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贪便宜在网上买了一件死人衣服,生活从此诡异了起来……

admin 2015-03-24 19:38:10

有些事情,不管你信与不信,它就在那里,真真切切。
大四那年,为了在面试时给人留个好印象,进而找份好工作,我好些同学都买了名牌的西服。
我家里经济条件一般,父母没能力给我买太贵的衣服,我又不想输了面子,就偷偷在淘宝网买了一套,谁曾想到,这件衣服会给我带来那么多的麻烦,甚至还沾染上了人命。

那时我还不知道这种衣服叫“洋垃圾”,反正看起来和新的没什么区别,老板也很贴心,熨烫得很是平整,穿着也很合身,我很满意,穿了一会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挂在了衣柜里。
刚好第二天上午有个面试,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早,还特意让室友周冰玩游戏时小声一些。


转码来自Z直播剧
http://zhiboju.cn

admin 2015-03-24 19:38:36

半夜我想上厕所,睁开眼睛,寝室里有微弱的光芒。我从床上坐起,顺着看去,周冰电脑的显示器亮着,他人却没坐在电脑跟前。
我也没多想,以为他上厕所去了。等我从上铺下来,站到寝室地面时,才发现我的衣柜前有一个人影。

“谁啊?”我惊呼了一声。这也不能说我大惊小怪,你想啊,大半夜的,一个人不声不响地站你床下,换成谁心里也会膈应的。
那人影没有说话,身子却慢慢转了过来,我定睛看去,不是周冰是谁。
见着是他,我松了口气,正想数落他几句,却惊奇地发现,他身上竟然穿着我白天收到的那套西服。

“你穿我衣服干什么?”我没好气地说道。我并不是抠门的人,只是我觉得穿别人衣服好歹要知会一声吧。
“我穿这衣服好看不?”周冰问我,同时用手理了理他的脖子下面。
顺着他的手看去,我才看清,周冰不仅是穿了我的西服,里面还穿了一件白衬衣,系了一根暗红色的领带,刚才他就是用手在调整领带的位置。

大晚上的,他这颜色搭配让我心里瘆的慌。我看着他,感觉此时的他有些怪怪的。
“好看不?”周冰见我没回答,又问了一句,同时往我面前走了一步。
他往前一步,我为了保持与他的距离,不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刚好退到了墙边。
靠在墙上,我灵机一动,故做镇定地说:“好不好看得开灯才能分辨啊,黑漆漆的哪能看清楚。”
边说我就边伸手摸到了墙上的开关,打开了寝室的灯。

admin 2015-03-24 19:38:57

灯亮后,我松了口气,眼前的人还是我熟悉的那个周冰,只是因为熬夜打游戏,他脸色有些差,没精打采的。
他没再继续刚才那个话题,打了个哈欠,然后说有点困,说完就往他的床走去。我本来想让他先把衣服脱下来,别穿着睡皱了,话到嘴边觉得有些不妥,又咽了回去。

等我上完厕所出来,周冰已经躺床上睡了。我的西服被他随手搭在椅子上,我走过去拿起来,重新挂进了衣柜。
我帮他关了电脑,又关了寝室灯,上床的时候,我听着他翻了个身,我以为他还没睡着,随口问他怎么知道我今天买了件新衣服,他没吭声,我也就闭眼继续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穿戴整齐出门了,面试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穿上名牌西服心里有了底气,我觉得自己表现还不错,面试官似乎也多看了我几眼。
那天周冰在寝室睡了一天,直到下午六点,我叫他起床一起去吃晚饭,他却说还没睡够,让我给他带一份饭回来。
我带着饭回到寝室,再次叫醒他,他从床上坐起来,睡眼惺忪地吃着,我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睡这么久,他说没有不舒服,就是很困,应该是昨晚熬了夜还没有缓过来。
我刚想趁机问他昨晚的事,他把吃完的饭盒递给我,说了句“谢谢”,然后一仰头又睡了下去。

admin 2015-03-24 19:39:28

晚上,我玩电脑到十一点过才睡,睡前我看了看周冰,还能听到他轻微的鼾声,这家伙估计要睡到明天早上才会醒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抓在防盗门上发出来的,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门外有只猫在用爪子挠门。

我们宿舍大院里经常窜进猫来,以前有几次晚上睡觉我也被猫叫声吵醒过,不过像这种直接跑上楼来抓寝室门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
本来我是不想理会它的,可这声音过了两三分钟都没有停,弄得我根本没办法继续睡。我只得睁开眼睛,准备下床去打开寝室门把它赶走。

我下来的时候,瞟了一眼周冰的床,没什么动静,我心想这小子睡得可真够沉的。
“嗤嗤”的抓门声还在继续,我没有开灯,慢慢向门边走去。奇怪的是,我刚刚走到门后,这声音就停了,可以说是戛然而止。

我心想既然野猫都走了,那就算了,转身准备回去继续睡。结果我刚走了几步,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下我就有点不耐烦了,随手拿起门后的扫把,就要打开门把它撵走。
当时我左手拿扫把,右手已经放在了防盗门的锁上面,眼看着就要打开门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门上的猫眼处透着一点黄色的灯光。

admin 2015-03-24 19:40:02

我们宿舍楼的过道灯全是触摸式开关的,不是声控的。那么,现在门外亮着的灯显然不是被那“嗤嗤”声弄亮的,而是有人按了触摸延时开关,猫肯定没这个本事啊!
想到外面站着一个人,我本来还有些迷糊的脑子一下就清醒了,虽然这里是学校宿舍,里面住的都是学生,但是大半夜的跑到我们寝室门口,既不说话又不正常敲门,而是弄出这种声音,能让人不怕么。

“谁啊?”我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没有人回应我,连着那挠门的声音也停了,四周都安静了下来。
我往周冰的床边退去,打算把他叫醒,退的过程中,我眼睛一直盯着门上的猫眼,结果我刚退到床边,猫眼处的那点黄色灯光却没有了。

我想到一种可能,刚才门外的灯亮着,会不会是楼上的同学从外面回来,经过三楼时,顺手把灯按亮了呢?现在时间到了,灯自然就熄灭了。而刚才挠门的肯定是只野猫,并且它现在已经走了。

这样想着,我感觉到自己就没刚才那么紧张了。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我们害怕的只是未知的事物,一旦想通了是怎么一回事,当下就释然了。
我长舒了口气,看了一下左手腕的荧光手表,已经凌晨三点了。就在我看完时间抬起头时,我惊恐地发现,猫眼上再次出现了一丝黄色的灯光,几乎就在同时,“嗤嗤”声也再次响起。

我十分肯定,刚才这段时间内,门外没有任何声音,不可能是有人上楼或是下楼按亮了楼道的灯。
唯一可以解释的是,门外站着一个人,触摸开关就在他伸手可及的位置,刚才是他伸手按亮了灯。

admin 2015-03-24 19:40:18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当即就爬上周冰的床掀开了他的被子,眼前的情形却让我大吃一惊,被子里是空的,周冰竟然没在床上。
这个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些发毛了,口干舌燥的,我慌忙下了周冰的床,快步走到墙边打开了寝室的灯。
灯亮起后,门外的声音就停了,我死死地盯着门上,犹豫着要不要过去。
经过几秒的思想斗争后,我还是决定过去看看,如果不把这事解决了,今晚是没法睡觉了,反正隔着门,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再一个,这栋楼住的都是我们一个学院的学生,我自认为平时没得罪过谁,也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

打定主意后,我不再犹豫,轻轻往前走去,到了门后站定,我屏住呼吸,把眼睛凑到了猫眼上。
让我意外的是,眼睛凑上去后,外面一片漆黑,我原本以为是延时的十五秒时间又到了。恰在这个时候,外面又亮了起来,不是一下子全亮,而是由黑暗慢慢向光亮的转变,并且有个由近及远的过程。
当我的眼睛适应了门外这模糊的灯光后,我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放大了的眼睛,此时它正瞪大着,从外面往里看。

admin 2015-03-24 19:40:38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我直接往后跳离了开去,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猛然间提升了不少的速度。我惊魂未定地盯着房门,也明白了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我之所以看到外面一片漆黑,不是灯熄灭了,而是在我把眼睛凑到猫眼上之前,门外那人就先把他的眼睛贴了上去,完全遮住了猫眼,随后,他的眼睛慢慢离开,外面也就逐渐亮了起来。

此时,寝室内外都没有一丝声音,气氛甚是诡异。我不停地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效果并不理想。
正当我手足无措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是周冰。”
这句话来得很突兀,我根本没有思想准备,以致于过了两三秒我才反应过来。声音的确是周冰的声音,语气也差不多,这好歹让我心安了不少。
“你怎么回事啊?”保险起见,我并没有马上开门,而是试探了一句。
“我出门忘带钥匙了。”
听了这话,我瞅了一眼他的电脑桌,他的钥匙正躺在鼠标旁边。

这个时候,我基本上已经能确定外面的人就是周冰了,全身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了下来。当恐惧的感觉下去后,一股怒火就冒了出来,敢情刚才那一阵都是他小子在搞恶作剧!我几个大步冲上去,一把打开房门,就准备劈头盖脸数落他一番。
门开的那一刹,我到嘴边的话却随着我的一口唾沫生生地咽了下去。
这次,楼道的灯是真的熄灭了,寝室的灯光从开着的房门洒出去,周冰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是木然的,脸色在日光灯管白色的光芒下也是一片苍白。
这还不算,真正让我呆住的是他的穿着竟然与昨天半夜我醒来时看到的一模一样——白色衬衣,暗红色领带,外面套着我的那件西服。
“你……你……”我盯着他,感觉自己的舌头都不能自如地说话了。

admin 2015-03-24 19:41:06

“我去找了个人。”说完这句话,周冰就从我身边经过,走进了寝室,并转身关上了房门。
我以为他好歹会向我解释几句,事实上他直接脱下了外套,像昨晚一样随手搭在椅子上,然后就往自己的床上爬去,钻进自己的被子,再翻了个身,面向着墙,留给了我一个沉默的背影。
“这么晚了,你去找谁?”我试着问道。
回应我的不过是夜的寂静。

我叹了口气,从椅子上拿起西服,心想周冰多半是看上我这件衣服了,只是他也太无礼了些,连续两次未经我同意就拿我东西,就像这衣服是他自己的一样。
关了灯,我躺回到床上,不自主地,脑海里浮现出了刚才周冰那身装扮站在昏暗的门口时的样子。当时他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像是一副静止的画,画的色彩也很简单,黑色,白色,红色。我突然就想到了一个词——遗像。对,刚才那画面就像是按照1比1的比例放了一张大幅的周冰的遗像在我面前!

这个想法吓了我一跳,我赶紧看了看周冰那边,他的鼾声已经响了起来,证明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觉得自己被弄得都有些神经质了,一时也没什么睡意,就拿出手机玩了起来。打开QQ时,我收到了一条陌生人的消息——衣服很合身吧?

我愣了一下,点开他的资料,他的网名叫“镜子”,其他栏都是空着的。因为他提到了“衣服”,消息的发送时间正好又是我昨天下午收到西服过后不久,我就猜他是卖给我衣服那人。淘宝上有些卖家,喜欢跟踪快递信息,只要见着东西被签收了,就会催着买家确认付款并给好评什么的,这种情况我以前也遇到过,QQ号应该是从我淘宝资料里找到的。

admin 2015-03-24 19:41:30

不过还好,他那里有我的地址和电话号码,他没有直接给我发短信甚至打电话,证明还知道分寸。我回了“还行”两个字,便关掉了对话框。
QQ上除了这条消息,其他就是一些群信息,我没兴趣看,下线后便打开浏览器看起了小说。看了没多久,我的眼睛就有些睁不起了。

当时我也是面朝着墙侧躺着的,房间里只有手机屏幕发出的光。本来我的注意力是放在手机上的,可我突然感觉到墙面有个影子晃动了一下。
其实手机的光线是很微弱的,这就导致墙上的影子并不明显,但因为之前的环境一直是静止的,它突然动了一下,这就比较醒目了。

我移动视线到那个模糊的影子上去,它看起来是椭圆形的。正当我在思考这是什么东西时,我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像是在我背后有什么东西。我忍不住伸出另外一只手在背后摸了几下,空空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拿手机的那只手也随着有些晃动,奇怪的是,无论我怎么晃动,投射在墙上的那个影子始终没有动。
就在那么一刹那,我灵光乍现般明白了过来,我身后站着一个人,而墙上那椭圆形的影子,正是那人的头!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猛地把手机塞进枕头下面,手机光线消失,墙上的影子自然就没有了。紧接着,我把被子往上一拉,盖住了自己的头,让自己陷入彻底的黑暗中。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昏暗的光芒反而比纯粹的黑暗更让人恐惧。
虽然这个行为有点自欺欺人,却也聊甚于无,至少让我恢复了一丝思考能力,我基本上断定身后的人就是周冰,寝室只有我们两个人不说,昨天晚上他也是这样站在我衣柜前一动不动的,只不过当时我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是下到地面才留意到他的。

admin 2015-03-24 19:42:31

想着是周冰,我胆子稍微大了一些。
另一方面,我的头被盖住后,虽然才十多秒,我却已经感觉到有些出不上气来,很是难受。在这双重原因之下,我掀开了头上的被子。
深呼吸几下后,我从枕头下拿出手机,用手电筒功能打开了闪光灯,使得房间里一下子亮了不少,然后我举着手机慢慢转身往后看去。

“啊——”
一声充斥着极度惊恐的喊叫声在房间里响起,与之同时,我的身子条件反射般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大口喘着粗气,感觉到快速跳动的心脏都快挤破我的胸腔了。
我不是被这声喊叫吓着的,因为那本身就是我自己发出来的。
刚才,在闪光灯的照射下,我并没有看到预想中的周冰那苍白的脸,而是看到了一张满脸带血的脸,他双眼圆睁,我转过身后两眼正好与他对视。就是看到的这幅画面,吓得我叫了出来。

那几秒时间内,我大脑一片空白,我几乎是被吓“傻”了。然而,任何事物到了顶点后,都会降下来,我的惊恐情绪也是如此,当我稍微缓过神后,我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此时的房间里竟是一片漆黑。

我感受了一下,手机还握在手中,我将其拿到面前,屏幕是黑的,我按亮屏幕,并不是手电筒的界面,而是开着一个网页,网页的内容是我之前看的小说。我看了几行,有一些印象,当下就疑惑了起来,难道我刚才是看小说看睡着了,而之后的一切不过是我做的一个噩梦?
我尝试着打开手电筒,闪光灯正常亮了起来,我先是照向周冰的床上,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仿佛是自打上床后就再也没动过一下。确定他还在床上后,我这才把闪光灯照向了自己的床边,这一下灯光直接射到了地面,没有人头,也没人站在衣柜跟前。

重新躺下去后,尽管我不停地安慰自己刚才那些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可那种背后站着一个人圆睁双眼盯着我的感觉,却又是那么真切,让我恍然有种梦境与现实重合的错觉。
后半夜没再发生什么事情,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我今天要去趟实验室,也就没贪睡,洗漱完毕后我准备出门,开门的时候,我捡起了一张纸。这是一张对折的A4打印纸,当时它刚好就在门后面,像是有人特意从门缝下塞进来的。
我好奇地打开了它,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话:今晚别睡觉。

Next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5 直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