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直播剧

直播剧分享网友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感受,用文字直播世间百态,人生就如直播剧,大家一起来直播,打造文艺清新逗比基地

Welcome to zhiboju , Have a funny time , Thank You .


[完结]乡村怪谈,说一下在乡下看风水时遇到的鬼怪邪乎事

hzfanfan 2015-01-01 23:00:24

乡村怪谈是一个阴阳眼的见鬼闯祸经历,涉及招魂、送鬼、禁忌、怪谈、附身、修行、道教秘术,以及街头巷尾的传说,强烈建议白天观看,里面真实的撞鬼邪乎事太多,很多人看后留下心理阴影,噩梦连连,分不清真与假,生活在惶恐之中。请不要随意证实里面的见鬼方法,否则后果自负。

警告:切不可深信,胆小勿点。(出现幻觉请停止观看)

我叫杨晓东,是土生土长的山东鲁南人,我们离得沂蒙山有点远,村后是大山,这也是沂蒙山脉的一个分支,所以我也属于沂蒙山人,今天我给大家讲一讲晓东亲身经历的故事,晓东是个中医,也是一个半吊子风水先生,虽然不是太高明,但走村串乡的也能混个吃穿够用。晓东遇到过很多诡异的事情,今天我就把我遇到的事情给大家说一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晓东的故事。
爷爷去世前有遗言,辛酉年辛酉年,白狐小子有善缘,阴阳五行自通会,学医修心可周全。反正就是这四句话,谁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爷爷生前是看风水的,他留下这些话,一定有道理。
转眼间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到了,我母亲坐在床前给未来的儿子也就是我缝棉衣,也就是在这一天我要出生了,对自己来说,是一个伟大的日子。

hzfanfan 2015-01-01 23:00:24

母亲缝着衣服害起困来,这一打盹,就见外面跑来一只小白狐狸,母亲刚要起身,小白狐狸钻到屋里就不见了,母亲着急起来就找小狐狸,一下子醒了,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这时父亲看电影回来了,母亲就叫父亲去找褚大娘,褚大娘是我们村土生土长的接生婆,很是高明,还是个热心肠。

hzfanfan 2015-01-01 23:00:24

父亲说:“这么晚了,找人家干什么?”
我母亲说;“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小白狐狸钻到我们家了,恐怕今天晚上要生了。”
父亲一听想起了我爷爷留下的话,当时说白狐小子有善缘,于是就说;“我们家这就要添丁了,我这就去找褚家嫂子去。”说完父亲就急急忙忙的去找褚家的褚大娘。
到了褚家父亲一拍门,褚大娘就把门打开了,由于常年给孕妇接生,褚大娘都是穿着衣服睡觉,因为随时都会有人来喊着去接生。那一天天气格外的干冷,父亲一说明来意,褚大娘二话没说,搓搓手拿起小包袱就走,褚大娘的包袱可不简单,据说里面有异人传授的草药,一般的横胎只要喝了她的药就能顺产,所以褚大娘的名声是格外响亮。
褚大娘随着我父亲来到我家的茅草屋前,褚大娘说:“你家的肯定是个小子,你看屋里有一点白光,这个小子长大不简单呀?”
我父亲说;“嫂子我怎么就没看见?”
褚大娘说:“你是肉眼凡胎当然看不见,不说了你听大妹妹快生了,你赶快烧盆热水,准备好剪刀,现在是亥时,我估计子时会生人。”说着就把包袱递给我父亲,自己急急忙忙的到屋里看情况。那个时候条件艰苦,没有几个人去医院生,像我们这一批差不多大的,绝大部分是褚大娘接生的。

hzfanfan 2015-01-01 23:00:24

我父亲说;“嫂子我怎么就没看见?”
褚大娘说:“你是肉眼凡胎当然看不见,不说了你听大妹妹快生了,你赶快烧盆热水,准备好剪刀,现在是亥时,我估计子时会生人。”说着就把包袱递给我父亲,自己急急忙忙的到屋里看情况。那个时候条件艰苦,没有几个人去医院生,像我们这一批差不多大的,绝大部分是褚大娘接生的。
我父亲一听要热水,就赶快去烧水。
一会儿褚大娘出来了,说:“大兄弟快把包袱拿出来,大妹妹是横胎。”
父亲一听差点坐下起不来了,横胎意味着什么,农村人都知道,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破腹产,常常是一尸两命,褚大娘见父亲坐下,就赶紧说;“快起来,准备点阴阳水,我好用来调药。”
褚大娘的秘方得用阴阳水调制,据褚大娘讲;“只有用阴阳水调制,才能把人从阴间拉回来。”当然这话无从考证,不过服用褚大娘秘方的人家都能顺产,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hzfanfan 2015-01-01 23:00:24

随着一声嘹亮的哭声,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以后就是我的故事了。
小时候咱属于聪明的那种人,三岁会走路了,四岁会说话了,五岁居然可以数到十,当时可把母亲高兴坏了,居然一次给俺煎了两个鸡蛋,这东西对我这个吃货来说,不亚于山珍海味,
六岁了,虽然经常数到十,母亲也不给我煎鸡蛋了,因为妹妹四岁了,鸡蛋留着给我妹妹吃,妹妹有点营养不良,是农村里多见的黄毛丫头。
有一天母亲带着我和妹妹下地干活,下地咱最喜欢的是上山地里干活,因为山地边上有酸枣、酸豆豆,有时也在地里扣个花生尝尝鲜,运气好的话,可以弄个马蜂窝什么的,虽然我被马蜂蛰过许多次,每次脸都肿的像个猪头,但经受不住,里面蜂蛹的诱惑。

hzfanfan 2015-01-01 23:00:24

我惹马蜂窝绝对的有经验,一般先用小褂子把头抱住,然后拿一根树枝,猛地一戳马蜂窝,这一招讲究稳准狠,如果你一下子没有把它戳下里,嘿嘿你就等着挨蛰吧,这可是无数次猪头后的经验。惹完你千万别跑,不然就会成为马蜂的靶子,它们会追着你,一直把你蛰成猪头,最正确的方法是趴在地上,屁股朝上,因为蛰屁股总比脸强。马蜂一般也不会蛰不会动的东西。
接下里就是比耐力,我会等最后一个马蜂走后,上去拿我的战利品,里面白白胖胖的蛹可以直接放在嘴里嚼,就是一个字香。有人会说;“你傻呀,用有一炸更香。”
嘿嘿咱可不傻,只要拿回家去,父亲就会给咱一顿竹笋炒肉,那个滋味可不好受,把小屁股抽的通红,晚上睡觉得趴着睡。
回到正题,话说那一次母亲领着我和妹妹一起去地里干活,那块地是官地,何为官地,就是专门埋死人的坟地,不过咱喜欢去哪里,因为坟地里有酸枣,那个东西酸酸甜甜的,吃到最后牙全部酸倒,回家来连豆腐都咬不动,不过还是乐而不疲,
酸枣摘多了就有了经验,酸枣一般圆的酸,长的甜,咱到了地里,母亲说;“晓东呀,你领着妹妹玩去,我得干活了。”

hzfanfan 2015-01-01 23:00:24

母亲的这句话就等于给我这个吃货一个赦令,我领着妹妹蹦蹦跳跳的就朝官地中间的几个大坟子走去。因为我这个吃货知道,那里有几颗酸枣特别甜,我这个吃货,只要到这里,肯定得去摘一兜子酸枣,留着回家慢慢吃。
领着妹妹老远就看见有一个人小孩也在摘酸枣,这个小孩穿着红肚兜,带着银项圈,像个银娃娃似得,可爱这个词在当年的字典里可没有,俺所知道的就是俺的地盘然别人占领了,这是对吃货最大的挑战,我恶从胆边生,怒从心中起,掐着腰大声说;“你小子哪来的?这是我先护下的地盘,我在这里已经画上了迷郞。”(迷郞土语,画了迷郞的东西,意味着就是自己的东西。)
那个小孩奇怪的看着我,我心想这个时候,可不能胆怯,于是掐着腰说;“怎么了?你小子不服是吧?”这是跟大牛哥学的,大牛哥也经常这么做,据说可以在气势上压倒别人。
那个小孩说:“你能看见我?是不是真的能看见我?”
我当时一肚子火,说;“你像一个麻杆一样杵在那里我能看不到你?”
这是妹妹说话了,妹妹哭着说;“哥你跟谁说话哪?我害怕我要找娘去。”

hzfanfan 2015-01-01 23:00:24

那个小孩说;“我在这里几十年了,这就是我的家。”
我一听火更大了,用手米量(比划)了一下,小孩和我差不多高,心想小样的,跟我比心眼,我也是三四岁会说话走路的人物,不过多年之后想起这件事,总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当时以为自己能数到十就了不起,嘿嘿现在早已没有了当初的自信。
我大声的说;”你小子骗谁哪?这个地方是我先遇到了,我的、我的、就是我的地方。”
不管我怎么说那个小子就是不动地方,还挑衅的看着我,我当然不干,抓起一把土就朝那个小孩扔过去,这一扔过去,小土粒直接穿过小孩的身体,像是没有什么东西一样,这时妹妹哇哇大哭,我对着妹妹说:“妹妹你去找娘,俺教训完这小子,然后给你摘酸枣吃。”
好哄歹哄把妹妹哄走了,我回头一看那个小子还站在那里不挪窝,我十分生气,又抓起一把土扔过去,这一扔那个小孩出现了变化,小孩哇哇大哭起来,这一哭脸上的肉全都没有了,两只血红的眼睛往外流着血,嘴里是尖尖的牙齿,哭声凄厉尖锐。
我虽然是吃货,但不是傻子,一看事情不对劲,转身就想跑,哪有那么容易,原来身后站着一圈大人,他们戴着瓜皮帽,穿着寿衣(后来才知道那就是寿衣)。
一伙人看着我,品头论足的,一个说:“这是谁家的小崽子,这么霸道?”另一个说:“这是杨家的大小子。”我一看心里当时冰凉,原来这个人是前几天刚死的刘二爷爷,只见他惨白的脸上两个黑黑的眼深陷,乌黑的嘴唇显得格外瘆人。光这一个就可以把俺吓惨,往后一看俺的娘呀,刘二爷爷算是漂亮的了,后面的一个不一个难看,有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肉,两个深陷的眼窝里,冒出来绿幽幽的光芒,牙齿露在外面,十分吓人。
我当时就感觉到,好像一下子到了冬天,周围黑黪黪的似乎有一层黑雾。周身恶寒腿肚子不住的打颤,那些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我不知该怎么办,想到了最厉害的一招,哇哇大哭,童年子的哭声威力还是挺大的,这些人一听赶紧躲得远远的。
就在这时远处来了一个老头,老远就大声说道;“你们这群人欺负俺孙子干什么?”过来指着刚才哭的那个小孩说:“二狗你都是死了几十年的人了,还出来吓唬人,今天你要是吓着我孙子,我跟你没完。”

hzfanfan 2015-01-01 23:00:24

那个老头说完刚,那个小孩居然居然出现了变化,恢复了刚才的模样。
这时那个老头厉声说道;“都围着干什么?别吓着俺孙子。”可能这个老头说话挺有分量,说完之后那些可怕的人都退了,老头转过身子和蔼的说;“孩子没事你上这里干什么?”
我瞅着老头问:“你是谁?”
老头说:“我是你爷爷。”
我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这老头赚俺的便宜,这个事当然不干,于是大声道;“我没爷爷,你骗人。”
老头一听有点生气,就说:“小兔崽子,你把这东西拿给你父亲看看,小东西没有见过我老人家,连爷爷都不认了。”
我接过来放到手里一看是一个翠绿的小玻璃圈,晶莹剔透的真是好东西,摸在手里一股凉气沁人心腹,这可真是好东西,那个老头看我这么喜欢那个东西,就说;“给你爹看完了,就送给你了,回去告诉你爹,好好管管你这个小兔崽子了,我看你这个东西就是惹祸精。奥、对了回去给你爹说,让他给我和你奶奶。每个人送一身衣服,我在这里没有衣服了。”
说完转头就走了,也许我刚才的童子音穿透力过强,母亲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老远就看见俺好像在跟人说话,于是就跑过来,赶紧抱起我说;”晓东你没事吧?来娘看看没有吓着吧、”
我说;“刚才看见我爷爷了。”
母亲照着俺的屁股就是一巴掌说;“不准胡说,走咱赶快回家。”
回到家里我就把那个玻璃片片拿给父亲看,父亲一看大吃一惊,问我从哪里来的,我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父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母亲一看就问:“晓东他爸。你怎么了。”
父亲结结巴巴的说:“这这块清清凉玉,是父亲生前最喜爱的,下、下葬时,是我亲自放进去的,没没想到今天到了晓东的手里。看来真真是父亲显灵了。”
母亲问;“晓东他爸难道晓东说的是真的?”

hzfanfan 2015-01-01 23:00:24

父亲点了点头说:“是真的,那个二狗当年和俺一起玩的伙伴,可是后来淹死了,就埋在那几个大坟子前面,说是让老人帮着看着。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想不到今天又遇到了。”
父亲和母亲的焦虑我没有放在心上,到了晚上,发起了高烧,父亲第二天带着我到处去看病,一点疗效都木有,最后到了县城,挂了吊瓶还是不退热,回到在家里,父亲说;“连县城都去了,晓东的病一点疗效都木有,看来是凶多吉少。”
母亲一听是哇哇大哭,这时俺模模糊糊的喊着:“玉,清凉玉。”
母亲一听就忙低下身子问;“晓东你说什么?”
父亲说;“晓东这几天烧得模模糊糊的,我好像听见晓东在说什么清凉玉,晓东妈赶快把玉找出来。”
母亲一听赶紧把玉找出来了,把玉放在俺胸口,我当时就觉得一股沁人心腑的清凉,把心中的那团火浇灭了,然后就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我睡足了醒过来就觉得口渴,于是喊着:“水水,我要喝水。”
母亲几天的劳累过度,趴在床沿上睡着了,听见我说话,一下子就醒了,大喊;“晓东他爸,晓东醒了,晓东要喝水,快去倒水去。”
母亲一个劲的在抹眼泪,俺说:“娘你哭了,不哭晓东害怕?”
母亲赶紧擦了擦眼泪说;“娘没有哭,娘是高兴的。”
父亲拿来水,我咕咚咕咚的喝起来,这一喝呛得我连连咳嗽。母亲慈祥的说;“晓东慢点喝,别呛着,水有的是。”

Next

Board footer

zhiboj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5 直播剧