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1001集 2015-02-06 23:24:2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听着陈叔再次提起这事,我知道肯定不会只是这么简单,因为他说的这些,我之前完全都知道。果然,他就接着说:“这样的话,小林的功用也就算是发挥完了,可何局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地跑到小林住的酒店去看她呢,这个问题我一直都还没有想通。何局做的这一系列事情,无非就是为何玉玲报仇,说明他是很爱他这个独女的。”
“嗯,这说明了什么呢?”我轻轻地沉吟了一句。
“我们把这两件事放在一起来看,五起凶案中,杀其他的人,都是何局或是刘鹏直接动手,稍微麻烦一点的,就是杀梁辉,使用了小鬼上身,但也是让小鬼上身后采取最直接的杀人方式——用菜刀割破喉咙,只有吴君侠,死得是最曲折的。”
陈叔继续说着:“何局为什么非要让撞死何玉玲的凶手吴君侠死于小林之手呢,我联系上他几次去偷看小林,却并没有做出其他出格的动作,这才有了一个猜想。”
听陈叔说到这里,我已经差不多明白他的意思了:“你是说,依然与这个何玉玲,本身就有着什么关系,何局跑来看依然,其实就相当于是他在看自己的女儿?”
我不知道自己表达清楚了没有,但显然陈叔是听懂了我的话,而我的话也正是他想要说的,于是,他郑重地点了点头说:“没错,所以,你一定要弄到小林的准确的生辰ba字。我这两天,也会把何玉玲的这方面信息查一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们俩人,或许是同一时间出生的。”

Offline

第1002集 2015-02-06 23:24:3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同一时间出生的?如果真是同一时间出生的,那又有什么说道吗?”听了陈叔的话,我心中不禁有些担心起来,依然终究还是与我腿上的女鬼何玉玲联系了起来,而不仅仅是之前被一丝头发上的怨气所操控心绪那么简单。
“这……还是等到你回来后,我们把二人的生辰ba字对比过后再说吧。”陈叔迟疑了一下,回答着我说。
就这样,我带着陈叔交给我的这样一份“任务”,与依然踏上了回梓亭的路。
我爸妈对我们二人的回来,自然是高兴不已,做父母的就是这样,每一次迎接回家的子女,都是带着高兴的脸庞,这个时候,是真的开心;而每一次送子女走时,也会尽量露出一丝笑容,只不过,这时的笑容,是不想让子女牵挂自己而刻意装出来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Offline

第1003集 2015-02-06 23:24:4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为了迎接我们,大中午的,我爸妈就把店关了,回到家里给我们准备午饭,全是些我爱吃的菜,除此外,我妈还特意在市场里给依然买了她爱吃的北京甜皮烤鸭,这还是上次依然无意间提起的。一进门,看见桌上的烤鸭,我就见着依然眼里闪动起了感动的泪光。
在回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思考着,要以怎样的方式才能问清楚依然生辰ba字的完整信息,而又不让她产生疑惑,却是没想出什么好点子。没想到,吃饭的时候,我妈就帮我问了出来。

Offline

第1004集 2015-02-06 23:24:4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依然啊,你的出生年月和时辰是多少啊,你给阿姨说说,具体一点最好。”饭吃到一半,我妈随口地问着。
我妈一说完,我与依然都把她望着,依然说:“怎么了,阿姨?”
“你看啊,我们家天童现在事业也有了,他爸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都当爹了,现在你们俩感情又这么好,我就想找人给你们算一算婚期。”我妈笑着说。
听我妈这样说,依然的脸上马上就有了些不好意思。我心里则很是感激我妈,不仅帮我巧妙地问了依然的生辰,还帮我把提起了结婚一事。和依然结婚修成正果,自然是我梦寐以求的事。

Offline

第1005集 2015-02-06 23:24:5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阿姨,会不会太快了啊。”依然红着脸说道。
“不快不快,我现在拿去让人算,也是算明年的日子,你们要觉得点有仓促,就找个下半年的日子吧,还有一年的时间准备,足够了。”说着,我妈就起身离席,过了一会,我妈回来了,手中拿着纸和笔,看这架势,依然是非说不可了。
“依然,可以先让妈去算着,到时候我们再看时间合适不。”我也在一旁帮腔。
然后,依然就报出了自己的具体生辰,我妈赶紧用笔记在了纸上,小心地收了起来。
在家里的两天,我多数时间是在陪父母,晚上在家里陪,白天也会去店里帮帮忙什么的,其他的时间,就和依然在梓亭城里闲逛。第二天下午,我去拜祭了表弟周波之后,就开着胖强的车,与依然一道回了M市。
回来的当天晚上,我与陈叔胖强三人,外加一个倒水的书童陈新生,我们几人凑在一起,对比着依然与何玉玲的生辰ba字。我看着胖强拿出了一张纸,上面清楚地写着何玉玲的出生年月日,还有具体时间。
只看了一眼,我就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与陈叔担心的一样,这何玉玲的生辰果然与依然是一模一样的。见到我的表情,陈叔问我怎么了,我没有说话,默默写出了依然的生辰,那天在饭桌上,依然说了一遍后,我就牢牢地记住了。
随着我慢慢将依然的生辰写出来,一旁的他们都沉默不语。待我写完了,还是胖强最先沉不住气地说:“我日,太邪门了。”

Offline

第1006集 2015-02-06 23:25:0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强哥,你能查到何玉玲的出生日期,我知道这并不难,公安内网上面很容易就可以查到。但是她具体的出生时辰,你是怎么弄来的?这种事情,一般只有自己或是父母才知道啊。”我抱着一丝希望,问了胖强这个问题,因为,我希望是胖强弄错了。
“我是通过何玉玲的户口地址,确定了她当年的出生医院,然后又去医院调出了当年的生产记录,那个年代电脑没有普及,主要还是靠笔和纸,我翻了大半天,眼睛都看花了,才翻到了何玉玲这个名字,找到了她出生的具体时间。”胖强回答我说。

Offline

第1007集 2015-02-06 23:25:1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通过户籍找医院,再查询医院当年的记录,他的这个方法,可以说没有任何漏洞。我不安地看着陈叔问:“陈叔,现在证实了,二人的生辰ba字完全一样,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我想起出发前,陈叔提起这事,欲言又止,还说等我回来再说,现在,事情已经确定了,我就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你们可听说过1949年发生在台湾的朱秀华事件?”陈叔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反问了我与胖强这样一个问题。
陈叔说完,我与胖强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迷茫的表情,显然,我俩对这个名字都很陌生,也不知道,这个朱秀华与依然甚至与何玉玲有什么关系。
看着我与胖强的反应,陈叔也知道我们肯定没听过,便又说:“当年轰动全世界的朱秀华事件,还有一个名称,叫做‘借尸还魂’事件。”
听陈叔说起这几个字,刚才还一脸茫然的我与胖强,几乎是同时震惊地重复了一句:“借尸还魂?”在喊完这句话后,我的心跳就陡然加快了不少,借尸还魂,陈叔突然在这个档口提这样一件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的事情,不可能是一时兴起,要给我们讲当年的传奇故事。
“陈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着急地问。

Offline

第1008集 2015-02-06 23:25:18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这件事的主角朱秀华,当年在台湾金门被海盗杀死,她死不冥目,于是她便借助一名台湾的村女林惘腰来重投人间。当时,林惘腰的先生吴秋得有一天突然发现他的太太不省人事,立即把她送往医院,结果林惘腰死在了医院,死因不明。后来,在林惘腰出殡那天,她的尸体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就站了起来,并对众人说‘我叫朱秀华,我已借助林惘腰的身体复活了’。现场陈了吴秋得,还有很多其他的目击证人,而这些人当时都被吓呆了。事后,这件借尸还魂事件公诸海内外。全球的灵异学家都来台湾访问这位朱秀华女士,而她也一时成为轰动国际的焦点人物。”说到这里,陈叔停了下来。
“后来呢?”胖强迫不及待地问着,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因为这事情实在是不可思议,一时让我难以置信,我就想着后来有人会揭穿了这个骗局。
“后来,吴秋得为了避开各国传媒的穷追猛打,便带着这位借他太太躯体的朱秀华远离城市,找了一处郊野一同生活至今。”陈叔说。
“陈叔,这是假的吧?”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陈叔,希望得到他肯定的回答。
“这是真的,这是发生在中国的为数不多的被外界所知晓的借尸还魂事件。”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就想陈叔这事肯定也是听别人说的,49年的时候,他应该也还没有出生才对。这种有关鬼怪的事,总是以讹传讹,越传越离谱,说不定那林惘腰只是恰巧知道了朱秀华的事情,神经错乱,才满口胡言说自己就是朱秀华,甚至极有可能,是这两口子为了博取眼球,故意演了这么一场戏,目的嘛,自然就是获取经济利益。
“我这么肯定,是因为事是我师父告诉我的,当年,这事传出来后,我师父也去找过朱秀华,当面向她确认了一些事情,唉~~~”说到后面,陈叔叹了口气。

Offline

第1009集 2015-02-06 23:25:3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当我听见陈叔说这事是他师父告诉他的时,就已经信了七八分,再听他说他师父当年竟然亲自去找那个朱秀华确认过,我就信了八九分。直到听见陈叔那一声叹息,我就心里一沉,觉得此事必定是真实的了,而陈叔的这声叹息里,应该还包含着对依然现在处境的担心。
想着,我不再纠结于此事的真假,而是详细询问陈叔当年那事的细节。特别是,这件事,与目前依然的处境有什么关联,我必须要知道与之有关的一切,我必须要防止这种事发生在依然身上。
“我师父为了弄清这事的始末,在台湾呆了三个月之久,在这三个月时间里,他几乎把与朱秀华与林惘腰两口子认识的人都问了个遍。最开始,他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因为他检查了还魂后的朱秀华,她是一个真正的大活人,身上没有一丝鬼怪的气息。他就想着找到还魂后的朱秀华的破绽,哪怕她说错了任何一个细节,师父都可以认定她是在演戏。事实却是,还魂后听朱秀华,所说的任何一件与朱秀华有关的事情,都是准确无误。而在这之前,朱秀华与林惘腰二人没有任何交集!”
“既然没有任何交集,那这个朱秀华为什么会上身到林惘腰身上去呢?”胖强一边听着,一边分析着,适时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强娃问得好,这个才是关键。师父当时找到了几个条件,第一,两人的出生日期完全一样;第二,林惘腰的身体一直不好,可以说很虚弱,这样的人,阳气很低,一旦有魂灵上身,不会受到太大的抵触;第三,朱秀兰死于横祸,死不瞑目,怨气极重,不愿离开人世……”
听着陈叔慢慢说出这几个条件,他说一个,我就在心里把这些条件与依然去对比一下。他刚说完第一条,我连呼吸都沉重了起来,依然与何玉玲,可不就是完全一样么。第二条,我暂时还没有发觉依然身体不好,可这一条可以变通啊,万一哪天依然生病了,自然就符合这条件了。第三条,何玉玲同样是死于飞来横祸啊,想到这里,我脑袋都大了,感觉很是胀痛,不敢再想下去。
陈叔的声音还在继续:“第四,林惘腰出殡那天,恰是雷雨天气,在修道界,有这样一种说法,雷雨天气,可以打开人、鬼、神三界的大门,古往今来,诸多修炼得以踏入正道的仙人,据传都是在雷雨天升天的,而天上被贬的仙人,也会是在雷雨天被打入凡间投胎出世,朱秀华的冤魂,想必也是借助了这雷电之力,上了林惘腰的身。”
关于这一条,我是有所耳闻的,神话片里不也经常这样放么,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小时候最爱看的《新白娘子传奇》,刚一开始,就是白蛇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天气,化身成了美若天仙的白娘子。
“师父,你这是想说,何玉玲要借林依然的身还魂?”当我还处在震惊状态时,胖强问了陈叔这个问题。

Offline

第1010集 2015-02-06 23:25:4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这只是我的猜测,只不过,这个猜测却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何局要多次跑去看林依然。如果我的猜测成立,那么,何局是已经把林依然当成了他今后的女儿。”
陈叔不顾我紧紧皱起的眉头,继续说着:“而这个,也解释了为什么神秘老头要把何玉玲的魂灵封印在天童身上,这其实是对何玉玲魂魄的一种保护,相当于让她有了一个安身的地方,不至于魂飞魄散,等到时机成熟,便让她去到林依然身上,完成‘借尸还魂’。同样,借尸还魂也解释了何局与刘鹏为什么要如此尽心地帮着老头收集五行之魂。”
不管我多么不愿意去承认陈叔所讲的这一切,可事实就是事实,陈叔的这个猜想,的确很好地解释了前面几个一直困惑我们的问题。还有一点,我想起了最后一次在看守所见刘鹏时,他说他做这一切,不只是报仇。现在,他的这句话也有了答案,不只是报仇,还可以让何玉玲起死回生。
“依然,依然……”我嘴里喃喃念着依然的名字,转身去开堂屋的门。
“你做什么?”陈叔叫住了我。
“依然有危险啊,我不放心。”我焦急地说。我知道,此时已接近凌点,依然早就回房间睡了,但这突如其来的信息,让我无法淡定,让我恨不得马上冲到依然面前,我必须要看到她好好的,我才能心安,哪怕是暂时的。
“你回来!你这个时候去,只怕会吓着小林。”陈叔低声吼着对我说。他见我脚上的步子没有动,继续说:“我向你保证,小林在这个院子里,是不会出事的。”
我愣了一下,想着,我这个时候跑过去,把依然从睡梦中叫醒,等她走出房门,我应该给她说什么呢?陈叔说得没错,我现在去,只会把她吓着。既然陈叔已经说了,在院子里,依然不会有事,我便稍微安心了一点。
其实,陈叔说了后面一句话后,我本来想说,你不是说打不过那神秘老头吗,拿什么保证依然的安全。可当我转过身,看到陈叔眼里肯定的目光后,我这句话生生咽了下去,这个时候,我不相信陈叔,又还能相信谁呢,难道要去相信他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么!
“你也不用太担心,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并且,借尸还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毕竟这有违天道,要不然,这大千世界,不乱了套了么。”陈叔安慰我说:“现在神秘老头暂时消失了,证明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行动,我们别自己先乱了阵脚。”
“是啊,天童,其实别看师父总说我灵觉不强,可我逻辑思维能力不差啊,我总觉得,师公不会无缘无故地给你取这个名字,又带你去地下迷宫的,说不定,现在在你我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师公都了如指掌,关键时刻,他总会出现的。”胖强也安慰着我。
晚上睡觉时,我刻意把手机落在了堂屋,没有带进卧室。我想让何玉玲进入我梦境来,有些事情我想问问她。上次在看守所见了一次后,中途有好几次,我睡觉都把手机放得远远的,就是想让何玉玲来找我,可她却再也没出现在我的梦境里。
我问过陈叔,要如何才能与她相见,甚至让她从我身体里出来。陈叔还是那句话,这女鬼是神秘老头封印在我腿上的,陈叔没那个实力。不过,陈叔说了,实在不行,他可以带我去找一个人,那人或许有办法。我问他那人是谁,他说是他师父的一个朋友,我心想既然是陈叔师父的朋友,那一定很厉害,肯定有办法帮我。当我问那人在哪里时,陈叔只说是在东北方向,我想着现在依然有很大的危险,就催他能不能早点带我去,陈叔却说再等等,我不知他在等什么。

Offline

第1011集 2015-02-06 23:25:52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最后,陈叔为了让我放心,答应了我,过一段时间,如果他师父还没有消息,他就带我去找那个人。在这期间,他让我先安心把玉器店的案子调查清楚,他还说,这案子也有些古怪,首先,那老板朱贵,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店里的营业员小薇也有问题,明明去到了有婴灵的屋子里面,就连在外面我的都被婴灵的怨气侵入了,而她脖子上的玉却一点也没沾染上婴灵的阴气。
那天晚上,何玉玲仍然没有进入我的梦境。第二天,早早地我就醒了过来,准确地说,是担心着依然的安全问题,再也睡不着了。我起床时,才刚刚七点,只有陈叔与陈新生起来了,陈叔是年纪大了,瞌睡少,陈新生则是每天都要早起做功课。
我与陈叔在院子里碰上了,陈叔见我罕见地起得早,自然是知道我的心思,又劝了我一句:“天童啊,别太在意,强娃儿说得好,所有发生的这些事情,都像是有人布的局,既然有人布局,就有人来解局,你只管随着时间好好经历这一切就好。”
依然起床时,我看她的目光,比以前更加柔和了,这个女子,自从到了M市,就随我一起卷入了我张风波,而目前为止,她对这一切还毫不知情,殊不知,一双魔手已经伸向了她。
依然看到我,回以了我一个浅笑,然后就去洗漱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再一次地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我到刑警队办公室时,大熊已经到了。看见我,大熊先是一愣,继而笑着问:“怎么样,休息好了没有?”
“嗯,休息好了,多谢领导关心。”我开玩笑着说。
“切,两天不见,就和我见外了,什么领导不领导的。”大熊憨笑着捶了我一拳说着。
“案子有什么进展没有?”我也没过多客套,直入主题地问。
“还是老样子,实在不行,这案子也只能这样结了,最近案子多,我们别把心思全花在这样一件没什么线索的案子上。”大熊两手一摊,无奈地说。
听了大熊的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难道真的就这样结了么,我实在是不甘心。
“这两天你还在跟踪小薇吗?我还是觉得她比较有问题。”我说道。我就想着,灵归来店很奇怪,而小薇又与这个店有联系,那我们还是可以从这条线着手查一下。
“恩,前天晚上我一个人跟了一次,还是老样子,下班后去了灵归来,呆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出来,中间我也去门上听了,仍然是什么声音都没有。或许小薇刚好认识灵归来的幽暖暖夫妇,她一个人在M市举目无亲,内心孤单,每天下班后都会去找幽暖暖说会话。”
“不对啊,你都说没听见什么声音,如果是两个女人聊天的话,怎么可能什么声音都没有。”我马上就找出了大熊话里的矛盾点。当然,还有一点,我知道,里面并不是完全没有声音的,只不过,那种声音,大熊直接听是听不见的。

Offline

第1012集 2015-02-06 23:30:1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哦,有可能是只用气流声在交谈啊,我与小熊就经常这样。我们家两间卧室是挨着的,在我们卧室说话,另一间卧室完全能听见声音,所以,家里有客人时,晚上睡觉,我与小熊都是用气流声交谈,这样,睡客房的人就听不见我们在说什么了。”大熊继续解释说。
大熊的这个解释,一时倒真让我不知如何反驳他,我也不想告诉他我会静心诀的事情,即便我说了,他也理解不了,说不定还会觉得我有些神经兮兮的。
这时,我看到大熊脖子上有一根红线,我便笑着问:“你已经把在灵归来买的玉戴上了么?”
“啊,哈哈,是的,买回来不就是要戴的么,你不也说了,这玉不错嘛。”大熊说着,拉了拉衣领,想把露出的红线遮住。我在基地培训时,就被教官告知,人民警察是不允许戴戒指耳环等饰品的,自然也就包括脖子上挂着玉这种情况。所以,大熊在知道我能看见他的玉后,试图把它遮起来。
“我记得上次买玉观音时,幽暖暖没有给你拿红绳啊,现在怎么又有了?”我随口问了一句。我真的只是随口一问,因为这红线真的很普通,好多地方都可以买到,我也没有觉得什么特别。
“这,这是我后来过去,幽姐送的。”没想到,我随口的一问,却是把大熊问得有些结巴了,我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回过灵归来。
“你啥时候去的?”我马上问他,上次我们去时,是周五,那天晚上,我们又一起去跟踪了小薇,还差点被屋里的人发现。之后,就是周末,周末过完,大熊打电话让我休息两天,直到我今天上班,中间隔着了四天,大熊肯定就是这四天中过去的。
“都是因为小熊,我那天把玉观音拿回去后,她还是比较满意,只不过说这么贵的东西,老板竟然都舍不得送一根红绳,第二天周末,我俩刚好出来逛街,她就非要拉着我去灵归来,找幽姐要根红绳,幽姐看到我,很是热情,听着我们是来拿红绳的,马上就编了一根给我。”大熊说。
大熊的回答倒是合情合理,找老板要红绳的事,勤俭持家的小熊也做得出来,我便问:“那幽暖暖表现正常不?有没有再给你和小熊讲那些陶瓷娃娃的事?”

Offline

第1013集 2015-02-06 23:30:37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没有,这次我们过去,她表现都挺正常的。”大熊回答我。
“难道她是间歇性神经病?”我嘟哝着。
“不会的。”
本来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可我一说完幽暖暖是神经病,大熊马上就用肯定的语气否定了我,这倒是让我有些奇怪。上次我们去时,大熊与是见识了那幽暖暖发神经的样子,特别是说到婴灵和她店里那些诡异的娃娃时,自己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
根据幽暖暖当时的表现,我说她一句发神经,也不算过分吧。之后,大熊又去了一次,幽暖暖却又表现正常了,这不就是间歇性神经病的症状么,大熊为什么就这么肯定她不是呢?
我正想反问他,办公室里就冲进来一个值班民警,他对大熊说:“伙计,有大业务,开工了。”
“啥事?我手里还有好几个案子呢,别再给我派案子了。”大熊露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没办法,这案子是教导员亲自指明交给你们组的。”那人说。
“什么案子?”我插了一句,因为他说的“你们组”,自然就是指我与大熊这个组合,如此的话,我第一个案子还没弄完,第二个案就来了,我自然很关心这是一起什么样的案子,可别再是像玉器失窃案一样的难破之案。
“城中心又失窃了一家玉器店,教导员认为这与之前的一起应该会有关联,所以才点名让你们去办,如果真能确认是同一伙人所为,就可以并案侦办了。”值班民警回答我说。
听了他的这话,我心中暗叫不好,同时也吃惊地望着大熊,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两起案子,必定是有联系的。前面的时候,我与大熊已经把M市中心商圈的玉器店走访完了,也不知这次会是哪一家倒了霉。
“是哪一家?”大熊问着,显然也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店名我也不清楚,地址是步行街52号处,你们直接去就可以了,巡警和派出所都在现场等你们。对了,这次与上次有些不同。”
听到最后一句,我还以为他会说出一些比较明显的线索来,结果,他的下一句话却是让我心脏猛地一缩,瞬间头大了起来。
在他说了“有些不同”几个字后,我与大熊都转眼望着他,等着他的下文,就听着他说:“上一次,只是丢失了八十件玉器,而这一次,除了丢失了玉器,守店的老板也死了。”
“死人了?”我极度震惊,这样的话,经济案件就成了命案了啊。
大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不再多问,直接就走出了办公室,我也赶紧跟了过去。
我俩上了警车,一路上,拉着警报疾驰,很快就到了步行街。我们停好警车,快步向52号走去,随着离52号越来越近,我也逐渐知道了第二家失窃的玉器店是哪一家了。竟然是我走访的第九家店,也正是这家店的女老板给我讲述了有关朱贵的一些事情。
想到这里,我不禁加大了步伐,因为值班民警说死的人是守店的老板,该不会就是那个女老板吧,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证实一下。
店门口已经围了很多人,说是水泄不通也不为过,这与上次朱贵家被盗时的场景截然不同。上一次,因为只是丢了东西,看热闹的人无非就是观望一下,这次,却是死了人,路过的人听见这事,都围了过来,像是八辈子没见过死人似的。

Offline

第1014集 2015-02-06 23:30:5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我穿着警服,走上前就用双手拔开人群,嘴里也不停地说着:“麻烦让让。”那些人一见是警察,也还是比较配合,我很快就挤了进去,大熊跟在我身后,也进到了店里。
我们刚进店去,迎面就走来了一个警察,我一看,真巧,又是上次那个派出所的民警。他走过来,与我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就对大熊说:“应该是同一伙人所为。”
他一过来,既没有向我们介绍死者情况,又没有给我们说财产损失情况,而是直接说了一个结论,这让我好生疑惑,难道是他已经掌握了两起案件的关键相同点?带着这个疑问,我继续听了下去。
“何以见得?”大熊问他。
“店内店外的监控,我们快进着粗略看了一下,没有任何异常。门锁完好,失窃的玉器数目不多不少,也是八十件。只有一点不同,昨晚在店里守夜的女老板姚欢死了,她老公早上过来开店发现的,之后便报了警。”
这段话一说,我的脑子就不停转了起来,他刚才说了几个要素,第一,门锁完好,第二,监控看不到发案过程,第三,失窃玉器也是八十件。前面这三点,可谓是与朱贵店失窃案一模一样,单凭这三点,也就满足公安机关并案的条件了。
除此外,第四点,死了人,这是前面一起案子所没有的。不过,这也很好解释,朱贵店被盗那天晚上,店里并没有人,嫌犯进去偷东西,不会遇到阻拦,很是顺畅;而这一家,女老板姚欢是在店里守夜,刚好就与嫌犯撞上了,自然就惨遭杀害。想必,姚欢一定是听闻朱贵家被盗后,担心小偷会盯上自己店,这才会在店里睡觉,谁成想,却是一觉睡到了黄泉路上。
听完这派出所民警的介绍,我往店里面走去,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马上就扑鼻而来,闻着让我有种作呕的感觉。我皱着眉头,看过去,这个店里的布局与朱贵家差不多,店里的地形是一个方形的,在四周摆着一圈的柜台,各式的玉器就放在柜台里,中间是一块空地,摆着一个长长的沙发,平时是用来供顾客休息的。
而此时,沙发上斜躺着一个人,准确地说,应该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自己的血液浸红了,随之浸红的还有她身下的沙发,沙发旁边的地上,掉落着一床凉被,也染了不少的血。在凉被上面,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他面向着沙发,沉默不语,眼角有些液体,我想,他应该就是姚欢的丈夫了吧。
我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慢慢走了过去。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死的人,正是那天在我面前滔滔不绝地数落着朱贵的种种不是的女老板。当时,她对朱贵的行为,表现出了极大的愤慨与不齿,也对小薇的遭遇表达出了同情,从这两点上看,这个姚欢,就应该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Offline

第1015集 2015-02-06 23:31:01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看着她的姿势,我以为她是在睡梦中被人杀死的,心里还想着,也好,这样死去不会有痛苦。可当我看向她的脸时,却被吓了一跳。因为她的眼睛是睁开的,也可以说是鼓起的,很圆很圆。她的这个样子,让我想起了一个词——死不瞑目。
我不忍再看,退了回来,问那个派出所民警:“姚欢是怎么死的?”
“伤口在腹部,应该是用刀捅的,现场没有发现凶器。”
如此说来,这姚欢应该是发现店里进了人,惊醒了,没想到嫌犯丧心病狂,随身带着尖刀,早就做好了杀人的准备。姚欢一个中年女人,哪有什么反抗能力,我估计她在死前,甚至都没有机会叫出声来。
“上次走访时,我记得这些玉器店都是十点钟左右才会开门,怎么今天她老公这么早就来了,进而发现了店里的情况?”大熊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曹文军,你过来一下。”说这话时,派出所民警是对着坐在地上那男子说的,显然,这家店的男老板,就是叫曹文军了。
听见警察在叫自己,那男人身子动了一下,然后两手撑在地上,慢慢站了起来,走向了我们。待他走到面前,大熊重复问了他刚才那个问题。
“我们做点生意也不容易,自从朱贵他家出了事,我与小欢就商量着,每天晚上由我留在店里守夜,刚开始,小欢非说要陪我一起,可店里没这个条件,只有一张单人沙发,刚好容得下一个人。我就劝她,让她安心回去睡,每天早上还可以从家里做早饭给我带过来,她就同意了。”
“你是说,之前一直都是你在店里睡,那昨天晚上为什么换成了姚欢?”大熊盯着曹文军,目光咄咄逼人。实话说,我觉得他这样不好,用了审问嫌疑人的口吻。不管怎么说,现在死者是曹文军的妻子,别人心里肯定难受,他问问题时还是应该注意方式。
果然,听了大熊的话,曹文军抬起了头,眼睛也看着大熊,我看得出来,他心中是有怒意的。
“老曹,这是刑警队的警官,他们也是例行询问,问你什么你如实说就可以了。”派出所民警忙着劝道,听这口气,他与曹文军之前应该是认识的。这也不奇怪,派出所的片警,对辖区内的各个商家、社区、学校,每个月都是有走访任务的。
“我腰有问题,睡不得软床,我在家里都是睡的硬板铺,接连睡了几天沙发,我的老毛病就犯了。昨天,小欢见我腰痛,就让我回家去睡。我想着自己几天没洗澡了,浑身都有股味,便听了她的话,今天我早早就起了床,做好了早饭拿过来,可一开门,就看到小欢浑身是血的样子,都怪我,我昨天就不该和她换……”说到后面,曹文军已经哽咽了起来。

Offline

第1016集 2015-02-06 23:31:20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尽管这事有点巧合,二人刚换了过来,小偷就来光顾了。可除此外,也没什么大的问题。我细细观察着,曹文军的背略微有些弯曲,应该是脊椎有问题。这事我还是比较了解的,我妈和他差不多症状,睡不得席梦思床垫。
除此外,刚才进门时,我也注意到门口洒落了一些青菜叶的稀饭,旁边倒着一个不锈钢的保温桶,想来,就是曹文军给姚欢带的早饭了。只不过,当他看到姚欢的惨状后,手中的保温桶掉落,摔在了地上,里面的稀饭便倒了出来。
“你们店里的钥匙,除了你和你老婆,还有谁有?”大熊继续问着。
“没有了,就我们俩人。”
“别这么快回答,好好想一下。”大熊提醒着他。
“这是我自家的店,钥匙有几把,都在谁的身上,我自然是一清二楚,不用想那么久。”曹文军说这话时,语气中又带了些抵触情绪。
“失窃的玉器共八十件,价值多少钱?我说的是你们的进货价。”
“四十万。”
“行,到时候给我们拿一份详细的清单。”说完这句话,大熊就走了进去,方向是姚欢尸体处,我不想再看见姚欢那双睁圆了的眼睛,便留在了原地没有过去。不知怎么回事,姚欢的那双眼,总让我想起上次在灵归来外面,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出现在我脑海的那双血红色的婴灵的眼睛,兴许是那婴灵的血红眼,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大熊走过去,蹲了下来,近距离地查看着姚欢的尸体。不过,他不是法医,没有用手去摸尸体,就是隔着二十来厘米看。
“医生来过了吗?”大熊问道。
“已经来过了,发了死亡证明,就等你们这边的法医过来了,殡仪馆的等会也要过来。”派出所民警回答着他。
过了一会,队上的法医过来了,对尸体进行了现场检查,他告诉我们,姚欢的死亡时间,应该在凌晨三四点的样子,死亡原因正是小腹上的那一刀。
与法医一道过来的,还是队上的物证科,上次朱贵的案子,他们也来过,而他们查探的结果,也与上次相同,嫌疑人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头发等线索。
在物证科的人说着结果的同时,大熊的眉头是越皱越深,都快能拧出水来了。我能理解他的压力所在,他身为一个中队长,如果只是一件三十来万远的经济类案件不破,对他的影响还没有多大,可如果在之前的案子基础上,再发生一起类似的案件,关键是还死了人,那他就必须要给上级领导一个交待了。
可现在的结果是,第一起案子,我们还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就接着发生了第二起,而这第二起,狡猾的嫌疑人仍然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对于很看重这份工作,很看重自己前途的大熊来说,这无疑是给他套上了一个枷锁。
之后,殡仪馆的人也来了,在向刑警确认了尸检已经结束后,他们便准备把尸体拉去火葬场了。姚欢是被曹文军双手抱起来的,殡仪馆的人拿了一个塑料袋,可曹文军不愿意把妻子放进子,非要坚持抱着姚欢去火葬场。
于是,我就看到了让我头皮发麻的一幕,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男人,抱着一具浑身沾着血的女尸,向门外走去,从女尸的身上,还在不停地滴落着血液,随着男子的移动,地上出现了一条血线。
同时,我的心里也产生了另一个念头,一个中年男子,无比怜惜地抱着自己的亡妻,要亲自送她最后一程。这个念头让我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温情,却也是一股悲情。
我一直目送着他们离开,在殡仪馆车子启动的时候,我看到了姚欢的影子,从她的尸身上慢慢脱离了出来,这就是她离体的魂吧,希望她去阴间时,能带着丈夫给予她的最后的爱意。
在我准备转身回到店里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小薇。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刚才我们过来时,外面围了很多人,加上我心里急着要去到店里,也没有注意到围观那些人的面孔,这个时候,突然看到小薇,我着实不知道她是一早就在这里,还是刚刚才过来。
小薇发现了我正在看她,转身就走了,我还有事要做,所以,尽管心里有丝疑惑,却也没有追过去,想着等这边弄完了再去也不迟,反正她又不会跑。

Offline

第1017集 2015-02-06 23:33:54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回到店里,虽然那个派出所警察已经说过,监控里看不出什么来,可我与大熊还是重新把店内外的监控都看了个遍。不是我们不相信同事,而是这案子实在太过蹊跷,简直就是一起新式的密室杀人案啊。
上一次,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我还怀疑是鬼怪所为,不过后来,我的这个想法被陈叔否定了。这一次,与上次的案子类似,应该同样不是鬼怪所为。更明显的特征是,鬼怪杀人,根本用不着随身带着一把尖刀那么麻烦。
当我与大熊花费了两个小时,把所有监控看完后,再次失望了。我俩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这家玉器店,陪着我们的,是那个派出所警察。因为曹文军在临走之时,把店里的钥匙拿给了他,让我们调查完店里的情况后,帮着把店给锁上。
“林哲啊,你认识这个曹文军?”出得店来,大熊问那个警察,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林哲,听起来还蛮不错的。
“我是这一片的社区民警,与这些老板都有些交道,比起你们来,我自然是要熟悉一点。”林哲回来说。
“林哥,他还蛮信任你的,把这么大一个玉器店的钥匙交给你。”我开玩笑地说着。
“他不姓林,他姓陈,全名叫陈林哲。对了,林哲,这是我同事,徐天童。”我刚说完,大熊就纠正了我的称呼,我不禁有些尴尬地想,谁让他这名字里有个“林”字,这很容易让我误认为他姓林啊。不像我的名字,天童,说出来,别人肯定都知道我不姓“天”。
“呵,天童,他这家店,平时就两口子在看,现在他老婆死了,他自然是要跟着去火葬场送他老婆一程的,可这边现场又还没勘验完,店门还没法关上。如果非要让他在现场选一个可信的人,自然是我这个打过交道的人要可信一些了。”陈林哲给我解释说。
“大熊,刚才我看到小薇了,我们再去朱贵的店里一趟吧,我要问她几个问题。”我想起刚才小薇见到我就回头走了,便决定去找找她,大熊赞同了我的提议。
因为大熊说过,中午一起吃饭,所以陈林哲也没走,跟着我们一起去朱贵那里,在往那边走时,我问他认不认识朱贵,他说自然认识了,虽然这些老板对朱贵的印象不怎么好,但朱贵对他还是不错的。

Offline

第1018集 2015-02-06 23:34:0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我心想,朱贵是个人精,你是这地方的片警,他自然要对你好一点了,不然的话,出了事谁罩他啊。这一点,从上两次我们与朱贵的接触,也能看得出来。先是初次见面时,朱贵对我与大熊很客气,后来,我带着陈叔、依然他们一行人去到店里,朱贵刚开始没见着我,对他们爱理不理的,待看到了我,一下就热情了起来,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到店里的时候,恰好朱贵不在,只有小薇一个人。看着我们三人走进店里,小薇明显地愣了一下,之后才很不自然地上来与我们打招呼。
除了我与大熊已经和她接触过几次外,陈林哲她也是认识的,因为她直接称呼了一句“陈警官”,社区民警果然在哪里都是熟脸。
“小薇啊,朱老板呢?”陈林哲笑着说。
“噢,他吃饭去了,他回来再换我去吃。”
“这样,想必今天早上发生的案件你也知道了,听说你与姚欢的关系不错,你能不能给我讲讲她的情况。”陈林哲直接进入了主题。这是在我们过来的路上商量好的,他说他不是刑警,由他去问这些问题,就显得要随意一点,没有那么正式与严肃,说不定能取得更好的效果。
“恩,我在这里没有亲人,在玉石协会的活动中认识姚姐的,虽然她年龄大了我不少,可我俩很谈得来,她对我也很好,我一直把她当大姐姐看待,平时生意差的时候,她也经常过来店里找我聊天。所以,今天听着她们店里出事了,我马上就跑了过去,没想到,真的是姚姐出了事,你们说说,为什么好人都不长命呢。”小薇说着说着,两行泪珠就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你平时与她交流得多,有没有听说她得罪了什么人?”
“没有,姚姐在圈子里人缘很好的,我从来没听说她与谁有仇。”小薇回答着。
这一点我还是比较赞同的,不是因为我有多了解这个姚欢,而是这起案子,仇杀的特征几乎没有。很显然,姚欢被杀的主要原因,就是她昨晚睡在了店里,而恰好昨晚有人去店里偷东西,撞上了,小偷只有杀人灭口。
如果说,姚欢昨晚没有睡在店里,那么,这起玉器失窃案,就不会死人,也就会变得与朱贵家被盗的那次一模一样。
从小薇那里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她刚才出现在姚欢店门外,按她的说法也是解释得通的,我们便准备出门去。在我们往外走时,就与吃完饭回来的朱贵迎面撞上了。

Offline

第1019集 2015-02-06 23:34:1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哟,几位警官,你们不是在那边店里办案子么,怎么有空到我这来啊。”见着我们,朱贵马上摆出了标志性的笑脸。
“朱老板啊,你昨晚又跑到哪家洗浴中心潇洒去了,准是又弄得很晚吧,你看,这么大的黑眼圈。”陈林哲也笑呵呵地与朱贵说着。
我对这个朱贵没什么好感,在外面拈花惹草就算了,还为自己的一丝淫欲,气死老婆,逼走儿子,也就因为他是玉器被盗案的受害人,我才不得不与他接触,不然的话,我是永远不想与这种人渣产生什么交集的。
听了陈林哲的话,我瞟了他一眼,两个眼圈果然是乌黑的,我想象着他昨晚又在洗yu中心某个小妹的身上纵横驰骋着,就觉得一阵恶心,先走出了店门,在外面等着大熊与陈林哲。
吃中午饭的时候,我们三人讨论的话题仍然离不开这两起案子。可讨论来讨论去,都没有得出什么特别有用的东西。
“两起案子失窃的都是八十件玉器,你们说,八十这个数字会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大熊突然问着。
刚开始,我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或许只是碰巧罢了。可大熊真把这事摆上台面来讨论,我又觉得这数字有点太巧合了,玉器店里的玉器,都是分别摆放在柜台里面的,而因柜台的大小不同,以及各个玉器自身的大小不同,每个柜台里放的玉器数量是不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下,两次案件,失窃的玉器数量都刚好是八十件,不得不引起人的注意。
“难道,偷东西的人已经八十岁了,有个怪癖,做事情喜欢往八十这个数字上靠?”陈林哲戏谑地说着。说完,他自己都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哪有八十岁了还在偷东西的呢。
“会不会是那人特别喜欢八十这个数字,觉得‘八’很吉利呢?”我说出了一种可能。

Offline

第1020集 2015-02-06 23:34:2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当上警察,却陷入一场巨大阴谋,不想干了……

“那他为什么不偷八十八块玉?要说吉利,‘八十’能比得过‘八十八’么?”我刚说出来,就被大熊否定了。
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就这样,这一条两件案子的相同点也被我们忽略过去了,殊不知,这个“八十”其实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只不过,它隐藏的很深,而我们的思维方向,从大熊一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错了。
正是因为我们没有把这条信息参悟透彻,才让我们走了很多的弯路。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接到了顾远洋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的店很快就要开张了,还说开张那天让我一定要过去。听到这话,我吃了一惊,便问他:“你都不装修就要开张了吗?”
“日,不装修,弄个破店在那,里面摆上再好的玉饰,估计也没人进来买吧。你以为我会这么蠢吗?我装修都花了好几万呢,估计明后天就会完工。”
“这才几天时间啊,都装修好了?”我还是有点不相信。
“我请了两个施工队,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装修,这样,就能保证以最快的时间把店给开起来,早开早赚钱啊,我门面的租金已经开始算了,我不早点开张,就处于亏损状态。”顾远洋给我算了这么一笔账,听他说完,我就想着,这小子的脑瓜,还真适合去做生意。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