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576集 2015-03-06 20:45:2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虽然冯家庄和李家村只有一山之隔,但若璃从来没有去过那边。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李医生。
当父亲扶着她见到李医生家时,若璃呆住了。她觉得眼前的人太熟悉了,眉毛鼻子眼睛嘴巴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连他说话的声音她都认为就是自己一直熟悉的那种。特别是当李医生的手捏住她的脚踝要给她诊断时,她几乎要惊叫出来。因为她感觉李医生的手的触感也是她最为熟悉的。似乎他们俩在以前就有过深密接触。
她激动得浑身战抖。
李医生见她的腿抖得厉害,便问:“疼得厉害吗?”
若璃道:“其实不怎么疼。”
李医生道:“不怎么疼,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
若璃终于耐不住了,冒然问道:“你不觉得我们见过吗?不觉得我们以前非常熟悉吗?”
她父亲迷惑不已,很快又变得非常生气,以为女儿偷偷跟人家好上过。
李医生的手急忙放开若璃的脚踝,慌乱道:“我也这么觉得,可是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你。我本来想问的,怕太唐突。”
她父亲听李医生也这么说,非常惊讶。
李医生给若璃包扎好,若璃的父亲便带着若璃离开了。
但是一回家,若璃便跟父亲提出来,一定要嫁给李医生。
她父亲一听就着急了,说:“只有男方向女方提亲的,哪有女方找到男方家里去的?”
当天傍晚,李医生就来到了冯老头家,向若璃提亲。
两情相悦,这事情就这么成了。
可没想到的是,若璃回门的时候就被冯家庄的人扣下了。这一拖就拖了三年。
若璃说完又流了不少泪水。
“也许你们上辈子见过。”罗步斋突然说道,然后看了看姥爹。
姥爹说道:“应该是这样的。不过你怎么还会认识我呢?可是我对你没有任何印象。难道上辈子你还见过我?”
罗步斋道:“看来今生任何的交结都是前世种下的因果。说不定你和小米之间在前世有过交集,只是你忘记了。”

Offline

第577集 2015-03-06 20:45:3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姥爹一愣。
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仇人是这样,情人也是这样。有人说,今生在一起的人,必定前世谁亏欠过谁,所以这辈子来偿还。有些人在一起时间不久就散了,那说明前世欠的不多,今生很快就还完了,所以两人分开。有些人怎么吵闹都没有分散,那是因为前世欠的太多,一辈子都还不完。
“虽然我记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出嫁后山就会黄,但是我想和他在一起。”若璃哭得如梨花带雨。
姥爹安慰道:“小姑娘,你不要着急。”“小姑娘”三个字一说出口,姥爹自己也惊讶了。他不知道何时何地开始见到二十多岁的女孩就唤作“小姑娘”了。当初跟小米见面的时候,自己也不过是二十多岁。
罗步斋见姥爹出神,碰了碰他,问道:“你怎么了?看你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
姥爹回过神来,问道:“九一道长还健在吗?我看这件事情只有他能帮忙了。”自从离开画眉村出外游历之后,姥爹跟九一道长的联系几乎断绝。
罗步斋道:“在的。前两月我还去大云山见过他,代你向他问过好。他还挺关心你的,问我你找到小米的转世没有。”
姥爹没想到罗步斋还替自己去看望九一道长,顿时心里非常感激,听到罗步斋说九一道长还关注自己,又对九一道长心生感激。
姥爹对冯老头和若璃说道:“我有一位住在大云山的朋友,他记得许多前世的事情,也曾开导过我的前世。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没能将前世的事情完全记起来。但是我相信你和李医生对于前世的记忆比我深刻,不然不会你记得我,我却记不得你了。是吧?”
若璃点头。
“所以我想带你和李医生去一趟大云山,看看我那位通晓前世今生的朋友能否解开你们心中的迷惑。运气好的话,也许还可以解开你和后山之间的联系谜团。你们觉得怎样?”姥爹问道。
冯老头紧紧捏住姥爹的手,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说道:“那就拜托你啦!”
姥爹见冯老头捏得这么紧,心中不禁羞愧。他要带若璃和李医生去大云山还是存有一些私心的。如果九一道长能让若璃和李医生记起前世之事,或许就能顺便记起他前世的样子。
姥爹从屋里出来,向冯家庄的人说他要带着若璃去大云山,看看她跟后山到底有什么样的联系,看看有什么解决之法。冯家庄的人信得过姥爹,便纷纷散去。

Offline

第578集 2015-03-06 20:47:3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再次见到九一道长,姥爹发现他比以前还要枯瘦,原来已经是瘦骨嶙峋,现在只剩皮包骨,道袍穿在身上晃晃荡荡。他不但更瘦,身子还更小了,像在往回缩。原来脸上沟沟壑壑皱纹无数,现在因为瘦得厉害,连皱纹没有了,枯黄的皮直接贴在骨头上,反而有种返老还童的错觉。头发还是银白,还是稀少,但更显得干枯。他的头上已经不再插簪子,因为那么少的头发簪子肯定插不住,所以马马虎虎地在头顶打了一个结。嘴巴已经干缩成一条缝,不是说话的时候看不到一点黑红色。
以前姥爹看到九一道长的时候仿佛看到一个古董,一个根雕,现在这根雕似乎即将开裂,寿归正寝。
根雕一般的九一道长见到姥爹,激动不已,嘴巴蠕动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可算又见到你了。”
这句话让他身边的小道童非常吃惊。小道童后来避开九一道长对姥爹说,他师父从来没有盼过谁来,山下有人上山来拜访,他师父从来都是闭门不见。
道观之所以安排小道童给九一道长,并不是因为九一道长要授徒,而是九一道长的生活起居已经不能自理,需要一个人来照顾协助。小道童还说,他师父常常感叹“我怎么还不死呢,人家怕死想活,我想早点死却让我活这么久”。
姥爹听了心寒不已。
姥爹向九一道长介绍若璃和李医生,并说明来意。
因为听小道童说了九一道长的那些话,姥爹害怕他不愿意帮忙。没想到九一道长欣然应允,并且马上叫他们进了他的小屋在他的草床上坐好。

Offline

第579集 2015-03-06 20:47:4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那个小屋跟姥爹第一次入定时没有什么变化。一个铺草的床,一个瘸脚的桌子,一把裂了的竹椅,再无其他。那把竹椅上的裂痕仿佛没有增大,自然不可能缩小。时间在这间小屋里仿佛已经停顿,让姥爹恍惚回到了第一次来找九一道长的时候。今年此日仿佛跟那年那日没有任何区别,中间的兜兜转转离离合合都没有任何意义,是个死循环。
难怪九一道长想早点死去,可能对他来说,时间真是静止的。姥爹心想。
若璃和李医生坐好之后,九一道长告诉他们该用什么坐姿,又亲手将他们的坐姿调整好。
九一道长一边调整他们的坐姿,一边扭头对姥爹说:“你第一次来让我很惊讶,你只是模仿了我的姿势,做得并不准确就入定了。好像你以前就对这方面非常娴熟一样。”
姥爹道:“以前从来没有过。”
九一道长没有答言,他后退一步,看了看他们的坐姿,然后附到他们耳边各说了一些什么话。他们两人浑身剧烈一震,五官扭曲,仿佛正在遭受什么重大痛苦,但很快舒缓下来,闭着眼睛却微微一笑。笑意淡去,他们眉目安详,仿佛进入了梦乡。
九一道长见他们已经入定,便在他们身旁点上一枝香,然后领着姥爹和罗步斋出来。
“不要吵他们。等一枝香烧完我再进去看看。”九一道长说道。
罗步斋问道:“回忆前世只用一枝香的时间吗?哪怕是选重要的事情回忆,至少也要一天两天吧?”
九一道长笑道:“一枝香的时间已经够长啦。”

Offline

第580集 2015-03-06 20:47:5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罗步斋不解,问道:“一枝香的时间不过半个时辰左右,这一生有多少个时辰?同样是半个时辰,我们聊天不过一会儿,他们俩却能完成整个前世?”
九一道长耐心解答道:“梦中时间跟我们的时间是不一样的。人生如梦,一生一死如入梦又梦醒。”
姥爹帮忙解释道:“唐朝沈既济的《枕中记》中有记载,一个名叫卢生的人在梦中享尽富贵荣华,先娶了美女为妻,又考上了进士,再当上了节度使,还带兵攻打戎虏大获全胜,然后占据相位十多年,生了五个儿子,个个都在仕途有所作为,儿子联姻的媳妇都来自天下望族,年逾八十而卒。等到醒来,卢生发现睡前蒸的黄粱还没有熟,大为惊讶,从此再也不追求功名,转身入山修道去了。后世人称之为黄粱一梦。”
罗步斋叹道:“如此说来,一枝香的时间还真足够了。”
九一道长哈哈大笑,说道:“罗先生虽然为身外身,经历生死数次,却不如马秀才通透生死道理!”
姥爹忙道:“道长过誉了。通透生死道理,却眷恋红尘之中,无法自拔。真是见笑了。”
九一道长摆手道:“哎,这话就不对了。同样眷恋红尘,通透与不通透却是有大区别的。”
罗步斋附和道:“就是,就是。”

Offline

第581集 2015-03-06 20:48:1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九一道长问起姥爹这些年的经历。姥爹将自己的遭遇一一道来。九一道长频频颔首。
听到小米的转世被泽盛破坏之后,九一道长连连叹气。他劝姥爹不要过于伤心,又说:“我不早劝过你放弃吗?注定要错过的人,无论你做什么都会错过。做错了是错,做对了也是错。如同五指抓风,竹篮打水,再努力也是徒然。就算泽盛不暗自谋划,她还是会遇到其他状况。注定不会错过的人,你什么都不做也不会错过。做错了是对,做对了更对。如同无心插柳,唾手可得,再无心也是安然。她若注定会来到你的生命里,迟早还是要来的,不会因为泽盛的阻碍就不来了。”
姥爹道:“道长说得有理,可是谁又能做到呢?”
九一道长再次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摇头,自嘲道:“是啊!你通透生死道理,却眷恋红尘之中,无法自拔。我通透命中注定,却或负隅顽抗,或偃旗息鼓。人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说的就是懂道理的人却难用上道理。”
姥爹道:“不一定用不上呢。我这次带他们来,其实还有些许私心。这若璃没有见过我,却认得我。我希望道长让他们记起前世之后,让若璃说说前世的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道长你多次转世,都是为了那女孩将你安葬的一瞬间。如果我能因此记起我的前世,或许可以解开我和小米的谜团。”
九一道长点头道:“你第一次入定的时候,应该就是进入了前世的记忆。只是我不知道你的记忆为什么只有片段。从你能轻易入定来看,我以为你是深谙此道的人,也因此以为你能轻易记起前世。但愿你能因为若璃而记起更多。”
他们一边聊一边走,绕着道观转了一个圈,回到了九一道长的小屋前。
九一道长打开门来,那枝香刚好最后一点香灰落地。
九一道长拿出一个磬来,他一手执磬,一手执槌,轻轻敲击。磬声清越悠扬,一如当年姥爹所闻。
“请睁开眼睛来!”九一道长对着若璃和李医生说道。语气不轻不重,却有不可抗拒的命令感。
若璃和李医生异口同声道:“我的眼睛是睁开的呀。”
“请你再次睁开眼!”九一道长又敲了一下磬。
若璃睁开了眼睛,看到九一道长和姥爹他们时有些惊慌,好像她觉得她不应该在这里一样。

Offline

第582集 2015-03-06 20:48:25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姥爹有过入定出定经验,知道若璃这种反应非常正常。
可李医生的眼皮不停地跳动,无法像若璃一样睁开。
“请睁开你的眼!”九一道长的语气变得严厉,敲磬的力度大了一些。
李医生的眼皮狂跳不止,可就是无法睁开,仿佛眼皮已被黏上。突然之间,他嘴巴一咧,吐出白沫来。他倒在草床上,手脚不断抽搐。
若璃似乎终于想起自己来大云山的事情,急忙抓住李医生的胳膊大喊:“李夏晖,李夏晖,快醒醒!快醒醒!你是在梦里呀,快醒过来!”
九一道长忙叫姥爹和罗步斋将若璃拉开,不让她碰到李医生。
罗步斋将若璃拉开后问道:“他这是怎么啦?难道有癫痫隐疾?”
九一道长摇头道:“不是,他不能出定,现在正在前世和今生交界的地方,对他来说或许迈过来很难。刚才若璃不应该碰他的,一碰就更难出定了。”
九一道长后来解释说,入定时气息比平时要慢要缓,不注意看的话仿佛死了一般。念头与气息是相关联的,气住了念头就住了,气动了念头就动了,当然念头动了气也动,它们是相辅相成的。敲动引磬就是利用这个原理,耳通气海,因为磬的声音穿透力是特别强的,通过磬的声音扰动气息,让气息动起来,但又不是突然一下子过分地扰动,要如石投水,让它慢慢漫延开来。这样让念头也动起来,自然就慢慢出定了。若有一种声音既穿透又柔和又持久,当然一样能代替磬来引人出定,不是非要磬才行,只是世上很难找到可替代磬的东西。如果有人偶然入昏沉定,出不来定,这就靠磬声来引他出定了。此时旁边人千万不要碰那人的身体,更不能摇动。只能拿这个磬,在耳朵边上慢慢地敲,即使出定比较难,继续耐心地敲,他就会出定了。
若璃过于急躁,她的关切反而害了李医生。

Offline

第583集 2015-03-06 20:48:41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九一道长镇静地对着抽搐的李医生又敲了一下磬,然后念诵道:“法法法元无法,空空空亦非空。静喧语默本来同。梦里何曾说梦。有用用中无用,无功功里施功。还如果熟自然红。莫问如何修种。”
姥爹一听,这是来自紫阳真人的口诀。
紫阳真人俗名叫张伯端,字平叔,号紫阳、紫阳仙人,后改名用成,人称“悟真先生”,传为“紫玄真人”,又尊为“紫阳真人”,是北宋台州天台人,自幼博览三教经书,涉猎诸种方术。曾经考中进士,后被谪戍岭南。曾经在成都遇仙人授道,成为全真派南宗五祖之第一祖,后著书立说,传道天下。北宋元丰五年,他百岁仙逝,飞升前留有一首《尸解颂》:“四大欲散,浮云已空,一灵妙有,法界通融。”清朝雍正年间被封为“大慈圆通禅仙紫阳真人”。
姥爹特别注意到紫阳真人不仅仅是因为他曾中进士,由儒入道,更因为他的见解与自己几乎完全相同。
张伯端认为道、儒、释“教虽分三,道乃归一”, 尤其推崇佛教禅宗“明性”境界。《佛祖统记》说他“尝遍参禅门,大有省发”。
姥爹不但觉得紫阳真人的见解非常独特又有共鸣,还认为九一道长在这方面跟紫阳真人不谋而合。只不过紫阳真人传道积极,而九一道长偏安一隅罢了。
紫阳真人的口诀果然起到了作用。
李医生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手脚不再抽搐,呼吸缓和了许多,但眼睛还是没有睁开,如入睡了一般。
若璃知道刚才碰李医生是错误的,不敢再靠近,她担心道:“他怎么啦?不会有事吧?他上辈子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哪。我不会在这辈子害死他吧?”
显然若璃已经将他们之间的谜团解开了。
九一道长说道:“等他醒来应该就好了。”
姥爹问若璃道:“你知道你们为什么似曾相识了吗?”
若璃点头,说道:“我知道我们为什么有认识的感觉了,也知道为什么我一离开冯家庄,后山就会枯萎了。”
“哦?为什么?说给我们听听。”姥爹说道。
若璃说,她刚入定的时候,看到了高大的树,几乎要遮住整个天空,只有丝丝缕缕的阳光偶尔会漏下来。那时候,她以为那些被风吹动的绿叶就是天空的云。春天的时候,天空的云就多,且都是绿色的;冬天的时候,天空的云就少,且都是黄色的。
在这片绿黄交替的天空下,还有许多小的树,小的草。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偶尔有阳光照射下来的时候,她看到脚边有一个伞一样的影子。她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直到有个年轻男子叫出她的名字。
“灵芝?”那个男子蹲在她的身边,一手捏住了她的柄部。她感到一阵轻微的疼痛。这感觉跟她摔伤了的腿被李医生捏住时一模一样。虽然在前世的记忆里,但今生的记忆有时候还是能混淆进她的脑海。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牧轻风,你找到灵芝没有?师父就差这一味药材了!”
她懵里懵懂地想,他是来找我的?找我做药材?药材是干什么的?
那个名叫牧轻风的男子长得非常俊秀,让她忍不住一阵心悸。
她以为自己要被这个男子带走了,心中又怕又喜。
没想到他居然松开了手,然后站了起来,说道:“没有找到,恐怕我们俩今天要空手回去挨骂了。”

Offline

第584集 2015-03-06 20:48:5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她看到两个年轻男人越走越远。刚刚碰到她的那个男人似乎年轻一些。
此后不知过了多久,她在寂静的山上吸收土地精华,感受山风拂面,缓缓成长。
一天,一个穿着僧衣的人来到了这棵大树下歇脚。她看到那位僧人浑身散发着精光,仿佛清晨和煦的太阳一样。僧人的布鞋已经走烂了,脚趾露了出来,可是他一脸大自在,躺在大树下对着漏下来的阳光做吮吸的动作。
她模仿僧人的动作,可是刚一吮吸,就感觉到被灼伤的剧烈疼痛。她疼得想叫,可是叫不出来。
僧人似乎感觉到了身边的异常,侧头一看,就看到了她。
“灵芝?”僧人说道。
这是她第二次听到人这么称呼她。
“这山上居然有灵芝?真是意外。”僧人说道。那声音跟她第一次听到姥爹说话时发出的声音一模一样。
意外?为什么意外?她心想道。
僧人似乎能感应到她的心,微笑道:“你知道吗?灵芝又叫仙草,对生长环境要求极其苛刻。这山并不是奇山峻岭,吸收的天地精华不足以养活一颗灵芝。所以啊,这整座山的灵气都赋予你一个了。”
她确实一直感受到山对她的呵护。这种感觉跟冯老头给她的父爱一模一样。父爱如山。
“你不要学我的样子吸食阳光。灵芝是喜阴的,吸太多阳光会伤害到你。”
她在心中努力地点头。

Offline

第585集 2015-03-06 20:49:1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不过你还是会遇到劫难。因为这后山是冯家庄的人生存的根本,他们已经把周围的山砍过一遍又种过一遍了。那些山的小树还没有成材,因此,不久他们就会提着斧头砍到这里来。如果他们把树都砍了,你也就会暴露。他们会把你采走卖给药店。倘若他们把你采走,这座山也就完了。”僧人说道。
她害怕头顶的绿黄交替的天空消失,害怕周围的花草树木消失,也害怕自己被山下来的人采走。她心中焦躁不安。
僧人抚摸她的伞顶,说道:“不要惊慌。我教你几句心诀,趁他们还没有上山,你好好修炼。等你的灵智足够强大,可以脱离本体的时候,你就去找上次没有采走你的那个年轻男人,他会帮助你渡过难关的。”僧人的那双眼睛似乎可以看到世间一切,看到古往今来。年轻男子来到她身边又离开的一幕也没能逃离他的双眼。
一阵山风掠过,僧人仰起头,领略山风的惬意,然后念道:
“倾景安再中,人生有何常。
胡为少君别,风驭峨眉阳。
结我千日期,青山故人堂。
期尽师不至,望云空烧香。
顾惭有限身,易老白日光。
怀君屡惊叹,支体安能强。
往闻清修箓,未究服食方。
瑶田有灵芝,眼见不得尝。
玉壶贮天地,岁月亦已长。
若用壶中景,东溟又堪伤。
寄言赤玉箫,夜夜吹清商。”
心诀虽然很长,但她一遍就记住了,待僧人说完,她在心中默念了三遍。
在若璃说到僧人传授的心诀时,姥爹听到心诀里不但有“灵芝”二字,还有“峨眉”二字,顿时如银针扎穴,浑身毛孔舒张,仿佛一阵山风迎面掠过,他听到了树叶被吹动的飒飒声。

Offline

第586集 2015-03-06 20:49:2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熟读四书五经的姥爹心中清楚,此心诀其实是一首诗歌。其作者名叫鲍溶,字德源,唐朝元和四年进士,被时人尊为“博解宏拔主”,与“广大教化主”白居易、“高古奥逸主”孟云卿、“清奇雅正主”李益、“清奇僻苦主”盂郊、“瑰奇美丽主”武元衡并列,为“六主”之一。宋代欧阳修、曾巩等对他的诗歌也颇为欣赏。这种人的诗句,自然可以作为开启心智的心诀。
姥爹太久没有接触四书五经,当时没能记起这首诗歌的名字。从大云山回去之后,姥爹翻阅以前读过的古诗,发现这首诗歌的名字竟然叫做《与峨眉山道士期尽日不至》!
由此,姥爹认为帮助若璃前世开启灵智的僧人来自峨眉山,是迷海大师的师父,是自己的前世。
姥爹惊叹不已。莫非自己的前世就来过今生居住的地方?
若璃在心中默念三遍之后,僧人爱惜地笑道:“果然是聚集整座山的灵气!你只听一遍就能默记于心了!修炼灵智脱离本体的时间指日可待!”
小米因为一首写寄生草的诗而开始修炼,若璃则因为一首带有灵芝二字的诗开启灵智。
果然如那僧人所说,若璃开启灵智后一年多就能离体了。
开始她不能离体太远,但随着时日的推移,她几乎能摆脱范围的控制,不过每天还是要回到灵芝里面休憩。
正如人一样,苦海无边,人身是漂浮在苦海上渡人舟,魂魄才是舟上的人。如果舟上人弃舟下水,游一段时间就得回到舟上来歇一歇。修炼的境界再高,也只分游得远还是不远而已。
对若璃来说,灵芝本体就是她的舟。
当能够下山之后,她就开始寻找那天遇见的那个年轻男子。每天晚上,山下的万家灯火熄灭后,她就挨家挨户地去看。她的魂魄还不够强大,加上灵芝本身就不喜阳光,所以白天不敢出来。
很快她就找到了他。原来他是一个药店的学徒。药店的老板是他师父。老板有两个徒弟,一个叫吴重山,一个叫牧轻风。
这附近并没有姓牧的村庄。牧轻风是药店老板从外地带来的孤儿。药店老板养他教他并不是出于怜悯之心,而是本地的学徒要发薪水,牧轻风的话只要给点吃的就行了。

Offline

第587集 2015-03-06 20:49:3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牧轻风常常跟着吴重山上山采药。如果采到的药材很少,药店老板不是打便是骂。
她了解到灵芝是一味非常珍贵的药材,那次如果牧轻风将它采走,一定会得到药店老板的难得的夸奖。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她心怀感激。
一天晚上,她偷偷潜入牧轻风的房间,钻进牧轻风的被子里。她在寻找牧轻风的多少个夜晚里看到了不少男女之事,灵性颇高的她很快领悟其中的妙处。她见不少男人对此事颇为贪恋,便认定牧轻风也一样,并想就此法来回报牧轻风的救命之恩。
牧轻风白天被老板驱使着做这做那,做牛做马,晚上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吴重山跟牧轻风同居一室,他虽然做的事情比牧轻风少,但睡眠比牧轻风沉多了,呼噜声如雷。
在如同拉动的破风箱一般的呼噜声中,她将牧轻风的小衣脱下,然后在被子下模仿她看到的景象做男女之间才有的事。
牧轻风由熟睡变得半醒半寐,他或许以为这是与以前没有任何区别的一场春梦,模模糊糊地配合着她。
她见他梦中配合,非常喜悦,心想这就应该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了,不然不会在懵懵懂懂中像其他男人那样做出交合的动作。
她本想给他更多,像一些魅惑的女人讨好男人一样,可是屋里还有他的师兄吴重山,她只好收起心思,小心翼翼地遮遮掩掩地却细致入微地回报她的心上人。
如果吴重山的呼噜声中断,或者翻了一个身将木床压得吱吱作响,她就停止动作,像一只胆小的老鼠一般伏在心上人的胸膛。等那呼噜声再起,她才继续。
如此过了将近半年,她几乎天天晚上去药店后面的小房间。牧轻风没有发现异常。
倒是吴重山发现了异常。他见师弟天天早上偷偷摸摸去洗小衣,便打趣他,说他春梦做得忒多,恐怕会伤了身子。他叫师弟去找师父开点安神的药。
牧轻风不好意思向师父开口提这些事,怕师父责骂。
又一天晚上,若璃照常等山下灯灭人静之后离体出来,来到药店,来到牧轻风和吴重山的房间。

Offline

第588集 2015-03-06 20:49:4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09

Re: 鬼称骨——捉鬼家族的隐秘事件记录

这一次,她刚爬进被窝,就听到牧轻风的声音。
“我这是又做梦了吗?”牧轻风头靠枕头,低头看着被窝里的她。
原来这晚他没有睡着。
“我想故意不睡觉,就不会做春梦,难道我还是睡着了?我已经在梦里了?”牧轻风问她。
她害怕牧轻风吵醒他师兄,急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巴。
她想不能隐瞒下去了,便凑到他的耳边说道:“我是你的女人。你不是在梦里。半年前我就来了。”
“我的女人?”牧轻风不敢相信。“我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没有人给我说媒,我怎么会有女人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这里?你做这些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也不敢大声,怕吵醒师兄。如果师兄将此事告诉了师父,师父一定会将他赶走。师父三番五次提过,在他三十五岁之前不要考虑成家的事,他要先帮师父做事,报答师父。因为如果他自己有了家室的话,就要养家糊口,不能全心全意给药店做事了。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做这些都是心甘情愿的。”她在他耳边说道。
“救命恩人?我从来没有救过人。”牧轻风说道。
她便将在后山上遇到他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就是那颗灵芝?”牧轻风惊讶不已。
她连连点头。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