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26集 2014-11-09 13:16:3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等接触到实质的东西以后,难缠点儿的,我高祖父在一旁看着,王守道亲自动手,一边施术,一边苦口婆心的教,言传身教。容易点儿的,由我高祖父动手,王守道在一旁看着,哪里不对了,出言提醒一句。

  可以说,我高祖父比我和奶奶的优势就在于,过去那些邪乎事儿多,他经历过的、见过的也多,可以说实战经验丰富。到我奶奶那一代还好些,兵荒马乱的邪乎事也不少,可是到了我这一代,积年累月不见一回,就是遇上了,也不过是些小打小闹儿,什么迷路了(鬼砌墙)、上身了(闹撞客)、小孩儿夜哭了(大人夜出,带到家里不干净的东西),当然了,也遇上几次厉害的,这个,得等到讲我自己的经历时再说。

  咱把时间再返回到我我高祖父那时候。1855年春,也就是清咸丰五年春,乙卯年,这年我高祖父二十八岁,父亲去世;次年秋,也就是1856年秋,母亲去世。这时,高祖父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均已成家,高祖父却依旧单身一人,依旧在随着王守道学艺。

  1859年,也就是清咸丰九年,乙未年,这年我高祖父三十二岁,正式出师,从学艺到出师,我高祖父历时十二年。可以说,他这学艺时间有点过长了。

  就在这一年,我高祖父知道了自己师傅王守道的真正年龄,原来,王守道这年刚好一百岁整。

  写到这儿,可能会有朋友提出异议,之前那个董有财不过五十多岁,十二年后也不过六十多岁,喊一个一百岁的老头儿表哥好像有点说不过去。这个,只能说王守道辈儿小,董有财辈儿大,特别是这种远方表亲,有时候辈分都是混乱的,亲叔大侄儿这种事都是常见的,又可况这种远方表兄弟呢。

Offline

第27集 2014-11-09 13:16:4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前面说过,干我们这行就是给自己积阴德,最明显的一点就是长寿,我们家这几代人都很长寿,寿命最少的也在85岁往上,王守道活一百岁并不算稀奇,加上他是童子身,一直保着身体里的那口真元,长寿是肯定的。

  王守道虽然打了一辈子光棍儿,但他不想自己的徒弟也跟着他一起打光棍儿。我高祖父都三十二了,王守道替他着急,他自己没儿没女,就想着自己徒弟能有个孩子给他抱抱。

  我高祖父这时候爹妈也没了,家也分了,彻底跟了王守道,并且接替了王守道的一切事宜,每天晚上打打更,有人请的时候,出去给人办办事。我高祖父这时候已经把王守道当成了自己的亲爹娘,王守道待他也像亲儿子一样,每次办完事,我高祖父都会带些酒菜回来,爷俩就在小屋里高高兴兴的吃吃喝喝,日子过的也算逍遥自在。

  不过,每次王守道一提到让我高祖父讨媳妇儿的事儿,我高祖父就蹙眉头,用他自己的话说,俺俩弟弟都有孩子咧,俺刘家有后咧,俺成不成亲的么啥,只要俺跟着师傅就行。

  王守道每次听他这么说,就免不了数落他一顿。不过像我高祖父这么大年龄的,在那个年月讨媳妇儿真不算容易,那时候女孩子十六七岁就出门儿了,十八岁就算老姑娘了,想找个二十岁的黄花大闺女都难,再说条件太差的,或者成过亲的寡妇,王守道还看不上,怕委屈了自己的徒弟,想找个像模像样的黄花大闺女吧,人家又看不上他,主要是年龄太大了,我高祖父也不像那些大户人家有钱有势,能讨到三房四房的。

  每次听奶奶讲到这儿,我都替我高祖父着急,我就会说,不会去山里头买一个呀,我奶奶就会把脸一绷,狠狠训我一顿,买媳妇儿损阴德,咱们家里的男人就是打光棍,刘家绝了后,也不能干那种事儿!

Offline

第28集 2014-11-09 13:16:5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六年后,也就是1865年,清同治四年,乙丑年。这年我高祖父三十八岁,王守道一百零六岁,这个时候的王守道身体日渐衰退,基本上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不过他还没忘记让我高祖父讨媳妇的事儿,言说要在自己闭眼之前抱一抱徒孙子。

  同年夏,有这么一天,我高祖父刚刚打完五更回家,准备吃点东西睡觉,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外头有人敲门。

  高祖父把门打开一看,门外一前一后站着两个人,前面这位我高祖父认识,三王庄本村的一个老人。老人后面那位,看着眼生,不像本地人,而且一身绸布长衫,书生打扮,年龄约莫在四十三四岁的样子。

  在那个年月儿穿长衫的人都是有身份的,这位书生打扮的中年人一看就知道不俗,用现在的话说,至少是个有身份的知识分子。鲁迅先生的作品《孔乙己》里有明确说明,分为短衫帮(代表贫穷),长衫帮(代表富贵),由此可见一斑。

  有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中年人既然被村里老人带来敲门,说明是有事找他们师徒帮忙。

  高祖父赶忙把两人请进屋里,这时候王守道还在里屋睡觉,身体不行了,觉也多了,而且总是睡不醒。

  我高祖父也就没叫醒他,一个人接待了老头儿和中年人。

  出事儿的,是中年人的小女儿,中年人倒是不怎么说话,几乎都是同村这位老头儿代诉的。

  等老头儿说完,我高祖父皱起了眉头。

Offline

第29集 2014-11-09 13:17:0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这位书生打扮的中年人,名叫蔡文烨,今年四十五岁,开封尉氏县人,其小女名叫蔡清君,今年二十岁。

  蔡文烨家境相当不错,书香门第,自己是私塾先生,除了蔡清君这个小女儿以外,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经商,生意做的不算小,家资颇丰;小儿子十八岁那年考中举人,如今在尉氏县县衙当差,任途也是风生水起,在整个尉氏县,县太爷老大,他小儿子就是老二。

  可以说,这蔡文烨家里是有钱有势有学问,就连他这位小女儿蔡清君也是秀外慧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前些年,给蔡清君说媒的、提亲的,几乎踩烂了他家的门槛儿。

  不过,有那么句话说的很好,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就在四年前,蔡文烨的小女儿蔡清君十六岁,到了出阁的年龄。蔡文烨呢,就给蔡清君找了个婆家,对方是当地有名的大财主的儿子,家里不但有钱,听说在朝里还有人,可以说,和他们蔡家门当户对、不相上下。

  两家人对这门亲事都挺看好,也就下了聘礼,选了日子。可是,谁成想,就在他们成亲那天,迎亲花轿还没进蔡家大门,新郎竟然猝死在了迎亲的路上,一下子喜事变丧事。新郎死了,这门亲事也就无疾而终了,蔡清君也就没能嫁出去。

  在那个时候,只要没拜堂就不算成亲,蔡清君也就不用到那大财主家里当寡妇。

Offline

第30集 2014-11-09 13:17:1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第二年,也就是三年前,蔡清君十七岁。蔡文烨又托人给蔡清君说了门亲事,对方家境也不错,也是大户人家。不过,怪事又来了,又是在成亲那天,新郎也死在了迎亲的路上。

  说真的,这事儿想想都让人心里发寒,我都怀疑我奶奶跟我说的这些是不是真的。

  一连死了两个没过门儿的女婿,蔡文烨感觉事情有点儿蹊跷,但他并没有在意,认为这世上巧合的事儿多了,可能那俩女婿本身就有啥毛病,刚好在成亲这天病发了。

  又一年冬天,蔡清君这年十九岁,这个时候,她已经算是个老姑娘了,再加上前后死了两次新郎的事,在他们那一带风言风语传开了,都说她是寡宿星转世,天生的克夫命,谁娶她谁不得好死。

  孤辰寡宿双星,各位朋友可能听说过,男命生于妻绝之中,而逢孤辰,平生难于婚配;女命生于绝夫之位,而遇寡宿,屡嫁不能偕老。

  孤辰说的是男人,寡宿说的是女人,说的都是克夫克妻命。

  蔡文烨听了很无奈,于是降低择婿门槛,请媒婆给蔡清君找了个普通人家,不过,不出意料的是,新郎再次死在了迎亲的路上。诡异离奇的都快让人心神战栗了。

Offline

第31集 2014-11-09 13:17:2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有道是事不过三,前后死了三个,这时候,蔡文烨再觉得正常它也不正常了,又听外面那些人风言风语的,就怀疑自己女儿真的是什么“寡宿星”转世,无奈之下请来一位算命先生,请先生给蔡清君算一算命。

  算命先生要了蔡清君的生辰八字,算了半天,神神叨叨说,蔡清君不是啥“寡宿星”转世,命格不在“绝夫”位,成亲那天死夫婿,因为她和前世夫君有过三生约定,今世必须嫁给她前世夫君的转世,但是她前世的夫君可能因为某种原因没能投胎,那鬼魂就一直留在蔡清君身边不肯离开,蔡清君这时候只要嫁人,她前世夫君的鬼魂就会把新郎害死。算命先生最后说,想要破解,就得找有道行的法师来做场法事,把蔡清君身边的鬼魂收了或是赶走。

  蔡文烨本身是读书人,用现在的话说那是文化人,有道是,子不语怪力乱神,请算命先生给蔡清君算命已经是他的底线了,现在听算命先生说什么,自己女儿是什么前世夫君的鬼魂缠身,这让他很难信服,拿出几两银子把算命先生给打发走了。

  不过,这个蔡文烨有点惧内,蔡清君的母亲李氏对算命先生的话深信不疑,蔡文烨架不住他老婆一哭二闹三上吊,再说他们蔡家在当地也是有头有脸儿的,女儿嫁不出去,岂不是让街坊邻里拿他们当笑柄了。最后没办法,蔡文烨捏着鼻子从外面找来几个道士。

  那几个道士在蔡家折腾了好几天,要走了不少银两,最后那几个道士打着保票说,鬼魂已经被他们收服,蔡小姐可以踏踏实实嫁人了。

  全家人一听,都挺高兴,再次张罗着给蔡清君找婆家,但是这时候蔡清君克夫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就是想嫁没人敢娶,没办法,蔡文烨最后一咬牙,传出话说,男家聘礼一分不要,蔡家还搭出去一千两银子做嫁妆,男人家境不论贫富,只要和蔡清君年龄相当、身无残疾、忠厚本分就行。

Offline

第32集 2014-11-09 13:17:2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在那个年月儿,讨不到老婆的穷苦人家多的是,这条件一开出去,有点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意思,还真有几个主动找上门儿的。蔡文烨瘸子里挑将军似的,在几个人里挑出个条件还算突出的。就这么的,又给蔡清君定了亲。

  这时候的蔡清君已经整二十岁,在过去那时候,已经算是名副其实的老姑娘了。

  我写到这儿,各位朋友可能已经猜到了什么,没错儿,后来新郎又死在了娶亲的路上。你们可别笑,我奶奶给我讲到这儿的时候,我就笑了,感觉这也太让人无语了,蔡清君这命也太苦逼了点儿。说蔡清君“苦逼”,有点大不敬了,不过我文化水平有限,想不出啥好词来形容。

  第四次丧夫,算是把蔡清君的“寡宿星”克夫命给坐实了,再没人敢来他们家提娶亲的事儿,就连那些媒婆走路也绕过他们家门口。

  一个月后,蔡文烨在县衙当差的二儿子传来消息,说县衙抓住几个行骗的道士,经过查证,正是来他们家做法的那几个。

  一听这消息,差点没把蔡文烨气的七窍冒烟。这个时候,蔡清君的母亲李氏又哼哼上了,非要蔡文烨去找有真本事的法师来家里做法。

  蔡文烨无奈,经过几番打听,一个熟人给他介绍了王守道和我高祖父。

  这时候领着蔡文烨敲门的那个本村老人,就是蔡文烨熟人的亲戚。

Offline

第33集 2014-11-09 13:17:3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等老人把前后经过大致讲了一遍以后,我高祖父皱了皱眉头,感觉老人说的有点悬乎。根据我高祖父当时推断,这个蔡小姐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不假,是那东西害死了那几个女婿也不假,但他从没听说过什么三生约定、前世夫君鬼魂缠身一说,感觉有点无稽之谈,觉得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什么事儿。

  高祖父踌躇半天,忖摸着蔡小姐这事儿有点棘手,自己最起码得跟师傅商量一下。

  就在我高祖父让蔡文烨他们稍等,自己准备起身去里屋找师傅的时候,王守道竟然住着拐棍颤巍巍从里屋走了出来,我高祖父赶忙走过把王守道扶到了太师椅上。

  没等我高祖父开口,王守道朝他摆了摆,“别说咧,师傅都听见咧,听见咧……”王守道虽然身体衰退,但眼睛和耳朵还算好使,也不知道啥时候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带路的那位老人赶忙给蔡文烨做介绍,几个人相互寒暄了一阵。

  最后王守道对蔡文烨说:“令千金这个事儿呀,有点儿难办呐,我看呀,非得俺师徒俩一起走一趟不可。”

  蔡文烨这次来三王庄其实留了个心眼儿,他在来三王庄的路上,沿途把王守道和我高祖父打听了无数遍,就差没把我高祖父和王守道的祖上三代都问出来,有点儿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味道。

Offline

第34集 2014-11-09 13:17:4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索性我高祖父和王守道在黄河两岸口碑极好,沿途百姓都说他们师徒两个不但诚恳厚道,道行更是高深的不得了,啥邪乎事儿只要到了他们手里,一准儿能解决,而且师徒两个不收钱,有吃的给点儿吃的,要是没吃的,啥都不给也行,旨在济世救人,是两个活脱脱的活神仙。

  打听到这些信息,让蔡文烨对师徒两人很是钦佩,这时又听王守道说要亲自到他家里去一趟,无论他们师徒两个是否有真本事,让一位百岁老人为自己女儿的事长途跋涉,蔡文烨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同时也非常感动,当即一扫之前的沉默寡言,话渐渐多了起来。

  之后,双方又闲聊一阵,彼此有了一个比较初步的认识。蔡文烨期间了解到我高祖父还没成亲,不过他也没往别处想,毕竟我高祖父年龄太大了,只比他小几岁而已。

  蔡文烨是乘着马车来的,而且还提前预备了一辆。天光大亮以后,我高祖父搀着王守道上了那辆预备的马车,随同蔡文烨一起向他家里赶去。

  三王庄距离尉氏县有好几百里的路程,因为王守道年龄过大,生怕颠着他,所以马车走的速度并不是太快。就这样,几个人走走停停、晓行夜宿,在第三天傍晚赶到了蔡文烨的家里。

Offline

第35集 2014-11-09 13:17:5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下了马车以后,蔡文烨让车夫敲开大门,把师徒两个引进了蔡府。

  蔡家不愧是当地屈指可数的名门大户,府邸不但修建的精致典雅,面积更是大的让我高祖父难以想象,共有一个前院、一个后院、两个偏院,整个院落里房间多的不计其数,在前院和后院之间,还有个不小的花园,花园里鱼池凉亭假山样样俱全,奇花异草争相斗艳。这让我高祖父这只井底之蛙觉得,就是皇宫可能也不过如此了。

  蔡文烨原本打算在偏院给我高祖父和王守道安排两套厢房,被我高祖父拒绝了,只让他安排了一套。我高祖父说,师傅年岁大了,夜里不能没人照顾,住在一套房子里方便照顾师傅。我高祖父这么说,让蔡文烨对我高祖父又多了一层认识。

  之后,蔡文烨在前院大厅摆了一桌酒席,一路上舟车劳顿、风尘仆仆,这时候算是给我高祖父和王守道接风洗尘了。

  蔡文烨大儿子在商铺不在家,二儿子在衙门,也不在家,作陪的只有蔡文烨夫妇和一个老管家,旁边还有两个丫鬟侍候着端茶倒酒。

  酒过半酣,王守道向蔡文烨提出一个要求,要蔡文烨女儿蔡清君出来一见。

  蔡文烨犹豫了一下。过去封建思想严重,什么女子三从四德,特别像蔡家这种书香门第的大户人家,更是讲究的要命,女儿未出阁之前,很少出来见客的。

  王守道解释说,他要给小姐看一看气色,顺便问几个问题,看看是否真如算命先生说的,被前世夫君的鬼魂所滋扰,也好做到心里有数,对症下药。

  蔡文烨听王守道这么说,也就没啥好讲究的了,赶忙叫丫鬟去请小姐。

Offline

第36集 2014-11-09 13:17:5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约莫过了能有一炷香的功夫,丫鬟引着一位长相俊美、衣着淡雅的女子进门。女子肌肤白皙,身材匀称,文文静静的,如果放到现在,就是位气质型女神。只是女子此刻精神不是太好,脸色发暗,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这女子正是蔡清君。

  在蔡文烨的引见下,蔡清君规规矩矩给王守道和我高祖父道了两个万福。

  王守道眯起眼睛盯着蔡清君上下看了几眼,点了点头。我高祖父看到蔡清君有点眼直,他长着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虽然气色不是太好,那也掩盖不住蔡清君摄人心魄的俊美。

  这时丫鬟从旁边搬来一条圆凳,放在了蔡文烨老婆李氏身边,蔡清君低着头走过去盈盈坐下,举手抬足间,透着大家闺秀的风范。

  王守道对蔡文烨说:“我看令千金气色发暗,白里透阴,真是给恶鬼缠上咧,并且这鬼来你家年头儿还不算少咧。”

  王守道这话,就像颗重磅炸弹,满屋子炸开,吓得蔡文烨全家脸色煞白,连倒酒丫鬟的手都哆嗦了起来。

  蔡文烨虽然不太相信这些,但这时候心里也发虚,颤着声音问:“老先生,照您这么说,真的是小女前世夫君鬼魂作祟吗?”

  王守道摆了摆手,“不是不是,那算命先生的话,只说对了一半儿,蔡小姐是被鬼魂觅上了不假,但不是啥蔡小姐哩前世夫君鬼魂,这鬼是蔡小姐从外面带回家咧。”说着,王守道好像想起了什么,问蔡文烨,“令千金最近几年有没有出过远门?”

  蔡文烨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小女从小到大从未出过远门,最后一次出门也是在四年前。

Offline

第37集 2014-11-09 13:22:5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听蔡文烨这么说,王守道眼睛一亮,问他:“四年前出门干啥了?”

  蔡文烨说:“四年前蔡某次子考中举人,全家到五里外的小青山祖坟祭祖,那是小女最后一次出门。”

  王守道接着问:“祭祖时发生啥怪事没有?”

  蔡文烨又想了想,接着又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蔡文烨的老婆李氏说话了,“我记得清君祭祖回来以后没几天,就生了一场病,病好以后身体一直不好。”

  听李氏这么说,王守道再次看了看坐在对面的蔡清君,然后从腰里抽出烟袋,窝上烟丝,就着身旁烛台上的蜡烛对了下火,吧唧吧唧抽上了,一边抽一边考虑着什么。这时候,谁都不再说话,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烟锅里的烟丝忽明忽暗,嗞啦作响。

  我高祖父这时候有点想不明白,这位蔡小姐现在看来明明就是被“护花鬼”缠身,使点手段收住就行了,不知道师傅这次为啥要想这么久。

Offline

第38集 2014-11-09 13:23:0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所谓“护花鬼”,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痴情鬼”,这种鬼生前和心仪女子立下过海誓山盟,不料愿望还没达成之前就死于非命,临死前心有怨积,化作鬼魂之后仍旧心有不甘,或是依附在某种介质上,或是四下飘荡,一旦遇到自己中意的女子就会尾随其回家。这种鬼严格说来对女子影响不大,但是一旦有男人和女子接触,特别是定亲这种事,那这个男人就该倒霉了,轻则重病,重则丧生。

  因为这种鬼对女人还能起到一定性的保护作用,就被称为了“护花鬼”。

  现在这种鬼已经很少见了,在现下这个物欲横流、金迷纸醉的社会里,尾生抱柱信的男人越来越少,也有为情自杀的,不过他们都成不了“护花鬼”,因为他们属于自杀,自杀的人死后鬼魂怨气很小,成不了气候,像“护花鬼”这种情况,一般都是他杀。

  过了好一会儿,王守道似乎过足了烟瘾,放下烟袋,接着问李氏:“蔡小姐在去祖坟的路上,要不,在回来的路上,没遇上啥吧?”

  李氏连想都没想,回答说:“没有,她和我一直在马车里坐着,帘子都没掀开。”

  “那就是在祖坟那里遇上啥咧。”王守道转而问蔡清君,“蔡小姐,祭祖那天你都干了点啥,你还记得不?”

  蔡清君听王守道问她,缓缓抬起头,眉目流转,看了看王守道和我高祖父,轻声说:“不记得了,四年前生过那场病以后,我一直精神恍惚,很容易忘事。”

  王守道听完,若有所思点了点头,似乎蔡清君记忆力减退在他意料之中。这个时候,旁边一个倒酒的丫鬟舔了舔嘴唇,似乎有话想说却又不敢说。

Offline

第39集 2014-11-09 13:23:0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丫鬟刚好站在王守道对面,丫鬟的异常举动被王守道看在了眼里,于是他对丫鬟说:“丫头,你是不是有啥想说咧?说吧。”

  丫鬟看了王守道一眼,最后把目光看向了旁边的蔡文烨。蔡文烨缓缓点了点头,像是默许的意思。可见蔡家家条甚严,丫鬟在客人面前说话,必须得到家主的允许。

  丫鬟见状,放心大胆说:“那天俺家小姐祭过祖以后,带着俺跟小香在小青山玩了一会儿,小姐还采了几朵野花,有一朵花可好看了,小姐把它插在花瓶里一个月才谢。”

  一听丫鬟这话,王守道和我高祖父同时蹙了蹙眉头,一朵采下来的野花一个月才凋谢,这太不正常了。

  王守道把烟袋锅在桌旁敲了敲说:“这就对咧,蔡小姐采的那朵野花,就是恶鬼变哩,要是我么猜错,那花底下的土里头,应该埋着一个年轻男人,恶鬼就是这个年轻男人,这么几年也快成气候咧。”

  听王守道这么说,蔡家人都感到毛骨悚然,特别是蔡清君和那个倒酒丫鬟,可能想起了之前那朵鲜艳欲滴的野花,显得坐立不安。

  这时候蔡文烨的老婆李氏慌着问道:“王老先生,那该怎么办呢?”

  王守道捋捋山羊胡,想了想说:“等明儿个,咱先到你家祖坟那里看看,先把这个男人肉身找出来再说。”

Offline

第40集 2014-11-09 13:23:1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第二天一大早,蔡文烨让下人套了三辆马车,吃过早饭以后,蔡文烨陪同我高祖父、王守道一起赶往县城城南五里外的小青山,随同他们一起去的还有老管家蔡章、宴席上倒酒的丫鬟小兰,还有和两个护院家丁。这两个护院家丁原本是不用带的,但是丫鬟小兰胆子小,蔡文烨就派了两个家丁陪着她,主要是给她壮胆儿,因为这次要全靠她找到四年前蔡清君采那朵野花的地方。

  路上,马车里,我高祖父不解地问王守道:“师傅,蔡小姐只不过是给‘护花鬼’缠身咧,咱把那鬼收了不就中了,咋还要去找那个男尸,咋这么麻烦咧?”

  王守道这时候正在吧唧吧唧抽旱烟,弄的满车厢二手烟味儿,呛人的要命,我高祖父无奈,只好把车帘掀开。

  王守道听我高祖父这么问,一双老眼狡黠地朝外面赶车的车夫看了一眼,然后烟袋杆子一挑,把车帘挑了下来,低声骂了我高祖父一句,“你孩儿懂个屁,这鬼是‘护花鬼’不假,想除掉它也很容易。但是,这鬼是你哩大媒人,是你哩大恩人,你能忍心把你哩大恩人收了么?咱不能干那种恩将仇报哩缺德事儿。”

  王守道这话,听的我高祖父一头雾水,刚要开口再问点儿啥,王守道把眼一瞪,直接给他堵了回去,“从现在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咧,话不要多说一句,我叫你干啥你干啥,不要问,只管做,听见没有?”

Offline

第41集 2014-11-09 13:23:25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中,听见咧。”

  听王守道这么说,我高祖父再不敢多言语,把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虽然我高祖父这时候弄不明白他师傅今天葫芦里想卖啥药儿,但他知道他师傅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理由的,说那“护花鬼”是他的大媒人、大恩人,可能这事儿真跟他有点啥关系吧。我高祖父为人憨厚,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心里也从不想那么多,对师傅王守道更是惟命是从。

  半个小时后,马车停在一座小山山脚下,我高祖父扶着王守道下了车,四下一看,这小青山真不愧小青山的名头,青山绿水风景宜人,漫山遍野奇花异草,俨然一处世外桃源,连王守道看了,也对小青山赞口不绝,说蔡家之所以官商两旺,就因为祖坟地方选的好。

  蔡家祖坟在小青山半山腰位置,一个还算平坦的小山坳里,下了马车还要爬一段山路,虽说不算陡峭,但是对于王守道一个百岁老人来说,爬上去比登天还难,只好由我高祖父背着他。

  一袋烟的功夫,到了地方。我高祖父把王守道放下以后,王守道抬眼朝四下瞅了瞅,嘴里忍不住赞道:“好风水,好风水,这里是一个‘犀牛望月’局,祖坟安在“犀牛”眼下位置,主官运恒通、生意兴隆,福荫后世子孙呐。”

  旁边的蔡文烨一听,赶忙双手作揖,问王守道,“王老先生对风水堪舆也精通么?”

  王守道摆了摆手说:“可不敢说精通,只是略知一二而已。”说着,王守道把话锋一转,说:“风水啥哩,咱以后再说,眼下找到那具男尸才是正事儿。”说着,王守道把目光看向一旁的丫鬟小兰,说道:“丫头,你家小姐在哪儿采哩花儿,你还记得不?”

Offline

第42集 2014-11-09 13:23:3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丫鬟小兰这时候脸色有点发白,虽然有两个家丁一左一右陪着,但是看得出来,她还是有些害怕,她没说话,紧绷着嘴唇,快速点了点头。

  王守道朝她呵呵一笑,“莫怕莫怕,有俺师徒俩在这儿,你还怕啥咧,走,带俺们过去看看。”

  由两个人高马大的家丁一左一右陪着,丫鬟小兰领着头走在前面,我高祖父再次背起王守道,和蔡文烨、管家蔡章并肩走在后面。

  蔡清君采花的地方离她家祖坟不算远,也就不到百米的距离,在一个山体突出的小石包上,这小石包不大,也就两平方米左右,上面光秃秃的什么都没长,在四周绿意盎然的衬托之下显得非常诡异突兀。

  丫鬟小兰远远停下,不敢再往前走,抬手一指小石包对王守道说:“就在那里,俺记得很清楚,当年那朵花就长在那里,小姐走过去把它采下了,俺跟小香还说,这花真好看。”

  王守道闻言点了点头,对众人说道:“行咧,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我跟宣义过去看看。”说完,王守道示意我高祖父背他过去。

  等来到石包近前,我高祖父把王守道放下。王守道站在石包旁边,再次向四下看了看,说道:“么想到这么个风水宝地,竟然还有‘断门局’。”

Offline

第43集 2014-11-09 13:23:4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我高祖父忙问:“啥叫断门局?”

  当我奶奶讲到这儿时,我问我奶奶,王守道是不是还懂得风水格局?我奶奶说,懂,就是不知道懂多少,因为你高祖父资质太差,光捉鬼一项就学了十二年,王守道也就没再教他其它的。

  言归正传,王守道听我高祖父问他,叹了口气说:“断门局也叫绝户局,在这里下葬,家里边儿的人三五年之内都得死绝,看来这个‘护花鬼’生前是给仇人杀死勒,那仇人杀死他也就算了,还不想放过他家里人,把他埋到这儿,是想他家里人也都死绝,够狠哩呀。”

  “那咱咋办嘞师傅?”我高祖父一听,有点犹豫,感觉这护花鬼也挺可怜的,当下心就软了。

  “咋办?”王守道看了看小石包,“来时候我都想好咧,把他尸首挖出来,给他找个媳妇儿,结个阴亲,再找个地方连他媳妇儿一块儿埋掉就行咧。”

  “咱在这儿人生地不熟,上哪儿给他找媳妇儿?”我高祖父有些为难。

  王守道一摆手说:“这个你就别管咧,走,把我背回去找蔡老爷。”

  回到蔡文烨他们那里以后,王守道给蔡文烨列出一个清单,让他按照清单上列举的物品准备,当时他们并没有带笔墨纸砚,好在这位蔡老爷记性极好,一一记下。

  清单如下:真人大小纸人一个(女);青布一块,五尺长三尺宽(黄布最佳,但是在那个时候,黄布只有皇室才能用,普通老百姓用黄布等于造反);黑布一块,七尺长四尺宽;草纸至少六张,裁成六寸长四寸宽;公鸡血一碗;崭新毛笔两支;十八岁以上童男六人,需身强力壮、胆子大者;大红女嫁衣两套,大红新郎衣两套;上好棺木一口;红头绳一根,二尺长;银针一根。

  这份清单里可能还有别的什么物品,种类太多我记不清了,等写到了再说。

Offline

第44集 2014-11-09 13:23:51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众人从小青山回到蔡府以后,蔡文烨吩咐管家蔡章去准备这些物品,王守道则让我高祖父陪他来到城北,在城北一片荒地里给“护花鬼”找了块坟地。王守道说,这里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的风水宝地,但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护花鬼”还有家人活着,把他埋在这里,他家里人将来可以一帆风顺、无灾无难。

  一天无话,到了晚上,王守道所列清单上的物品已经基本备齐,只是那六个十八岁以上童子太难找了,过去那时候男人十八岁已经成家。管家蔡章在县城里找了一天,只找到五个,倒是还有几个,但他们一听是来蔡府,心里不免发怵,因为蔡小姐那克夫命在那里摆着,再说管家也说不清要他们来蔡府干啥,死活不肯来、给银子再多也不来。

  蔡章回到府里对蔡文烨说,准备第二天到县城附近的乡下看看,乡下十八岁以上没成亲的男丁比较多。王守道忙制止他说:“等不到明天咧,今天晚上就得用,么事,俺徒弟也是童子身,算他一个,刚好六个……”

  吃过晚饭以后,王守道把那五个童子,包括我高祖父聚到蔡府前厅大院里,这时院里灯球火把、亮子油松,照的满院通明。

  在院子中央放着一张檀木方桌,方桌上放着一碗鸡血、一只毛笔和六张草纸。王守道站在桌子前,蔡文烨夫妇和管家陪在他旁边,我高祖父则带着其他五个童子一字排开,站在他们对面。这个时候蔡府下上很多人聚在大院里探头缩脑偷看着。

Offline

第45集 2014-11-09 13:24:0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王守道吩咐我高祖父用少量墨汁兑水,把鸡血稀释了一下,然后他用毛笔蘸着稀释好的鸡血,分别在六张草纸上郑重写道:甲子神王文卿;甲戌神展子江;甲申神扈文长;甲午神卫玉卿;甲辰神孟非卿;甲寅神明文章。

  写完以后,吩咐管家找人去熬些浆糊,王守道自己端着那碗鸡血走到我高祖父他们六个人跟前,用毛笔蘸着鸡血在他们眉心各点了一点。眉心点鸡血,可以增加阳气。

  这时候我高祖父大概猜到王守道这是要做什么了,只是另外几个人大眼瞪小眼,被弄的莫名其妙,不过好在几个人每人收了蔡家五十两纹银,只要不让娶蔡小姐,就凭这些银两,让他们去杀人也绰绰有余了,此刻眉心抹点鸡血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啥。

  鸡血点好以后没过多大一会儿,管家把熬好的浆糊端来了,还热乎着。王守道让蔡文烨的老婆李氏回避,然后让几个人把胸口衣服敞开,坦胸露肉,用刷子把浆糊在每个人胸口抹了一片,将六张写了六甲神位的草纸每人胸口贴了一张。最后王守道叮嘱六个人,“把里面的衣服贴着草纸勒紧,别一会儿动起手来让衣服把草纸给磨破喽。”

Offline

第46集 2014-11-09 13:24:05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这个时候,五童子里有人仗着胆子问王守道,“老爷,您这是叫俺们干啥勒?又是抹鸡血又是贴草纸,啥意思?”

  王守道一笑说:“叫你们干啥勒?其实也不干啥,就是跟我去小青山刨个死人……”

  王守道这话一出,除了我高祖父以外,其他几个人全都炸了营,半夜去刨死人还叫“也不干啥”?这比叫他们去杀人放火还恐怖。

  五个人里有两个当即转身就想走,王守道见状,不紧不慢说:“走吧,走了以后那五十两纹银拿不到手还是小事儿,你们被我点了鸡血,贴了六甲护身符,已经算是六甲阳神附体,六甲神里么有胆小鬼,现在要是走咧,就是辱没了六甲神的名头,我敢保证你们走不出蔡家大门,六甲神就会下凡要了你们的小命儿。”

  两个想走的听了这话,立马给唬住了,关键还是古时候的人对神明怀有莫大的敬畏心理。

  想走的两个人里,其中一个闻言,又气又怕,可能是感觉上了贼船骑虎难下了吧,恼羞成怒问道:“你们到底想干啥咧!”

Offline

第47集 2014-11-09 13:24:15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王守道依旧笑着,对那人说:“不想干啥,就是去小青山刨个死人,你们可以放心,你们现在是六甲阳神附体,啥邪物都不能近身,只要听我勒话,一点事儿么有,等把死人刨出来以后,你们就能拿着银子平平安安回家咧,要是现在想走,那就是个死,你们好好想想吧……”

  几个人一听王守道这话,全部大呼上当,但也没办法,一方面是那五十两纹银的诱惑,一方面是六甲阳神的威胁,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不过据我估计,他们在心里肯定把蔡府上下骂了个遍,包括王守道和我高祖父在内。

  临行前,王守道郑重交代了蔡文烨两件事:一,即刻找“土工”把白天他和我高祖父在城北选的那块穴地的墓坑打好;二,蔡小姐今天晚上不能睡,要穿戴整齐在大厅里等他们回来。

  蔡文烨这时已经对王守道十分信服,连忙点头答应。

Offline

第48集 2014-11-09 13:24:2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蔡文烨接下来如何吩咐管家蔡章找“土工”打墓坑,让丫鬟到阁楼去喊蔡小姐,咱就不再细说了。

  这时候单说我高祖父和王守道。王守道吩咐我高祖父把那碗没用完的鸡血和之前准备的那块七尺长四尺宽的黑布带上,然后又吩咐那五个童子拿上一些刨坑用的工具,几个人准备停当之后,分别坐上早就备好的马车,一路颠簸,直奔小青山。

  路上无话,半个小时后,马车到了小青山山脚下。这天天上无星无月,整个小青山不但寂静,更是漆黑一片,再说这里全是墓地,漫山遍野不下百座坟冢,可能是心理作用,除了我高祖父和王守道之外,另外五个童子包括几个车夫在内都一脸惊悚。

  下了马车以后,王守道见那五个童子缩头缩脑有点胆怯,就给五个人鼓舞了一下士气。王守道鼓舞士气的那套说辞无非就是,五十两银子,六甲阳神附体,百邪不侵,刨这个死人是在给自己积阴德,将来会有好报等等。

  其实这些话里大部分内容是在糊弄人,就像先前贴六甲护身符,只是因为夜里挖墓冢阴气重,怕他们挖开墓冢以后,被里面的阴气冲身。六甲神属于阳神,阳气极重,加上他们全是童子身,有阳气护体,这样夜里挖男尸就不会出问题。如果说他们当时离开蔡家就会被六甲神下凡惩罚,纯粹是在吓唬他们,在蔡府时如果他们执意要走,王守道还真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Offline

第49集 2014-11-09 13:24:2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王守道把几个人糊弄一通,士气算是给鼓舞起来了。还由我高祖父背着他,两人走在最前面,其他五个人拿着应用物品跟在后面。

  很快的,几个人来到白天看过的那个小石包跟前,我高祖父把王守道放下以后,王守道从一个童子手里要过那碗鸡血,把碗口倾斜,一边走,一边往地上倒鸡血,围着石包转了一圈以后,手里那碗鸡血刚好被他倒了个干净。

  倒鸡血也是抑制墓里阴气的一种,在我们这里很多人家迁移祖坟时,偶尔也会用鸡血冲一冲,有的是冲晦气,有的是冲阴气,现在冲晦气的居多,其实也没啥讲究,就是求个心理安慰。

  王守道倒净鸡血以后,把那支碗朝石包上猛地一摔,瓷碗四分五裂的同时,他朝那五个童子把手一挥,喝了一声:“动手,挖!”

  王守道一声令下,几个童子却犹豫起来,拿着工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畏缩不前,这个时候,我高祖父抢过其中一个童子手里的工具,第一个在石包上挖了起来。

  凡事就怕有人带头儿,我高祖父挖了几下以后,其他几个人见也没啥事儿,胆子立刻壮了不少,随后跟着抡圆了家伙,七手八脚挖了起来。

Offline

第50集 2014-11-09 13:25:3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我讲的故事,都是我家祖上和我的真实经历!

这座小青山其实不算大,方圆大概也就三四里地,高度可能不足一百米吧,目测是这个样子,因为太小,地方上没有具体的数据统计,其实说它是“山”不太恰当,称之为“岭”倒是很贴切,不过当地人都是小青山小青山这么叫。

  这小青山土质很特殊,属于土石参半,并不是完全石化的,要不然在这里打墓坑,就凭过去古代那些简陋工具,普通人家很难做到。

  护花鬼的墓坑,打的并不深,试想给仇人打墓坑能打多深,也就三尺左右,也就是一米左右,上面碎石铺就,下面就是泥土了,很容易挖开。

  我高祖父带着其他五个童子,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把石包彻底挖开了。

  这时候王守道把带来的灯笼点着,举着灯笼朝里面照了照。

  石包下面没有棺椁,只是一张烂草席裹着一个人,这时候草席已经烂的不成样子,就像一层粪土似的碎末状滩在尸体上。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