出啥了,毕竟王守道和我高祖父这么做是在帮他们。

  裹好青布以后,蔡清君几乎站在那里不能动弹,说句大不敬的话,就像个木乃伊似的。

  王守道这时候征求了一下蔡文烨的意见,想让我高祖父把蔡清君抱回闺房,被青布裹着站在那里,会很辛苦的,不如放到闺房的床上,而且床边还得由我高祖父守着。

Offline

第58集 2014-11-09 13:26:3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蔡文烨一听,脸上显得很为难。王守道见状,又说了个折中的办法,就是把蔡清君闺房的窗户和门用鸡血条封住,让我高祖父守在门外。这办法有一点不好,如果蔡清君在房间里觉着不舒服,比如说,被青布闷着了,那就没人知道了,搞不好还会出现什么意料不到的状况。

  鸡血条,浸满公鸡血的白布条,鸡血里也可以加上朱砂、芥末等物品,主要是辟邪用的。

  蔡文烨听罢犹豫了,最后他让王守道稍等,他自己把两个儿子叫到一边儿,商量了起来。最后,父子三个也商量出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由蔡文烨这两个儿子陪我高祖父一起守在蔡清君的闺房里。王守道一听,这也行,也就答应了。

  书说简短。我高祖父抱着蔡清君走了以后,王守道拿出之前准备好的二尺长红头绳,其实就是一根红线。他走在前面,让两个丫鬟搀着纸人跟在后面,其他人不用跟来。

  这时候那两个丫鬟有点害怕,王守道又忽悠了她们一通。蔡文烨呢,亲口答应等这件事过去以后,不但把两个丫鬟的卖身契还给她们,还每人给她们一百两纹银,想回家的可以回家,想的留下也可以留下,留下的如果有了意中人想出嫁,还给置办嫁妆。

  过去那些丫鬟都是从穷人家里买来的,身份非常低贱,要是遇上不怎样的主子根本不把她们当人看,一辈子为卑为奴。蔡文烨能这么做,在当时来说已经很稀罕了。

  两个丫鬟一听,立刻喜上眉梢,在巨大诱惑力的驱使下,她们忘记了害怕,搀着纸人紧紧跟在了王守道后面。

Offline

第59集 2014-11-09 13:26:4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很快的,王守道领着她们来到了蔡府门前的那个十字路口。

  这时候时间已经很晚,大概已经晚上一两点钟,街上早就没人了,除了从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狗叫以外,四下里静悄悄的。

  那口上好大棺材还在十字路口放着,旁边的马车上还挑着两盏大红灯笼,灯笼里的火苗突突跳着,远远看上去四周一片暗红,光线照在黑漆漆的棺材上反射出一层清冷的幽光,大半夜看上去极其瘆人。

  王守道带着两个丫鬟来到棺材跟前以后,让两个丫鬟把纸人放进棺材里。这时候棺材里的尸体已经被我高祖父穿上新郎衣、带上了那什么新郎官的帽子,最主要的,把脸上蒙了块红布。

  两个丫鬟这时候看到棺材里的“新郎官”也没啥感觉,因为她们看不到男尸的本来面目,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Offline

第60集 2014-11-09 13:26:5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等把纸人放进棺材里以后,王守道吩咐两个丫鬟回去,找蔡家蔡章让那几个杠子工过来把棺材盖盖上,然后抬到城北挖好的墓坑里埋了。

  两个丫鬟答应一声离开以后,王守道并没有闲着,他把手里的红线放进嘴里,用唾沫浸湿,然后把红线两头分别系在了男尸左手腕和女纸人右手腕上。

  系好红线以后,王守道抽出腰里的烟袋,站在棺材边儿,看着棺材里的一对“新人”,吧唧吧唧抽起了烟。

  也就一袋烟的功夫儿,管家蔡章带着几个杠子工出了府门朝这里过来。王守道见了,远远朝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停下,几个人赶忙停在原地,然后王守道把注意力集中在棺材里的那对“新人”身上,眼睛不错神儿地盯他们。

  过了好一会儿,就见棺材里男尸脸上那块红布突然“噗”地抖了一下,就像尸体喘了一下气把红布吹动了一样。

  王守道见状,朝远处管家他们几个招了招手,几个杠子工过来把棺材盖盖上,由管家蔡章坐在马车上给他们带着路,抬着棺材朝城北墓坑去了。

  至此,李代桃僵和结阴婚就算圆满完成了。至于尸体脸上那块红布为什么会抖,用我奶奶的话说,鬼之所以留在阳间,因为它在阳间心愿未了,死的时候,腔子里憋着一口活气,王守道用纸人代替蔡清君和他成了亲,他也就算是了了心愿,腔子里那口活气自然而然就吐出来了。据我推断,这个男人很可能是被女方的家里人打死的,所以才积下怨气。

  死人的事儿虽然了了,活人的事儿还没完。

Offline

第61集 2014-11-09 13:26:5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王守道一边抽着旱烟,一边朝蔡府走去,心里合计着,怎么给自己徒弟讨上这个漂亮的媳妇儿。

  当王守道回到蔡府以后赶忙让蔡文烨吩咐丫鬟,到蔡小姐房间和我高祖父说一声,把蔡清君身上的青布撤了。

  随后,王守道对蔡文烨说,能不能先让大厅里的人全部回避一下,有事要和蔡文烨说。蔡文烨这时候已经把王守道敬若神明了,赶忙吩咐其他离开。

  等大厅里只剩下蔡文烨跟王守道以后,王守道郑重其事对蔡文烨说:“令千金现在么事儿咧,只不过必须马上成亲,那个护花鬼三五个月之内,就会发现那个纸人儿不是蔡小姐,到时候还会来你家里闹。”

  蔡文烨一听,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显然是又惊怕又为难。现在蔡清君的情况,想嫁出去很难,而且还要马上成亲,蔡文烨上哪儿找这么现成的女婿?

  这个时候,王守道两眼狡黠地观察着蔡文烨,见蔡文烨为难,不紧不慢又说:“你要是么有合适勒人选,老夫倒是有一个。”

  蔡文烨一听,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赶忙抱拳对王守道说:“王老先生,您要是能给小女找到婆家,蔡某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王守道呵呵一笑,“不用感激、不用感激,只要你同意,令千金明天就能成亲。”

  蔡文烨一听,显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Offline

第62集 2014-11-09 13:27:0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王守道接着说:“我徒弟刘义,今年三十八岁,年轻哩时候一直跟着我学艺,把成亲哩事儿给耽误咧,他现在虽然年龄大了点儿,但是他可是最合适勒人选。”

  王守道这话一出口,蔡文烨更为难了,看得出来,他嫌我高祖父年龄太大。话说我高祖父只比蔡文烨小几岁而已。

  蔡文烨的顾虑,其实也在王守道的算计之中,王守道依旧笑着,继续说:“你别看我这个徒弟年龄大,他可不是一般人儿呐,他是护法金刚下凡,在天上保护哩是观音菩萨,要不然我咋会收他当徒弟咧,令千金要是嫁给他,我保证一辈子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咱说句泄漏天机哩话吧,令千金和我徒弟这段姻缘,是观音菩萨赐咧婚,命里注定,我徒弟非令千金不能娶,令千金非我徒弟不能嫁。”

  “真的吗?”蔡文烨问。

  王守道装出一副千真万确的样子点了点头。蔡文烨见状,心里松动了,最后他对王守道说,他自己做不了主,这事儿要和自己的夫人商量一下,王守道一看有门儿,赶忙又点了点头。

  等蔡文烨离开大厅以后,王守道又把烟袋窝上烟丝抽上了,脸上挂着一丝笑。

  几袋烟的功夫,蔡文烨带着夫人李氏返回,李氏比较看好我高祖父,年龄虽然大了点,但可以看得出我高祖父是个实诚人,人又老实又憨厚,关键是还会驱邪捉鬼的本事,这要是让女儿嫁给我高祖父,不但她女儿不会再出啥邪乎事儿,有这位观音菩萨身边的护法金刚在哪里站着,他们蔡家也可以得到护佑。

  蔡文烨夫妇和王守道一商议,把日子就定在了三天后的六月初九,那时候的婚姻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当小辈儿的,对自己的婚姻很难决定。

  据我奶奶说,蔡清君对我高祖父印象比较不错,我高祖父就别说了,可以说他们也算是两情相悦。

Offline

第63集 2014-11-09 13:27:1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成亲的地方就在蔡府,王守道说,在蔡府成亲一来是给蔡府冲晦气,二来是给蔡小姐辟谣。其实,是王守道没能力置办宴席,蔡家有钱有势,亲戚朋友也多,置办的差了,很可能被他们瞧不起,置办的好了,一顿宴席下来,就得把他们师傅俩整到光腚的地步。

  婚事办的十分隆重,蔡家在当地有头有脸,前来贺喜的人不计其数,蔡文烨更是拿出一千两黄金给蔡清君做了嫁妆。

  一千两黄金是个什么概念呢,各位可以算一算,一千两也就是一百斤黄金,一斤等于五百克,现在市面黄金价格一克三百多人民币。(很多朋友说,清朝的计量单位,一斤等于十六两,不管等于多少吧,反正挺多的。)

  这些黄金直到我爷爷这辈都没用完,我们家的传统就是勤俭节约,很少大手大脚花钱,虽然被我太爷挥霍掉不少,但是还有一点点存货,只不过,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家被扣了个大地主的帽子,我奶奶被打成了“牛鬼蛇神”,整天被村里人拉着批斗游街,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东西我奶奶就没敢传给我父亲,我父亲呢,当时也挺鸡血沸腾的,觉得它就是牛鬼蛇神,愣是不学。

  在没土改之前,我奶奶找人盖了一座新房,把那些黄金全都砌到了墙里,土改的时候,那座砌着黄金的房子,被分给了别的人家,在我十来岁的时候,那家人翻盖房子,把黄金从墙里挖了出来,不过那时候,它们已经不属于我们家了。他们挖出黄金以后,我们家找他们家协商过,但是他们家一分钱都没分给我们家。

Offline

第64集 2014-11-09 13:27:1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分了我们家房子的那户人家,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最小。我和他们家的三女儿同岁,还是小学到初中的同学,他们家拿着黄金过了一段好日子,不过没过几年,也就在我十五六时,他们家的小儿子莫名其妙自杀了,死的极惨,晚上喝了点酒跑到铁路上,跟火车碰了头,被火车头的某个部位挂住,一直把他的身子拖的只剩下两条腿和一个空胸腔,脑袋没了,肚子里的东西也没了,最后火车停下,司机下车把他那空身子拽了下来。到了后半夜,也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群野狗,把他那身子又给分吃了,他们家里人好不容易从狗嘴里抢过几块肉,就那么埋了。

  我们家还有一块匾额,也是在土改的时候被别人家分了去,被他们做成了两块切菜的砧板,我们这里叫案板,结果呢,他们家里的两个儿子没过几年,全疯了。

  这些说明什么呢,说明有些时候,不是你的东西,你拿了,就会遭报应。

  言归正传。我高祖父和我高祖母成亲以后,在蔡府住了大概有两个月左右,之后,我高祖父带着王守道和我高祖母返回了三王庄。

  因为之前的屋子太小住着不方便,我高祖父拿出些黄金盖了座像样的大房子。

  这个时候呢,王守道似乎一下子老了很多,几乎已经不能下地,整天躺在床上念叨着抱徒孙,整天催促着我高祖父。

Offline

第65集 2014-11-09 13:27:2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1866年,清同治五年,丙寅年。我高祖父三十九岁,王守道一百零七岁,我高祖母蔡清君二十一岁。

  这年,我高祖母有了身孕。王守道得知以后很高兴,破例下床让我高祖父扶着他,在村外转了一圈。

  原来,王守道是在给他自己找坟地,坟地找好以后,让我高祖父记下地方,然后,他就躺在床上硬撑着一口气等着徒孙的降世。

  1867年春,清同治六年,丁卯年,二月初七,我太爷降生,原本应该是件高兴的事,但是王守道却在前一天晚上咽了气,也就是二月初六的夜里,享年一百零八岁,虽然活了这么大岁数,他却没能熬到和徒孙见面那一刻,临咽气时,还叨念着抱孙子。

  王守道,别称王三更、王半仙,给人驱邪逐鬼一辈子,名传黄河两岸,到头来他自己却抱憾而终,仔细想想挺心酸的,这或许是他生平最大的憾事,永远挽不回的憾事。

Offline

第66集 2014-11-09 13:27:35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王守道去世以后,我高祖父觉得头上的天都塌了一半,比当年他自己父母过世还要难过。

  孩子的降生,师傅的去世,一死一生,一悲一喜,悲喜交加,让他整个人都乱了,除了哭,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时候我高祖母蔡清君就劝他,让他去找村里几个和王守道交好的老人,问问他们该怎么办,最好商量着先把王守道的丧事办了。

  村里有几个老人和王守道算是莫逆之交,虽然年龄几乎差着辈儿,他们之前也都受过王守道的恩惠,最后几个老人一商量,办丧事就不再让我高祖父操心了,因为我太爷刚刚降世,我太爷和高祖母还要人照顾。

  王守道过世六天后,也就是二月十三,王守道出殡,也就是下葬。

  那天出人意料的,来了很多人,说句毫不夸张的话,几乎是人山人海。在那些前来吊丧的人里,大多数人我高祖父根本就不认识,有的人甚至不远千里赶来,就连董有财也带着儿子来了,并且让他儿子给王守道披麻戴孝。

  唯一让人叹息的是,王守道没有直系亲属,而且谁都不知道他的家里人在哪里,他在三王庄其实属于外来户,多年前只身一人来这里定居的。董有财只是他远房的一个表亲,在一个偶然之下才相认的,对他家里情况也不了解,他们表亲还是从王守道一个姐姐那边论的,但是王守道的姐姐已经过世五六十年,就连他姐姐的儿女都已经过世了,再往下的那些小辈儿,和王守道之间已经没了来往,也就再没人知道王守道的家室和来历。

  这也导致了在孝子这一方面,只有我高祖父一个人,我高祖父嫌冷清,怕他师傅临走面子上过不去,就把自己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也叫了过来,我高祖父那两个弟弟和妹妹的孩子加起来能有十几个,最大的都成家了,人人给王守道披麻戴孝,就跟当年他们父母去世一样。这样一来,在孝子孝孙的人数上看着也算壮观,至少这让我高祖父觉得很安心,相信王守道在天之灵也会觉得很欣慰。

Offline

第67集 2014-11-09 13:27:4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当奶奶讲到这儿时,我问我奶奶,王守道到底是什么来历?我奶奶说,可能是春秋战国时期鬼谷子王禅的后人。鬼谷子王禅,也就是孙膑庞涓、苏秦张仪的师傅。至于王守道是不是王禅的后人,这个,已经不可考证了。

  王守道过世以后,唯一让我高祖父耿耿于怀的,就是他没能让师傅在临闭眼之前见徒孙一面,这是王守道的遗憾,也是我高祖父的遗憾,我高祖父还有点自责,责怪自己没能早点儿成亲,只是这时候人已经不在了,说什么都晚了,就像那句话说的,子欲养而亲不待了……

  我高祖母为了宽慰我高祖父,也为了纪念王守道,就给我太爷取名为刘念道,字秉守。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去了,家里虽然少了个老人,却多了个孩子,并不显得冷清。

  我高祖父依旧每天夜里打更,前晌休息,后晌帮忙照顾孩子,偶尔有人来请,出门给人家帮下忙。

  三年后,也就是1870年,清同治九年,庚午年。我高祖父这年四十三岁,高祖母二十五岁,太爷三岁。

  这一年很邪性,全国各地发生了上千起儿童失踪案件,失踪儿童年龄大多为三岁以上十岁以下,官府查无实果,搞得全国上下人心惶惶。

  失踪儿童案在天津尤为突出,当时外国教会在天津开设有“育婴堂”,近似于现在儿童福利院的形式,专门收留、收养孤儿。

  同年六月初,天气炎热,疫病流行,教会“育婴堂”中有三、四十名孤儿因患病而死。

  天津民众因此怀疑儿童失踪案与外国教会有关,怀疑外国修女以“育婴堂”为晃子,实则绑架、杀害儿童作为药材之用。于是,民情激愤,士绅集会,书院停课,反洋教情绪高涨。

Offline

第68集 2014-11-09 13:27:5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六月下旬,天津数千民众包围教堂,与教堂人员发生口角,继而冲突,愤怒民众打死打伤包括法国领事馆工作人员在内数十人,焚烧包括法国领事在内,基督教、天主教教堂等数座,史称“天津教案”。

  这个时候的黄河两岸,也发生了十几起儿童失踪案,单三王庄就有三名儿童失踪,也是查无实果,很是蹊跷。

  我高祖母怕我太爷出现意外,和我高祖父商量之后,带着我太爷回了娘家。当时蔡府依旧有钱有势,如日中天,家里不但家丁众多,还请了几个护院武师,一大帮人日夜巡逻,要比三王庄这里安全百倍。

  高祖母带着我太爷走了没几天,村里再次传来小孩失踪的消息,并且这小男孩儿的父亲和我高祖父关系很好,两个人经常在一块儿聊天喝酒。这人名叫什么来着,我记不清楚了,因为我太爷结交的人太多,三教九流的,我有时候把我高祖父那些朋友和我太爷的朋友都弄混淆了,反正,三王庄有这么一个人,可能是姓王,和我高祖父很要好,比我高祖父好像小那么一两岁,咱就给他取个义名叫王良吧,那小男孩,咱们就叫他王小良好了。

Offline

第69集 2014-11-09 13:27:5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王小良这年九岁,是王良唯一一个小儿子,在他上面还有三个姐姐,因为就这么一个儿子,被王良夫妇宝贝疙瘩似的宠着。这王小良失踪的过程很离奇,据王良夫妇说,孩子是他们早晨醒来时不见的,家里和院里的房门都开着,但是他们晚上睡觉前明明把门窗全都抵好的,除非从屋里把门打开,如果从外面开门,只能强行破开,破门不但会损坏房门,还会惊动他们夫妻两个,而且因为最近孩子丢失现象严重,夫妻两个刻意让孩子和他们睡在同一个屋里,如果当时真有人进到屋里把孩子绑走,他们不可能察觉不到。

  把以上几条总结下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孩子自己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但是房门是用厚木板抵住的,就凭王小良的年龄根本打不开,而且这孩子天生胆小,半夜起床撒尿都得有人陪着,根本不可能大半夜自己跑出去。

  发现孩子不见以后,王良夫妇跟疯了似的在村里村外找了一天一夜,始终没能找到孩子。

  快天亮的时候,夫妇两个来到村东南头三里外一个长满野草的荒坡上寻找,因为这里地势跟丘陵差不多,忽高忽低,地上不但不能种庄稼,走上去也十分吃力,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三王庄扔死孩子、埋孤寡老人的地方,就像一块死亡地带。用我高祖父的话说,那地方阴气很重,没事最好别往那里去。

  王良夫妇也是找孩子找疯了,其他地方都找遍了,只剩下这里了,这时候见天色将亮,鸡也叫过了几遍,夫妇两个合计着不会再有啥事儿,就仗着胆子来到这里找孩子。

  可是,没等他们踩着一脚深一脚浅的草窝往前走出多久,在距离他们十几米远的草窝里凭空窜出一个东西,夫妇两个同时看见,顿时吓得头皮发麻。据王良后来描述说,那是一个黑衣服、红头发,青面獠牙,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玩意,从草窝里跳了以后起来,毫不停顿,蹦蹦跳跳朝他们这里过来,追撵他们。

  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夫妇两个没见过,当时只剩下害怕了,浑身抖若筛糠,也不敢再找儿子,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勉强逃回了家。

Offline

第70集 2014-11-09 13:28:0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等王良跑回家里平静下来以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我高祖父,那东西肯定不是人,说不定就是那东西把自己儿子抓走的,前思后想以后,带着媳妇儿一起来找我高祖父了。

  等王良把经过跟我高祖父讲完,我高祖父紧紧蹙起了眉头,因为根据王良夫妇描述的那怪人的形象,很像他师傅跟他说过的“食心鬼”。

  食心鬼,顾名思义,就是专门吃人心的鬼,最喜欢挖小孩子心脏来吃,吃的越多,它的能力就越大。这种鬼跟僵尸很近似,用现在的话来说,跟僵尸可能是近亲,只是这种鬼很少见,我高祖父也是听王守道提起过。王守道呢,活了一百多岁他也没见过,也是道听途说的,世上究竟有没有这种鬼,谁也不知道。有文献记载的,只有《聊斋志异》里的“画皮”,那倒是个货真价实的“食心鬼”,但是那是人为编造出来的,可信度不高。

  随后我高祖父考虑了一下,从里屋拿出几根鸡血条、几根点了朱砂墨的桃木楔和几根蘸了无根水的坟头柳,把这些东西交给王良夫妇以后,交代他们,最近一段日子最好少出门,能不出门最好不出门,因为活人如果看到了鬼,那鬼一般就会缠上你,很麻烦的,特别是在夜里,睡觉前必须用鸡血条把门窗封上,要是夜里真有急事必须出门,就把桃木楔和柳枝带上,远远看到可疑的东西就用桃木楔砸它,要是给那东西近了身,就用柳枝抽它。

Offline

第71集 2014-11-09 13:28:1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当天夜里,我高祖父找来一个朋友替他打更,他自己带了几样东西趁夜出了门,打算到村东南那片荒坡地看看。

  我高祖父是在二更天以后出门的,也就是晚上九点多钟十点不到的样子,出门前和替他打更的朋友喝了点酒,没喝多,干这种事必须保持头脑清醒,喝多了就麻烦了。

  我高祖父趁着微醉,带了几样东西出了门,甩大步一路不停,直奔三王庄村东南那带荒坡地。

  这天天上刚好有月亮,加上晚上气温较低,微微刮着点小风,清冷的月光照下来白白的,就像给地上铺了层寒霜,加上微风一吹,让人浑身发凉。

  步行将近半个小时,我高祖父来到了那片荒坡地。这时候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冒头,在古时候,这个点儿已经算是夜深人静了。

  再说荒坡这一带,因为很少有人涉足,一度成为野鸟、小型野生动物的乐园,一到夜里,这里的小动物啥的就会活跃起来,野鸟夜啼,蛐蛐蝈蝈争鸣,小动物出洞觅食、嬉戏,草窝里细瑟不断。

  不过,今天我高祖父来到这里的以后,明显感觉这里气氛不对头,这个时候,之前的风也莫名其妙停了,原本还在随风倾斜的野草也不再晃动,而且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就好像四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静的怕人,整片荒坡别说野鸟,连声蛐蛐叫都没有。

  这时候,天上依旧皎月当空,月光照在草丛里显得苍白森然,好似这方天地与世隔绝,死了一般。就在这个时候,我高祖父突然感觉草窝里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偷看,看得他心里直冒凉气儿。

  这感觉很不好,我高祖父虽然喝了点酒,也被唬出一身冷汗,这时候要是换做旁人,心里恐怕早就哆嗦上了。

Offline

第72集 2014-11-09 13:28:2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我高祖父并不是害怕,只是周围那种说不出的气氛让他感到不安,好像这地方潜藏着什么危险,有什么东西在暗处觊觎着他,就好像敌暗我明一样。

  我高祖父忍不住向四下扫了一眼,周围除了黑乎乎的草丛以外似乎什么都没有,至少用肉眼看不到什么。

  我高祖父深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又向前接着走了十几米远,蹲进了身旁一丛茂密的草窝里,然后凝神静气,屏住呼吸,又仔细听了听,还是什么都没听到,四周真的是静的怕人。

  我家这些祖传的抓鬼手艺里面,没有让自身看到鬼这一项,比如,开天眼、在眼皮抹什么东西之类的,没有,一点都没有。我们用的都是最笨办法,那就是等,等那些鬼东西出现,我们再想办法抓它们或者驱逐它们,换句话说,我们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只有等鬼先出招,我们才能见招拆招。

  我高祖父就这么草窝里蹲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隐约传来他朋友打更的吆喝声:“邦——邦!邦!三更天咧,防火防盗……邦——邦!邦!三更天咧,防火防盗……”

  荒坡地距离三王庄不过三里地,也就是一千五百米左右,在夜里极静的环境下,是能够听到的,特别是在古时候,没有机械或者工业噪音的影响。

  听到打更声,这时候让我高祖父有种似曾相识的恍惚感,他想起了第一次和师傅王守道见面的情形,但是这时候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就在三更刚刚打完,我高祖父突然听到一串细碎的脚步声,声音不大,就好像一个孩子踩着乱草走进了荒坡地。

  我高祖父赶忙半蹲起身子从草窝里露出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这一眼看下去,顿时心跳加快。

Offline

第73集 2014-11-09 13:28:3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细碎声传来的地方,出现一个小黑影,看轮廓像个五六岁大的孩子,走的很慢,而且走起路来就像戏台上的木偶,脚步一晃一晃的,就像胳膊腿都给人拴着提线似的,看上去要多怪有多怪。

  这并没有吓到我高祖父,他只是奇怪这么小一个孩子怎么会在大半夜跑到这荒山野岭来,这有点不合常理了。

  不大会儿功夫,小孩儿踩出的细瑟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很快走的,小孩儿走进了这片荒坡。

  由于荒坡上的乱草又高又密,小孩个头又太小,一走进那些草高的地方,在草窝里就只剩下了一个脑瓜顶,随着孩子脚步一脚深一脚浅,那脑瓜顶在草窝里就像个水上的浮漂似的,忽隐忽现。

  天上虽然有月亮,但是光线还是不如白天,加上乱草茂密,我高祖父看不出那小黑影是个男孩儿还是个女孩儿。

  这时候小孩儿身子晃悠悠的,在草窝里左右摇摆,虽然走的很慢,却像梦游一样,横冲直撞,根本不用双手去拨乱草。

  很快的,小孩儿从我高祖父藏身的那片草丛走了过去,她没有发现我高祖父,不过我高祖父透过乱草间隙把她看清楚了。

  这是个女孩,头发不算长,梳着一个羊角辫,穿着一条看不出颜色的小短裤,似乎光着脚。从女孩这时候的状况来看,分明是被什么东西附了身,也正是那附身的东西把她带来了这里。

  我高祖父悄悄从身上抽出一根柳条。他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被附身的孩子,出门时没带那些对付鬼附身的物品,他这时候带的都是些攻击性的物件儿,也就是对付“食心鬼”用的,不过,柳条也可以,只要在孩子身上不轻不重抽打几下,也能把附身的鬼魂从孩子身上抽出来。当然了,不是说附身用柳条抽几下就行了,这要看情况而定。

  就在我高祖父从身上抽出柳条,准备从草窝里站起身的时候,在孩子的正前方突然传来几声怪叫。

  “咖咖!咖咖!咖咖……”

  听得我高祖父浑身汗毛孔倒立,瘆人不说,在荒坡上能有这声音也不寻常了。声音忽高忽低,像人声,又不太像人声,就像人学鸭子叫的声音差不多,但又似是而非,听上去分外诡异。

  我高祖父抓鬼抓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上这么诡异的事。

  那小女孩好像一点儿都不害怕,竟然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好像还加快了速度。

Offline

第74集 2014-11-09 13:28:41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我高祖父这时候感觉已经不是孩子被附身这么简单了,还有别的东西在这里,三王庄失踪的那几个孩子,很可能都是被这么摄来的,只是,把孩子弄这里到底什么意思呢。难道“食心鬼”和“附身鬼”合伙作案?这听起来有点儿荒唐,鬼一般不会成群结队,除非是一个家族的。

  这个时候,一想到三王庄失踪的那些孩子,我高祖父沉不住气了,腾一下从草窝里站了起来。

  顺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就见不远处草窝里站着一个黑色阴森的家伙,我高祖父没有心理准备,冷不丁抽了一口凉气,借着月光仔细一瞅,就见这黑家伙,一头红发,青面獠牙,除了身材像人以外,其他地方跟个妖怪差不多,之前王良夫妇遇上的好像就是这家伙。

  我高祖父没见过“食心鬼”,但是见到这鬼的样子也吓的不轻。那“咖咖”的怪声正是从这家伙嘴里发出来的。

  这个时候小女孩儿基本上已经走到黑家伙跟前,家伙朝她紧走几步,弯腰把她抱起来,转身就走。

  见那黑家伙要把小女孩儿抱走,我高祖父不可能坐视不理,朝那黑家伙吼了一嗓子。

  “站住!”

  我高祖父嗓门洪亮,底气足,这一嗓子吼出去跟声炸雷差不多,要是一般邪物,就我高祖父这一嗓子下去就得吓跑,不过意外的是,那黑家伙好像没听见似的,根本就不在乎,抱着孩子不紧不慢朝荒坡深处走,似乎就没把我高祖父放在眼里。

  我高祖父觉得自己可能碰上硬茬儿了,这玩意儿无疑已经成了气候。

Offline

第75集 2014-11-09 13:28:4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放下那孩子!”

  我高祖父又朝那玩意吼了一嗓子,但是那玩意还是跟没听见似的,还是抱着孩子不紧不慢一直朝荒坡深处走,只留给我高祖父一个黑黢黢的背影和一脑袋的红头发,显得非常可怖。此时此刻,要是换做普通人,就黑家伙这样子非吓得转身跑掉不可。

  我高祖父把手里的柳条紧紧攥了攥,他这时候也有点紧张,毕竟像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上。抓鬼驱鬼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鬼的样子,这次可算看到了。

  深吸一口定了定神以后,我高祖父抄着柳条撒腿朝那家伙追了过去。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我高祖父这边撒腿一追,那家伙在前面竟然也撒腿跑了起来,就好像背后长着眼睛看到了似的。我高祖父见状,脚下加力,用最快速度追了过去。

  就这么一前一后,大概跑了一里多地的样子,因为那家伙抱着孩子,速度没我高祖父快,被我高祖父从后面追了上来。

  这时候,我高祖父把这家伙的后影彻底看清楚了,五尺左右的个头儿,一身漆黑长袍,头发红的跟在血里浸泡过似的,而且从这家伙身上发出一股很奇特的香味儿,味儿不大,里面还夹杂一股淡淡的腥臭,闻多了感觉口鼻发腻,就像鼻子下面放了只撒了香水的死耗子似的。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