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76集 2014-11-03 23:40:4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我从地上爬起来,看见方丈正在和陈婆撕巴,而那半截尸体,飞速的向他冲过去了。
  方丈急的哭爹喊娘。大声喊道:“怎么办啊,许由,快点救救我啊。”
  我站在一旁也不敢过去,连忙教他:“快跟我念咒,般若波罗蜜多。”
  这几个字是梵语,音节有点奇怪,而方丈显然文化水平不是太高。念了几次,始终没有念对。
  眼看那半截尸体已经趴在他的身上,看样子,是打算沿着鼻子眼睛钻进去。方丈挣扎了几把,终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而那半截尸体,也迅速的把他的身子覆盖了。
  就在这紧要关头,方丈忽然来了一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如果不是情况危急,我肯定要笑喷了,一个和尚,居然说出道士的话来。
  我们两个各种咒语乱七八糟的瞎念,瞎猫碰死耗子,终于,那具死尸像是被火烧到了一样,发出凄厉的嚎叫,把方丈放开了。

Offline

第77集 2014-11-03 23:40:5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一瞬间,我闻到一股焦臭味。只感到头晕目眩,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那具尸体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放弃了方丈,迅速的逃回到坟墓里面去了。
  我们两个人趁着这个机会,你扶着我,我拉着你,发足狂奔。这时候,我们的胆子已经几乎要吓破了,耳边呜呜带风,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而身后,仍然能传来陈婆凄厉的喊声:“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不要跑,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知道你们住在大圣庙。早晚要你们的命……”
  虽然被陈婆这样威胁,但是我们仍然向大圣庙的方向跑过去了。一来,这条路我们熟,二来,庙里面有菩萨,至少我们不用担心怨鬼的侵扰了。
  我们两人一直逃到大圣庙,接二连三的倒在大殿上,看着佛像,守着长明灯,个个吓得全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今天的晚饭不用吃了,我们根本吃不下,只能抱成一团,蹲在大殿前面发抖,抖了一会,方丈居然睡着了,发出鼾声。只剩下我自己,看着屋子里的蜡烛,望着外面的月光,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发愁。
  眼看外面的月亮已经升了老高,月光从窗户里面照进来,明晃晃的。
  我虽然害怕,但是架不住熬了这么久,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不料,我刚刚闭上眼,忽然听见有一个声音在叫我的名字:“许由,许由。”
  我吓了一跳,连忙四处张望。
  这一张望不要紧,差点把我的魂都吓飞了。我看见一具棺材停在我旁边。
  这声音,就是棺材发出来的。

Offline

第78集 2014-11-03 23:40:5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我顿时吓得屁滚尿流,闷哼一声从地上爬起来,掉头就想逃跑。
  可是,我只是走了两步,就听见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你不想治病了?打开棺材,你就得救了。”
  我全身一哆嗦:“谁?”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一直在忐忑,因为这声音太熟悉了,我好像每天都能听到似得。
  紧接着,我想明白这声音属于谁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慌失措的盯着那口黑漆棺材。我想到这声音属于谁了:是我自己。
  相信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把自己的声音录下来之后再听,就会发现,自己的嗓音变得很怪异,既熟悉又陌生。
  我连滚带爬的想逃,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下来了。刚才那个声音说,打开棺材,我就得救了。我为什么不试试呢?
  反正我身上长不知道多少铜钱癍,再过几天就要死了。就算打开棺材,能坏到哪里去呢?
  想到这里,我重新回到大殿里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殿变得更黑了,我在里面站了几秒钟,才能适应这里的光线。

Offline

第79集 2014-11-03 23:41:2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我咽了口吐沫,拍了拍一个劲发抖的双腿。两手按在棺材盖上,使劲推了一把。
  由于紧张,我力气用的有点大了。棺材盖发出沉闷的一阵响声,像是不情愿一样,被推开了,然后,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这棺材,并没有被钉上。
  棺材被推开之后,我探头向里面望了一眼。
  这一眼,就把我吓坏了。里面果然躺着一个人,只不过,这个人正是我自己。
  我两腿发软,勉强扶着棺材才能站在那里:“怎么回事?我已经死了吗?不可能啊,这里边的是谁?”
  我慢慢的把手伸下去,另一个我脸上的肉已经凉了,看来,确实已经死了。
  我惊慌失措,一时间没了主意。
  就在这时候,棺材里面的我忽然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
  我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抽回来。
  但是他一把拽住我的手腕,然后一用力,将我拉了进去。
  我的背,我的头,磕在硬邦邦的木板上,登时眼前一黑。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躺在棺材里面了,而另一个我好端端的站在外面。
  他满脸笑意的看着我,用那种古怪的声音说:“现在,换你在里面躺着了。”
  然后,他抬起棺材盖,慢慢的盖在棺材上面。
  我心急如焚,可是身体偏偏动弹不得,我用尽全力抬起右手来,一下一下的敲击棺材,当当当,声音微弱的要命。
  正在这时候,我听见一声声悠长的呼叫声:“许由,许由……”
  那些呼声把我包围了,在我身体周围转圈。距离我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大。
  我头上开始冒汗,一股剧痛从头顶上的伤口那里蔓延开来,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这一声喊出去之后,棺材的叫声忽然停止了,周围有变得寂静一片,这里只剩下我自己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身子周围传来一个阴沉沉的声音:“想活命吗?”

Offline

第80集 2014-11-03 23:41:3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我咽了一口吐沫,小声说:“想。不过,你是谁?”
  那人嘿嘿冷笑了一声:“我是谁?你不就在我身上躺着吗?”
  我头上开始一阵阵的冒冷汗:“你是棺材?棺材怎么能说话?”
  棺材却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只是说道:“想活命?那就拜我为师吧。当了我的徒弟,我就救你。”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是个阴谋。这棺材有问题。是妖怪,是鬼。”
  我脑子正在乱纷纷的想着,那棺材又继续说道:“有的人死后魂魄不灭,会附在周围的东西上面。我曾经也是人,你不必害怕。”
  我战战兢兢的问:“你是鬼?你不会害我吧?”
  棺材冷笑了一声:“你现在这个样子,用得着我害吗?”
  我想了想,也是。我很快就要死了,而且死了之后没办法投胎。最坏也莫过于此了吧。
  这时候,棺材又问我:“怎么样?你到底拜不拜师?”
  这种情况下,我已经完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答应:“拜,拜师。”
  棺材哈哈笑了起来:“好徒弟。拜师的仪式就省了。老夫一生不羁,不爱那些繁文缛节。”
  当时,我只想着活命。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拜,在日后给我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还是那句老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Offline

第81集 2014-11-03 23:41:4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我看着马总的秃顶,心中暗暗揣测:“想必这个女秘书很能折腾人。”
  马总接着说道:“谈项目嘛,无酒不欢,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于是我们几个人频频推杯换盏。喝到一半的时候,这个吴安说他酒量不行,不能再喝了。其实我也知道他酒量不行,如果不是临时缺少人手,也就不带他出来了。但是我知道,对方不知道啊,一口咬定吴安这小子不给面子。最后没办法,我只能强迫他喝。”
  说到这里,马总脸上的肥肉跳了一跳。
  我不由得问道:“后来呢?”
  马总两眼看了看黑洞洞的门口:“后来,后来吴安还是推辞,我就告诉他,今天不喝高兴了,明天不用来上班了。最后吴安只能皱着眉头,一杯杯的喝。这场酒局,一直进行到半夜。到后来的时候,吴安满脸通红,已经坚持不住了。
  “我和我的司机把他放到车上,打算送他回家。一直送到那条河边的时候,吴安说他坚持不住了,要下车吐一会,还告诉我们,他们家就住在附近,让我们先走。当时我也没多想,坐上车就走了。等到第二天,才听说他淹死在河里了。”
  马总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们全都听得出来,是这一场酒局,把吴安喝的迷迷糊糊,结果在河边吐的时候,一头栽下去了。

Offline

第82集 2014-11-03 23:41:5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拜完师,我呆在那里,不知道下一步这口棺材想怎么样。而且,我心里还在隐隐约约的担心:“为了解掉铜钱癍,我先是被方丈骗,又被陈婆骗,这口棺材,不会也想凑个热闹吧。”
  沉默了一会之后,那个声音说:“你身上,是不是中了铜钱癍?”
  我连连点头:“没错,没错,是铜钱癍。有一个老太太,说能帮我解了这种毒。结果……”
  那棺材居然得意的笑了一声:“结果给恶心到了是吧?”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呆在那里,不敢开口。
  棺材说道:“实际上,解掉铜钱癍,简单至极,鬼市下面埋着一具尸体,那尸体生前很有些道行,虽然死后魂魄飘散,但是却让那里变成一块聚阴的地方,也正是因为这样,有些小鬼才敢聚在那里,为非作歹,搞出什么铜钱癍的花样来。你只要把尸体挖出来,那些小鬼自然再无凭借,不得不散掉了。到那时候,活人可以康复,死人可以投胎。”
  我大喜:“就这么简单?”
  棺材答道:“就这么简单。不过,要想找到这具尸体,可不容易。”
  我想了想:“是啊,那鬼市虽然小,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一条街,这要是挖下去,没有三五个月绝对干不成。”
  棺材的声音很神秘:“我教你,明日点上一根蜡烛,在那条街上走一圈,那具尸体是至阴之物,蜡烛碰到那里的时候,必然会熄灭。你就在蜡烛熄灭的地方,挖下去就可以了。”
  我大喜,情不自禁喊道:“谢谢师父。”如果对方不是一具黑漆漆的棺材,我恐怕就更觉得亲近了。

Offline

第83集 2014-11-03 23:41:5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然而,高兴之后,我心里又有点犯嘀咕:“这具棺材古里古怪,怎么看都不像是正派东西,该不会是要害我吧?”
  我正这样想着,棺材又说:“明天你挖出尸体来之后,应该会看到,他的身上插着一把桃木剑,你千万要小心,那把剑不要拔下来。那具尸体,你想办法运回大圣庙,不要损坏。切记切记,一定要完整无损的运回大圣庙。”
  我一听这句话,顿时放下心来。既然这棺材让我帮忙运尸,那么这件事八成是真的了。然后我好奇的问:“这尸体是谁啊?很重要吗?”
  我刚刚想到这里,忽然,背后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吓了一跳,脑袋瞬间像是爆炸了一样,情不自禁一声大叫。
  这时候,耳边忽然有人叫我:“许由,许由,你怎么了?”
  我眼前一片恍惚,周围的景色瞬间一变。
  我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亮了。我躺在神像前面,方丈紧张的看着我。
  我看了看他,过了好一会才定下神来,然后我咽了口吐沫说:“我做了一个梦。”
  随后,我把梦中的景象详详细细的讲了一遍。
  方丈听了之后沉吟不语。过了一会,他说道:“许由,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瞎做一个梦,咱们就去路上乱挖,这是破坏公共设施,万一让公安局发现了,拘留七天,你就得死在派出所。”
  我正要争辩,忽然围墙外面出现了声嘶力竭的骂声:“小兔崽子,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们。”

Offline

第84集 2014-11-03 23:42:0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紧接着,院门口走进来一个踉踉跄跄的人。我们两人回头一看,这人披头散发,手里提着明晃晃的菜刀,正是昨天晚上的陈婆。
  不知道她折腾了多久,但是这时候看见她,嘴角已经出血了,眼睛里也布满血丝,虽然是大白天,但是这恐怖的形象也让我心里哆嗦了一下。
  这时候,方丈高喊一声:“老太太,不用杀人,我们找到办法了,可以顺利让你儿子投胎。”
  老太太一听投胎二字,脸色马上一变,手里的菜刀慢慢放下来,问道:“真的?”
  方正居然双掌合十,一脸得道高僧的样子:“出家人不打诳语。”
  根本就是欺负老太太不知道他是冒牌货。
  接下来的几分钟,我们向老太太详细讲了我们的计划。老太太听了之后摩拳擦掌,表示要跟着我们两个,帮我们的忙。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她手里的菜刀始终紧攥着。
  我和方丈走在前面,陈婆提着菜刀走在后面。方丈向后瞥了一眼,小声对我说:“你看见没有?陈婆不放心咱们两个,一会万一有什么不对劲,就得把咱们俩砍了。许由,你可把我害惨了。”
  我不满的说:“你把我骗的这么苦,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跟你说,我要是得了铜钱癍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方丈明显哆嗦了一下,一张脸都要哭出来了:“你们这些世俗人真是太狠了。”
  我叹了口气:“方丈,一会如果梦是真的,咱们俩把死尸挖出来,那自然是什么事都没有。万一没有挖出来,别等着铜钱癍了,老太太当场就得把咱们俩砍了。”

Offline

第85集 2014-11-03 23:42:1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方丈明显哆嗦了一下,一张脸都要哭出来了:“你们这些世俗人真是太狠了。”
  我叹了口气:“方丈,一会如果梦是真的,咱们俩把死尸挖出来,那自然是什么事都没有。万一没有挖出来,别等着铜钱癍了,老太太当场就得把咱们俩砍了。”
  一路上和我方丈长吁短叹,只求昨晚上的梦是真的。
  考虑到要挖尸体,还要运尸。方丈以大圣庙住持的身份,舔着脸向周围的住户借东西。
  幸好这里已经算是郊区了,基本的工具都有一点。我们找了五六家,总算借到了两把铁锹,和一辆人力三轮车。
  我在前面骑车,方丈在后面推车,陈婆手拿菜刀坐在车上,监督着我们俩。
  过了一会,方丈受不了了,和陈婆商量道:“老太太,咱们能把刀收起来吗?一个小伙子,一个和尚,一个拿着刀的老太太,实在太惹眼了。一会还要运尸体,这要是半路上出什么岔子,尸体到不了大圣庙,你儿子可就投不了胎了。”
  只要一说到儿子,陈婆还是很通情达理的,想了想,把菜刀藏起来了。
  我们走到那条小路上的时候,只不过刚刚中午而已。头上顶着太阳,不远处的马路上走着汽车。一切都还算安全。
  按照棺材的指点,我点上了一支蜡烛。然后,举着它开始一趟一趟的在小路上遛弯。

Offline

第86集 2014-11-03 23:42:1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蜡烛的火苗突突的亮着。我的心随着火苗忐忑不安。走了一圈,蜡烛没有灭,我的心开始揪起来了。
  老太太就站在我身后,声音陡然严肃:“怎么回事?那具尸体呢?”
  我看了看她手里的菜刀,心中猛地一凛,一股让我自己都害怕的想法从心底升了起来:“看来这里没有死尸。与其让老太太把我砍死,不如先下手为强,夺过她的刀来……”
  方丈脑子转得快,提醒我:“林子里面,林子里面。”
  我心里苦笑了一声:“这里哪有林子?只不过路边有几棵树罢了。”不过死马当活马医,我仍然举着蜡烛向里面钻进去了。
  走过那几颗大树之后,蜡烛没有任何的变化,我刚刚要转身回来,忽然,火光闪了一闪,顿时灯小如豆,眼看就要灭了的样子。
  我心中大喜,再仔细看时,火苗又恢复如初了。只不过,始终不如刚才在小路上燃烧的旺盛。
  我端着蜡烛,像是拿着探测仪找地雷的工兵。在这几棵树之间仔仔细细找了几遍。
  终于,走到一棵树下的时候,蜡烛噗地一声,灭了。

  我掏出火柴想点着蜡烛,再试一遍,然而,这时候根本连火柴都划不着了。
  我心中一阵大喜,看来那棺材没有骗我。我一连声的叫道:“在这里,在这里。”
  方丈扛着铁锹赶了过来。我们两个你一铲我一铲,你来我往,在这挖了足足一个小时。
  随着坑被挖的越来越深,那些土,渐渐地变成了红色,像是被血浸染了之后,始终没有消退一样。
  方丈兴奋的说:“这个我认识,土里掺了朱砂,这下面肯定埋着邪物。看来,尸体肯定是在这里了。”
  果然,几分钟后,我们看到一具尸体。这尸体的衣冠已经烂掉了。但是身体还保存的很好。完全没有腐烂的迹象,而他的胸口上,也确实插着一把桃木剑。
  看见这具尸体,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很熟悉,在脑海深处,似乎曾经见过他似得。

Offline

第87集 2014-11-03 23:42:24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我拍拍脑袋,站在坑边冥思苦想,把从记事以来我认识的人仔仔细细排查了一遍,始终想不起来,这种熟悉的感觉是哪来的。
  方丈见我站在那里发呆,始终没有动作,不由得催促道:“怎么回事?快点把人弄回去啊?发什么呆,夜长梦多你不知道啊?”
  我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咱们快点把这人抬回去吧。”
  我们两个刚要动手,忽然阴云四合,周围暗了下来。
  方丈战战兢兢的说:“许由,我觉得这天不对劲啊。咱们该不会是要被天打雷劈了吧。”
  我抬头看了看天,紧张的说:“没那么严重吧,多云而已,别想那么多……”
  我这句话刚刚说完,天上忽然开始下雨了。雨势很急,瞬间变成瓢泼大雨……
  地上的朱砂土被水一冲,像是红色的血液一样,到处乱流,把那具尸体泡在里面。
  方丈推我:“事不宜迟,咱们赶快把尸体抬出来,装车运走吧,然后回去洗个澡,这件事就跟咱没关系了。”
  我点点头,和方丈一人一边,慢慢走到坑里面去。我们两个人,一人抬着肩膀,一人抬着腿,慢慢的向上走。
  有一句话叫死沉死沉。意思是人死了之后会变得很重。今天我和方丈算是体会到了。这坑不深,但是我们一步一打滑,根本就抬不上去。
  陈婆站在岸边,眼看着我们两个,干着急,嘴里嘟嘟囔囔,骂我们两个年轻力壮,连个人都抬不动。

Offline

第88集 2014-11-03 23:42:31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方丈憋得一张脸通红通红的,还要时不时顶陈婆两句。
  正在乱哄哄搬运尸体的时候,忽然,一阵阴风吹过来,把我们三个人裹在中间。
  我打了个冷战,凭直觉,赶到周围的空气有些异样。
  我紧张的喊:“方丈,你没事吧?”
  方丈也好不到哪去,哆哆嗦嗦的说:“我没事啊。许由,这阵风有问题啊。吹得我心烦意乱的。”
  我们两个正在这说着,忽然听见头顶上传来一声嚎叫:“把尸体给我放下。”
  我下的一哆嗦,差点真的松了手。
  我下意识的向上看了一眼,之间陈婆两眼通红,正在恶狠狠地瞪着我们两个。
  方丈大着胆子问:“老太太,你怎么了?”
  陈婆不答,忽然从背后抽出菜刀来。
  我也紧张起来了,结结巴巴说道:“老太太,有话好好说,咱们可不要动刀啊。”
  这句话还没说哇,陈婆一纵身,挥到向我砍来了。
  无论是这一跳,还是在半空中挥刀。都极其敏捷,极其凶狠。万万不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婆子能够做出来的。
  生死之间,我也算反应比较快,一下躺在泥地里,堪堪避开这一刀,然后招呼方丈:“肯定是鬼上身了,快跑。”
  我们两个手脚并用,从坑里面爬出来。抓着旁边稀稀落落的大树,绕着圈子开始逃跑。

Offline

第89集 2014-11-03 23:42:3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而陈婆始终面露精光,穷追不舍。
  我们两个跑了一阵,忽然方丈说道:“不好,尸体要被埋起来了。”
  我一边逃跑,一边回头瞥了一眼,可不是吗,那尸体躺在泥地里面,大雨冲刷着周围的泥土,正在一点一点的把他覆盖住。
  我心里着急了,今天不把这死人给运回去,老子还怎么活?
  想到这里,我也不逃跑了,猛地转过身来,瞪着挥刀冲上来的陈婆:“你麻痹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害我。今天老子先杀了你。”
  我拼着被她砍一刀,也要一脚将她踹倒。然而,我还没有动手,陈婆看了我一眼,忽然两眼一翻,晕倒在地了。
  方丈大喜,赞道:“鬼怕恶人,许由,你把陈婆身上的小鬼吓跑了。”
  我气呼呼的冲陈婆身上吐了一口,然后招呼方丈:“咱们接着抬人。”
  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死尸已经被泥水完全盖住了。
  这时候泥水混着雨水,像是一锅粥。用铁锹铲太稀,把铁锹当勺子舀又太稠。
  我和方丈略微商议了一番,齐刷刷伸出手去,在泥地里摸索了一番,然后牢牢把死尸抓住了。
  方丈问我:“好了吗?”
  我说:“好了。”
  方丈喊道:“一,二,三。起……”
  我们两个同时用力,打算把死尸拽起来。然而死尸刚刚从泥地里露出来,方丈就气急败坏的冲我大喝:“放手,许由快放手。”

Offline

第90集 2014-11-03 23:42:4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忽然感觉到右手一松。
  然后,我看到尸体慢慢的沉下去了,而我的右手,握着一把桃木剑。
  刚才,我是拽着桃木剑把尸体拉上来的。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桃木剑从尸体里面拔出来了。
  我想起棺材师父的话来:“千万不要动尸体上的桃木剑。”
  我全身打了个寒战,挥舞着桃木剑,想重新插回到尸体身上。
  然而,坑里面忽然扬起一大片水花,有什么东西钻出来了。
  泥水打到我的脸上,打到我的眼睛里。我根本睁不开眼睛。
  然后,我感觉有人抓着我的胳膊,一直在拖我,我不由自主,踉踉跄跄跟着他跑起来。
  等我终于能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见方丈气喘吁吁的站在我身边。
  我问他:“你拽我干什么?”
  方丈指了指前面:“你自己看。”
  这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嘴巴就再也合不上了,那个场面,终生难忘。

Offline

第91集 2014-11-03 23:42:5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尸体站起来了,它站在坑里面,挥舞着手臂,同时,又有无数的旋风在四周围绕着它,像是要钻到它身体里面去似得。
  这几天,我已经见过鬼了,确切的说,是见过不少鬼。但是现在我看到活过来的尸体,仍然吓得心惊胆战,这时候,只有一个念头:“逃。”
  我和方丈互相搀扶着想要逃跑。但是刚刚伸开腿,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脖子。
  这时候我已经是惊弓之鸟了,感觉到脚腕被抓,顿时吓得一声尖叫。
  我向地上望了一眼,发现趴在那里,伸手拽着我的脚腕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晕倒在地的陈婆。
  这时候我已经要气得七窍生烟了,我喝道:“陈婆,你到底什么意思?一定要害死我是不是?”
  陈婆没有回答我,反而嘴里一个劲的嘀咕:“是不是把那死人运到大圣庙,我儿子就能投胎了?”
  我气急败坏:“运你麻痹啊?你自己回头看看,死尸活了,都是你搅合的。”
  陈婆颤颤巍巍站起来,忽然一把将我手里的桃木剑夺走了,然后以一个老年人所能达到的最大速度奔了过去。
  那些旋风已经把死尸完全裹在里面了,可以想象,大部分的孤鬼已经钻进了死尸的身体里面。
  陈婆刚刚接近死尸,就被他一把卡住喉咙,然后,整个的把她瘦弱的身子提了起来。

Offline

第92集 2014-11-03 23:42:5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我和方丈暗骂了一句,从地上捡起铁锹,打算去救陈婆。
  等我们跑到半路的时候,听见陈婆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儿子,我一定要让你投胎。”
  随后,我听见死尸愤怒的嚎叫了一声,远远地,把陈婆扔了出去。那干瘦的身子飞起来,撞在树干上,又掉在泥地里。
  我和方丈拿着铁锹,呆立在泥地里。
  陈婆被扔出去之前,已经把桃木剑插在了尸体胸口上,那尸体正在痛苦的扭曲,嚎叫。我和方丈看见,他的脸在几秒钟之内扭曲成了无数种样子。紧接着,大团大团的白气从他周身散了出来。
  这白气温度很低,接触到我们的身体的时候,我们全都打了个哆嗦。
  然后,尸体颓然倒了下去。再也不动弹了。
  一切忽然变得风平浪静,刚才一连串的惊险,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陈婆为人再烂,我和方丈这时候,也不得不肃然起敬。我们跑过去,把她从泥地里扶起来。
  陈婆一张脸已经变紫了。她睁开眼睛,问我和方丈:“我儿子能投胎了吗?”
  我们俩连连点头:“能了,能投胎了。”
  陈婆笑了笑,说道:“我就这么一个亲人,儿子死了,我也没有家了。麻烦你们两个,把我埋在刚才那个坑里就行。我这辈子,最不喜欢麻烦别人了。你们能省点事就省点事吧。”

Offline

第93集 2014-11-03 23:43:0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然后,陈婆死了。
  几分钟之后,雨停了。周围变得安安静静。
  我看了看方丈,方丈看了看我。
  我们把死尸从坑里面拖出来,抬到三轮车上,拿黑色的塑料布盖好了。
  然后,按照陈婆的要求,把她埋在那坑里面了。
  方丈一边干活一边说:“我怎么感觉咱们俩在毁尸灭迹?”
  我把坑边的土填上去:“咱们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
  等一切做好的时候,我们两个推着三轮车向大圣庙的方向走。
  开始的时候,我们两个还能勉强走两步,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阵阵的后怕涌上来,我们开始哆嗦,开始腿软,开始结巴。到最后,我们不得不坐在路边,一阵阵的喘气。
  等我们最后回到大圣庙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们两个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了,精疲力竭,坐在大殿的蒲团上,一个劲的喘粗气。
  方丈微闭着眼睛:“事情搞定了,叫你师父出来接收吧。”
  我咧了咧嘴,心情好得很:“老子活了,嘿嘿,老子活了。”
  方丈长叹了一口气:“总算把你救活了,你这钱花的真值。”
  方丈跟我一提钱,我忽然响起来了,喘着粗气说:“你不说我倒忘了,你坑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Offline

第94集 2014-11-03 23:43:0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方丈表情很诧异,瞪着眼睛问:“我什么时候坑你的钱了?”
  我摆摆手:“你别跟我这装傻。你一个假和尚,又是算卦又是抓鬼,骗我两百多块钱。快点还我。”
  方丈理直气壮:“我是假和尚没错,但是我这一趟出了多少力气?没有我,你自己能搬得动这尸体吗?”
  眼看这钱要不回来了,我干脆退而求其次,语重心长的说道:“方丈啊,通过这件事,我就感觉到,人生无常,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面临着生与死。”
  方丈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茫然的点了点头。
  然后我接着说:“既然你能认可这个,那就太好了。你想不想买一份保险?未雨绸缪,临时救急,万一将来有什么病有什么灾的……”
  方丈本来累得摊在地上,一听我推销保险,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许由,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一个出家人,万事随缘,你让我买保险,佛祖都不能答应。”
  我摆摆手:“你又不是真和尚。”
  方丈居然极虔诚地合十说道:“入了庙门,就是佛家弟子,怎么能心口不一呢。”
  我呸了一声,不再说话了,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把我的钱捞回来。
  这时候,庙里面忽然想起砰砰砰,三声极轻的敲击声。
  这声音不大,但是我听得清清楚楚。
  我看了看方丈,方丈两手空空站在大殿上。不可能是他。
  我们两个都有点紧张:“庙里来贼了?”
  正说着,那砰砰砰的敲击声又响起来了。这一次,我们两个听清楚了,这声音分明是从脚下发出来的。就在大殿上。

Offline

第95集 2014-11-03 23:43:15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西西弗斯 2014-08-21 23:49:04

我和方丈的脸色瞬间都变得不太好看。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外面黑乎乎的一片,只有大殿上点着两盏长明灯。
  我站在大殿上,仔细想了想,然后对方丈说道:“既然咱们能找到鬼市下面的死尸,这就说明,棺材的话是真的。”
  方丈马上会意,接话道:“这么说,棺材也确实存在?棺材在哪?”
  我指了指脚下:“我做梦的时候,梦见棺材就在这里,大殿上。”
  然后,我们两个彼此心照不宣的拿起了铁锹。
  我看看方丈:“挖?”
  方丈点点头,嬉皮笑脸的说:“挖,把你师父挖出来。”
  我虚踹一脚:“别闹,让他老人家听见,能有咱们俩的好吗?”
  这时候,方丈神色有点犹豫了:“许由,我总觉得你这个师父有点邪性,哪有托梦拜师的呢?只有鬼才托梦。而且,你在梦里看见的又是一具棺材……我担心啊,咱们两个才脱狼群,又入虎口……”

Offline

第96集 2014-11-03 23:43:25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被方丈这么一说,我也有点犹豫,问道:“那咱们不挖了?”
  方丈一铲子铲在地上:“挖,当然要挖。不然你走了,我自己住在这里,我晚上还睡不睡觉了。”
  我们两个你来我往,挥汗如雨,两柄铁锹上下翻飞,很快在屋子中央挖了一个大坑。这个坑越深,我的心情也就越忐忑,脑子里思绪纷飞,不知道这个决定是福是祸。
  正在想着,忽然一声闷响,铁锹铲在什么东西上面了。
  方丈脸色也是一变,看了看坑底:“到了。”
  然后,我们两个动作放缓,慢慢的,一口黑漆棺材露在我们面前。
  按照方丈所说,他来这大圣庙怎么也五六年了,从来没有动过大殿,这也就是说,棺材至少埋了五六年了。
  然而,我看到的情况却不是如此,这棺材很新,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甚至我们把浮土铲掉之后,上面的黑漆仍然在长明灯下泛着光,好像刚刚粉刷上去的一样。
  这么新的棺材,如果告诉我昨天埋下去的,我信。如果告诉我五六年前埋下去的,我绝对不信。
  棺材静静的躺着,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我甚至有点怀疑,这是我梦中的棺材师父吗?
  我忽然间有点恐惧,我害怕真如梦中所看到的那样,打开棺材之后,里面躺着另一个我。
  我们两个站在坑边,看着坑底的棺材,一时间都没主意了。
  方丈看看我:“许由,你说怎么办?”
  我苦笑一声:“我才二十出头,至今没有迈出校门。你问我怎么办?方丈,你都四十好几了,你拿个主意呗。”
  方丈精明的很:“这毕竟是你们师徒之间的事,我一个外人搀和进去,不太好吧。”
  我咬咬牙:“开棺。”
  开棺就要跳到坑里去,但是我们两个谁也不肯下去。站在坑边一个劲的推诿。
  最后,我们约好了,熟个一二三,齐刷刷跳进坑里去了。
  到了坑里之后,我们发现这棺材盖虚掩着,并没有被钉上。这样也好,开起棺来比较方便。
  我吩咐方丈:“你在这一头,我在另一头,咱们两个一块用力,把棺材盖抬起来。”
  方丈点头答应了。
  然后,我们两个一较劲,棺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我们两个憋得满脸通红,棺材盖居然始终打不开。

Offline

第97集 2014-11-03 23:43:4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方丈累得气喘吁吁,翻身坐在棺材上面,对我说:“许由,咱们跟这棺材较什么劲啊,一把火烧了算了,关他师父师娘的,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句话刚刚说完,棺材忽然剧烈的抖动起来了。
  方丈了吓一跳,翻身从上苗跳下来,三下五除二爬到坑外去了。
  我紧随其后,也爬了上去。
  方丈吓得面色苍白,但是仍然强装着说:“你看看,你师父中了我的全套,我一用激将法,他就……”
  方丈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们就看见棺材里面冒出大团大团的白气。紧接着,大殿上的灯光忽然灭了。
  我和方丈齐声大叫,随即互不相让的向门口跑过去。
  大圣庙本来就不大。大殿虽然叫大殿,其实也就是一间略微宽敞的屋子罢了。我俩互不相让,争先恐后,结果两个身子一下卡在门口,进不得,出不得。
  身后白雾弥漫,很快把我们的身子裹起来,可是我们两个偏偏又逃不掉。
  我急的快要哭了,吼道:“方丈,你麻痹的,你向后退。”
  方丈也急的脸红脖子粗:“为什么不是你后退。”
  后心发凉,我们俩谁也没有胆量回去。只好齐声喊道“一”,“二”,“三”,两人一块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巨响,门框被我们带下来了。
  我和方丈摔倒在地上,挣扎着把套在身上的门框扯了下来。
  然后,我们一边鸡飞狗跳的向院子里逃,一边回头向大殿里面望去。
  大殿里面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着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变得青幽幽的,里里外外透着鬼气。而大团大团的白色烟雾弥漫出来,从门口一直扩散到院子里面。
  我和方丈一步步的向后退,两眼死死地盯着那些白烟。
  我嘴唇发颤:“棺材里装的,该不会是液化气吧。”
  方丈摇摇头:“要是把我的庙烧了你就赔我。”
  这时候,院子里面已经满是白烟了。那些烟,像是薄雾一样把整座大圣庙覆盖起来了。
  我和方丈一步步向门口退去。忽然,我感觉有方丈的手在推我的肩膀,似乎要把握推回到大殿方向去。
  我不耐烦的把他的手打掉:“你有病啊?”
  方丈很无辜的说:“你骂我干嘛?”
  我有点不爽:“你推我干嘛?”
  方丈委屈的说:“我没有推你啊。”说完这话,他向我身边望了一眼,忽然脸色煞白,愣在地上。
  我马上意识到不好,小声的问他:“你怎么了?”
  方丈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使眼色,让我看后面。
  我不敢转头,使劲有余光向后瞥了瞥,好像有一个人影,就站在我背后。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突然向前跑了两步,随机迅速的回头。
  这时候,我发现在刚才的地方站着一个人。光着身子,闭着眼睛,直挺挺站在那里。
  正是我们之前带回来的尸体。
  又诈尸了?我第一反应是逃跑,第二反应是找铁锹自卫。
  然而,方丈拉住了我,指着死尸说:“你仔细看。”
  这时候我发现,死尸的鼻子正在一缕一缕的吸收那些白气,整个过程很慢,但是始终没有停止。
  我向后退了两步,问方丈:“这尸体什么意思啊?”
  方丈愁眉苦脸的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们两个正商量着,忽然,一直双目紧闭的尸体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动了动嘴,艰难的说出来几个字:“帮我,拔剑。”
  我和方丈被这句话惊呆了:“这家伙到底是死的还说活的?”
  尸体见我们两个无动于衷,艰难的把手臂举起来,握在剑柄上。
  然而,显而易见,他很虚弱,手臂刚刚抬起来,又无力的垂了下去,然后,他看着我,又张开嘴,虚弱地说:“我是你师父,快帮我拔剑。”
  我看看方丈,方丈看看我,我们两个顿时没了主意。
  我师父明明是大殿下面埋着的棺材,怎么忽然变成一具会说话的尸体了?
  尸体见我犹豫不决,嘴里不耐烦的说道:“如果不是我的指点,你早就因为铜钱癍死了,快点帮我把剑拔下来。其余的事,等过一会我慢慢告诉你。”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铜钱癍”三个字,我心里开始有点犹豫了。莫非,他真的是我的师父?
  鬼使神差的,我慢慢走了过去,然后伸手握住了剑柄。右手一用力,那种感觉像是切冻豆腐一样,桃木剑被我拔出来了。
  尸体没有流血,这很正常,他是尸体,尸体怎么会流血呢?桃木剑拔出来之后,尸体的胸口上留下了一道白色的伤疤,里面的肉向外翻着,也是白色的,像是被水冲刷的干干净净。
  尸体看了看我,点点头说道:“多谢。”
  这句话,比刚才流利多了。
  我一步步向后退,这几天的一切都太过匪夷所思了。
  死人的魂魄,致命的铜钱癍,会说话的尸体……我暗地里揪了一下大腿,看看这是不是一场梦。
  疼,大腿生疼。
  桃木剑拔出来之后,院子里的雾气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被死尸吸进体内。随着白雾的吸入,死尸的动作也越来越灵活,然后,他慢慢的走到屋子里面。
  几秒钟后,我和方丈听到扑通一声,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我们两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没有主意的人。
  方丈看着我:“许由,你是大学生,见多识广,这么荒唐的事你遇见过吗?”
  我摇摇头:“我一个星期之前还是个无神论者。”
  方丈提议道:“咱们为什么不逃到庙外去?在这傻站着干嘛?”
  我抬起手挠挠头:“是啊,为什么不逃到庙外去?”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双手和双脚都在剧烈的颤抖。几秒钟之后,我再也站不住了,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方丈显然也比我好不到哪去,他慢慢地蹲下来,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们两个被今晚的事惊得全身发软,根本动弹不得。这样面对面坐着,一直坐到了半夜。
  大殿上的长明灯恢复了正常,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芒。
  院子里静悄悄的,除了我们俩的呼吸声,我们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活动了一下发麻了的手脚,勉强站了起来。
  防脏眼看我能行走了,连忙笑声呼叫:“千万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啊,把我也带走吧。”
  于是我弯下腰去,把他也扶了起来。
  我们两个互相搀扶着,一步步向庙外走,走了两步。方丈叹了口气:“我的大圣庙,就这么拱手让人了吗?”
  我冷漠的打击他:“不是让人,是让尸。大殿里面有一具尸体,你敢跟他斗吗?”
  方丈回头看了看大圣庙,似乎很是有些不舍。他犹犹豫豫的说道:“许由啊,其实我觉得,那尸体,倒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我瞪大了眼睛:“没什么区别?从泥地里挖出来的。胸口上插着桃木剑。哪个活人能这样?”
  方丈小声说:“他不是你师父吗?应该不是坏人吧……”
  我摇摇头:“想拜师你自己去,别拉上我。哎?我说,你不会还惦记着你这点家产呢吧?”
  方丈叹了口气:“这毕竟是我表舅的心血,我不能把它毁了啊。许由,俗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你陪我去大殿里面看看怎么样?要是一切没什么,咱们把那尸体烧了。以后这庙你随便来,就当是自己家一样。”
  方丈这话说的不伦不类,但是神色倒是很热切,看得出来,他对这大圣庙是真的有感情。
  我点了点头:“好吧,我和你一块去。要是咱俩能活到明天,你就买我一份保险。”
  方丈大喜,连连答应了。
  我们两个互相搀扶者走到大殿里面。大殿里除了一座大圣像,就是一口棺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们两个正在四处张望,忽然听见一个声音说:“你们两个胆子还可以,我以为被我吓得一去不复反了……”
  这声音分明是从坑里传出来的。我和方丈抻着脖子望了一望。那尸体分明就躺在棺材里。只不过,他睁着眼睛,嘴巴还在一开一合的说话。
  方丈开始剧烈的发抖,过了几秒钟,才听见他嗓音发颤的说:“这庙,这庙是我的。”
  那尸体冷笑了一声:“没有人和你抢。”
  然后,我们看见他慢悠悠的从棺材里面坐了起来,开始手脚并用的向外面爬。
  我和方丈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两条脊梁并排靠在墙上,谁也不敢上前。
  那尸体爬出来之后,盘腿坐在地上,看着我说:“我是你师父。”
  我摇摇头:“不可能,你是鬼市的死尸。”
  那尸体看着我,忽然笑了,两个嘴角上翘。
  这笑容像是一把利刃,一下刺到我的心里面去了。我的心脏一阵生疼,像是不能跳动了一样。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他是谁来了。
  当我把他从泥土里面挖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他面熟。现在直到看见他鬼魅的一笑,我才记起来,在医院的时候,抓走郝老头魂魄的人,就是他。
  我的后背贴着墙壁,身子一阵阵发凉。我小声对方丈说:“快走,咱们快走,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人。”

Offline

第98集 2014-11-04 21:54:0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这话显然让那尸体听到了。他倒不以为意,反而问道:“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兼授业恩师吗?”
  我满脑子都是郝老头在病床上挣扎的惨状,不由自主的问道:“在医院,郝老头,是不是你?”
  我自己也知道这话说得语无伦次,因为这时候我心情激荡,已经没有完整的语言组织能力了。
  尸体从地上站起来,一步步向我走过来,我能肯定他一定听明白我的话了。方丈和我都吓得全身发抖,但是偏偏都没有逃跑。估计,连逃跑的胆量也没有了吧。
  尸体站在我面前,打量了我一会,然后把嘴巴凑到我耳边上,然后轻轻地说道:“我是你师父,你是我徒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现在我告诉你,你师父是个好人,问心无愧的好人。你看见的,听见到,都不是真相,我告诉你的才是真相。”
  我大着胆子,小声问了一句:“真相是什么?”
  尸体看了看我,说道:“真相就是,有些事,你不必知道。你只需要无条件相信我。”
  夜,静悄悄的,两盏长明灯在夜色中哔哔啵啵的烧着。大圣庙香火欠奉,连灯油都是劣等货,一直在蹦出火花。
  我和方丈被死尸按在蒲团上,他盘腿坐在我们俩对面。摆出一副坦诚的样子,对我们说:“有什么想问的,尽管开口。”
  我想了想,不由得抛出来人生的终极三问:“你是谁?你从哪来,你要到哪去?”
  死尸想也没想,随口答道:“我叫张元,不过,这名字不是你能叫的,你应该叫我师父。我来的地方不能告诉你,我要去的地方,你以后就知道了,因为从现在开始,你要跟在我身后,形影不离。”
  我看着他,一时间被这股自信压得说不出话来。
  最后,方丈终于顶不住了,带着哭腔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棺材,这个身体……许由的师父不是棺材吗?怎么又成了你?你到底是死是活……”
  张元看了看方丈,忽然问道:“你是歪脖的什么人?”
  方丈错愕了一下,说道:“你知道我表舅的外号?”
  张元哦了一声:“原来是歪脖的外甥。我和你表舅认识,说起来,他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然后,张元给我们讲了这件事的事情经过。
  据他所说,他在年轻的时候就拜一位异人为师,学习道术。终于有所成。本来日子平安无事,娶了老婆,有了女儿,一家太太平平,丰衣足食。
  然而有一天,张元的女儿离奇的失踪了,紧接着,妻子也死了。
  开始的时候,张元以为这一切都是意外。但是,接下来几天,他发现自己住的房子阴气越来越重,每每到了晚上,就会听见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幸好张元精通道术,所以丝毫不惧,提着桃木剑冲了出去。然而,等出去之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
  外面隐隐约约埋伏着十几只野鬼,只能张元出来,就猛地窜上去,和他厮打起来。
  对方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张元毕竟道术精深,一时间倒也不至于有危险。然而,就在这紧要关头,忽然从树上跳下来一个蒙着脸的人,一下将他打伤了。
  张元躺在地上之后,偷袭他的人趁着夜色,打算杀人灭口。张元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眼看就已经奄奄一息。然而,恰在此时,不远处有一个老和尚经过,一边走,一边默默地念经。
  蒙面人一见有人来了,连忙逃走了。
  蒙面人走了,围攻他的小鬼却不肯走,个个打算趁着张元虚弱,上了他的身。
  张元知道,以自己多年的修行,这身子已经有些道术根基了。一旦被恶鬼控制,后果很难预料。反正这时候也活不长了,干脆,他用自己的桃木剑,一下扎到心口里面了。
  桃木剑钉在心口,就等于锁住了肉体,任何魂魄都难以进入。而张元自己的魂魄,也被逼出来了。
  那些恶鬼绕着张元的尸体还在依依不舍,对于没有身体的鬼来说,修道之人的身体可以算的上是宝物。
  而张元的魂魄,和迷迷糊糊跟着老和尚来到了大圣庙。
  这老和尚歪着脖子,走了一路,也念了一路的经。他正是方丈的表舅,外号叫“歪脖”。
  当天晚上,歪脖回到庙里之后,坐在殿上又继续念经。
  张元的魂魄没有肉体作为依附,正在慢慢的消散,万般无奈之下,他趁着夜间阴气加重,将庙里的长明灯吹灭,然后现出身来。
  歪脖吓了一跳,但是毕竟出家多年,倒也没有吓跑。
  张元向歪脖详详细细说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然后求歪脖救他一救。
  歪脖和方丈不同,他是真和尚。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他连忙按照张元的吩咐,向最近的棺材铺买了一具棺木。然后,在半夜时分,挖了个坑,埋在了大殿下面。
  按照张元的想法。只要把他的魂魄装在棺材里面,埋在地下,得到地下阴气的滋养,再加上生前的道术维持,应该不至于魂飞魄散。而大圣庙毕竟供奉着仙佛,之前的恶鬼,也不敢进来找他的麻烦。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
  张元的魂魄在棺材里面不知道呆了多少年,到后来,凭借道术,硬生生把魂魄依附在了棺材上面,让这口黑漆棺材,做了他的替身。而他的魂魄,开始试探着来到人间,寻找自己的身体。
  这时候才发现,大圣庙已经换了主人。当年的恶鬼与蒙面人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而自己的身体,不知道被谁埋在了地下,并且被一群小鬼借助身上的阴气,勾魂害人。
  这样,张元才生出了把尸体挖出来,想办法重新活过来的念头。而且,直到现在,他仍然不知道,当年是谁在害他,为什么要害他。
  听了张元的话,我心里隐隐约约有些明白怎么回事了:“照这么说的话,鬼市下面的尸体是你的身子,棺材里面装的是你的魂魄。等于我帮忙,然后把你救活了?”
  张元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我本来打算让小道士帮我,没想到误打误撞遇到了你,这大概就是佛家说的缘分吧,冥冥之中注定,你要当我的徒弟。”
  我心理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我怎么说也是大学毕业,虽然现在是在卖保险,但是毕竟有大好的前途。跟着这个活死人当徒弟算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建议道:“瘦道士确实一直想拜你为师,要不然我们俩换换,你收他当徒弟,把我放走吧。”
  张元冷笑一声:“你还想前途?许由,你吃了怨鬼的供饭,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被他的目光看的有点惴惴不安,小心翼翼的问道:“意味着什么?”
  张元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冤鬼冤鬼,一口怨气未了。加在生人身上,就是霉运。你吃了它们的鬼饭,这辈子都得霉运当头,一事无成,百无一用。”
  这话像是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浇下来,把我心中积极向上的火苗一下浇灭,我仍然心有不甘的问道:“真的?”
  张元很郑重的点了点头:“跟着我,可以保你平安,不愁吃穿。况且,你既然已经拜师,就是这一门的人了,终生不能改动。”
  我有点心灰意冷,但是却又不肯相信,试探着说:“如果我不想当你徒弟呢?”
  张元看了看我:“我这辈子不强求别人,你不想当我徒弟,我也不拦着你。但是我要警告你,你活不过三天。”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威胁我?你要杀了我吗?”
  张元摇摇头:“我没必要杀你,这是命。你会死于各种意外,水灾,火灾,没有人知道。如果你肯跟我一段时间你就明白,我这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我没有说话,心里摇摆不定。
  张元看我犹豫不决,摆摆手说道:“这样,你象征性的当我几个月的徒弟,等我完全复原,报了仇,你就离开,怎么样?也算对祖师爷有个交代。没准他一高兴,就放过你。”
  我点点头:“也好,试试也好。”心里却在嘀咕:“能进不能出?我怎么感觉这是搞传销的?”
  我和张元说了一会话,心里的恐惧,渐渐消退了。有那么一瞬间,我恍惚间忘记了他曾经是一具死尸。也忘记了他曾经在医院抓走别人的魂魄,因为他说话太像正常人了。
  一直坐在我旁边的方丈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照这么说的话,你是活人?在地下埋了这么多年,居然还能活着?”
  张元微微一笑:“这就是道术的精妙之处。那把桃木剑插在胸口,有点像是闭气功,看起来是死了,实际上,一直等待活过来的机会。”
  我和方丈听得似懂非懂,但是都有点放心了:“是道术就好,不是死人作怪就好。”
  这时候,张元看着我们俩:“你们两个,问完了没有?去给我找件衣服啊。许由,你这徒弟当得,就让师父这么光着吗?”

Offline

第99集 2014-11-04 21:54:1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我悻悻然的站起来,跟着方丈走到一间禅房里面。
  方丈面色凝重:“许由,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我想了想:“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但是感觉他有很多秘密。”
  方丈点了点头:“总之你小心点吧。”
  我们两个随便找了一间僧袍,拿出去了。
  等我们回到大殿的时候,看见张元盘腿坐在蒲团上,正在闭着眼睛运功。我和方丈不敢打扰,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
  过了片刻,他苍白的脸上,有了些许的血色。这时候我才发现,他已经不年轻了。刚才面色苍白倒没看出什么来,等他终于有了一点人气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脸上已经出现疲老之态。
  然后,他睁开眼睛,从和尚手里接过僧袍换上了。随即,又把一头长发挽了一个道髻。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很关切的问了我们一句:“你们吃晚饭了吗?”
  我和方丈都摇摇头。
  张元忽然瞪大了眼睛喝道:“那还不快去做饭?”
  方丈屁都没放一个,屁颠屁颠的去做饭了。
  然后他又吩咐我:“去到庙外面,把棺材烧了。”
  我回头看了看那黑漆棺材,忽然吓了一跳。原本锃光瓦亮,保存完好的棺材,在短短的一小时内,黑漆斑驳,大量的脱落,而那些木板,也出现朽烂的样子。
  我想把棺材搬出来,结果随手一拽,一块木板被拽了下来。等最后棺材被我从坑里面拖上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堆烂木头了,完全没有棺材原本的样子。
  我惊诧的看着张元:“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张元瞥了一眼那些木头:“我的精气附在棺材上面,这棺材就相当于活人,自然经历十几年不坏。现在我找到自己的身体了,它又变成木板一块,自然就朽烂了。”
  我点了点头,把那些木头抱到庙外,点火开始烧。
  朽木头很难烧,火很小,冒着大量的烟,飘到大圣庙外面的臭河上,与河水蒸腾出来的臭气混在一块。
  我忽然想起来瘦道士招水鬼的事,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加快脚步,逃回到庙里面去了。
  我回去的时候,方丈和张元正在吃饭。我注意到,张元似乎很不适应这些饭,每一口都要咀嚼很久才能咽下去。十几分钟,也只不过吃了两口而已。
  吃过晚饭之后,已经将近半夜了。我和方丈见没有什么事,就回房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夜里我醒来了无数次。每次都能看到张元直挺挺站在院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二天起床之后,和尚并没有打开庙门做生意。因为大殿上还有一个土坑。张元霸占着那里,不让我们填上。
  整个上午,他像是泥塑的一般,一直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完全没有教我这个徒弟一点道术的意思。
  我想了想,对方丈说:“我回学校一趟,把合同拿过来,咱们签一下。”
  方丈有点诧异:“什么合同?”
  我淡淡的说:“买保险的合同啊,昨天你答应我的。”
  方丈哑口无言。
  我对张元说:“师父,我回学校一趟,拿点东西。”
  张元依旧闭着眼,只不过嘴角上扬,露出一抹鬼魅的微笑:“去吧。”
  这笑容让我全身打了个哆嗦,太邪门了。
  出了大圣庙之后,我忽然全身松了一口气,终于逃离了张元,我感觉像是从牢里放出来了一样。
  我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山大。”
  开出租的师傅扭头看了我一眼:“小兄弟,气色不太好啊,灰头土脸的,最近不大顺利吧。”
  这话说得我心里一惊,不由自主想起刚才师父的话来。不过,我很快就释然了,估计是这两天没有睡好,而且又是野鬼又是死人的折腾,所以看起来比较疲惫。
  出租车一路上风驰电掣,很快,我们学校的大门就在眼前。这时候我一摸兜,不由得暗叫一声:“坏了,我根本没带钱。”
  眼看司机已经缓缓的停在校门口。这时候,我急中生智,伸手把车门打开,一个箭步窜出去,猛地向学校跑去了。
  司机足足反应了十秒钟才回过味来,在后面骂骂咧咧的追。但是我对山大多熟悉啊,拐了几个弯,就把这小子给甩开了。
  宿管阿姨在宿舍楼门口坐着,远远地看见我走过来,狠狠地瞪了我两眼,我也不甘示弱,直接瞪了回去。
  正要进门的时候,忽然出来一个人,一把拽住我:“许由?你没事了?这么多天不见你,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正打算去给你招魂呢。”
  我一听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扭头一看,原来是瘦道士。
  我摸了摸身上的癍,已经开始结痂了,点点头说:“快好了。”
  我想了想,对他说:“我们找到你说的高人了。”
  然后,我把怎么挖出来的棺材,张元又是怎么被埋在鬼市下面,我又怎么拜的师,把事情经过向他说了一遍。
  瘦道士听完之后羡慕不已:“我要是能拜师就好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他?”
  我喜道:“好啊,那你就是我师弟了,哈哈。”
  我们两个正在楼门口说笑,忽然,感觉一双手猛地揪住了我的领子,然后一声暴喝:“小子,原来你在这呢?”
  我回头看了一眼,不由得苦着脸说:“师傅,我身上没带钱,这不是给你取钱来了吗?”
  出租车司机一肚子火,瞪着我说:“老子为了抓你,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这工夫都能拉三趟活儿了。你得出双倍的钱。”
  我只得连连点头:“双倍,双倍。”
  瘦道士看见我的窘态,估计知道我身上没钱,干脆从兜里掏出几张票子,帮我垫上了。
  宿舍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几天没回来,更显得脏乱差。我从一堆废纸里面找出合同,踹在兜里,然后和瘦道士结伴,赶回大圣庙。
  回到庙里的时候,张元仍然在盘腿运功,方丈百无聊赖,坐在凳子上发呆。
  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你这庙里倒是通个电啊,买一台电视,不就不用这么无聊了吗?”
  方丈摇摇头:“佛门清修之地,又是抻电线,又是看电视。传出去让人说三道四的,影响多不好?”
  我摇摇头:“你一个假和尚还那么敬业干嘛?外面很多真和尚都会上网了。行了,别废话了,赶快签字画押吧。”一边说着,我把合同掏了出来。
  我和方丈在一边瞎扯,瘦道士也没有闲着,他一脸崇敬的看着张元,说道:“高人,能收我当徒弟吗?”
  张元两眼缓缓地睁开,果然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小道士啊。”
  瘦道士连忙紧张的答应了一声。
  张元接着说道:“按照本门的规矩,我们这一派,每个人都要收一个徒弟。而且,只能收一个徒弟。现在许由已经拜师了,我不能再收你了。”
  瘦道士神情沮丧,看起来要哭了。
  然而,张元又慢悠悠来了一句:“不过……”
  瘦道士马上燃起希望,凑过去,殷切的问:“不过什么?”
  张元看了看他,缓缓道:“不过,你先在这里住两天。让我看看情况再说。”
  瘦道士激动地就差给张元跪下了。
  一整天,他都围在张元身旁,不住嘴的问怎么招鬼,怎么画符。张元始终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问十句答不了一句,即使回答,也是云山雾罩,语焉不详。
  晚饭时分,张元又是吃了两三口就站起身来,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忽然俯下身来,用极小的声音说了句:“今天晚上,为师给你上第一课,你可得用心学。”然后,他一脸神秘的冲瘦道士努了努嘴。
  我心里忐忑不安的看着他:“要干嘛?”
  他却没有回答我,慢悠悠的走到庙外去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张元行事乖僻,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今天晚上没准有什么新花样,想要整我一番。
  我忐忑不安的吃完了饭,又忐忑不安的躺在了床上。
  然后,等着张元来找我。
  夜里静悄悄地,这时候是初春,还有些冷。虫不飞,鸟不叫。我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越来越紧张。
  古时候的妃子,沐浴更衣,脱得一丝不挂,然后被小太监用锦被裹着,抬到皇帝的寝宫。紧张而又期待的等着皇帝进来。
  今晚,我的感觉有点像那些妃嫔,只不过,我只有紧张,没有期待。
  不知道等了多久,张元始终没有来。我心里有些煎熬,不由得想到:“不管有什么花样了,赶快让我尝尝吧,折腾完了早点睡觉,这样让我提心吊胆的,也太损了。”
  然后,我一边在心里痛骂,一边意识开始模糊。然后,居然沉沉的睡过去了。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听到外面有点声音。本来我就睡得不踏实,这声音一响,我马上醒过来了。
  我心中一喜:“终于来了?”
  然而,我再侧着耳朵听的时候,却又没有动静了。我翻了个身,打算接着睡,偏偏这时候,一股尿意涌了上来。

Offline

第100集 2014-11-04 21:54:3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讲讲我吃死人饭的经历

人有三急,我知道这是自然规矩,抗拒不得。然而,我实在太困了。
  我在心里默默的念叨:“忍一忍啊,忍一忍,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样想着,果然我很快又睡过去了。然而,在梦中我一直在找厕所,每次刚刚找到,又在紧要关头醒过来。
  我不得不爬起来,迅速的套上衣服,再不去估计就尿到床上了。
  我悄悄从床上爬起来,摸黑走到院子里,这里很黑,只有大殿上的长明灯还亮着昏黄的光芒,我战战兢兢站在墙角,开始解决生理需求。
  我是大学生,受过高等教育,不应该随地大小便。但是今天情况特殊,只好事急从权。
  话说我刚刚解决完,转身要回屋的时候,忽然发觉有一点不对劲。
  大殿上的长明灯一直是两盏,左右各一,但是我现在,分明看到了三个火苗。
  我心里顿时一紧:“怎么回事?有人这么无聊,在里面多点了一盏灯不成?”
  我揉揉眼睛,仔细看了看,两盏灯放在左右两边,这没有错。然而,又多出来一只蜡烛,放在地上。
  我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轻轻地走了过去。
  我站在门口,悄悄地向里面望,大殿里多的那一支蜡烛,一寸来长的火苗剧烈的烧着。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动。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是什么意思?有人大晚上跑进来,点了根蜡烛又走了?
  忽然,我的目光落在那个坑里面。棺材挖出来之后,土坑一直没有填上。
  想到这里,我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想看看坑里面有没有什么异动。
  这一路上,我都在观察周围的风吹草动。当我靠近土坑的那一刻,忽然,我察觉到一阵细微的呼吸声,声音很小,很轻……
  我瞬间警觉起来。也就是在这时候,我发现一溜脚印,一直向我们白天挖出来的坑里面去了。
  难不成,有人爬下去了不成?
  是张元?这家伙被我们从鬼市下面挖出来,虽然能吃能走,但是下意识里,我总觉得他古里古怪的,看来真被我猜中了,他大晚上的,自己跑到土坑里面,到底想干什么?
  我忽然又想起来,白天我和方丈想把坑填上,但是他死活不让。我明白了,他这是想留着晚上用啊。
  我在附近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我屏住呼吸,一步步向那个土坑靠近。
  正在这时候,忽然一只凉冰冰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猝不及防,吓得身上瞬间冒汗,不由自主的,从嗓子里面发出一声低呼,可就在这时候,又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
  然后,有人在我耳边轻轻说了句:“别说话。”
  我听这声音有点熟悉,战战兢兢的回头,居然是张元。
  火光照在他的脸上,一跳一跳的,把他的脸色映衬的阴晴不定。
  我有点奇怪,他怎么在外面?我还以为他躺在土坑里面呢。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师父,你没事吧?”
  张元脸上又露出那种鬼魅的微笑:“今天给你上第一课,让你见识见识人的影子。”
  他把手慢慢的放开,然后向坑里面指了指:“你去看看。”
  我摇摇头:“我不去。”
  他不耐烦,小声催促道:“让你去你就去。”
  我不放心的问:“你不会把我推下去吧?”
  他不耐烦的摆摆手:“我吃饱了撑的?推你干嘛?”
  我一边用余光瞄着他,一边慢慢的向坑边走过去,然后,探头向里面望了望。
  这一眼,我就看见棺材里面躺着一个人。借着蜡烛的火光,这人正是穿着僧袍的瘦道士。
  我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连忙一下跳开,脊背贴着屋墙,全身戒备,看着张元,问道:“你把他放在坑里面干嘛?你想怎么样?活埋?”
  张元奇怪的看了我两眼,然后摇摇头:“不是我放进去的,是他自己爬进去的?”
  这句话让我大为诧异:“什么?他自己爬进去的?”
  师父点点头:“刚才他自己端着蜡烛走进来,然后躺进去了。”
  我挠挠头:“梦游?”
  张元看了看坑里面的瘦道士:“看起来不像。你注意到他的影子没有?”
  我摆摆手:“师父,你开什么玩笑?蜡烛在坑上面放着,他在坑里面躺着,有影子也在身子下面,咱们怎么可能看到?”
  张元忽然伸手,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把我的脑袋向坑里面按:“你再仔细看看?”
  我挣扎了两下,居然没有挣脱开。看来,他恢复的很快,已经不是刚活过来时候的虚弱模样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我看见了瘦道士的影子。没错,我在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看见了瘦道士的影子。
  确切的说,是两个影子。
  瘦道士躺在坑底。在坑壁上,一左一右,出现了两个对称的人影。
  莫名奇妙的,我忽然想起李白的诗“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以前看这首诗没什么感觉,现在真真实实看见这种情况,不由得心里一阵阵发寒。
  我把脑袋缩回来,问张元:“他怎么有两个影子?而且这角度不对啊。光沿直线传播,这个好像不符合物理规律……”
  张元拉着我从大殿里面走出来:“这两个影子,其中一个不是他自己的。剩下他自己的那一个,也有点要脱离身体的意思了。”
  我惊诧莫名:“为什么会这样?”
  张元仰头看了看满天星斗,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你明天去学校打听一下,这个小道士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情况。然后,咱们再从长计议。”
  他越这么说,我越觉得事态严重,忍不住问道:“瘦道士到底怎么样了?”
  他摆摆手:“你先别问了,按照我说的做。我现在身子还没有复原,需要静养,以静制动。”
  然后,他就打发我回去睡觉了。
  任由蜡烛在那间屋子里静静的燃烧,也任由瘦道士躺在棺材里面。
  回到屋子里,我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只要闭上眼睛,就感觉自己躺在棺材里面,而瘦道士就在我身边,而他时不时的冲我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
  我就这样瞪着眼睛,一直苦熬着。
  忽然,我感觉有火光在窗外移动,从窗户里面映进来。
  我连忙扭头向外面看,这时候,屋门执拗一声,响了。
  我想要坐起来,看看是谁。然而,下一秒钟,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这时候我已经看清楚了,走过来的人正是瘦道士,他的手里端着蜡烛,正在一步步的向我床前走过来。
  我一动不敢动,眯着眼装睡,从眼缝里面看瘦道士到底想打什么主意。
  瘦道士举着蜡烛走到我身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他的眼睛虽然睁着,但是双目无神,根本没有聚焦。
  这家伙看了一会,然后低下头来,在我身上乱闻。
  我感觉他鼻子里面的气息都是冷的。冻得我的脸有些发麻。而且,我问到一股浓烈的酒味。
  我心里害怕,想把他推开,但是这时候,我忽然发现我根本动弹不得了。正在着急的时候。
  忽然,瘦道士站起身来,举着蜡烛走了。
  瘦道士走了之后,我的身上开始出冷汗,冷汗之后是热汗,总是,这一晚上连惊带吓,我已经快要虚脱了。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凌晨四点。
  我惊魂甫定的叹了口气,身子刚要放松下来,忽然,听见外面有脚步声。我的心瞬间又紧张起来了:难道,瘦道士去而复返不成?
  我拿不定主意是继续装睡,还是躲起来。正在犹豫的时候,听见床边有人小声说:“鸡叫了。”
  这话把我听得一愣:“鸡叫了?”这里是城市,根本没有鸡啊。
  我正在奇怪,忽然窗户响了一声,紧接着,张元的脸探了进来,对我说:“放心出来吧,鸡叫了。”
  我对他说:“什么鸡?这里哪有鸡?”
  张元摇摇头,淡然的说:“鸡一叫,就代表天亮了,小鬼全都要回避。现在虽然听不到鸡叫,但是时辰没有变。”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等我穿好衣服,慢慢的从屋子里面走出来,我忽然想到一件事,连忙拉住张元:“你的意思是说,瘦道士是因为鸡叫,所以才匆匆回去了?这么说的话,他是鬼?”
  张元却没有回答我,只是摆摆手,对我说:“昨天晚上交代你的事,你去做吧。”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张元让我去学校,打听瘦道士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我看看天,刚刚蒙蒙亮,于是打了个哈欠:“让我睡个回笼觉,然后吃完早饭……”
  但是张元忽然伸出手来,揪住我的衣领,喝道:“现在就去。”
  然后,不由分说,连推带踹,活生生把我从大圣庙赶出去了。
  我心里愤愤的想:“老东西你可算是缓过来了啊?不是刚从土坑里爬出来那会,求着我让我扶你一把的时候了。”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