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26集 2015-07-07 22:46:50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在这里要告诉大家的是,一般人可能会觉得,施蛊必须有媒介。比如和你有身体接触,比如用东西来引诱你碰触,比如放入饭菜里等等。高深一点的,可以借头发,皮肤,血肉,指甲等与你有关的东西来施蛊。
  但真正厉害的养蛊人,并不需要这些。
  他看你一眼,你就中蛊了。
  对你说句话,你也中蛊了。
  这是科学很难解释的原理,如果非得解释清楚,那我只能说,眼神和声音,对蛊虫来说,也算一种媒介。
  之所以说这么多,只是为了说明一件事。并不是一定要见到你,才能知道你是谁。你走过的路,你闻过的花草,甚至你看过的东西,上面都会留下你的痕迹。
  训练有素的警犬,闻一闻味道,就可以一路将嫌疑犯找出来,就是这个道理。
  痕迹,尤其是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痕迹,是人在这个世界上,最难以消除的东西。

Offline

第27集 2015-07-07 22:47:17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警犬尚如此厉害,那么蛊虫如果连它都比不过,还有什么资格被无数人敬畏?
  倘若在家,东西准备齐全,我甚至可以依靠这些痕迹直接给对方下蛊。但可惜的是,这世上没那么多如果。东西不够,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把对方找出来再说。
  身上的几种蛊毒,之前用来培育变异蚊虫已经用去不少而剩下的,并不是完全符合培育土行蛊的要求。
  为了更高的成功率,我不得不从厨房拿来刀子,狠心从朋友胸口挖下一块连皮带血的肉来。
  胸膛,是人最重要的地方,生命的根源,就在这里。所以,胸口的肉,汇聚了人大部分精气,而对方的蛊虫如果想杀人,这里也会是它们攻击的重点。
  我将肉挖出来,就是因为这里存在最多的痕迹。

Offline

第28集 2015-07-07 22:47:3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把那块足有二三两重的肉放在鞋印的前方,然后我用长针从陶罐里挑了几块黑渍出来。这如碳渣一样的东西,在养蛊人眼中,是千金不换的宝贝。它在蛊界有个名字,叫育蛊菁。是许多年来,无数毒虫在陶罐中留下的最精华部分,而且,是最纯粹,可以向任何方向发展的宝物。
  如果培育高等的蛊虫,只要稍微添加一些这东西,成功率就会大上很多,而蛊虫的威力也会提升不少。
  这东西,我以前自己都不舍得用,它可是我们家几代人辛辛苦苦才存下来的。用一点,就少一点。
  为了帮朋友报仇,我也算亏了血本。
  将育蛊菁和布袋中的蛊毒配在一起,又分别从“人脸”,鞋印,血肉中用长针

挑起部分混在一起。有育蛊菁做辅,这蛊毒也算勉强能成。
  而后,我将已经调配好的蛊毒撒在脚印,人脸,血肉上,然后将盒子用黑布蒙上,用几根从房间里找到的废旧电线捆起来挂在半空。如此,这蛊算初步制成,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成型才可以用。
  育蛊的过程到此结束,可能在大家看来有些简单。但实际上,培育出自己想要的蛊虫,并非那么容易。蛊毒的调配最为关键,其次是细节方面,例如辅料及外物的加入。东西加的多与少,好与坏,直接关系蛊虫的最终结果。
  而之所以把未成型的土行蛊挂在空中,只因为它是仓促间培育而成,基础并不牢靠。

Offline

第29集 2015-07-07 22:47:44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如果放在地上,哪怕这里是远离地面的高楼,但终究会接触少许地气,很容易降低成型几率和寻人的效果。
  如果是完整手法培育出来的,那就真得埋在地下了,吸收的地气越多,威力就越大。
  浪费我那么多育蛊菁,却培育出这么一只半吊子土行蛊,愤怒之余,又有些肉疼。
  这时,朋友忽然发出噗噗的声音。我连忙转头看去,只见他七窍和肛门不断喷出黑色的粘液,里面有碎肉和肮脏的虫卵蠕动,偶尔可见断成几截,但仍不断扭动的黑红色细虫。
  看到这,我不禁大松一口气。
  蟾蛊已经彻底落入下风,被变异蚊虫赶了出来。不过,后面的事情依然复杂,因为变异蚊虫已经随着蟾蛊深入脏器,必须把它们也弄出来才行。
  我又等了一会,待朋友不再喷吐这种脏脏之物,才小心翼翼的用刀子在他全身划出很多道口子。

Offline

第30集 2015-07-07 22:48:01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很快,我看到一条黑红色,大约一寸长的细虫从朋友的伤口钻出来。它爬下来,一路顺着血与糖,慢慢的向陶罐方向蠕动。
  一条出来,更多的细虫也跟着出现。没多久,朋友的身上,密密麻麻不知爬了多少细虫。这些虫子几乎把他完全盖住,从他的伤口,七窍不断钻出。
  人的眼睛,是最敏感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不断有几寸长的细虫爬出来,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
  更可怕的是,当浑身上下,都不断有虫子从体内钻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眼睛的不适应,已经赶不上对身体的痛恨。那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碾碎,焚烧,化作灰烬的古怪感觉。
  如果此时有人突然进来,一定会吓的很久吃不下去饭。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一样,淡定的看着大堆细虫把人裹起来。
  一条条变异蚊虫,从一寸长到三寸长,最后是接近五寸长。不过,这近半尺的虫子数量极少,寥寥三五只。
  它们一条接着一条,顺着我画好的血线爬入陶罐。

Offline

第31集 2015-07-07 22:48:1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陶罐中,存在无数毒虫,上百年来的毒性精华。这些变异蚊虫虽然能够吞噬蟾蛊,但哪里能经得住那么猛烈的毒性。一旦进入陶罐,顷刻间便如被点燃的沼气熊熊燃烧起来。
  变异蚊虫的属性,仍和幼体时一样,属火,没有被改变。虽然五行中,有水克火的说法,但在实际应用上,还是要以多胜寡来主要理论。因此,水可以克火,火也可以克水。
  别看这些变异蚊虫数量多的吓人,但进了陶罐无火自燃 残留下来的,也不过一些可以忽略的气息罢了。
  等最后几只五寸长的细虫也烧了个干净,我把陶罐拿起来看了看,底层有浅浅的火红色雾气,似烟似尘,靠近些便能感觉到十足的灼热感。
  我没有把这些气息倒出来,而是留在陶罐中存放。

既然朋友受了那么大的罪,等找到养蛊人后,我怎么也得让他也尝尝中蛊的味道才行!
  体内的蛊虫被清理出来后,朋友的身子依然在不断的抽搐。这是失血过多,身体过度虚弱的症状。这种事情,我可没办法解决,只好给医院打电话。
  很快,救护车呜哇呜哇的来到楼下,在医护人员上楼前,我离开了房间。朋友的伤有些重,全身都是我划出的伤口,还有那蟾蛊留下的疙瘩痕迹,这都是有理说不清的事情。如果我还留在这,很难脱身。
  为了不耽误时间,我把已经培育差不多的土行蛊解下来抱在怀里,直接下楼,与匆匆而来的医生们擦肩而过。
  如今这个社会,只要你打了电话,就算家里没人,医生也会先把病人拉进医院。所以,我并不担心医院会见死不救。
  开车离开,在附近找了个地方吃饭,补充损耗的体力。

Offline

第32集 2015-07-07 22:48:36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待夜幕降临,我窝在车里,感觉怀中抱着的盒子,有了动静。
  土行蛊是所有蛊类中,最奇特的。大部分蛊,都是活物,例如虫蛇蚁蛾等。可土行蛊,却是以土石为基,混合蛊毒制成。严格来说,它也算蛊毒,只不过拥有活物的特性。
  在这一点上,如果以科学眼光来看,土行蛊无异于凭空造出一种新生命。

盒子里的土行蛊,虽然是仓促之中培育而成,但效果还算不错。它与我心意相通,知晓我要找养蛊人,便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像鞋底在盒子里拍打一样。
  我尝试换了几个方向,如果方向不对,啪嗒声就会消失。几次过后,我确定了方向,立刻驱车前行。
  根据土行蛊的指示,没多久,我来到一家已经点亮灯光的酒吧。

当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酒吧里依然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很明显,这并不是一家清吧。我将车停好,然后抱着盒子走进去。
  土行蛊一路发出急促的啪嗒声,离对方越近,它似乎就越兴奋。
  这家酒吧很大,中间是一个大大的舞池,里面挤满了年轻而奔放的男女。

Offline

第33集 2015-07-07 22:48:47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他们相拥着,也不管认识不认识,随着劲爆的音乐疯狂扭动自己的身体。在一些灯光阴暗的地方,甚至可以看到一些已经嗨到极点的男女抱在一起亲吻,抚摸。
  我目不斜视,随着土行蛊走向一个包厢。当我站在包厢门口时,土行蛊的啪啪声,激烈的像要冲破盒子。
  它本就是对方的痕迹,如今来到正主面前,就如同铁屑遇到了磁铁,恨不得立刻融入对方体内。我一手捧着盒子,然后拧开包厢的门把手。
  包厢里很暗,但还是可以看到三男三女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他们的兴致很高,有一对甚至已经抱在一起互相摸来摸去。我的进入,让他们有些吃惊,有一个身高马大的平头男人立刻站起来:“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我往前走了几步,一边把盒子放在他们面前的茶几上,一边说:“我是帮人来送个礼物。”
  “礼物?”正中间那人似乎有些兴趣,而旁边五人都皱着眉头,露出一脸厌恶的表情。我立刻看出,那人就是正主。
  只有正主,才会对土行蛊感兴趣,而其他人,只会闻到让他们烦躁的气息。

Offline

第34集 2015-07-07 22:49:05

直播叔
导演
Registered: 2014-10-19
Posts: 15,437

Re: 真正的养蛊人

或许是见我只有一个人,那位正主探身去开盒子,问:“是谁让你送来的?”
  我并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蛊虫的气息,陶罐也没有任何危险的提醒,知道蛊虽然是他放的,但真正的凶手并不是他。不过,既然放蛊,自然和养蛊人有联系,我并没打算放过他,便说:“是强子是我来的。”
  “强子?”
  那人打开盒子,而他旁边搂着胳膊的女人探头看一眼 立刻惊恐的尖叫出来。
  此时,盒子中的血肉,已经化作黑红色的液体,并顺着“人脸”流满整个脚印。极其腥臭的味道,让人仿佛看到了一张腐烂的人脸。那人看一眼,脸色一变,立刻抬头站起来:“谁是强子!”
  我冷冷的看着他,说:“就是被你放蟾蛊祸害的那个人。”
  “你……”他指着我,忽然暴躁的拿起桌上的啤酒瓶砰一声砸碎

用那尖锐的部位指着我:“你他吗也想来找茬!”
  他的气势很凶悍,而旁边两个男人也跟着站起来。有个女人很机警,立刻把灯打开。我这才看到,那两个高大的男人,身上都有纹身,一看就不是好人。
  不过,我并没有畏惧,镇定自若的看着他,问:“是谁让你去放蛊的?”
  “你他吗管的着吗!给我打!”旁边一个男人蹦到桌子上,一脚向我脸踹过来。

我虽然也是个养蛊人,但在姥爷的教导下,学过一些防身的技巧,比起一般人的反应要快很多。那一脚,被我侧身躲了过去,并顺势扯住对方的腿,将他拉过来。
  那人反应也很快,腿脚被扯住,立刻挥拳打向我。同时,另一个纹身男也跳过来,举起手中的酒瓶砸向我的脑袋。
  我早已预料到他们会动手,手掌一扬,一片粉尘撒出去。

Last edited by 直播叔 (2015-07-07 22:49:24)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