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我只想写些自己的一路走来的过往

admin 2016-05-22 17:50:28

很久以来就想讲一些关于我自己的经历,因为本版开贴需要严格按照本组的制度,所以这个帖子不想给谁算什么情感婚姻之类,在这里我只讲故事,讲自己一路走过来的经历往事,并且尽我所能的把故事里为什么那么断,算的准的原因和道理尽量讲出来。当然都是我的看法,可能不是很正确,但目的是说明算命的原理是极有逻辑和条理的,并不是胡说八道。

闲话少叙,下面进入正题

最近几年,对玄门命理学感兴趣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也有很多上门想拜师学艺的,我深感欣慰,这确实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回想起当年,我跟随恩师学习命理玄学的时候,不知道遭了多少白眼。幸好这些年,社会上对于玄学的评判也越来越客观了,不再简单的抨击成封建迷信。有感于此,我想把自己学习玄学的这些年里的心路历程,用拙劣的文笔写下来,一方面是想分享给大家,另一方面也是想记录自己的人生轨迹……


转码来自Z直播剧
http://zhiboju.cn

admin 2016-05-22 17:50:34

记得当年从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受益于恩师,着迷于命里玄学和风水之术。 这件事当时在我们家乡,是很轰动的,身边几乎所有人都不理解,他们觉得我走上了一条歪门邪道。好好的一个大学毕业生,大有前途,为什么非要去学瞎子算椧骗人呢?
毕竟那个时候距离文革结束也没有多久,破四旧仍然是笼罩在大家心头的阴影。所以,父母亲戚全都苦口婆心的劝我不要犯傻。
但是,当时我却顶着所有的压力,一心跟随恩师,学周易,测风水,背甲子,断吉凶祸福。
当然,我之所以能下那么大的决心,肯定是有原因的,只不过,在当时,我却没有对家中的任何人说.....
事情是这样的,大三那一年,我有一个同班同学刘康文,是湖北荆州人,大三那年暑假,我去他荆州老家完,当时,他家里正在张罗着盖新房子,一家人都是喜气洋洋的。
但是,地基刚刚准备开挖的时候,镇上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人走过来,劝他们家,暂时不要盖新房,要盖的话,最好等到明年再说。
刘家人似乎很相信这个中年人的话,随后便停工了。
但是,我同学刘康文却不乐意了,他毕竟在长沙读了三年大学了,有知识,有文化,觉得家里人不该这样被人糊弄,所以坚持要继续动工,并且情绪激动的时候,还责怪父母封建谜信。他父母没奈何,只好又继续开工了 。

admin 2016-05-22 17:50:46

这时候,那中年人又来了一次,对刘康文说,他们家新房地基的位置是坤山艮向,和他家人的叭字流年相克,今年动工的话,搞不好要犯命煞,到时候,一家之主必然会遭到无妄之灾。中年人希望他们今年不要动工,一切等明年流年一过,转运之后再动工,那时便无惊无险了。
我同学刘康文非常生气,当着乡里乡亲的面,就把那中年人臭骂一顿,说他是神棍,是骗子。
最终,那中年人无奈的离开。

当时我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但是没想到,在暑假过去之后的新学期,我发现刘康文居然没有来报道,我挺奇怪的,于是便在周末的时候去了一趟荆州,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手几,乡镇上装电話的人家根本都没有,所以只能亲自前去。
结果,当我赶到刘康文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全家人都沉浸在一片哀伤的氛围之中。我大吃一惊,找到刘康文询问情况。
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刘康文的父亲得了膀胱癌,短短两个半月的时间,人就已经消瘦的不行了,荆州医院的医生说已经救不活了,最多还有一个半月的命。
家里人全都在埋怨刘康文,说是他不肯听看风水的中年的话,硬要破土动工,才害他父亲得了癌症。

admin 2016-05-22 17:50:53

刘康文挣扎了很久,没有吭声。
当时余先生就叹了一口气,说,我刚才算了你的ba字,你的ba字是丁未、庚戌、庚戌、己卯,当主妨克六亲,疏远骨肉,只不过,因为你家的地基风水实在是很好,坤山艮向,有一股凶煞之气,正好和你的命煞对冲,因此保持了平衡。其实你爹早就有病灶在身,但是因为你的命煞被这地势的凶煞之气挡住,所以他的病一直都没有发作。但是,今年这地基一挖破,他自然就承受不住你的这股命煞了。现在唯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你父亲。
刘康文听完之后,终于问是什么办法。
余先生便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个地名,那是临近的某个山村的名字。余先生叫刘康文去那个山村的一座山丘上搭建茅棚,在那里住上半年,只要挨到第二年春天,刘康文父亲就没有大碍了。

admin 2016-05-22 17:50:58

当时,刘康文虽然还是不愿相信,但是他已经没有别的退路了,遂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去了临近的山村。在余先生说的地方,搭建了一个茅棚住下。
结果谁都没有想到,在刘康文住下的第二天,原本每天痛不欲生,小便都不能自主的刘伯伯,居然恢复了不少气色,似乎显得没那么痛苦了。大概一个月之后,气色更是红润,刘家人赶紧又把刘伯伯送到医院去检查,结果发现癌细胞居然没有继续扩散的迹象了,这个发现让所有人都大为震惊。
回去之后,刘家人对余先生千恩万谢,并询问原因。
余先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介绍说,他给刘康文找的也是一块在风水上和其他的地,叫做巽风鼓龙,只要刘康文住在那个地方,他的命煞就会被这风水之地的煞气抵销,那么就能让刘伯伯的身体暂时得以缓解

admin 2016-05-22 17:51:10

而刘伯伯这病灶其实在体内已经很多年了,如果没有刘康文的命煞刺激,其实自身的免疫系统是可以抵御住的。因此渐渐的身体便有了一些起色。
刘康文听说这件事之后,喜极而泣,便真的一直在山上像个野人一样,住到了第二年的春天,那个冬天可真是差点没把他冻死。
第二年他就回家了,果然向余先生说的那样,刘伯伯的病情真的没有继续恶化下去,一直平安健康的活了二十年才去世。

我正是因为受到了这件事的影响,才忽然发现,这个世界真的还有很多现代科学所没有办法解释的事情,有些看起来玄乎的东西,之所以能够在中国古代流传了三千年,真的仅仅只是一些江湖骗术吗?要知道,古代能够学习易经懂得易经的,基本上可都是大儒啊,比如北宋的哲学家邵康节,这种位于知识和学术顶尖的人才,难道会是一个沉迷于江湖骗术的人吗?
后来,大四的时候,我又见识了余先生的几件令人匪夷所思的案例,心中越发对玄门风水命理之术着迷,我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为人推运断命,教人趋吉避凶。

admin 2016-05-22 17:51:16

我刚开始跟随老师学易的时候,是很辛苦的,压力也大。
原因当然有很多,一是因为在八十年代初的时候,老师还是居无定所,在同一个地方不会待的时间太久,所以,我也跟着老师在外漂泊,从荆州到武汉,又从武汉到长沙,短短半年时间,就搬了三次;二则是学习的苦恼,阴阳、五行、天干、地支还相对容易领悟,但是易经的卦象,实在让我头大。老师说,其实如果是没读过什么书的人,反而学起来更容易上手,真正像我这样已经读到大学毕业之后,才开始学易的人,相当的少,因为这时候,我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而且易学之中很多的观点是与我之前的世界观相排斥的,因为学起来难度反而更大。
所以,最初的半年里,我真的很辛苦,一度产生过要放弃的念头。
半年之后,发生了一件事,坚定了我继续跟随老师学习的信心。

admin 2016-05-22 17:51:28

那天早上九点多,我和老师从菜市场买菜回来,师父说要学易术、推命里,就必须要观看世间百态、阅尽人间万象,因此菜市场这种人群汇聚的地方,是必须要经常去观察,这有助于加深我对易术命里的领悟。
从菜市场出来的时候,我不小心撞上了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子,那个年代穿西装的人还是很少的,所以我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他两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发现他的面相实在是很糟糕,在他的印堂上有一丝非常明显的黑煞之气,看起来好像快要倒霉的样子。
当时我也没多想,便忍不住对旁边的老师道:“老师,这位先生的面相好像有血光之灾啊!”
“哦,从哪里判断的?”老师不动声色。

我便按照那段时间以来学到的知识,一点一点分析给老师听:“这位先生印堂发黑,偏偏穿着白色的西装,在今天这个庚午日,来到菜市场这个血腥嘈杂之地,只怕会有血光之灾的迹象……”
老师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不过我看的处理,他对我的判断还是挺满意的。
当然,这么一来,还没走远的那位穿西装的中年人不乐意了,冲我翻了个白眼,骂道:“小瘪三,不学好,年纪不大,骗人倒是一套一套的!!”
我当时年轻气盛,哪里受得了这个?于是,便和他理论起来。
老师刚开始并不帮我,只是等我们吵了一阵,才拉开我,转而对那个中年人说:“我来说几句吧!我这徒弟虽然还没出师,但是他的判断基本上还算准确,所以,先生你还是听我们一句劝,最近还是不要继续待在长沙了,赶紧回南方老家去吧!”
中年人愣了一下,似乎在奇怪,老师是怎么知道他是南方人的?

admin 2016-05-22 17:51:40

老师继续说道:“你虽然不是长沙本地人,但是从你的面相看的出来,你这个人很喜欢吃辣椒的吧。可是因为吃太多辣椒的缘故,想必你最近鼻子的情况不太好,老鼻炎发作起来一定很不舒服吧?”
这一下,中年人是被彻底愣住了,我能看得到他眼睛里突然闪过的困惑。说实在的,老师刚开始说这几句的时候,我也摸不着头脑,不过,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的脑子里面,好像突然有一根弦被拨动了一样,突然发出嗡的一下,我居然在眨眼之间,把老师说的话给串联了起来。
“原来如此!老师,我知道了,他的肺恐怕要出毛病,难怪我之前看出他要有血光之灾……辣椒、鼻炎、白色西装、肺……老师,我明白了,他这是体内五行出了问题,金气过旺了!”

老师都有些讶然,显然是没想到我能瞬间领悟到这么多的东西。老师点点头,对那位中年人道:“我徒弟已经说的七七八八了,我建议先生你尽快回南方老家去,然后到医院做个胸肺科的检查,应该可以把病情降到最低……”
但是中年人显然并不肯相信,只是低声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转身就走了。
我本来还想和他理论几句的,结果老师拉着我摇了摇头,对我说:“命运这种事,你接触的越多,就越是有帮人改命的欲望,但是这种欲望是极其危险的!如果我们看到了,可以提,可以劝,但是如果对方不信,绝不能强迫,否则必定会伤人伤己……所谓逆天改命,逆的是天,但是改的就不仅仅是别人的命,你自己的命运也有受到牵连。因此,不要强迫别人相信你的话!记住了吗?”

admin 2016-05-22 17:51:51

“知道了!”我点点头,回想起最初见到老师的时候,他似乎也只是劝说我同学不要建新屋,但是我同学一再不肯听之后,老师果然没有强迫,但是事情发生之后,老师却还是不计前嫌,帮助刘康文一家扭转了命运的悲剧。
回去之后,我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结果第二天,我去菜市场买菜的时候,老远就看到昨天那个穿白西装的家伙守在那里,他一看到我,就冲上来握住我的手,说想见见老师,有些事情想求教。
我很奇怪,问他为什么一夜之间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
他惭愧的说,昨天和我们分开之后,他的鼻炎越来越严重了,稍微用力擤鼻涕,都会有血丝出现,所以他就去医院买药。到了医院之后,他想起了我和老师之前说的话,便抱着反正已经到医院了,不妨检查一下的心态,去照了X光,结果,果然在肺部发现了阴影,当时医生说可能是癌症。

中年人似乎听懂了,又问我为什么回老家之后,病状就会减轻?
我便告诉他,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之中,西方属于金,而他的老家南方则属火,火可以克金,尽量削减他体内过旺的金气,这样病情便会减弱。
他这才恍然大悟,连声道谢,掏出一叠大团结(第三套人民币10元),说是谢意。然后就离开了。
大概一个月之后,我意外的收到了一个从南方寄过来的包裹,里面都是一些土特产和年货,还有一封信。原来是那人回老家之后,住了半个多月后,又去医院复查了一下,果然发现病状减轻了很多,所以非常的感谢我和老师,便给我们寄了些礼物来,以表心意。因为他暂时不敢再回长沙了。
我拿着信仔细看了很久,当时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Next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