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第551集 2014-12-08 22:10:23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我是被开除的刑警,为你讲讲招魂鬼契的秘密

我叹了一口气,心里好不舒服,想着不告诉程怀火来着,就怕发生这种事,结果程怀火刚参与进来,真的出了事,如果他就这样丢了命,我都不知道如何交代。
抽了一根闷烟,打算出去找向飘飘,忽然黄局长走进来问我打过电话没有?我说打过了,程怀火的爸爸很恼火,他下午两点钟前过到来。黄局长听完一脸痛苦的告诉我车子已经找到,就在飞来湖南面的马路上停着,让我一起过去看看,坐的是他的专车,在门口我喊了停,让向飘飘上车,我说是我战友,来看看我,或许能帮上忙,黄局长没多想就同意了下来!
十分钟以后,我们去到飞来湖南面的马路,看见属于我们组的面包车,两个交警站在哪儿看守,他们没有打开车门,什么都没有做,就等我们来!而我们刚下车,后面又来了几辆车,法证室的何辉走下来,是他先上的车,车门没有锁,一拉就开。
等何辉勘查过从车里下来,我才上车看,好悲剧啊,任何发现都没有。
不过程怀火应该不是直接从车里被抓走的,他肯定是下了车去见什么人,但如果是这样车门应该上锁才对,唯一解释是程怀火当时非常着急。
然而,我却想不到有什么事情令他很着急。
我刚从车上下来,已经问过何辉有什么发现,没得到答案的黄局长转而问我,我给他的是摇头。
我四周看了看,没看见向飘飘的踪影,找了一圈才发现她在飞来湖广场里面,正在地上找着什么东西,我打算跑过去看看,她已经找完走回头。我等着她,结果她走到我跟前说的第一句话是,有看见烧过灵符的痕迹,说完给我一条项链,是程怀火的项链。
我拿着项链思索着,黄局长走过来问我们是不是有什么发现?我晃了晃手里的项链道:“程怀火的项链,照目前的情况看,他确实已经被抓走,这项链可能是他情急中留下来的线索,而不是无意中被扯下来的,否则不会是扣在一起,而是打开。”
黄局长道:“是熟人作案吗?”
“熟人作案的理由很充分,接电话,匆忙赶出来,下车相见。但还有一种可能,陌生人可以办到,就是威胁,至于用什么东西来威胁,我不知道。”
“是不是查案过程中他知道了什么秘密?”
“有可能,而我们昨晚是从广顺回来,所以我想现在立刻去找金通,你要是不介意你回去以后让陈小春做一件事,金通收到的快递女尸提取一下血液,对比一下和金通有什么关系。”
“没金通的这些数据,先回去吧,你带上陈小春直接去现场做活体取证。”黄局长显然心慌了,金通可是县委副书记,现场活体取证弄不好要起冲突,不过从他这个态度看,显然他更怕程怀火的爸爸,所以我还是问了他一句,到底程怀火的爸爸是谁?他道,“副省级大官,而且还是省公安厅的我们的顶头上司。”
我去,程怀火藏的真够严密,他从来没和我说过,我还以为他们家做生意,只是有钱,原来是大官。
不多久我们回到公安局,我带上陈小春直接去找金通,上班时间,金通在县委办公室,很宽敞很豪华很漂亮的办公室。我和向飘飘、陈小春一起进去,我用最简洁的话表明来意,接着问出第一个问题:“领导,我想知道这个快递女尸的情况,这女尸和你有关系么?你是不是认识她?”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金通眉头一皱道:“我不是已经回答过了吗?现在是我的办公时间,你们换点新鲜问题,不然走吧!”他身材比较矮,稍微有点胖,但和普通的胖子不一样,他胖的很有煞气,身上还有官威,跟他说话和对视挺不舒服,那种眼神,就是把你当狗看的眼神,令人很不舒服。
我道:“我这也是工作,所请你配合。”
“不认识。”
“在你收到快递女尸前你身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对劲的事?”
“没有。”
“你觉得这快递女尸有何涵义?恐吓?威胁?或者仅仅是闹剧?”
“这是你们警察该查的问题,不要问我……”金通走了一个手势,“请出去。”
“还没完呢!”我示意了一下陈小春道,“这是我们法医室的法医,想给你做个活体取证,如果……”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可以任由你胡闹吗?”金通说着话还拍桌子,立刻外面有人走进来,是他的助理,态度很差,连拉带推就想把我们弄走。
我大声道:“领导,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大家都在机关单位工作,不更应该配合吗?”
“无理取闹要我如何配合?我是受害者,而且我已经配合过,剩下的问题你们负责弄清楚,你们这算什么?三番五次打扰我工作,知道我工作多忙吗?知道管一个县多不容易吗?什么东西,我就这样了,你如果不满意可以让你领导亲自来……”
“我说最后一句话,现在这个案件的性质已经变了,我们有个同事因为查这个案件失踪,他叫程怀火,他爸是程南天。如果你不介意,先打个电话问问程南天是谁,如果你还坚持如此,我以后绝不烦你。”
我都感觉自己很无耻,从来没试过干这种事,借别人的名头做武器。可这也是没办法,金通不配合,关键是他越不配合我越觉得他有问题,所以无论如何在出这道门之前我要达到目的,否则出了这道门不知会有什么变故,比如这家伙失踪,或许给我挖个坑,然后程怀火更没救。
金通盯着我,很凶狠的目光,这时候拉着我手臂的小李放了手,走过去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立刻的,金通的脸色变了变,目光柔和了一些,不过语调还是那个看不起人的语调:“不是活体取证吗?赶紧来,取完赶紧走……”
两分钟以后,陈小春弄了金通两滴血以及两根头发和我们一起离开县委办公室。
到了外面,陈小春道:“我滴神,这可是实权领导,他跺跺脚我们县就能抖三抖,小雨你敢这样说话,而且还有效果,这程怀火的老爹到底谁啊?”
我道:“副省级大官,我们上上上级单位的领导。”
陈小春愣住一脸震惊。
上了车,我快速往公安局开,和陈小春一起进去,我就在他的办公座位坐等化验结果,他手脚倒麻利,半个小时已经做了出来。结果和我猜测的一样,金通和快递女尸是父女关系,收到快递当天她认出了女尸额头左侧的暗红色胎记,所以录口供的当时才悲伤,而他的悲伤,给了我侦查方向。
我拿着报告就往黄局长办公室冲,把情况说了一遍。
黄局长感觉到事态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所以亲自带队带了十多个人把金通请了回来开审。负责审问的当然是我,就在一号审讯室,金通坐在我对面,小马坐在我旁边负责记录。金通的神色和刚刚在办公室时区别不大,还是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真不知他哪来的自信心。
我道:“领导,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你和快递女尸的关系我们已经查的差不多,刚刚拿你的血液就是做最后印证。”
金通道:“我不知道。”
“她是你女儿你会不知道?法医报告要不要看看?”我把报告递过去。
金通没有接,他在思考,过了几秒道:“好吧,是我私生女。”
“你私生女被杀,而且杀完尸体寄给你,这事应该冲你而来。”
“我没什么可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来你不太了解我们的工作,我简单说说吧,每个进来的嫌疑犯从最开始差不多都是你这副状态。而一次次实验证明,最终他们都扛不住,这形成了一个悲剧,就是最终结果都一样,却有许多人因为扛,而失去从宽的机会。我给你五分钟,你自己好好想想,虽然我们很多招,但你是领导,应该给你几分面子。”说完,我立刻起来,往外面走。
出了门,小马立刻问我:“小雨你这玩什么啊?”
“玩个屁,那个小女孩虽然是他的私生女,但他和谁生的你掌握了?是哪儿人你掌握了?”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我没告诉小马,就是王芸,到底王芸是帮金通还是害金通?从掌握的线索看应该是害,帮助老头跑的人是凶手,而这个人是王芸安排的,很能说明问题!但王芸为何要做这种事?快递女尸又是不是她所为?搞清楚这些问题前肯定无法攻陷金通,只能玩心理战,趁中间的空档赶紧搞清楚。我恨的是没人帮忙,就我和小马两个人,如果白白在,我们能配合的很好,不用什么都由我自己想,我没有三头六臂,我也很累,“不赶紧去查,顺带把他老婆请过来,还有他助理……”
“五分钟要再进去,我出去了谁和你一起审?”
“我跟他说五分钟进去就非得五分钟进去?不进,先让他忐忑一阵子。”
小马领悟了我的意思,立刻往外面冲,那时候已经快十二点,我去找陈小春,问他和李天飞偷情那个女人的情况,原来陈小春不告诉我,现在事情越闹越大,他不得不说!我拿到名字以后赶忙返回办公室查户籍信息,找出这个女人,竟然发现他的老公就是金通的助理李文章。

Offline

第552集 2014-12-08 22:10:34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我是被开除的刑警,为你讲讲招魂鬼契的秘密

我正想着要不要把李文章的老婆抓回来开审?向飘飘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到大门口一趟。我走出去看见她和老中医站在一起,惊讶中,她告诉我金通的眼珠有被针控的特征,找老中医是想帮我们弄清楚。我真忽略了这点,我给了她一个感激的眼神,连忙把老中医带进审问室,让他给金通看,最后得到的结果很不好,金通真的被针控。
重新走出公安局门口,向飘飘知道情况以后问老中医能不能解救?老中医说麻烦,如果不成功,人可能会脑瘫,就算成功都问不出什么话,他不会有被控制之后的记忆。
失望的送走老中医以后,向飘飘对我道:“事情很清楚了,这是老和尚的手笔无疑,而穴位图资料是李绵芳所给,是他提醒我们,照这个逻辑关系,金通牵涉的案件应该是由他而起,快递女尸就是他干的好事。但王芸参与进来这点我无法理解,她意欲何在?为何会帮李绵芳?”
我道:“是默契,她一直在长顺,发现李绵芳动手于是将计就计,反正如果不是她出手杀了两个人玩嫁祸,金通这个案件会很快沉下去,毕竟金通的身份摆在哪,她是混政界的人自然很会想这些。他们玩的很漂亮,不但把白白的爸爸设计了进去,还把我们和程怀火他爸都设计了进去。”
向飘飘疑惑道:“程怀火他爸怎么也设计了?”
“靠我们公安局的力量能对付金通,但对付白白的爸爸会很吃力,不知道他渗透到了什么程度。程怀火他爸过来以后就不一样,他官更大,管你怎么渗透,对付起来都卓卓有余。程怀火他爸为何而来?是李绵芳略施小计,他这等于用我们的手借程怀火他爸的力量来灭白白的爸爸,你说漂亮不漂亮?”
“我说怎么那么奇怪,抓了程怀火不要挟你交出王印,而要你整垮金通,原来他胃口更大。”
“我们现在是左右为难,程怀火他爸一来,如果金通扛不下去把白白的爸爸交代出来,我们的交易会泡汤,换言之原来的布局就会彻底流产。反过来金通扛了下来,则是我们和李绵芳的交易泡汤,李绵芳会如何对程怀火?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走过去,好累,好崩溃……”
“不要说丧气话,我们还有一条路可走,日落前救出程怀火,这个局就能解开。有件事我没告诉你,现场找到的灵符有点怪,像是我师傅的东西,但又不像。”
“什么意思?你不要吓我,林振堂用的灵符你看过没有?什么模样?”
“没,项链有线索么?”
“暂时没有,等程怀火的老爸来了问问,先搞清楚项链的来源,比如是买的还是家传的,如果是家传的,谁给他的,如果是买的,在哪儿买的,这些都可能有情况!其实已经有其它人在查这个事情,去金银首饰的店里问,既然程怀火把这个东西留下来,肯定是和这个东西本身有关。”
“金银首饰,你是说段柏德?”
“不是,段柏德已经离开了这里,其实我也不知道,都有可能吧!”
“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找上面,要做好最坏打算。”向飘飘叹了一口气道,“其实还有一条路可走。”
“放弃程怀火吗?”我想是,向飘飘那声叹息就是最好的提示,“想都别想,绝对不行,我绝不会放弃朋友,这辈子不会,下辈子更不会,否则我今天能放弃他,明天就能放弃你,放弃段盈盈,甚至放弃我的家人。这不应该是我干的事,还是那句话吧,我可以死,但必须站着死。你去吃饭吧,然后找个旅店休息,进房间以后给我打个电话,我把号码寄下来,有事了给你打电话。”
向飘飘应下来,我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了我才返回办公室,坐在椅子里发呆。原来我特想快点弄清楚金通这里是怎么回事,现在完全没有了动力,很烦躁。中午饭都没有胃口吃,一直在办公座位呆着,直到小马回来。
小马带回来两个人,金通的老婆以及李文章,虽然已经没有了意义,但工作还是要按程序做,我先审了金通的老婆,最后发现白忙活一场,她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把她放掉。
李文章后审,我问的很直接,问他知不知道金通有私生女?他说不知道,但从眼神能看出来,他知道,他死扛不说,我一时间也没办法。这可不是普通人,没那么容易攻陷,或者说有恃无恐吧,他们心里很清楚,会有人捞他们出去。我是真想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彻底断了他们的想法,然而我不能,这很无奈。
我和小马刚从审问室出来,看见了黄局长和陈彬,他来问进度,问我搞定金通没有?就要到两点钟,程怀火的老爸就要来,他明显开始着急,我说还没有,他开口就是一顿臭骂,要和陈彬亲自去会一会金通。我回了办公室,坐下来大哥大就响了起来,是我妈的来电,问我们这边的情况如何?我说还好,其实很不好,不想她担心而已!
还差一分钟到两点,程怀火的老爸已经到来,他身穿深黑色的西装,皮鞋擦的很亮,发型梳的很滑,脸黑着,浑身煞气。他和程怀火的模样很像,不过神情却截然不同,程怀火是整日嬉皮笑脸哪一类,而他则是严肃到恐怖哪一类,说话嗓门还特别大。他刚走进办公室大门就问我找到人没有?我说没有,他又问有什么消息?我说没有,他手在我办公桌上一扫,办公桌上杂七杂八的东西立刻散落一地,他怒目圆瞪道:“你配当刑警吗?这都已经多久?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地方才多大?就一个小县城……”
我不知如何回答,毕竟跟一个怒火中烧的人没有道理可言,关键是心虚,明明知道怎么回事却无法告诉他。
看我不回答,程怀火他爸更凶了起来,一拍桌子道:“哑巴了吗?”
我道:“其实不是没线索,在失踪现场有找到一条项链,就他平常戴的项链,有个小玉佩,我想知道这项链是家传的还是……?”
“那是他外婆的遗物,跟这个无关,你查过你们这里跟玉器有关的人没有?”
“有同事在查。”
“你们只有一套方案吗?地毯式搜索不会?”
“那要领导安排。”我不敢看他的眼睛,继续又道,“他外婆的情况我能问问么?”
就这时候,陈彬神色慌张冲进来告诉我金通在厕所自杀,让我赶紧叫救护车。我吓一跳,立刻打电话,打完往厕所冲,黄局长在厕所,蹲在其中一个厕格门前目光呆滞看着厕格里面。
厕格里面是金通,他坐在马桶上,两脚伸直,两眼翻白,双手捂住自己喉咙,不过他不是割了自己的喉咙,而是吃了毒药,从他脸色能看出来,脸色是紫黑色,嘴巴流出乌黑的鲜血。
这还叫个屁救护车,已经断了气!
程怀火的老爸也走了进来,看见金通的死状,他用脚轻轻撞了撞黄局长,黄局长才反应过来,立刻站起来敬礼说了一句领导好,程怀火的老爸骂道:“我好个屁,我儿子人呢?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告诉你,他是在你手里出问题,后果你自己想吧!”说完没等黄局长回答,他指了指里面的金通道,“怎么回事?”
黄局长机械道:“自杀。”
“我知道是自杀,我是问这毒药怎么来的?你们把人抓回来的时候不搜身吗?手铐呢?上厕所为何开手铐?”
黄局长脸色发青,不敢说话,他内心不用想都知道,很彷徨,程怀火的事情还没搞定呢,金通又死在审讯过程中,他这乌纱帽可能真会不保,除非把金通的事情查清楚,证实他是畏罪自杀,不过好难,死无对证!我就感觉奇怪了,金通为何会自杀?这还没去到无路可走的地步吧?关键是毒药,他一直带着毒药身上?
不多久,救护人员赶了来,很快就又走了,法医室的人把人抬了回去,程怀火的老爸让黄局长跟他走,进了一组的会议室。后来发生什么事我就不知道了,我离开了公安局去找向飘飘,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现在这情况好像瞬间给我们解了困,我现在就给李绵芳打电话看看他怎么说。”
向飘飘思索了两秒道:“他的目标是白白的爸爸,现在金通这样等于没有达到目的,他不会承认。”
我道:“不承认没关系,就算来第二个威胁都没关系,我们和白白的爸爸的交易时间在凌晨,而林振堂在此之前会行动,所以只要我们能拖到凌晨,事情就能尘埃落定,到时候我们把王印交出去,一切就会逆转过来,李绵芳自然会放了程怀火,否则他就会腹背受敌。”
“等一等,我们现在就告诉他不好,现在不到三点,你现在告诉他他会更快给我们提其它要求,不利于我们拖时间,你不要被程怀火他爸影响,冷静点,你问他项链的事情没有?”
“问了,是他外婆给他的遗物。”
“他外婆?”向飘飘整个表情突然变的很古怪,“原来我就是通过她妈来的长顺,这件事你知道。我跟他妈有过交流,给他们家算过命看过家宅,所以他们家几代人的情况我都知道,她外婆你知道干什么职业吗?神婆,普通神婆。”
我脑袋突然混乱一片:“你怀疑他留下这个东西的提示是神婆抓了他?”
“我和你说过我在现场发现有灵符,这灵符看上去很像我师傅的风格,但不可能我师叔和李绵芳有牵连。”
“你师傅是正道术,神婆亦正亦邪,会不会她的灵符一半是正一半是邪的画法?”我激动着连忙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张灵符道,“先不管有没有牵连,我在三元宫见过她的灵符,你给我形容形容你看见的模样,我能辨认出来……”

Offline

第553集 2014-12-08 22:10:45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我是被开除的刑警,为你讲讲招魂鬼契的秘密

向飘飘接过灵符,拿出一支笔在灵符的背面画了一阵,然后递给我,还真是我见过的模样,痛苦啊!向飘飘一直看着我表情变化,她读懂过来,声音之中带着几分不知所措道:“真是我师叔?”
我道:“灵符是,但这种事可以嫁祸。这样吧,你现在回去,看看她是不是真在闭关,如果闭关这事骗了我们,估计有可能。不过你要记住,以去寻求帮助为名,其它的要不动声色,就算确定了是她,都不要打,不要斗,你打不过。”
向飘飘嗯了一声,连忙收拾东西离开酒店,直奔汽车站,时间不多,她只能快。
我回了公安局,刚进办公室小马就告诉我黄局长找我,让我一回来就去他办公室,我不敢怠慢,立刻上楼。
进了黄局长的办公室,我除了看见黄局长之外,还看见了程怀火他爸,他坐在休息区舒服的沙发上打电话,说话声音很小,神色很差。黄局长坐在自己的办公座位,他还是那副状态,惊恐,忧愁,方寸大乱,我都不知道该给他什么表情?安慰吗?干脆不给,站到他的对面就直接道:“局长找我什么事?”
黄局长道:“一入夜了全城搜捕,各部门、各下辖派出所全部加班,掘地三尺都要找出线索来。你就不要出去了,和我一起在指挥室,随时分析从各方面得回来的情报……”
“啥?”我一脸郁闷,“搜谁啊?捕谁啊?程怀火被抓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怀疑对象。”
“这个行动不在于能不能抓到正确的人,不是没线索吗?那就换一种方式来找线索,这些个犯罪份子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多多少少会有收获。关键还在于,我们要把气势做起来,震慑对方,让他看见我们公安局的态度,从而不敢轻易对程怀火怎么样,甚至会迫于压力放了程怀火。”
这有点天真了吧?当然我不敢把心里想的说出来,我说的是:“这招是双刃剑,亦可能会逼虎跳墙,我认为不要这样做比较好。”
“领导同意,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你下去安排好手里的工作,准备好。”
我好痛苦,全城搜捕,满大街都是警察,我和林振堂的交易怎么办?我如何去飞来湖见他?纠结着这个问题,我离开了黄局长的办公室回到刑侦办公室,刚坐下就又起来往法医室走,去找陈小春。那会陈小春刚从解剖室出来,大白褂还来不及脱,看见我,他知道我来的意图,他让我等等,说先上个厕所。
我等了五分钟,陈小春走回来,又走进解剖室脱了衣服才出来,告诉我金通的死很迅速,从毒进入体内到窒息死亡,整个过程不到三分钟。虽然药物成分还没有来得及做分析,不过已经能大概猜一猜,毕竟能做到见血封喉的效果的毒药不多,而这毒药很可能是氰化钾,混合了其它毒药。
我道:“不对吧?氰化钾根本就不是这个中毒症状。”
“成分不只是氰化钾,还有其它成分。”
“毒是怎么来的有发现么?当时可已经搜过身。”
“这是粒状的,很小一粒,你们搜不到不奇怪,情况就这些,我去分析药物成分,分析出来第一时间拿给你。”
我说了一声好,快步离开法医室。
回到刑侦办公室,我坐下来一通乱想,金通死在厕所,死前见过黄局长和陈彬,假设毒药不是金通自己带来,只能是黄局长和陈彬所给。最有可能是陈彬,因为如果金通要上厕所,肯定是陈彬带他去,黄局长留在审问室等。反正我认为毒药是金通自己带来的可能性非常小,他没事给自己准备毒药为何?情况还没去到哪一步。再一个就是他进来时的态度仍然很嚣张,如果他抱着必死的心态进来,当时应该心神恍惚才对。
心里想清楚了,我连忙对小马说去审李文章。我必须赶紧行动,否则如果事情真和陈彬有关,再来个灭口,金通和白白爸爸的勾结就再没人知道。虽然就算现在让我掌握了情况,我都不敢对白白的爸爸如何,但只要王印的交易顺利做成,所掌握的情况就能最大限度地运用起来,让白白的爸爸自顾不暇而空不出手窥视皇陵。
反正,既然已经中了李绵芳的计,把程怀火他爸弄了过来,那就要好好利用,不能让他老人家白走一趟。
走进审问室,我直接坐在李文章对面,盯着着,等小马关好门坐在我旁边,打开了记事本,我才开口说第一句话道:“有个情况想告诉你,一个小时之前金通死在了外面的厕所,死因是中毒,三分钟之内见血封喉的毒。”
林文章听完脸色很难看:“怎么可能?”
“灭口没看出来吗?我希望你老实交代,否则金通的下场可能就是你的下场。”
“这是公安局,谁灭口灭进公安局来?吃豹子胆了吗?”
“你认为我在撒谎?我在恐吓你?如果你是这想法,好,我放了你,反正你不肯交代,对我们就没有任何用处,小马,给他办手续。”我从椅子里起来往外面走了两步,又停下来道,“最后提醒你一句,在公安局内部都能灭口,在外面只会来的更凶猛。”
“我不走。”
“轮不到你说走不走,你侥幸什么啊?你要不就老实交代事情,要不你就赶紧走,你跟我们磨时间,知道不知道你是在害自己?你赶紧交代了,我们采取行动把凶手控制下来对谁都有好处,你有家庭,你就不为他们想一想?他们平白无故被毒死多无辜啊?”
说完,我打开门走出去,靠着走廊的墙壁,点燃一根烟在外面抽着,等待着。
过了半分钟,门打开,小马自己走出来,而不是带着李文章走出来,他告诉我李文章让我进去,显然李文章已经被我给吓唬住。我重新走进去坐下来,李文章第一句就问我,交代能不能算自首?
我道:“要看你交代的程度,以及你参与的程度,如果只是知情不报,罪名不重,先说吧,不要讨价还价。”
通过李文章的交代,果然金通和白白的爸爸有勾结,白白的爸爸给他钱,他负责收买各种有用的人为白白的爸爸所用,而这些人的用处,主要是对抗和阻止林振堂和李绵芳那边的人做些不利于他的行为,算是一个未雨绸缪的安排。李文章是金通的心腹,许多事他都有参与,不过照他的说法都是被逼参与,这世道不和领导一起狼狈为奸,只能收拾包袱走人。我不认为这是理由,当然我没有批评和指责他,我是刑警,不是法官。
关于快递女尸的案件,收到箱子当时其实是李文章暗中报的案,因为在此之前他不知道女尸是谁,而金通却让他拿箱子去毁灭,这种事可和贪污腐败不是一个性质,要严重许多,他害怕了所以暗中报案。然后的事情我们都知道,金通那边的应对手法很简单,通过权力运作让我们停止调查,只是没想到接连死了两个人,我们的调查速度比他们运作的速度更快。
我看了一遍小马抄写的口供,理了理思绪问李文章:“关于他们的勾当,你能提供多少证据?”
“人证吧,给的都是现金,但是有账本。”
“都收买了谁,收买的用处,等会你给详细的写出来。”我给他一根烟,帮他点燃,然后继续道,“这个案件还死了第三个人你知道吧?这第三个人是广顺的副所长李天飞。”
李文章很吃惊:“被收买的人之中有他。”
“所以才会被灭口,你选择交代是唯一的活路。”其实李天飞不是被灭口,我已经大概知道谁杀了他,我是真想把李文章老婆的事情说出来,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说,我得先理清楚这里面的关系!
我先离开审问室,等小马搞定出来给我口供,我把口供收起来,让小马把李文章带到临时拘留室关押。
傍晚五点半,向飘飘打来电话说没找到神婆,问我要不要她立刻回来?我想了几秒道:“不要,你选一个地方和林振堂交易,这个地方要对我们有利。然后由你来和林振堂完成交易,他把孩子和小姨给我们,我们把林美丽和王印给他,记住小姨这里要立刻控制起来。”
向飘飘疑惑道:“不是说好了在城里交易吗?”
“天黑就会全城大封锁、大搜捕,这是程怀火他爸制定的策略,我管不着,只能顺应而变。还有一个情况,李文章已经交代,口供对白白的爸爸很不利,我已经想好,只要和林振堂交易完我就把口供交上去,让黄局长和程怀火的爸爸去整白白的爸爸,然后把李绵芳窝藏的地方捅出去,是他杀的金通的女儿,这个可以利用起来。然后我还会马上逮捕王芸,她杀了人,逼她供出林振堂,我看林振堂怎么带着林美丽离开长顺。”
“那程怀火怎么办?”
“只要原来我们设想的局面出现,程怀火就是烫手的山芋,要不杀掉,要不放掉。面对那样的局面,李绵芳肯定不敢杀,况且程怀火未必就在李绵芳手里,虽然是他要挟我们,但人不是他亲手所抓这事情已经很清楚,我倒希望是神婆。反正我们给他压力,这算是救程怀火的一个办法,你赶紧去吧,我这边也要忙,我立刻给李绵芳打电话。”

Offline

第554集 2014-12-08 22:10:56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我是被开除的刑警,为你讲讲招魂鬼契的秘密

花了五分钟时间思考,预想到李绵芳的种种反应,想好怎么应对,我才给李绵芳打电话,刚接通他就呵呵笑道:“太阳还没下山就已经来电话,看来你的办事效率要比我想象的高……”
我道:“托你洪福,废话我不想多说,你赶紧放了程怀火。”
“你认为就这么简单?是你天真还是我天真?程怀火他没有那么廉价吧?况且你还害死我爸!”就知道他上次留着这话话题不谈,是想在第二次的要挟之中占据先机,“废话我更不想多说,要程怀火可以,必须拿王印来换,我们在广顺交易,就今晚,地点可以由你选,我无所谓。”
“你爸的死你该去找林振堂,相反我爸的死我要找你。”
“不急,我们会有你死我亡的一天,但不是今天,你好好想想吧,我等你来电话。”李绵芳挂断了电话。
虽然已经预计到李绵芳会要挟我交出王印,听他说出来,心情还是有点糟。
做了些其它事,去食堂吃完饭回来已经差不多七点钟,天早就黑了下来,天气起了变化,漆黑的天空偶尔会有闪电闪动,风比白天的时候大了不少,看样子就要有一场风雨。而在这场风雨到来之前,我们长顺的暴风雨已经率先到来,就为了这场暴风雨,所有休假人员,包括后勤人员都已经回到公安局,很有队形的站在停车场中间。
我站的是第一排,视线宽阔。
准时七点钟,我看着黄局长带着几位副职走出来,黄局长一翻慷概激昂的演讲过后,每个副职负责一片区域带队出发,汇合特警、派出所警、交警,展开全城大搜捕行动。坦白说,这种架势我第一次见在长顺看见,虽然我无法参与到最前线,但我能想象,从他们离开公安局大门那一刻起,将会整个城都是警笛的声音,警灯闪缩的彩光。
转瞬间,原本停着许多车的停车场空了出来,黄局长说了一声皇天保佑,对着大门口敬了一个礼,立刻转身往大楼里面走,我跟着他,来到五楼的指挥中心。
程怀火他爸已经在指挥中心里面,就坐在密密麻麻挂满监控显视屏的墙壁正面。他左手拿着对讲机,右手夹着一根烟,坐姿很标准,神色很凝重,以至于左右隔壁在岗的中心技术人员都不敢看他一眼,更不敢跟他说话。
黄局长整理了一下制服,走过去告诉他行动已经展开,他轻轻嗯了一声道:“城南收费站这里的关卡不要设在收费站前面,要设在后面,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黄局长道:“明白,如果设在前面,要出城的车发现有关卡,有冲卡的机会,而如果设在后面,刚过收费,站油门还没有踩起来,我们就能成功把车拦住。”
“你知道你不会这样安排?怎么当的局长?”程怀火他爸说着话又吼了起来,好别扭的感觉,都说级别越高的领导越和蔼可亲,高高在上范不着跟小人物生气,可这种特点在程怀火他爸这里完全无迹可寻。当然有因为自己儿子生死不明,着急所导致的原因,但撇开这个看,他跟流氓一样。
黄局长被一顿臭骂,立刻拿起对讲机联系负责设卡的人,让他们立刻进行整改,我看着监控,发现他们的动作还挺快,收到通知用了两分钟已经全部整改完毕。
就这时,程怀火他爸回头看了一眼,招手让我过去,我走过去站在他前面居高临下看着他,他感觉不太舒服吧,站了起来,挺直腰板,声音不带任何情绪的说道:“你们查的案子我已经大致了解清楚,你们调查过程中的细节你跟我说说。”
这是问杀人细节么?我以为他早会问,结果来那么久不问,开口就在这公众地方,我还真不知道如何说起:“这个……那个……”
黄局长倒是识趣,她说上个厕所,连忙就走了出去,我靠近程怀火他爸一步小声道:“金通的案子原来是程怀火负责,后来接连死了两个人慢慢开始严重起来,到昨天下午广顺镇又死了一个人,是个副所长,我和程怀火去调查,遇上的事特别奇怪,现场被清理干净,那里的领导不想我们查。”
程怀火他爸眉头一皱,激动了起来道:“是他们谋杀的吗?为何不配合调查?小黄没给你们指使?他干什么吃的?”
“你最好自己问,我不知道,我回来以后还来不及写报告交上去就遇上许多事,程怀火就在那个时候被一个电话叫出去,然后失了踪。”
“你意思是你怀疑他的失踪跟广顺镇的案子有关?”
“不是。”我想说是,因为那样更合理,但如果我说了是,广顺的戒严就要和县城一样,如此一来我们和林振堂的交易真要彻底泡汤,“杀人是之前的事,是中午的事,就那牛棚案,你刚刚说你已经了解清楚,所以应该知道这个案件。其实真实的版本是程怀火杀了人,我们一起毁灭了证据和尸体,当时情况很复杂,不得不杀,否则死的会是我们。”
“听你这样说你们就是合法开枪,杀就杀了汇报就好,为何把事搞那么复杂?”
“死者身份特别,我们不能暴露出去,尤其程怀火不能,我就知道这么多,具体的要问程怀火。”我只能先往程怀火身上推,否则真无法解释过去,而只要程怀火没事,他会配合我,不会告诉他爸,“最后我想说的是,在这个事上面我们已经尽力,事实上现在这事没人管,想管都管不来,证据链无法组合起来。”
“那是没遇上查案高手。”程怀火他爸哼了一声,“你现在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让我帮你们摆平?我告诉你,这事跟他无关,不是他开枪,是你开枪,这才是真相,你如果想平安无事,等把他救回来以后劝他跟我走。”
“领导,你这不是坑我么?他的性格软硬不吃,他爱在这里,别说劝,绑都绑不走。”我是看出来了,是领导都阴险,确实官字两个口啊,他们说什么是什么,他要真那样说,绝对没有人相信我,就算相信我,都无能为力。
“你是弱智吗?不会利用他的弱点?跟他翻脸,绝交,让他恶心,他铁定离开。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你,坐牢去吧,或者现在开始祈祷无法把他平安救回来。”
我愣住,我误会了,彻底误会了,他这不是阴险,简直就是毫无人性。程怀火那是他儿子,需要这样算计对付吗?心凉啊,有个这样的老爸,肯定活不长命。
我走出指挥中心的大门打算去厕所洗把脸冷静冷静,刚到门口,黄局长从里面出来,他先开口道:“小雨,广顺镇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原来我只是心软,不想闹大,后来觉得不妥,所以改变主意让你和程怀火去查,你这没乱跟领导说吧?”
我感觉很不可思议,黄局长竟然告诉我这些事?心虚?坑?心里想着,我选了一种最安全的处理方法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和他说了一句让他问你。这是实话,我上个厕所。”我立刻越过黄局长进了厕所,一额冷汗。
等我洗完脸想从厕所出去,大哥大突然响起来!
谢天谢地啊,终于响起来,我已经等了好久,我连忙把大哥大掏出来往外面走,走到走廊尽头按下接听键。和我想的一样,另一端传来的是林振堂的声音:“小子,你是在跟我玩花招么?怎么全城都是警察?”
我道:“这跟我没关系,我就等你电话,我们要改见面地点,不在县城,在广顺,你先让我确定你把孩子带了来。”
“等等。”一阵杂音响过,没两秒钟,传来小姨的声音,她说她和两个孩子都在,不过来不及说第二句,又是一阵杂音,再然后是林振堂的声音,“我要的是王印,我说过我有把握把他们抢来我就有,说交易地点吧!”
“你现在想办法出城去广顺,路上我会给你打电话。”挂断了林振堂的电话,我连忙给我妈打过去,让向飘飘听,问她选好交易地点没有?
向飘飘道:“马鞍坡北面的石山,我们随时可以出发,你那边情况如何?”
我道:“林振堂刚来过电话,两个孩子和小姨都在,我等会回复林振堂,大概一个小时他就能去到马鞍坡,你这样交易,先把林美丽给他以示诚意,然后换孩子和小姨过来,如果他不愿意,孩子走中间,小姨走最后,给了孩子给王印,他拿到王印放小姨,如果他都不愿意,取消交易。时间不多,赶紧去现场占据有利地形,交易完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白白爸爸这边呢?他会不会来了长顺?我有个想法,交易完成以后你可以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王印的下落,他如果想要,让他去拦截林振堂。”
“放心,我已经想好,我还要通知李绵芳,让他们三伙人碰在一起抢个半死。”
说了一声万事小心,向飘飘挂断了电话,我转而给林振堂打过去,让他去马鞍坡北面的石山和向飘飘交易。
往下就是等消息,只要消息传来我就立刻行动,首先交口供,其次抓王芸,接着抓陈彬以及李文章招供那些人。然后通知白少堂和李绵芳,我们和林振堂做过交易。等他们忙的不可开交,我再利用程怀火他爸和黄局长,把这三个家伙早安排进来的道士、蛊师、退伍军人、小喽啰,一次过全部清出长顺。

Offline

第555集 2014-12-08 22:11:09

admin
Administrator
Registered: 2014-10-12
Posts: 10,928

Re: 我是被开除的刑警,为你讲讲招魂鬼契的秘密

时间在等待中消逝,转眼间就过去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我没有时间焦急,因为搜捕行动传回来许多消息,亦不断抓回来一些身份不明之人,这些人都从外地而来,住满了长顺大大小小的旅馆。他们有身份证明,但却又说不出到长顺来的目的,长顺可不是旅游区,所以所有可疑的都被带了回来。
同时间抓那么多人回来,中间肯定有被冤枉的人,但肯定亦有些准备犯罪的人,所以收回来许多作案工具,其中有盗墓的常规工具,还有猎枪等等杀伤性很大的武器。看见这些东西,搞了几十年刑侦工作的程怀火他爸对我和黄局长道:“那么多身份不明的人员同时涌进长顺来,你们这肯定有大案件在密谋,你们竟然没发现。”
黄局长道:“对这些人我们其实有进行监控。”
“屁话,你不会主动出击?非要等他们犯法了你才工作吗?到那时候你的工作还有什么意义?赶紧去安排,把人集中锁到停车场,不要弄进大楼,我们人手不足,而他们之中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手铐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黄局长连忙走出去,我留下来分析着抓回来这些人的初步登记信息,发现是陕西那边来的人比较多,应该是李绵芳的手下人吧!显然他们来不及反应过来逃出县城,县城已经被封锁,这是黄局长保密工作做的好,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个行动,更多的人是行动开始了才从各个带队队长口中知道。
突然,我看见监控里面出现一个冲卡的情况,技术人员也把这个情况告诉了程怀火他爸,他拿起对讲机让负责关卡的人赶紧追,务必要把人抓回来,必要时可以开枪。就在这时候,去了前线,和我单线联系的小马通过对讲机呼叫我,我到门外和他说话,他道:“王芸在金煌夜总会不见了……”
我恼火道:“不是让你贴身跟着吗?赶紧去后门,她可能从后门走,你一定要跟着她,我尽快去汇合你。”
刚和小马说完,我看见黄局长走回来,在他进指挥中心前,我截住他说我突然想起一些线索,回办公室一趟,他答应了下来。我往楼下走,回办公室打开抽屉拿出李文章的口供,就这时候小马又呼叫我,说已经找到王芸,正尾随她,她好像要出城往广顺镇的方向去。
我和小马说了一句保持联系,立刻拿着李文章的口供跑上五楼,把口供递给黄局长,他和程怀火他爸一起看,看完以后吃惊道:“下午就录好的口供,而且交代的事情那么严重,你为何现在才交上来?”
我没有解释,我和程怀火他爸对视着,用眼神给他传递信息,这和程怀火的事情有关系,他是个聪明人,能领悟过来,给我解围道:“小黄,这不重要,你赶紧去安排,把这些人都给抓回来。”
领导发话,黄局长连忙应答下来,通过对讲机对后备队伍下命令,让队长吴学兵到指挥中心来!等他说完我才开口道:“口供还是其次,其实最主要的是抓住王芸和陈彬。”
“王芸和陈彬?”黄局长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我,“跟他们有关系?”
“金通上厕所是陈彬带去的吧?金通不可能随身带着进来,根据我观察,他进来的状态胜券在握,所以毒药只能跟陈彬有关。而王芸,我原来没想明白,刚刚去查了查口供,她应该是杀老头和快递员的主谋,甚至李天飞都是她所杀,还有就是……范队。”
黄局长瞪大眼睛反应不来,我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道:“你胡说八道吧?”
“你了解我,我既然敢说出来就是有把握,比如范队的死,看上去很正常,就是喝多了暴毙,可有两个奇怪的地方,死时有笑容,以及脚拇指浮肿,关键还在于……”我从口袋拿出李天飞的照片,“李天飞死时一样有笑容,脚拇指一样浮肿,这个陈小春已经向我证实过……”
看过照片想了几秒,黄局长道:“为啥是王芸?她为啥杀人?”
“这我暂时无法向你解释清楚,但你想想王芸来长顺的原因,是范队查金狼天寨的案件被吓出问题无法再继续工作,她才有机会来顶替,她可是特警教官,你不觉得她转职转的奇怪?另一个情况,当时参与案件的人那么多为何就范队一个人出问题?因为他胆小么?他是最老资格的刑警不至于吧?所以肯定有过些我们不知道的事。顺着这个方向往前推测,会出现一条这样的线路图,如果不是范队出了问题,就没有王芸到长顺来,没有王芸到长顺来就没有林美丽,然后……”
黄局长打断我道:“等等,怎么又和林美丽扯上关系?”
“王芸说林美丽请假回了家,你试试联系林美丽,肯定联系不到,因为事情根本就不是那样,林美丽可能是去了执行些不能见光的任务,她们是一伙人,王芸是林美丽的小姨。”
黄局长摆了摆手让我停,他拍了拍脑袋思索着道:“她们杀快递员和老头,这个事是想我们查金通,这样看她们肯定不和金通一伙,那么她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才发现,我刚刚说过暂时无法向你解释清楚,而且她要出城,小马正在跟踪,我要立刻赶过去,不然小马有危险。”
“就王芸的能力,如果她真有问题,你赶过去一样有危险,你先不要急,先说清楚,你要确定,否则弄错了的责任你我都负不起。”
程怀火他爸恼火道:“你的地盘成贼窝了还不着急,责任我负,把人抓回来再说。”
有领导担待,黄局长感觉再没有后顾之忧,顿时和我一起下楼,我们在二楼碰见了奉命上来报道的后备队伍的队长吴学兵,他是特警组的。黄局长交代了他几句,把他交给我指挥就又上了楼,我和吴学兵下楼,绕到大楼后面的停车场,吴学兵点了十个装备好的特警和我一起出发。
特警车开在汇合小马的路上,我很忐忑,因为还没确定向飘飘和林振堂交易成功,但王芸想跑,我亦只能把计划提前。
不多久,我们来到出城口附近的马路,小马从巷子冲出来,指着身后道:“巷子里面有个院子,不是民居,是倒卖二手车的店,后面是两栋房子,有后门。前面是院子,停满了各种颜色的二手车。地形不算复杂,不过里面有多少人我不清楚,而王芸已经进去了五分钟。”
我往后面招了招手,吴学兵带着特警下车,就这时我的大哥大响了起来,我让吴学兵跟小马先去把店面包围起来,我接电话!谢天谢地,正是向飘飘的来电,告诉我交易已经完成,她正带着两个孩子和小姨回金狼天寨。我问了林振堂的情况,她告诉我林振堂带着林美丽上了车往小镇方向走,意图不明。
林振堂的行为很反常,竟然不是及时离开,他到小镇去,白白的爸爸和李绵芳要找他不是很容易?想不明白,虽然有所犹豫,最后我还是照原计划进行,给白白的爸爸打电话,接通了在他说话前先开口道:“我们和林振堂做了交易,这事不能怪我,孩子在谁手里我就和谁交易。”
白白的爸爸道:“林振堂怎么会知道我们做交易?是不是你?”
“我为何要说?和你们谁交易不是交易?”
“现在为何告诉我?”
“当然想你们打起来。”我很直接,反正说其它理由他肯定不相信,倒不如实际点,“我原来不告诉你是不想出意外,你一样,孩子被抢就没告诉我,想阴我来着,所以,各施各法吧。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林振堂去了广顺镇,就在广顺镇里面,而他身上有两面王印。”
白白的爸爸噼啪挂断电话,虽然他明知我希望他们打起来,不过他还是必须去,否则如果林振堂立刻进皇陵,他怎么办?其实说起来有个事好奇怪,林振堂竟然能把孩子抢过来,他不是怕老和尚吗?当时老和尚不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我给李绵芳也打去电话:“李绵芳,实话告诉你,王印已经不在我手里,我用它换了段中天的孩子,现在林振堂带着两面王印去了广顺镇,你看着办吧!”
“你耍我?”李绵芳愤怒道,“你不怕我杀了程怀火?”
“你不敢,现在你最弱小,你跟我拼命,最开心的是那两个老家伙。况且程怀火不一定在你手里,不然你让我听听他的声音。”
“你会后悔。”李绵芳噼啪挂断了电话。
我把大哥大放好往前走,刚进巷子,突然一声爆炸响起,巨大的气浪让我一个踉跄摔在地上。等我爬起来往前看的时候,看见很悲剧的一幕,小马和吴学兵以及五个特警横七竖八躺在地上,身上都是泥尘垃圾。虽然看不见明显的外伤,但他们一个个都没有反应。
另五个特警三个在守后门,两个不知去向,而院子里火光冲天,铁闸门已经被炸得歪向一边,透过裂缝能看见里面有个大坑,是被手榴弹炸的结果。看这情形很可能是吴学兵让两个手下翻墙进去打探虚实,被王芸发现扔了手榴弹。我心里那个郁闷啊,让他先包围着不要轻举妄动,为何不听?
我正想确定他们是死了还是晕了过去,守后门的特警有一个走回来看发生什么事,就那刹那围墙上跳下来一个人,双膝同时撞向特警,怦一声响,特警飞砸在墙上,再落下来时已经晕了过去。

Offline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申明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